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59|回复: 18

向天笑诗歌精选1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3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向天笑 于 2019-1-23 10:07 编辑

陪父亲回家

以前,陪父亲回家
总是让他老人家坐在副驾上
这一次,我坐在副驾上
他躺在担架上

以前,从来不告诉他地名、路名
他自己知道的,都会告诉孙子的
这一次,他再也看不见路了
只有我坐在前面告诉他

上车了,出医院了
到杭州路了,快到团城山了
过肖铺了,快到老下陆了
新下陆到了,快到铁山了

沿途,就这样不断地告诉父亲
让他坚持住,祈祷他能坚持到家
铁山过了,快到还地桥了
过工业园了,排形地到了

矿山庙到了,张仕秦到了
马石立到了,车子拐弯了
教堂到了,向家三房到了
向家上屋到了,严家坝到了

沿途的地名越来越细
离老家也越来越近
前湖肖家到了、吴道士到了
后里垴到了,快到家了

车到屋旁的山坡上
大父亲九岁的二伯
坐在小板凳上等他
我也告诉了父亲

救护车以二十元钱一公里的价钱
一路奔驰,只花了四十八分钟
一分一秒,都让我提心吊胆
幸好父亲很坚强,坚持到家了

选入由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的《2014年中国诗歌排行榜》


她蜷曲着,无奈地躺在杯底
当滚烫的水,粗暴地灌了进来
那意想不到的激情,迅速打开
她最初的面目,鲜嫩,娇翠

一枚、一枚,舒展开来
叶子,在飘落中站立起来
作最后的挣扎,停顿,喘息
在杯底,又长成了一片林子

无人想到这唇边的美味多么绵长
像绿色的火焰,在静静地燃烧
舌苔在品味、在触摸、在打旋

第一次,都是第一次,在水中跳动
一枚叶子与另一枚叶子紧紧拥抱着
再一次的打开,也是最后的停留

选入九州出版社2014年出版的《中国好诗歌》

捡垃圾的表嫂

表嫂有点心高气傲,在农村还算是
长得有点姿色的女人
她走起路来,旁若无人,目不斜视
抬头看天的时候
远比低头看沟沟坎坎的时候多

表哥,从矿山下岗了
等于一群活蹦乱跳的鸡鸭发瘟了
等于一头快出栏的肥猪失踪了
等于表嫂盼望中的新房倒塌了
等于侄女的嫁妆、侄儿的读书费用泡汤了

好强的表嫂,流了三夜的泪水
就一把拖着懦弱的表哥进城了

两个人,总是一早一晚
在街头或者巷尾,出没
总是一前一后
表嫂背一只编织袋
表哥拖一辆木板车
见到大盖帽比撞到鬼还怕
罚一次款,一个星期就白忙了
那板车是唯一的家当
碰到不好说话的,连家当也没了

心高气傲的表嫂,低声下气了
还没来得干枯的一点姿色
被那些垃圾涂抹得一塌糊涂
她走起路来,不再旁若无人
也不会目不斜视了
更多的时候,像一只警犬
到处搜寻她的目标

现在,她低头看沟沟坎坎的时候
远比抬头看天的时候多

选入团结出版社2015年6月出版的《中国当代诗歌赏析》


一个人的生日


晚上,突然停电的小区像一片废墟
我一个人就坐在这样的废墟顶上
看见黑暗的毛发一丝丝闪亮
慢慢度过自己五十岁的生日
没有烛光、蛋糕,没有电话、短信

房内的黑暗像丝绸围巾披挂我的脖子上
柔软、冰凉,如同肌肤般滑嫩
窗外的黑暗像巨大的鸟巢
此刻,多想长出一对翅膀
纵身飞下,便可抵达天堂

我不知道我父亲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就坐在我的旁边的沙发上,默默无言
静静看着我抽烟,一支接一支地抽
他一句话也不说,目光里转动着怜爱
一丝丝的黑暗,在他背后烧成灰烬


选入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的《2015年中国诗歌排行榜》

村庄

任何一个村庄都有两个村庄

山上的村庄
是祖先挨着祖先
山下的村庄
是晚辈跟着晚辈

如果不是逢年过节
不是有人要安葬
山下的总是忘记了山上

任何一个村庄都有两个村庄

山下的人总想离开村庄
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闯荡
山上的人虽然相安无事
但在地盘上却是寸步不让

其实,所有的人走来走去
走一生的时光
只不过是从山下走到山上

任何一个村庄都有两个村庄
一样的泪水流着两样的目光
山下的总在上升
山上的总在下降

原载《诗刊》2004年第5期上半月刊

草帽

一根草的力量是弱小的
轻易地就可以扯断她
当它们互相勾结起来
从顶端,一圈一圈地扩大

就可以遮天蔽日了
就可以站在你的头顶上
为所欲为了
让你活在它的阴影里

原载《诗歌月刊》2007年第7期


擦玻璃的人

擦玻璃的人命悬一线
抬头看去像蝙蝠一样
爬在高大的玻璃幕墙上
其实更像一个提线木偶

擦玻璃的人没有恐惧
站在悬空的跳板上像站在独木桥上
他没有心思看别处的风景
但站楼下的人把他当作高高在上的风景

高压水枪冲洗过后的玻璃
似乎像他孤寂时一样,泪流满面
他来去自如,上下左右不停地擦洗
不让玻璃幕墙给灰尘留下一点死角

他感觉自己是高空中的一块抹布
拼命擦洗听不见里面声音的真空玻璃
像擦洗总隔了一层又层玻璃的城市
只是这座城市用一根绳索套住了他

原载《长江文艺》2015年第12期
新华出版社2016年1月出版《中国年度优秀诗歌2015卷》


神农架的乌鸦

一个人,五更醒来
静坐神农架,在半山腰上
群峰耸立,墓碑穿空

星光,早已在云雾中退隐
除了翻山越岭而来的一片蝉叫
一只公鸡,在楼下孤鸣

呼应它的,是一只乌鸦
那飞过的惊叫
洒落在头顶
四处张望,不见乌鸦的踪影
除了树木,还是树木

甲壳上的大海

整个大海都在喧哗
海浪摔打在岩石上
撞开洁白的花朵
那一瞬间
呈现出无边的宁静、美丽

是谁从海上匆匆走来
又匆匆退去
在大海边
谁都无法隐藏自己

是什么在不停地拍打我呢
是那坚强的岩石
那永远沉默的舌苔

还是一只小小的螃蟹
在岩石的缝隙里
横行在浅浅的水域
那么恬静,安然
丝毫不顾潮涨潮落

深蓝色的大海
就在这小小的甲壳上
闪闪发亮

长江文艺出版社2017年2月出版《中国诗歌民间读本》

喊父亲

小时候
我通常到田野、地头、山坡、湖边
喊父亲
大声地喊,声嘶力竭地喊
一直喊
喊到父亲答应
或者走身边,为止

父亲一年到头早出晚归
无论中午、晚上
我几乎都在饭熟后喊父亲

有时候,父亲摸着我的头说
喊个鬼!
然后牵着我的小手回家

如今,回故乡
站在村口
我也想喊父亲
可我喊不出声来了

就是喊出声来
喊破嗓子
我的父亲也不会答应了

但我还是想喊
在内心深处喊
哪怕喊个鬼出来
还是想喊、想喊……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1-23 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久不见,问您好!诗欣赏,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得揪心挂肠的。节奏急促的一组,大量的不动声色的铺陈,推到高潮。接地气的情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5 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平女 发表于 2019-1-23 10:31
久不见,问您好!诗欣赏,学习。

谢谢你的惦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5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陪父亲回家

以前,陪父亲回家
总是让他老人家坐在副驾上
这一次,我坐在副驾上
他躺在担架上

以前,从来不告诉他地名、路名
他自己知道的,都会告诉孙子的
这一次,他再也看不见路了
只有我坐在前面告诉他

上车了,出医院了
到杭州路了,快到团城山了
过肖铺了,快到老下陆了
新下陆到了,快到铁山了

沿途,就这样不断地告诉父亲
让他坚持住,祈祷他能坚持到家
铁山过了,快到还地桥了
过工业园了,排形地到了

矿山庙到了,张仕秦到了
马石立到了,车子拐弯了
教堂到了,向家三房到了
向家上屋到了,严家坝到了

沿途的地名越来越细
离老家也越来越近
前湖肖家到了、吴道士到了
后里垴到了,快到家了

车到屋旁的山坡上
大父亲九岁的二伯
坐在小板凳上等他
我也告诉了父亲

救护车以二十元钱一公里的价钱
一路奔驰,只花了四十八分钟
一分一秒,都让我提心吊胆
幸好父亲很坚强,坚持到家了

好诗,跟着紧张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5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她蜷曲着,无奈地躺在杯底
当滚烫的水,粗暴地灌了进来
那意想不到的激情,迅速打开
她最初的面目,鲜嫩,娇翠

一枚、一枚,舒展开来
叶子,在飘落中站立起来
作最后的挣扎,停顿,喘息
在杯底,又长成了一片林子

无人想到这唇边的美味多么绵长
像绿色的火焰,在静静地燃烧
舌苔在品味、在触摸、在打旋

第一次,都是第一次,在水中跳动
一枚叶子与另一枚叶子紧紧拥抱着
再一次的打开,也是最后的停留

茶叶复活了,珍惜再次相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5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捡垃圾的表嫂

表嫂有点心高气傲,在农村还算是
长得有点姿色的女人
她走起路来,旁若无人,目不斜视
抬头看天的时候
远比低头看沟沟坎坎的时候多

表哥,从矿山下岗了
等于一群活蹦乱跳的鸡鸭发瘟了
等于一头快出栏的肥猪失踪了
等于表嫂盼望中的新房倒塌了
等于侄女的嫁妆、侄儿的读书费用泡汤了

好强的表嫂,流了三夜的泪水
就一把拖着懦弱的表哥进城了

两个人,总是一早一晚
在街头或者巷尾,出没
总是一前一后
表嫂背一只编织袋
表哥拖一辆木板车
见到大盖帽比撞到鬼还怕
罚一次款,一个星期就白忙了
那板车是唯一的家当
碰到不好说话的,连家当也没了

心高气傲的表嫂,低声下气了
还没来得干枯的一点姿色
被那些垃圾涂抹得一塌糊涂
她走起路来,不再旁若无人
也不会目不斜视了
更多的时候,像一只警犬
到处搜寻她的目标

现在,她低头看沟沟坎坎的时候
远比抬头看天的时候多

生活自尊,怎一个无奈了得。没钱了,命运也变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5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人的生日


晚上,突然停电的小区像一片废墟
我一个人就坐在这样的废墟顶上
看见黑暗的毛发一丝丝闪亮
慢慢度过自己五十岁的生日
没有烛光、蛋糕,没有电话、短信

房内的黑暗像丝绸围巾披挂我的脖子上
柔软、冰凉,如同肌肤般滑嫩
窗外的黑暗像巨大的鸟巢
此刻,多想长出一对翅膀
纵身飞下,便可抵达天堂

我不知道我父亲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就坐在我的旁边的沙发上,默默无言
静静看着我抽烟,一支接一支地抽
他一句话也不说,目光里转动着怜爱
一丝丝的黑暗,在他背后烧成灰烬

可怜的老父,直到儿子的无望是多么痛彻心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5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村庄

任何一个村庄都有两个村庄

山上的村庄
是祖先挨着祖先
山下的村庄
是晚辈跟着晚辈

如果不是逢年过节
不是有人要安葬
山下的总是忘记了山上

任何一个村庄都有两个村庄

山下的人总想离开村庄
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闯荡
山上的人虽然相安无事
但在地盘上却是寸步不让

其实,所有的人走来走去
走一生的时光
只不过是从山下走到山上

任何一个村庄都有两个村庄
一样的泪水流着两样的目光
山下的总在上升
山上的总在下降

看得透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5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草帽

一根草的力量是弱小的
轻易地就可以扯断她
当它们互相勾结起来
从顶端,一圈一圈地扩大

就可以遮天蔽日了
就可以站在你的头顶上
为所欲为了
让你活在它的阴影里

这个比喻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7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附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8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正的好诗,能读进心里,名副其实的精华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渔郎 发表于 2019-1-25 15:41
草帽

一根草的力量是弱小的

谢谢你的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4-20 06:5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