《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1|回复: 0

[小说] 荒诞之梦(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6 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荒诞之梦(小说)


你为什么要生气,只是因为她在紧盯着你?你确信她在紧盯着你?他问我。
我闭上眼,眼前出现一双模糊的女人的眼睛,我看不清它的轮廓,也看不清它射出的具体的内心语言,但是我知道那里面有一束核心的光,像生锈的钉子钉在一面牢固的墙壁上那样钉在我身上——假如我在虚拟世界里能够呈现出一具肉身的话。
确信。我睁开眼睛,肯定地点头。
被人关注不是你们这些网络作家最热衷追求的结果吗?你多了一个粉丝,为什么要生气?他继续追问,声音是医生特有的冷漠,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为什么生气?我想了想,其实我并没有生气,我只是觉得不舒服假如她真的是我的一个粉丝,我当然开心。但是我知道她不是。我对敌意有非常直觉的感知,无论这种敌意包装在多么纯洁无辜的外套里。她的关注让我觉得反感。
那你觉得她为什么要对你有敌意?如果果然如你所说,你们是虚拟空间里的陌生人?他问。
我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雪白的天花板上有一只苍蝇停在上面。
因为她把我当成了她的情敌。我叹口气,嘴里省略了两个字——嫉妒。
我心里很清楚,只有这一个原因。只有这一个原因会让女人疯狂,从天使一步跨入魔鬼的行列。
我想起很多女人的眼睛,模糊的看不清表情的眼睛,像气味一样在我的脑海里漂流起来,这些眼睛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有一个钉尖一样生锈的光点在里面。我不认识这些眼睛的主人,但是我在不同阶段遭遇过她们,知道她们都密切地盯住过我,像苍蝇盯住天花板。
我又一次慎重地打量一下天花板,它确实太白了,那只苍蝇的存在尤其凸显了它的白。
她的敌意使你害怕吗?他继续问。
你会害怕一只苍蝇吗?我反问他。我不会。我只是嫌弃,唯恐避之不及。当然等我弄清楚她为什么对我满怀敌意时,我的心里会对她产生一点怜悯。
那你到底是不是她的情敌?他的声音多出一份热情和好奇。
不是。我迟疑了一会儿回答。在我迟疑的那一秒钟里,一张男人的脸孔在我的意识深处幻出无数重叠的影子,然后须臾间又消失在意识里。
当然不是。我再次语气坚定地强调。我不爱任何虚拟世界里的男人。他们是一朵朵妖冶的罂粟,只会让女人迷失,沉沦,最终死于失去自我。
你这样看待网络上的男人?他的眼中忽然射出一道寒光,让我的心不由自主一凛。这不是一个心理医生的眼光。我的直觉在我头脑里说话。
一朵朵妖冶的罂粟——虚拟世界里的女人才是这样的吧。他眼中的寒光一闪而逝,语气也随之回到先前的柔和,似乎漫不经心地脱口而出。
也许吧。我是站在女人的立场看男人。从男人的立场看女人,大约是一样的。我小心翼翼地说着,第一次开始仔细观察他的办公室。
他的办公桌后面并没有传统的那种散发着书香的书柜。稍显巨大的办公桌上一排四台电脑,还有几部信号灯在闪烁的手机。
墙壁上有三幅乍看上去颇狰狞的抽象派画作。我的目光分别在上面停留了一会儿就移开了。我不喜欢抽象画,觉得大多数抽象画毫无美感,只有赤裸的扭曲。也许仔细研究能够看到深刻的思想,但是太深刻的东西未必能让人清醒,反倒会让脆弱的灵魂不堪直面真相而疯狂。
空旷,只有空旷的感觉,或许还有一点硬邦邦的寂寞的味道。我咂吧了一下知觉的嘴唇,在心中对这个房间得出这样的结论。看来我需要换一个医生才好。
我正暗自琢磨着,他的手忽然越过两台离他最近的电脑,停在第三台电脑上,打开一个页面,然后转头问我,你的网络ID是什么?
我的网络ID?我一下子怔在那里。他为什么要我的网络ID?我不想告诉他我的网络ID。我不想把虚拟世界跟现实世界混淆在一起。
他的手仍待在键盘上,保持随时录入的姿势,脸上多了一丝奇怪的笑容。你知道,在一个疯子的世界里,那些疯子是怎么看你的吗?
在疯子的世界——我的脑海里出现虚拟世界里看到的比现实世界更夸张扭曲那些千奇百怪,那些对我抱持敌意的混沌的仿佛没有眼珠眼睛,还有那个像生锈的铁钉一样时刻紧盯着我的女人,猛然醒悟:在疯子眼里,我才是那个疯子。
你以为你在拯救别人,你错了!你以为你是谁?你才是那个需要拯救的人!——醒悟的一刹那,我的眼前出现了这一行刺目的文字,这是那个存在我意识深处的男人最后给我的话。
你的网络ID是什么?……是什么?……什么?……么?……医生的声音忽然放大了无数倍,回响在我的耳朵里。
我转头看见他的脸不知什么时候从他的桌子前移到贴近我脸孔的地方,并且携带着一股压迫的力向我更近地逼过来……
我一下子吓醒了。原来是个荒诞的梦!
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太可怕了,幸好是个梦。
我起身打开电脑,决定把这个梦记录下来。
“虚拟世界就像一个梦,在虚拟世界游荡的灵魂就是一个个梦游者。梦游者在清醒的人的眼里无异于疯子。我们有义务把梦游者一一叫醒。”就在我一气呵成一篇小说准备发送的那一刻,忽然意识到电脑屏幕上的字变成了一只只趴在天花板上的苍蝇。
我惊出一身冷汗,回身四望,赫然发现我还在那个空旷的、有着硬邦邦的寂寞味道的心理医生的办公室里,而他正对着我发出诡异的微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2-16 21:38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