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成蹊

香水在一朵花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9 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成蹊 发表于 2019-3-9 17:13
孟浪是什么意思?很猛的浪吗?指的是谁?

对这个词,我不想多解释。
人不可以太浪,怕他的美比不过最大的上帝。还浪什么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sherrika 发表于 2019-3-8 13:32
我以前写了一首诗名叫《孟浪》,但那时我就不知道孟浪是人。

是针对诗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sherrika 发表于 2019-3-9 23:17
就是一说,好像不是针对你。

是针对诗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0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想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2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龚学敏的文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2 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sherrika 发表于 2019-3-12 21:46
看看龚学敏的文字。

请在诗歌理论和诗歌批评看我的文章《对当前诗歌现象和龚学敏诗歌的看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3 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成蹊 发表于 2019-3-12 22:05
请在诗歌理论和诗歌批评看我的文章《对当前诗歌现象和龚学敏诗歌的看法》。

你可以发到我邮箱。qq:695544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3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sherrika 发表于 2019-3-13 08:52
你可以发到我邮箱。qq:6955442

在去甘洛的绿皮火车上


创可贴的雨打在夏天的皮肤
捻成羊毛的线在白昼的叫声上,被夜
泡胀开来。


盘踞的长发在割开的时间上筑巢,
打更的鸟用铁轨剃头,算计
夜的大小,和土豆的死活。


隧洞的安眠药停靠在蜘蛛
用矿泉水凝成的眼睑上。
绿色的电潜伏在一捆捆的夜幕中,
直到把江河跑小,用灯光喘气的
钢铁,在山上的桉树中蜕皮。


辣椒停靠在坨坨肉开门的每一个站口,
用仅存的河水在木碗的酒中睡眠。

傍着火苗生长的创可贴,
收割苦荞的村庄,和途经露水时
打湿的方言。


绝色的籽,被隧洞的刀切开,
站台的无名指上,
大凉山的发辫,被茶走过的雨水
击中,长出羊子们满坡的回音。


在彭山江口张献忠沉银处


风撕破的传说长成棉花,把梦
垫得春天状。岷江的被子一盖,
川腔捂死在银子的倒春寒中。

字夭折在盖碗茶的路上。

风声在时间的码头煎熬,一紧,
真还炼出了银子。

挖掘机在冬天最瘦的说话处,
给日子开药方。


姓氏一摞摞的空碗,
被明末的枪一挑,便烂了四川二字。
蜀犬一吠,天下川人皆麻城。


风被铁皮船的辣味驯养成伤疤,
挂在书中,繁殖简化的字体。

银子在岷江骨折的号子里,
贩卖人口。


画眉教张献忠的名字唱川剧,
水在粘连撕裂的姓名,
我把手机喂给了木偶的骡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3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太随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3 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成蹊 发表于 2019-3-13 11:57
在去甘洛的绿皮火车上

第一句就觉得复杂,如何看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3-24 15:28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