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56|回复: 6

【】从蝶晚垄到佛山(我的2018)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0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蝶晚垄到佛山(我的2018)


《草木已深》


穿旗袍的松鼠与我相见
是在我少年的日记里
她引诱我去摘山上的白云
教会我用拇指和无名指夹烟
蝶晚垄的夜晚来临了
而她要和我分手,回到我的诗里去
后来我穿过重重夏天
这辈子好多东西不再相遇
除了思念和忧愁


《栅栏》


我只在熟悉的植物中间散步
我觉得它们
比人类有脑子


这首诗是冲凉时候想好的
后面还有两句,但是现在
我想不起来了


《伙伴》


他们在高高的山上,模仿云
大喊大叫,飘来飘去
蝶晚垄在下面


松鼠很晚才出来
雨后凉意氤氲
吃草的马好像一直呆在老地方


天空像一只圆底大碗
倒扣而下
蜻蜓四处逃窜


他们到了远方又喊我
我没出声
我一点也不想救自己


《那一年秋》


秋天的各种声音
顺着斜阳进来
中药罐仿佛是画上去的


靠墙太久
烟迷了祖母的眼
她把吹火筒丢下来
楼梯当啷当啷叫


最后的时间
她躺着床上一动不动
寂静里
弟弟拉着婶子的手要找奶奶


《礼物》


给你寄一首诗
包裹上写:
易碎物品
请轻拿轻放


也请谨慎开启
我是担心
你一眼把我看透
又不把我看透


《秋夜》


马儿,水牛,老人
到了蝶晚垄,就有了各自的方向
我在远方


看他们,一点点没入山的阴影
松林老了,荒草也老了
有时候雨点淅淅沥沥


纷纷洒下。我想起的少年时代
都是朦胧的。如今我
站在窗前,衣薄寒凉


我对它们的情义
恰如星星


《北窗》


我以为一些雨滴停在眉宇间
不下来。岭南混乱的花期里
什么都是新鲜的


洗过了的天空,能让你随便想起
什么人。但也不是很亲近
闻着你,像闻着淡淡桂花香


昨夜去了球场,一场秋雨也跟了去
路灯的狼狈是我亲眼目睹的
从前偶尔的感喟现在变寻常了


风能进来,它诉说的痕迹浅浅
划在你的发梢,我想起
不久前,几朵牵牛花慢慢摇曳


有人在黑暗里轻轻唱什么歌


《比心》


天空没有一丝白云,只有蓝
蝶晚垄开始熟了
画册上面,开始闻到山稔果的香味


和松鼠站在一起,溪水
也是透亮的
在水底,群山之巅轻轻摇摆


想起来,该告诉远方的人
曾经有那么一匹马,曾经奔过你的
梦境。现在即将回来


像久违的朋友打开尘封的小木屋
所有蜿蜒曲折,都是人间赠礼
众多的星星各有恰如其分的欣喜


《马蹄寺的黄昏》


暮色是块状的
顺着瓦檐滑下
发出晚课之音


黄袍僧推门而出
去扫地面的落叶


《出山图》


虚构的梅,在窗边勾勒一个单薄身影
异乡人,夜是垂直的


看看这些:仿佛忧伤是香的
回到蝶晚垄的日子,随手删掉你


在一条路上低头缓行,身后是大雾迷茫


《夜行》


桂树懂得节制
所以影子和我等长
美人树过于恣意
故而车轮常常碾过那些妖艳的花瓣
我不认为这是一种拽
波澜不惊的美
自有按部就班的沉静
我单车之上的身子
仍然有少年的惊喜


《村庄》


瘦的人,一觉醒来删除了昨天的诗
窗外的树正在落叶,风开始变色


蝶晚垄坐满了吃酒席的鬼针草
每一株鬼针草都有它的好时光
冬天长着毛茸茸的脚在坡上走动


孩子们往左往右,往前往后
穿过村庄,他们骑着木桶,挥着翅膀


《没有人喜欢孤独》


腰疼已持续多日,但这和记忆有什么关系?


搜寻很久以前关于腰疼的事情
正像以后有一天,会回忆此刻
这个夜晚:桂花香在路灯下漂浮,我赤脚踩在鹅卵石路面,对着几棵铁树唱歌


《背影》


幸好你走了,不然老是
担心你要走,幸好
我已经不用担心了


要是没什么事的话
我还是那句话,多少年了
总是担心你要走


想做而没有做的事
到现在,也不用做了
我笑着哭,哭着笑


山坡上的草又黄了,去年
它们就黄过,以后也会黄的
人生多少东西都是重复的啊


但有的东西除外,比如此刻
我告诉过你的
蝶晚垄,是一年比一年,瘦了


《传统文化》


河面浮着死鱼
但龙舟的鼓点从不间断
端午了
中秋了


我们本地的同事小李
经常提前下班赶到码头
在朋友圈看到他发的视频
五人一组
在领队的带领下喊号子
“一呀二呀,丢那妈”


“一呀二呀,丢那妈”


《出租屋》


秋风来的早,去得晚
真是殷勤
走廊一般遇不上什么人


这很好
我试过把床换一个走向
第二天就换回来了


顺从和改变
我多数倾向前者
“万事始于细节也终于细节”


我下楼,红尘滚滚
慵懒与之无关


《台风过后》


风还在吹,只是比昨晚小了
我已经不想和那个收房租的女人
说话了


我只是走在河边。从厂里出来之后
看着一条搁在岸边的死鱼
无法怜悯


提早开花的美人树横尸堤上
我曾经为她不守时令而心生怨怼
如今也释然了


《晚饭》


妹妹说要等奶奶一起吃
奶奶躺在床上打点滴
她坐在床边看《小猪佩奇》
后来她说饿了
用自己的小碗打来饭菜
放在床头
“奶奶,我喂你”
用汤匙喂了奶奶
她自己又走进厨房
这回才是自己吃了


《水月》


如你所愿:云朵走下山来,山楂树走到天上去。求雨鸟,从三月叫到六月
和蝶晚垄
永生的草,短暂的露
山稔花伸展、跌落
松鼠不谙世事。天地逐年荒芜


《蓝珍珠》


马二黑年轻的时候,曾经有一天
丢失了钥匙,然后多少年
躲在自己的天空里画一种爱情
他期望以此,达成幼年时候的梦想
“那时候啊,连傍晚的每一只蜻蜓
都发着蓝光”
他说这话的时候
我们离家千里
相互间保持着神秘的亲切
他整天翻读李义山
头发开始有白霜


《西山》


因为搬家,其实是因为换工作
被我丢下的,其实是我无法带走的
虎尾兰
我离开是多么的狼狈啊
从来无人相送,我也不喜被人送往迎来
一年多来,虎尾兰
大概它在另一位陌生而熟悉,熟悉又陌生的朋友那里
混得也不怎样吧,一整天就看着窗外的树木
和蓝天下的云,都是不动的,像画在玻璃上
一年多了。想不到去年冬天山里那么冷它也捱过来了


《少年》


肥大的芭蕉叶压下光阴,蝉声低垂
蝶晚垄颜色加深。风,模仿下午四点钟的
牛羊,怡然的。坡下是
流水,不断撞钟


梯田往上,该种种,该收收
地底有足够的养分和温情,事后想起
我大概是在那个夏天走出的阴影


《往事》


想起以前的夜,乡亲们在蝶晚垄
找马。流萤纷飞,松树林
悄悄地降低腰身,多年不见的
表哥,从远方回来了


并没有见面,没有等到预想中的举杯
后来桃花选择腊月开放,每一朵
藏着一个不肯回家的小孩


《下了一夜的雨》


念者屯的雨下了一夜
蝶晚垄也是
不同的是第二天
念者屯被水轻轻的抱起来了
而蝶晚垄
叶子们把一夜雨水吃得一干二净
松鼠们在静悄悄的松林里睡大觉
太阳避开它们
轻轻移动一只只又细又长的脚
忙碌的蚂蚁,把家搬到这里又搬到那里
“妖精的首要特点是轻盈”


《在里水涌大桥下》


夕阳被一只无形的手摁在楼群的后面
汽车城的汽车排队在河边
一群龙船花过后
是鸭脚木,大叶紫薇以及观音竹构成的方阵
一张紫檀色靠背木椅子
它缺少一个穿旗袍的女主人


《白T恤》


手牵手我们来到念者小卖部
放晚学的孩子都在那里买零食
吃猪耳朵吃麻花卷
吃麻花卷吃辣条
又哭又闹又笑
他们图的不是吃什么
而是享受买什么
之后我们又到村口的乒乓球台
看酷暑天的火烧云
都不说话,坐着
彼此闻着淡淡的樟脑丸气味
直到夜色把我们吞没


《晚安,马蹄糕》


日子应该以这些可爱的宝贝命名:棕色,透亮,小小白点镶嵌其中
劳累的人们口衔着夜晚的冰爽,睡着了
而你应该有一盏微凉的灯映着青枕


《蒸饺》


只有花生酱才对得起我们的十八岁
老板娘的淡绿色围巾在夏天格外得体且无比优雅
墙上挂的单价表仿佛是画出来的
每个字都引诱你的胃无恶不作
然而有节制的简洁同样有它的妙处
这个月的薪水不多
九个饺子就是小安慰
两个人一屉饺子
看它们亲热的挨在一起就像我们一家人
没有谁因为分离而不能活
推开门,我们相互微笑
手拉着手回到出租屋


《红肉火龙果奶昔》


这冰冷的火,来自于夏天的内部
来不及燃烧喉咙,直接点燃眼睛至大脑
灵魂被抚慰,这相当于放纵的风
得到了满意的归宿
舌头舞蹈的夜晚和此前不一样
你坐到桌前轻摇匙羹
桌布是淡绿色的羽翼
蝉在我们体内安静下来了


《下午》


蝶晚垄的鬼针草
沿山路写诗
弯弯曲曲
夏天晃着小脚
自山巅走下
细细碎碎
树荫寂静无声
偶尔颤动
俯身掬水的人
大病初愈
他望云为生


《风吹蝶晚垄》


今年夏天最后一个节气
蝶晚垄黑下来
马儿得儿得儿侧身偏过一丛鬼针草
夕阳软软的
从玉米地出来
抬头看看,碎云纷纷
谁在天上放牧羊群
谁在唱流水一样的歌
人心里
许多小虫子爬上来


《路边》


写一首诗,说我们的爱是顺时针
说公园那边,栀子花谢了,蜘蛛兰
被齐根剪掉,走过去,就只有黄婵了
黄婵是逆时针
在广佛汽车城对面,沿河开放
和我们擦肩而过


《世外桃源》


在蝶晚垄,钓鱼人
都是来自西晋
马二黑不是
他种鱼,吃桑叶
穿树皮
偶尔坐在悬崖边
和松鼠先生走中国象棋
松鼠先生的胡须
是白天里刚刚画好的
墨汁未干


《六一的诗》


我在你们的喜悦中悄悄忧伤
你们想快点长大
而我想回到童年
下午我在山上
林间小路
我让一只松鼠先走
一直以来
对所有同路的生命
我都谦卑的让开
包括你们,孩子


《无人听雨》


马蹄寺
他在灯下写
“我终于老朽不堪
一切不再有商量”
一只猫
在窗外
湿漉漉地叫
也不能
把花呀,草呀
召集到这里的
灯光幽暗
有人开门打伞
噗嗒噗嗒
走开
可能
永不再回


《父》


为什么你不再给我写信
用你刚刚放下锄头的手
抓起你恨铁不成钢的笔
你的字迹仿佛刀削铁刮
你用你刚刚放下柴刀的手
拿起那部几十元钱的手机
看了看又扔掉
你并不给我打电话
你和我无话可说
无话可说了


十八岁那年,你在信里说过的
“出门在外,要明辨是非
踏实做人”
如今你不给我写信,不和我说话
你把给我说的话,都一股脑儿的
倒给老牛了
昨夜,梦里
我看到它就在你面前
乖乖的吃草
真羡慕它


《空门》


夏日之晨
隔着竹林相互喜欢
钓鱼人身穿青色的衣裳
被雨淋成透明的袈裟


坐在嫩黄的枝桠
吐着烟圈
我们模仿鱼


《简洁的星期天》


一些光
千里迢迢到来
沿着斜坡往下
眼看就要撞上你了
湖水突然沸腾
许多鱼
正在逼近你
但是现在
时近正午
紫薇花一枝摇动
满树起伏
看来没有什么是
寂静的
太阳垂下它的硕大的阴影
也是一瞬间


《春日意象》


太阳像酒足饭饱的人,一步一步下山去了
蝶晚垄这时候有了轻微的响动
可能是一只红狐狸拐过松林边,也可能是二月风在逗引几株狗尾草
风流倜傥的狗尾草,是你这辈子见到的
最美的男子,儒雅,带点蓝色的小感伤


《夜深忽梦少年事》


那时候蝶晚垄,七姑、九表姐、三姨,一个个比那山稔果更加圆润紫涨;那时候松鼠们沿着你的脚印寻找散落的花生
蓝天白云供养着万千植物和恩情,一曲山歌走上高高的山巅,貌似就要断了
在你觉得要失望的时候,突然折成几只山鸡
扑棱棱,扬着翅膀
投进松林,余音扇起的风穿透你的心胸
久久未平息


《金樱花呀开》


一些燕子是漂亮小孩
飞着飞着,都进了蝶晚垄
穿起洁白衣裳
看见你
就低头沉思
飞不动了,飞不动
成群结队的停在山脚,地头,田边


春天就是这样
马二黑一个人走进蝶晚垄
一个人
撞上了满天满地的白色情节
此时该爬山,此时该远望
此时,云端有瘦弱的少年
也像昨天
溪流慢慢隐藏着声音
声音也是白的,干净
没有成年的怅惘


《流水》


春天仍然是春天,不同的是
蝶晚垄已经不复少年
如果思念能够挽救昨天
那思念也无必要存在
在此洗手正衣冠,采访旧日足迹
你之所以是你
是因为你从来没有走过另外的路
那里的蝶晚垄
是另一种孤独与隐遁


《美国》


2013年我们在广州动物园看大猩猩
有一只名为奥巴马
我们给他拍照
叫他摆各种搞笑的pose
奥巴马
奥巴马
奥巴马
女儿大声喊奥巴马
嘿,奥巴马
嘿,奥巴马!


《雨前》


蝶晚垄总不闲着
金樱花之后
山稔花又赶趟儿来了
谷雨未雨
知了们开始划分领地
黑云远道而来
在山中投下简历
宝贝说爸爸不要去广东
小小的蚂蚁儿在路边忙着搬家
说话时候她被我紧紧抱在怀里
我想我又要离开她了
我多么想不让她伤心
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山居》


摘金银花,逆溪流而上
看白蝴蝶混进云海
或者找一棵大树
在下面睡到自然醒
风吹过山坡
鹧鸪鸟叫个不停
也不理他
一锅野菜粥热了又凉了
天总也不黑
所有的光线和阴影都是你的情人


《侧面》


茼蒿花疯了,她们一起去看消逝的雨滴
不过是众多离别中的一种
月亮下山时
她们把歌声搬回四月
一个人走了
一位神刚刚诞生
此时的菜地像产后的姐姐
她们忘了她比从前更美


《风继续吹》


菜地变浅了
白色的衣裳在后边叫你
种下的因长出意外的果
屋檐低小,狐狸站在墙角
灯光照着她的脸
月光带走她的魂
人世间曲折逶迤
遗落的星星
干净又伤悲


《没有你的日子》


蝶晚垄的植物都在忙着想你
每个早晨我首先避开露水
为了美
我已经习惯小心翼翼的
从草丛走过
那里有沉睡的蜜蜂和鬼针草


《晚上》


为了入睡我要念你的名字
这之前我盯着手机屏幕
眼睛有些疼
瞳仁里有许多小人儿在唠叨
为了度过漫长夏日
我整天呆在山上
差一点不知有你
以及整个黄昏


《家园农事》


黄昏安静的电影里,蓝色作为五月的一部分
融化掉了
太阳来得早,去得晚
我们选择晚餐时分
谈论玉米的长势
希望快过水淹的速度
过不了多久
水稻将代替它们
把剩下的道路走完
而蝶晚垄上面走着的牛羊
仿佛思想者


《五月十日》


鸡鸣勾勒出早晨,水塘边有益母草
开花了
昨夜大雨
溪水混浊,有奔马的模样
岸边桂圆菊像熟睡的孩子
不忍叫醒它们
云南白药拉出常青的藤蔓
把菜园子围起来
南瓜叶子要比四月明亮
留守闲人相互打探墟日
除此,没有别的话题


《夏天来了》


至今日,春水变肿胀
给时间记一笔开销:
以往看桃花,用了半卷书稿
此外
从屋顶问候路人
从山上眺望白云
也用了不少好心情


屋前屋后,鸭子走动
女儿搬来小凳子
和韭兰花坐在一起
这样很好
有邻居探出头来
就像青涩果子从一堆绿叶当中
冒了出来


《夜雨》


一些雨,是来找亲人的
临近子夜才来
大家都睡下了
他们在村巷里悄悄说话
脚步声也是悄悄的
晚饭时分看到的星星
都被他们藏起来了
他们来只是为了悄悄看你们一眼
不惊扰你


当太阳升起
他们消失在
村前村后的烟雾之中
就像神仙回到天堂


《光阴慢》


松林还是那个颜色
深邃而不失关怀
这多么好啊
松鼠还在
天还蓝
云还白
一些花不在了
另一些花继续开
这多么好
牛羊慢慢上山坡
慢慢走完山路
慢慢抖落身上的阳光
你的眼里慢慢渗出湿润的东西


《晚晴》


蝉鸣是一座大城堡
越盛大,马二黑的孤独也跟着盛大
你知道,没有人能够拒绝更大的寂静
在村里写东西,写到不想写
在村里活,活到不能活
但不能去结束自己
围着念者屯转一圈
又一圈,迎面而来的
是十多年
甚至是二十多年前的
事情
这里的事情
是活在记忆里的一切
夏天日渐辉煌,白云生而忧伤


《读李叔同》


夏天茂盛,丹青手画了一只虎
虎把他吃掉了
因此正果得成


如果画了一间房子
白云住进去,法师不住
也修不得佛法


马二黑先生,住到一张纸上
菩萨啊,菩萨正从青草的山坡
往下看你


女儿要把纸张折成飞机
马二黑先生,成全了她吧
布衣足食,常见菩萨


《小满》


在蝶晚垄看到满山满谷的喜欢
母亲种下的玉米
又长得和我一样高了
套种的黄豆
也把豆荚亮了出来
我的身后
是白云
白云后面
还是山
更高的山
更开心的是
我还能遇见
1998的我
那时候比现在
更懂树叶和蝉


《眺望》


暮色中老鹰脱离山顶,直直向金黄的月亮冲去
突然就不见了
这里包括蝶晚垄,以及蝶晚垄以外的辽阔
我都一无所知




2019年1月14日 佛山水口村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2-11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你的诗里,松鼠也能成仙新春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质朴,感情真挚,拜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4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墨指含香 发表于 2019-2-11 15:39
在你的诗里,松鼠也能成仙新春快乐

新年快乐。对不住,不小心发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4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桑间濮上 发表于 2019-2-13 09:35
语言质朴,感情真挚,拜读

谢谢。新年吉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4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盆子这组发得多了,分几天看完。变化的地方在于你打开了,舍弃了以往的纠结和黏着。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5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有阳光 发表于 2019-2-14 19:25
盆子这组发得多了,分几天看完。变化的地方在于你打开了,舍弃了以往的纠结和黏着。支持

大叔新年吉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2-16 05:3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