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19|回复: 23

那些细脆的歌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8 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江南往事

梨树下那架铜管风铃
有六根高低不齐的巨型音叉

风环着它奔跑
风下午总是来这里弹琴
风有无数老歌要温习。再不弹
怕无人识得了。风其实是不愿意承认
自己老了。这时
隔壁总是飘来一股印度香

雨偶尔打在音叉上
噗噗地调音,忽作龙吟虎啸。关西大汉
铁绰板,铜琵琶
他有时放低身架,教风铃清唱
在那遥远的小村庄

云雀落在铃锤上,一阵东张西望
这会他单脚一蹬飞走了
留下一行,记得当时年纪小


《》故乡人

在城市的街巷中踯躅
他们
不敢筑巢,只在房顶上歇足
月光下鬼鬼祟祟落地
捡人的残羹
他们怕人
稻草压低帽檐吸棵烟也胆战心惊
还怕猎枪,网,小学生
烧烤的焦香

那年我已不是小学生了
仍然黄毛小丫。我臂上的红袖章
把低低地蹲进泥土
卖一尺萝卜两棵白菜的汉子,赶成一行
哆嗦得不行
灰头土脸的麻雀


《》那些细脆的歌声

他们不绝的细脆歌声
总像第一次听到
先是潜入梦
再凑近耳朵吹气
胖胖的红翅雀,我叫她红媛
秀巧的红胸鸟是巧绣
文小白是鸟秀才,老听他咬文嚼字
我梦见他们商量换穿衣裳
等我叫错名,就一齐哄笑


《》巾帼英雄

在鸟的世界
雄鸟都有绮丽的羽毛,鹅颈织发
歌喉插在胸襟上。那林梢瞭望
埋头研究紧急逃亡路线的
必是雌鸟

后园的鸟始终安于
一夫一妻
我赞,好鸟!来张清明上河图
那引车卖浆,担粮回家的可是巾帼
那迎来送往,坐巢孵蛋的可是须眉


《》素食者

有一种鸟正在消失。有一种鸟
正坐上金镶玉的宴席
我家黄哥儿
一夜间惊恐万状

佛慢慢涌出眼泪,天空便阴霾
经轮又飞转一千次
佛流泪时
一生未伸展翅膀,活不过一季的鸡
正挤攘着拼命啄食

佛的悲悯
把我们变成素食者


《》流水

一直以为
红媛,巧绣,文小白,红脯子,黄哥儿
都还在这里,一直以为
我们会长久地相依为命

忙起来,几天没添食
他们就不再飞到鸟箱上
他们一定叹过人情的冷暖,飞走了
再填满鸟箱。整整一天,他们侧目而视
我们终于重度蜜月,回到
卿卿我我旧时光。但我忘不了,那一天

他们不理我。阿南说,他们已不是
从前那一批鸟。红媛,巧绣,文小白是流水
经过的山谷都是故乡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顾念 发表于 2019-3-8 08:46
读怀斯的诗歌,有一种从容大气的美,一切信手拈来

问好,女神节快乐

谢谢顾念兄的读评。从容大气是很高的评价,高兴!信手拈来比较确切,怀斯追求的是流动着的口语,但同时又需要好的气息。这一组是重写一组旧诗,还罩在它的旧格调中。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8 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以为
红媛,巧绣,文小白,红脯子,黄哥儿
都还在这里,一直以为
我们会长久地相依为命

忙起来,几天没添食
他们就不再飞到鸟箱上
他们一定叹过人情的冷暖,飞走了
再填满鸟箱。整整一天,他们侧目而视
我们终于重度蜜月,回到
卿卿我我旧时光。但我忘不了,那一天

他们不理我。阿南说,他们已不是
从前那一批鸟。红媛,巧绣,文小白是流水
经过的山谷都是故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8 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怀斯的诗歌,有一种从容大气的美,一切信手拈来

问好,女神节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8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已不是
从前那一批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8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铃清唱
在那遥远的小村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8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佛的悲悯/把我们变成素食者"我却万劫不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8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次发这多,一时难以消化。

这语言,这笔调,有严歌苓的味道。
你是诗歌界的严歌苓
严歌苓是小说界的柳怀斯

个人感觉。不对,请海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8 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前那一批鸟。红媛,巧绣,文小白是流水
经过的山谷都是故乡


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节日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8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臂上的红袖章
把低低地蹲进泥土
卖一尺萝卜两棵白菜的汉子,赶成一行
哆嗦得不行
灰头土脸的麻雀

这种完全‘陌生化’诗歌语言不是读到;而需品出。当诗歌写出自己独特的语境已经是‘大成’了;那么还欠缺什么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9 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沉稳,细腻,抵达心灵,似爱不释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全喜 发表于 2019-3-9 08:13
沉稳,细腻,抵达心灵,似爱不释手!

谢谢全喜兄这么捧场!怀斯继续努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福地 发表于 2019-3-8 22:10
我臂上的红袖章
把低低地蹲进泥土
卖一尺萝卜两棵白菜的汉子,赶成一行

谢谢福地兄雅评。在语言层次之外,我真的为故乡人悲哀:

建国30多年的农村政策,就是一步紧一步地剥夺农民的自由:获取食物的自由,生产劳动的自由,旅行迁徙的自由,生儿育女的自由,更不用说言论的自由,娱乐的自由。农民的处境与奴隶、犯人相差无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身后眼前 发表于 2019-3-8 13:59
一次发这多,一时难以消化。

这语言,这笔调,有严歌苓的味道。

身后兄赞过了。我跟严接近的是有些国际视野吧。为了爱故乡,你不得不离开她。谢谢在这里探讨彼此的写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9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城市的街巷中踯躅
他们
不敢筑巢,只在房顶上歇足
月光下鬼鬼祟祟落地
捡人的残羹
他们怕人
稻草压低帽檐吸棵烟也胆战心惊
还怕猎枪,网,小学生
烧烤的焦香

那年我已不是小学生了
仍然黄毛小丫。我臂上的红袖章
把低低地蹲进泥土
卖一尺萝卜两棵白菜的汉子,赶成一行
哆嗦得不行
灰头土脸的麻雀

如果说这是文革时期中国普天下农民的真实面貌与生存现状倒很贴切;这样‘灰头土脸’的麻雀这个意象也就活了;很传神的暗喻。

只是时过境迁,现在的这些曾经‘灰头土脸’的麻雀早就洗脚上田做了名副其实的‘租公’或‘租婆’了;恐怕一般的小局长都比不过他们逍遥快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3-19 07:25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