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92|回复: 2

二零一九年二月诗写淘选(二校存稿二校存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蜀道人生 于 2019-3-2 10:18 编辑



二零一九年二月诗写淘选

我听见了一声清脆

——有感翠儿来至东瀛的新年祝福

这声清脆只有五秒
这声清脆来至东瀛
                                                
这声清脆
越大洋、跨丛山、翻峻岭......

她是北国一个雪花般的女子
她是东瀛山泉边的一个“村姑”*

读过她很多很多青翠的诗句
没曾想,她的嗓音
与诗行一样青翠欲滴!
2019年2月5日(正月初一)

注:翠儿,村姑翠儿。实名唐岩翠,老家东北,现居日本,从事汉语教育......


停顿是歉疚所在的地方

一份歉疚,让踟蹰的步履
停顿了下来

提笔——无精打采
思绪——冰结,化不开
那份歉疚,何时冰释?
此生,仍将继续?
还是就此告别
原本不属于我的世界?

“自己的孩子自己爱”
郑老师的一声温言暖语
将我的愚顽化开!
2019年2月12日


溶解

是你,春风化雨,将一缕寒,融化、冰释
让南湖岸边的海棠,红艳了干枝。
一只只黄蜂,生黄了迎春,倒影——在南湖里试着水温。
黑天鹅,比翼双飞,划开了蓝天与湖水......
为我的分行,晕开了春的气息......
2019年2月14日


谛听

当我拧开那个紧闭的瓶盖,聆听你的一吐为快
海风,将椰树的腰杆吹得斜了又斜
她要伸手将你揽入怀中,与你倾述隔海相望的期待
浩渺的海岸线上,白鸥的羽翅如心中孤帆,从远天翩翩扬开......
越来越近,将渴望的瞳孔覆盖。
2019年2月16日


画骨

你是海里的一块礁石,在海水中扎着猛子,一会潜入水里,一会探头换气。
不挪地方,死死等候,那个莅临的人!
迎风破浪,磨平尖利,紧抓海草,铺平枕席!
天地孕育,一站就是亘古!岂止世纪!
2019年2月16日


大写的空

涨潮的沙,掀翻海岸,退潮的浪,卷走残云。
滩上的诗,深深浅浅,起起落落,柔柔软软,铿锵、激越......
不知可曾听见,心如鹿撞的律韵。
2019年2月16日




偶然中的必然,会在文字的撇捺里插肩或四目相对。
包容地北天南的方言,终有一脉相承的字根。
从哪来,往何去!车站、码头、航空港.....
也许会擦挂你的衣角,裙摆,踩着你的脚后跟......
一瞬微笑的眼神,便可心照,彼此的不经意。
2019年2月16日


交还给春风的信使

河岸那片枯槁,贼心不死——新芽,已从根篼处射出箭矢,
为一幅单色调的壁画,平添粉嫩粉嫩的青绿。

红、白梅花,替代了凋谢的腊梅,
桃花的骨朵,正在等待梅花退场,
探头探脑,等待桃花节的序幕徐徐开启.......

油画大师,早已备好颜料,酝酿一个好日子,
将大地泼上斑斓的色块,让你目不暇接!
2019年2月16日


引子

漫天飞舞的雪花——如羽,如絮,
悄无声息,便在半空消逝了影子
留下一地濡湿,昭示——曾经想过你,看过你。
是你的暖,让我无以用真身靠近你的爱,
与你悄悄耳语——吐吐憋了几个季节的心曲。
2019年2月16日


思无邪

无思无念,就那么憨憨地、呆呆地面对荧屏、写字板......
做一个乖乖的小学生,演算习题,寻找前世之旅,
看那些旧画屏中,能否冒出一丝一点的兴奋!
为新作涂鸦,搜索一句关键词语,寻找色素沉淀......
将呆板激活,将平淡如水的湖面,吹绉几眼旋涡,几条波纹
将岸边那些柳条和花影,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徐志摩)
2019年2月16日


飘邈

蹉跎岁月,磨穿了袢袢鞋、解放鞋、水胶鞋、麻耳草鞋......
不是随意可以忘记的过眼云烟,杳无踪迹。
昔日景物时时在眼前、心底、或梦中飘逸、浮现,
一些五味杂陈,便开始溢出,让干巴巴的的诗行起起落落
撞开满山满坡的映山红,歌声与笑声在心中回旋。
2019年2月17日


灼灼其华

我们相识在北方的一个校园,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
国庆十周年庆典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
两个月时间,唱会十首歌,跳会十支舞成了当务之急。

蹩脚蹩手的你啊,心思全不在这里,只把一个川姑娘在心里牢记,
一颦一笑,每日作息,你都掐得很准。
影子一样,如影随形,一日一信,一日一诗,从不懈怠,
浇灌着春姑娘头上的“三类苗”,由枯黄转成青绿,由稀疏,变得葳蕤.....
2019年2月20日


旧风归

想起那时,空气、阳光、水,哪一样都那么一尘不染......
旧风再也回不来,犹如你的青春痘,已换成缕缕皱纹,
顽皮的童稚被苞谷须样的胡茬覆盖,
一对羊角辫遭风、遇雪,成了冬日的荻花飞絮。
若想旧风归,唯有——回放——曾经......
2019年2月20日


长短巷子

只晓得她叫宽窄巷子,虽然她们确确实实长短不一
是历史留给成都的一张名片,
无论长短,只论宽窄。
那里每一块砖、一扇窗门、一座庭院,一草一木
都包含着我不曾知晓的老故事,
那里藏着百科全书,也藏着百科全书式的人物。
我仅仅是一个宽窄巷子里的过客,还来不及详细解读。
2019年2月20日

思念的刻度

思念的刻度,无以度量,也无以估计何日能够尘封与康复。
思念,如一枚枚穿心的箭,十环、十点九环,箭箭穿心透骨。
叙述的方式方法,穷尽时空,没有寻到一组汉字,将其准确描述。
距离却是越来越远了,即使如今高铁穿山跨海,桥洞相连,
提速,再提速,也无法拉近,再拉近,那些似乎恒定了的刻度......
2019年2月20日


味道

假期慢慢溜走,烹茶慢饮时的娓娓叙谈——国话,家话,心里话......
涌入笔端,滴滴答答记入写字板,漫溢出无穷甘甜:
平平常常,清清淡淡,这样的日子并不多见:
睡觉睡到自然醒,却从来不数钱。
一日三餐随意,回放的小品,灌满欢乐笑颜。

花生、瓜子、水果;蔬菜、腊肠、牛、羊肉卷放碗盘,
小火锅底料齐全——摁下电火锅的开关,烫熟,
啤酒、冰酒、白酒、果酒随便......
自由、散漫,自由、散漫——家庭自助餐!
这样的味道,要多甘甜,有多甘甜......
2019年2月20日


别处花开

中江的寒绯樱开了,从冬月开到正月,一茬比一茬开的繁盛。
听说如今四百亩寒绯樱花如潮,人如潮,樱花树下赛妖娆!
秀丽东方的梅花开了,一株比一株窈窕,我已在花枝间折腰
北国的雪花开了,媒体传递着妖娆。
海南的三角梅开了,我曾经亲眼目睹,她的火燎.......
如今,她已经四处安家,走出海岛!
唯有我心中的那朵花儿,始终未曾吐芽、含苞.......
2019年2月20日




一而再再而三的轮回,只剩下来日无多的时日。
南去北归的鸿雁,一直在寻找旧时旅栈,
谁知晓,再也寻不见昔日的标志物!可以指引路线。
毫无生机的水泥钉密密匝匝,何处寻得歇脚的树梢?
不说你这只雁儿?故乡的游子,如今也无立锥之地!
那些旧时踪影,早已逃之夭夭!
2019年2月20日




烙在心中的殤,早已钙化,唯有用最后的一把火,方能焚化。
慢慢整理,昔日笔画,把点横撇捺,扯开,又归纳......
许是无用功吧?如今,新鲜事层出不穷,缭乱眼花,
谁还会翻检陈谷子烂芝麻?
2019年2月20日


春潮带雨晚来急

雨,不紧不慢地落了一夜,唤醒了屋后干涸的小溪,
久旱逢甘露的春潮,浇灌着那片冬旱的竹林,
透风的牛肋窗,传来了你的慢唱低吟,
蜡染的青花帳幔,白梅的骨朵儿随声附和,摇曳生姿!
我的梦在花丛中,破茧化蝶!
2019年2月20日


客居故乡

故乡早已举目无亲,为秋风所破的茅屋,
早已无法住人,墙壁已经裂缝,瓦漏桷子稀......
躺在床上,白天可观日出,夜晚可看月亮和星星。
雨天成沼泽,阴冷潮湿,绿苔,不经意间爬上墙壁,绿了半壁墙根。
唯有院坝里的石榴树,长得又高又大,
盖住了几间破烂不堪的屋宇......
回家一次,伤心一次,结痂的伤口如鲠在喉,不愿轻易提及!
2019年2月23日


空宅

父亲的犁耙不见了,母亲的针线剪断了,
母亲的纺车失踪了,鸡牲鹅鸭声没了,圈没了.....
听不见姊妹间的打打闹闹,嘻嘻笑笑,
再也听不见月下挽草把儿的歌谣,穿上云外九霄。
魂牵梦萦的儿时土灶,烤红薯、烤玉米、烤田鸡香喷喷的味道.....
再也无法从家徒四壁的空屋里找到!
2019年2月23日


行走

日近黄昏,日子越走越远,又越走越近。
脚步越走越快,又越走越迟钝。
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人为无法改变。
平静而淡定地迈开脚步,一步步走吧!
从容淡定,走到哪天是哪天!
——无论何处是归程,只管独步前行!
2019年2月23日


阳台上

喜欢在阳台上种一些“庄稼”,不为生计,也不为其他。
想把一些可望而不可及的儿时田园风光浓缩成一幅幅风景画。
——一方盆拟作旷野田畴,想圆盆将景致无限扩大!
于播种、浇水,施肥、除草的劳作中寻找丢失之旅,
在收获硕果时,凸现银镰挥舞景象和图画,
拌桶咚咚咚震天响!农家喜颜笑哈哈!
2019年2月23日


时光旧了

请允许我做一个悲伤的表情,
为梧桐的朽枝致悼词,唱赞歌!
悼念她死的光荣,去得洒脱!
赞叹她,死而复生,千疮百孔的树枝上
新芽又生机勃发!

那么,一头银发的我,可否借鉴梧桐
在枯涩的诗行里,蕴涵着几多梅朵,几片霜花?
2019年2月23日


对门的灯

繁花似锦,老邻走时说过,新邻是个大亨,
家财万贯,良田万顷,全川有名,
不在商界,孤陋寡闻。

楼梯间装了兰花吊灯,惠及、受益的近邻,
土包子样胆颤心惊,时时摁灭开关,深怕糟蹋电源,
引来叽叽喳喳的杂音......
2019年2月23日


沿着春汛的轮廓

西岭积雪开始融化,白沫江面游动着冰渣。
母亲河,唱起了老妈喜爱听的川剧段子,“打渔杀家”。

花绷子上,山川秀丽,小河岸边,梅花朵朵,杨柳依依......
仿佛,外婆和母亲针下的鸳鸯又在大南河里戏水,
蜂蝶儿,飞舞竹树林间,打闹、嬉戏.....
2019年2月23日




香客盈门,香火不断,
早已道义缺失,修行不再真传。
门上铜环,早已镀成鹦鹉绿、景泰蓝......
莲花灯千盏万盏,无法照亮菩萨心中的黑暗!
2019年2月23日


风镜

清晨的风儿,吹拂着洱海岸边的三角梅,
花瓣仿佛天穹上的天女散花,撒满湖心岛对镜梳妆的倒影,
此时,朝霞漫天飞舞,将天上云彩、洱海海水,染镀成金光闪闪的金水.....
我站在洱海岸边一艘爬满三角梅的旧船上瞭望,
多想,扬起船帆,驾驭这只旧船,下海航行.......
2019年2月24日


牌九

记得35年前父亲患癌症的那个春节,
豆大的汗珠在父亲惨白的额头一颗颗往下滚
咬紧的牙关,使劲的在忍!忍!忍.....

父亲拿出一副牌九,要我陪他分散疼痛,揩干“汗水”
我对牌九非常陌生,决心学会,陪伴父亲,与病痛抗争,
摸牌完毕,父亲要我摊在面前,帮我理顺
又一张张教我出牌......我学会了!
那个春节,我每天陪着父亲,为父亲揩干
额头上那一颗颗豆大的汗水,
前些日子清理抽屉,那副牌九整齐地装在一个盒带里,
弥漫着父亲忍痛的汗味,我摸了又摸,虽然再也记不得玩法,却舍不得扔!
2019年2月24日


北偏西

百度,早已成了出行不可或缺的工具
将最便捷、少换行的乘车路线,免费发到手机
带上手机、老年卡,按照指引,一路换乘
点开高德地图更是贴心:直走、向左、向右........
朝东、朝南,还是北偏西,一路语音提醒

目的地到了:本次导航结束,谢谢使用!
实在暖心,让我这个老成都的陌生人
去哪里都找得到所有的熟悉与陌生。
2019年2月25日


光阴的羽毛

在二月春风,你随万物疯长,
灼灼其华,让五彩斑斓的梦,随草长莺飞,升腾,
雨里雾里,借风云鼓力,用山石为板踏

江南的小桥、流水、飞红......是你的超级粉丝
武夷泥丸,海南椰林、琼花
铸就你的梦想,云游海角,茫茫无涯........

曾记否,一场秋雨梧桐叶落时,
你的羽翅,便开始稀稀拉拉,
一场冬雪,你褪掉了嫣红紫姹
裸着铁铮铮的骨架!
迎接重生的羽翅,来春发芽......
2019年2月25日


初·声

多想走在儿时上学的路上,一路背诵着“天上的街灯”
一路用光脚丫踩着嫩嫩的草尖,冰冷的露水,
多想再听听鲁迅笔下,闰土摆的那些熟悉的乡间龙门阵,
多想尝尝咸亨酒店,掌柜摆上几案的那几颗茴香豆、落花生......
2019年2月17日


复·声

面对空寂的山林,高一声低一声的莺啭
山间回旋,清脆、空灵.......
窗棂里一幅幅流转的山野图画,
深刻眼底,洗净了浑浊的视网膜。

铺开宣纸,调匀淡墨,
迅速用一幅大写意,
录制——一幅音韵缭绕流动的风景
2019年2月25日


远·声

是洞箫,还是长笛?怎么音量渐行渐远,
缭绕擎苍,仿佛天外之音,
跫音暗回,断断续续.....
此时,唯有此时,我的心,
格外的宁静,迷迷顿顿,欲昏欲睡
定是你在为我吹奏,每一首曲子,都是我的爱听?
2019年2月25日


余·声

沙哑与含混不清的说辞,越来越不受听,
握笔的手,记不起笔画如何安顿。

回忆如沉沙翻涌,
打捞起来吧,再也不能雕刻时光的划痕。

任其流淌吧,又在脑子里颠来倒去,
抹不掉的伤痕,隐隐发痛,
结痂的伤疤奇痒难忍。
不是过来人,哪知道余声的音调与律韵......
2019年2月26日


久违的故乡

我一直都在反省,若不是所谓的城镇化,
那片竹林盘怎会被无端的损毁?
消失得无踪无影?
那一坝坝的水田,怎插上水泥森林?
如今,尽管你已经被包围在城市的中央,
我再也不会轻易签下那个违心的拆迁的合同,
哪怕再也无以保留,你在我心中留下的蒙太奇!
2019年2月26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3-1 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注:翠儿,村姑翠儿。实名唐雪岩,老家东北,现居日本,从事汉语教育......


——大姐,人家叫唐岩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阿黛 发表于 2019-3-1 12:04
注:翠儿,村姑翠儿。实名唐雪岩,老家东北,现居日本,从事汉语教育......

我改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5-23 02:54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