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22|回复: 10

北溟自选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1 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北溟 于 2019-4-11 19:28 编辑

    北溟自选诗


       《情结》

与缪斯结缘已近十年
十年风雨打平多少心灵沟壑
今日,  再度掀起灵魂的风暴
驾渡狂风巨浪的激情
永恒消逝于昔日的风里
它不再莅临
不再光顾我僻陋的居所
但我一如既往地寻觅
人性之海上的明灯
智慧之神,  酒神,  爱神
这些容易撒谎的精灵
伴我走过漫长的旅程
于是我作另一番寻觅
从石头 ,枯萎的鲜花
我深知缪斯的拒绝
将令这个世界充满阴影

现在,  我一个人走着,  思索着
身边的流水与鸟鸣
草垛与炊烟越来越飘渺
而时间刹那的停留
令我思绪万千:  因为你
我将不属于这个世界



    《牵牛的阿姨》

牵牛的阿姨姗姗而来  
这是异乡下雨的一个中午
我生活的园地狭小潮湿
我朝外瞥了瞥
发现她,  使我想起
那个抛弃她的男人
听说,  他穷困潦倒
躺在漏雨的屋里叹息
牵牛的阿姨盲目地走着
孩子与我同样的年龄
却注定漂泊终生
注定与饥饿的石头
阴冷的房舍, 陌生的
人群交往,  或者
轻生。 水来了, 光明
淹没
我的窗口挂满黑色的水珠
牵牛的阿姨姗姗而来


      《桃花谢了》

桃花谢了
山上的杜鹃开得正盛
稀疏鸟音将你带入神思境界
“我不要夜晚的月亮
我要绿草丛里觅食的昆虫”
桃花谢了
山上的杜鹃叫得清脆悦耳
“我不要萎谢的花瓣
我要叶芽与草莓”
桃花谢了
谁的心思慢慢漾开
投入一颗石子
波浪渐行渐远
惊不起远方觅食的鸟
只是桃花谢了
灿烂与疯狂归于泥土
波澜壮阔也始于泥土
桃花谢了!


     《长期以来》

长期以来,内心的呼唤
压抑为嘴唇的缄默
一朵红霞飘着,飘着
瓢越梦幻的海洋
而困顿的生活令我每夜失眠
灵魂焦虑,丧失了风雨
丧失了珍贵的友情
我独自走在漫长的甬道上
黑色的紫藤绊住我的脚
我深知孤军奋战的艰难
长期以来,内心的苦痛
无处喷发,孤独的海洋上
没有灯塔——这样的生活
持续多久?灿烂的日子何
时来临?

长期以来,内心的孤独
化作飘渺的词语
长期以来,我丧失了理想
与光明,丧失了笑靥


       《意义》

什么都在丧失时,才感到它并非
如身边的光阴
流淌无声,一个人,一只老鼠
一块天上掉下的石头
为什么要来? 黑格尔的辩证法
似水击在烈火上
我逐渐觉得有人在自己脑中
手淫, 撒尿
有人将真实的鲜花碰碎
在大海上空,  海鸥飞翔
巨鲸喷出巨大的水柱
此刻,  一切都在到来!
包括那只扔出的空药瓶
它治好了厌世者无言的病痛
在春天被昆虫当作巢穴
黑格尔老人尊重它
象我尊重蚂蚁与身边的蟑螂

什么都在流失时
生命不会流失,总有时间相伴   


      《五匹鸟的天堂》

五匹鸟的天堂
静寂 空旷 带些落日的灰尘
五匹鸟的天堂
瓜瓤静静躺着
从瓜熟蒂落到
另外一个夏天
它安静地躺着  睡去
任凭天堂腐烂的残光照透身子
五匹鸟的天堂
一位带着水壶的少年
无意间惊动五匹觅食的小鸟
它们以不同姿势同时飞起
五匹鸟的天堂
少年找不到母亲与黎明
只有落日的残辉弥漫周遭
五匹鸟的天堂
像大海美丽   诡秘
让你说不清它是谁
象谁



     《无题》

出生的痛苦被你品尝
你独自在黑暗中哭泣
谁来关心黑暗的影子
一只蚊子向谁诉说心事
一块木头也要历经苦难
就象你被所有人遗忘
在这个春天的夜晚
四壁空空
你深知现世的幸福多么难求
几百年一个轮回
让我从石头做到皇帝
让我在人间享受生活
让我发现众人幸福无边

我还是要去另外的天堂
独自呆坐在旷野看自由的鸟
自由飞翔



       《黑天鹅》

所有的美贮存你的身上
时间里的黑色飞鸟, 越过春天
美的身影如杨花撒落水面
一样的轻盈,愉悦, 充满虚无
我深知春天过后,你将自己
埋葬,埋进浓浓的绿色中
但是,请记住春天的妩媚
无论丧失诗意, 或痛惜以往
我知道美的身躯并未因你消逝
只是冬天来临, 雪覆盖了世界
一只黑色的鸟变得众目睽睽令
人难以接受, 但只有消失后才能
获得新生,”一只黑色的飞鸟
曾经来过, 曾经照亮这个春天”



       《蛙声》

    听取蛙声一片
    ------题记

蛙声
田野的象征
我曾经
居住在你里面
听:
和煦的春风拂过水面
看:
一朵朵花
一个个嫩芽
一片片绿叶
盛开,成长和凋落
你生活在夏的酷热
秋的萧瑟里
又将与落叶一起
埋进土壤
而待风雪过后
你更热爱这片土地



     《在南方》

在南方,我轻轻推开那扇
通往北方的门
谁来照亮它曾经弯曲的身子
那些飞翔的燕子
我不知它们怎样归去?

在南方,舒展的人走在舒展
的风上
舒展的风在水稻上空盘旋
水稻近了
哦!南方就在眼前
那群来自深柳的鸭由谁来
豢养?
那石头上屹立的屋窥视什么?

在南方,我的眼很忙
成群的蝉一起喧嚣与宁静
一起守望这绿的田野
那起飞的薄蜻蜓,落于水面
一条狗在测量水的深浅


    《弥尔顿向你招手》

既然你不能助我获得明天
就在今日的灰尘里消失
如古玛雅城堡,没有未来
既然你不象冬天的一场雪
就让雨夹着风,吹灭庄周
点燃二千年的灯
你缄默,我也知道寂静
的可畏
静静地立着,犹如深秋的
古庙
明年此时,或许一个颓废
的诗人寄居于此

既然越过大河就是彼岸
此岸的石头,花草更该珍惜
挽留,因为一场非雨之雪
即将来临
它不会助你获得明天
它只是行走,丧失了光明
内明的弥尔顿黑暗里向你招手


     《鸟的世界》

墙上的鸟
树上的鸟
草地上觅食的鸟
深山老林里
没人注意的鸟
河边照镜子的鸟
吃进肚子的鸟
被猎人打伤的
流泪的鸟

鸟的世界里
小孩玩耍的声音,惊动
觊觎良久的黄鼠狼
守在荒废的田园
别墅的灯光映照
鸟的盲眼
它穿越一个个窗口以后
嗓音变得沙哑
缺乏亮度


      《山溪》

秋天的山溪清而静
水草和马兰依然碧绿
而夏天残留的野豆
与荆棘
已经衰老,稀疏
一片狼藉

秋天的山溪清而静
流过山麓与田野
老鼠吱吱的叫声
使人舒心
庄稼已被收割
河水默默流淌



     《马拉美》

这是一块富饶的土地——
马拉美请记住自己平凡的一生
那么多月亮,星星陪伴你
脚下的水流过星辰,中学生
练习簿
古典晦涩的语言象古中国
蝌蚪。
直至今天,我羡慕你
一串串平淡如水的日子
酿就一首首珍贵的诗

这是一块富饶的土地——
马拉美请记住自己平凡的一生
孕育诗神
缪斯扇动金色的翅膀为你
添光溢彩  
马拉美请记住自己平凡的一生
记住一串串平淡如水的日子
酿就一首首珍贵的诗


        《兰波》

我必须安静,摒弃鲜花与故乡
给你写一封没有地址
周游世界又折回原地的信
但愿给你慰安
但愿在漂流世界的进程中
将折磨你的狂热熄灭
将燃烧的太阳浸入大海

我知道你并非一屑不顾
将远方的天空当作故乡
我必须触及灵魂
海的,地的,巴黎的
法兰西一个无名小镇的
我知道在你狂飙的飞行里
一切障碍都被击毁,地狱之王
赫然立起
它将与你一起飞越上帝的花园


       《荷尔德林》

我感到一股神圣的暖流袭入灵魂
灵魂——人们最少应用的物体
被你用入死亡和诗歌
我感到狂喜,感到另一个我
在二百年前一个“夜莺的黄昏”
中死去

席勒走了!歌德在时光里备受煎熬
活于世上,你痛苦地感到自己被一点
点烧毁。
你孤注一掷的疯子
上帝国派遣的天使

没有一个女人为你感动。
“荷尔德林”叫一声
你的名字
我热泪盈眶,人性与神的
故乡鲜花怒放,曙光诞生


      《波德莱尔》

一只黑夜里飞翔的蝙蝠
停留我肩上
法兰西歌手是隐者,禁欲主义
的同谋
用嗜血的嘴巴
染红苍白的巴黎晚会
而我终于归隐
在一所乡村中学颐养天年

我看见蝙蝠成了爱鸹噪的乌鸦
我难以入眠
一只贫穷的鸽子落在泥泞里
谁能说他堕落
一只贫穷的鸽子被风吹走
谁说他消逝,永不再来
那个苍白堕落的舞女
使你多么不堪一击——

那只乌鸦已经飞走,扛着大旗
的英雄来临——



       《奶娘》

日子是清苦的,山上杜鹃开了又谢
屋外的清水煮不熟玉米与土豆
冬天多冷,冬天不宜外出劳动
山上的人象一棵古松,坚毅无泪
枇杷花开了,院子干干净净
等待的人望穿秋水
客人未至

在金秋的风里
日子一天天成熟,山上的野果无人采摘
此刻我在世间流浪,疲于奔命,哦
那只——那只飞翔的燕子,替我带去
祝福,问候苦难里依然挺拔的古松



      《肉眼见到的一切》

肉眼见到的一切
杂乱而透着蓬勃的朝气
远方朦胧于我是猜不透的谜

肉眼所见的一切
清晰层次分明。肉眼所见的
与爱无关,爱是小孩梦里的雏鹰
与知识无关,智慧是一种怠惰

一切只生长于你走过的路上



       《幸福》

那块石头是幸福的
端坐其上的青蛙幸福 ,蚂蚁幸福
草丛中追逐的野兔幸福
一棵松树坠落幸福的果实
人们目光短浅,水里游动
的鱼幸福
人声打断苍蝇的约会
一块云飘过投下一片阴影
你注定要承受

无聊时做个云游的和尚
不想什么而什么都在心中
忘却所有所有都在眼前
看着湖心的亭子,松树倒下
蚂蚁的巢在我眼中安眠


       《寂寞》

寂寞的时候,我喜欢
独自面对苍穹
无限广阔的虚无的世界
灵魂安睡,一只蚱蜢走了过去
是一朵细雨中的野花,唤醒
足下的小河,月光静静流淌

故乡是那只远去的朦胧的麻雀
叽叽喳喳的乡土中国
一只蚱蜢穿越无限的土地
它是我唯一的伴侣


       《沉思》

沉思中产生黄金,分泌柏拉图
终有一日人类会停止思考
这一日很近也很遥远

这一日来临时
我不在坟墓里 , 是在某条通往
黑夜的路上 , 骆驼 , 疯子
与圣者, 还有星的光芒


      《怀念》

那是一个多雨的春天
一只豹子死了
连着那头新生的梅花鹿
在那遥远的山冈
安眠

你静静地走了
仿佛山坳深处的一声鸟鸣
它点亮了谁?
摇曳着生活火光的星星
你的内心是否灭了
走了 象一只枯叶蝶
死于寒风里

你燃烧的灵魂照亮
生活的河。但谁有责任
区分一只鸟与另一只的智力
能量 与不同的飞翔轨迹
谁有又能说清上帝代表谁
让谁接受圣灵之光的洗礼!

我总是迟到 这个多雨的春天
彩虹没入森林
希望的果实尚未开花
而泥土逐渐压向芦苇
我知道无数烈士换来这刻安宁
你的死却让我五内如焚

火光啊 火光——
黑夜燃起的酒精 金樽
毁了 李白逝了
一盏黑夜的明灯灭了
亡吧!亡吧!我已在的世界
让我独自忍受漫漫黑夜的煎熬
让我在你的泪光中看清一个世代
的风景 一个人的归宿



       《给曲近老师》

     ——兼致昌耀

如水的日子里
迎来西域的圣者
苦难中炼就琥珀之心
你们殊途同归
为了歌唱沙漠、荒野
和雪的高原
为了走过的山岭、戈壁
和注目的牛羊
为了土尔伯特人温暖的家园
和天山的雪水

两颗灵魂紧紧相拥
在诗意丧失的年代
你们殊途同归
梦想江南,你们的根
深植在古典的中国

梦幻的太阳啊
滴血的诗心
西部的雄浑塑造
他的血性
你简约但不失力量
他有着紫金冠的荣耀
而落魄一生
你呢
透过一棵古槐
看见阳光下覆盖的玉米



       《梦》

夜里有梦
梦里有虎、火、石头
有离别多年的朋友
有逝去的亲人
也有陌生人出入嘴巴

夜里有梦
梦见雪,一场大雪
覆盖大地
梦见光,在最暗的夜
梦见水,在最渴之时

一天晚上
梦见蝴蝶是我
我是蝴蝶
是二千年前的庄周之蝶



      《走向雪》

走向雪
走向某种不言自明的
纯洁
走向田野
青草与森林
沿着雪的足迹
我走遍土地的四方

啊,雪
落于山坡屋顶的雪
也是落在城市天穹的雪
一种是羊羔的白
另一种沾染烟尘

走向雪,哦,走向雪
走向布达拉宫的雪
圣洁的敦煌的雪
走向帕米尔高原的雪
大兴安岭,内蒙古
与青海湖的雪

走向雪
我江南的小小的雪哦
一种难以言说的圣洁



      《今夜,有梦…》

今夜,梦的身影倏忽飘越
我平静地躺着
一条大河汹涌流过
今夜,有梦
梦中的蝴蝶幻作彩舟
缓缓驶离

今夜,梦的身影追逐我
象现实追逐它
终有一日,我会枕着你
缓缓驶离尘世



     《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
鸟儿在树上歌唱
雪后的声音愈加热烈
梅花落尽 , 长出绿芽
远方山峦的积雪
阳光下 , 闪烁光芒

春天来了
日子一天天明亮
灵魂从冬日里苏醒
田野里 ,小溪旁
通往村庄的道路边
所有沉寂的生命复苏

春天来了
我将远行 , 在南方的
天空下独自漂流
我远离尘嚣 , 到达寂静的
土地 , 让青草 , 鲜花
与昆虫流入枯萎的心灵



      《博尔赫斯》

乘坐幻想的翅膀之上
时间也会变老,比梦境虚幻的
老虎神秘消失于印度丛林里
一些风化的小石片,存于
大象的足印上,将之捧起
一片片扔掉,又一片片重生

镜子与镜子交媾,生下
无限的可能、希望、历史与人物
而葡萄架下的抒情
是你世代不谢的玫瑰


       《歌德》

这个巨大的、令人怯畏的名字
神圣的名字
他的巨大因为旺盛的精力与爱
他的巨大从少年维特开始
他是一个身心健康的人
让欲望四射的诗人
他从未离开大地,拼命汲取土地的
营养,却平静地生长

他巨大因为他不疯狂,或者少年时
短暂的疯狂使他深谙了尘世的奥妙
我从它巨大的阴影里走出。
我曾经是他的一部分
躯体挂满他的伤痕,和悲哀



       《时间》

是谁切割巨大的甲板?已经启航
很久很久以前已经驶离那道港湾
那个原始孕育昆虫和鸟的处所
那座喷发——死寂 死寂——喷发

的火山。对大海而言你依然广阔
对天空而说你辽远如未知世界
玫瑰和雨水,常春藤下的小鸟
你一次次塑造又一次次击毁。新生

与废墟携手穿越你的指缝 巨浪
拍岸 大海里升起蓝色岛屿
是谁运筹帷幄之间? 将海洋

推向不可知的大陆 ,那些振翼起飞
的鸟类有了栖息地 ,而我们能够于
多灾多难中望见曙光并热爱它!


       《回望》

沉沦的船穿越故乡窗口 一望无际
淡淡的天空鸽子与狼群比翼齐飞
冬天和梦比翼飞过潮湿的草地
那个大胡子船长满含恐惧 预感

飓风来临 恐龙和狗幻觉中跌倒
酒瓶随风而去 装满淡水的水壶
死死捏在手中 那个黯淡的漩涡
骤然明亮 死神抓紧缆绳

桅杆断了 飞走了 冒烟了
信天翁惊慌失措 大海疯了
连海鸥的鸣声也无法阻止 鲸鱼

这个庞大的猎者喷吐无数冲天水柱
大胡子船长赤裸地吆喝 他已经
看见故乡葡萄架下的蝴蝶 彩石与死


      《致YP》(外一首)

折一枝野菊给我
梦里的新娘
这一枝野菊也是
富裕的嫁妆
它从海子的诗行里来
从艾青的诉说中来
折一枝野菊给你
让婴孩为信使    传递
幸福的消息
让秋风中的大道变成列车
运送幸福不绝

折一枝野菊给我
不朽的新娘
这一枝野菊也是
我真情的流露
愿它孕藏四季的阳光和雨露
愿它包含天空的星辰和云朵
折一枝野菊给你
你对我的馈赠默然相许:
一枝野菊    插在头上
承载整个天空

      中午

这是一个充满阳光的中午
月亮远去
如水的蝴蝶消逝于秋风里
萧瑟之景
阳光下成为美丽的声音
现在    我无法抑制对春天的
思念与向往
一万次令人新生的中午来临后
我无力承担秋风中蝴蝶的
丧生
这是一个充满阳光的中午
月亮远去
梦里的风景逐渐成为你
不朽的身姿
而一片飞翔的蝶翼
焕发天堂般的光彩
而美丽中午的主人
坐在落叶上呼唤太阳与你
的名字:一万次阳光降临
后    你是否依然爱着春天?



       《种植》

你是我作梦的资本
深藏泉水  鸟鸣与鲜花
多少次远离又多少次进入
你心灵的苑囿
我的种植于云上的村庄啊
是水稻还是棉花令我深入
着迷  沉醉于春之细雨中
在梦中  我将你种植
又在梦中撒播天堂的雨露
我看着你成长  如一朵云
迅速弥漫天空
将大地遮蔽  我终生的阴影
因为你永投于生命的水上


        《酒杯》

如何描摹你呢?我手中的酒杯
黎明升起时我将它搁置于空中
奋飞的燕子带领我飞翔
酒杯!酒杯!令人睡眠的
水酒也令人飞翔。
这样   在日出之前
或许我早已饮完金色的琼浆
黑色的燕子也把天国的酒饮尽
这样   在正午之时
我步入热辣的阳光里   感到
狄俄尼索斯的召唤
而幻念把我引向那片河岸的土地
那座房子   房子里唱歌的女人
我知道   一把竖琴   一支
曲子  是对我最深的诱惑
那座房子   房子里唱歌的女人
我知道  一把竖琴    一支
曲子  是对我最深的诱惑



         《生日》

很少有人记得那个开花的时候
花园深处打坐念经的和尚
已经飞走   一只蜻蜓落于
水面   膨胀的灵魂不能穿过
空中花园  这个日子谁来纪
念?  想起石头的前生   水
总是落后丧失归宿   现在
突然三十条狗从我体内穿越
花园深处的和尚纹丝不动
一浪  一浪  一浪  水波的
涟漪是他最佳的忏悔方式

很少有人记起那个开花的季节
燕子已临   巢窠筑在你降生
的地方   而朦胧水音仿佛来
自天外   这时你的惊讶不会
抖落三十条狗的重量  他们
依然压着   胸口微疼   神秘
的回忆难以解救长久的郁闷
很少有人来了  花园荒芜   荒废
的古钟孤单地立在过去的风里!



       《思索》

一群少女走过
留下一串青春的影子
青春的鱼
青春的风刮过广场
踢球的少年
对鱼狂吠:
春天  你将自己留给谁?

一辆辆头戴钢盔
身穿铁甲的人
眼底溜过
谁告诉你
他的往昔是泪水还是光荣
耻辱埋进水
耻辱留下你来品尝

一群青春的鱼游过
我妄图使用一根细小的
水草
粘住它
但已路过  挟带
寒暖起伏的波浪



    《诗歌:热带雨林》

一个文字组成的森林:
名词
似巨大的乔木深陷于大地
动词
如恶毒的蛇喷吐烈焰
副词
毒蛛般匍匐于地
伺机攻袭
无数文字如数不清的石子
诗人降生
诗人的幻想整饬着花园。
名词
奔泻如雨后的溪流
它覆盖着每一件觉察
到的事物:
    大象   花豹  犀牛
    飞虫   蜘蛛  毒蛇
    橡树   椰树  藤蔓
    石头   阳光  空气



       《野菊花》


整个秋天不见你的影子
整个秋天日子白白流淌
我想我愿意见到你
无数次梦的花园你
倏忽飘溜
我真的想你   此生
没有另外的花朵令我
失眠  做梦  好好安息
冬天即将到来
我却在无聊中度过
狭窄的屋戕害内心
想想十年前的我
是你最亲密的伙伴
五年前我还手捧野菊
致一位尘世的爱人
二年前风云变幻
我的手再也难以继续
现在犹如木乃伊
只在深夜见到你
只有回顾苍茫的前世
注定分离如水火
整个秋天不见你的影子
整个秋天我都在寻觅




       《再致幻念的山崖》

我的一颗头颅掉落哪里?眼睛种植于
岩上   双手飞翔   黑匣子的身体
趋向太阳   熄灭而后开花
梦的山崖长满青草野花与松林
我的一颗头颅落在了哪里?
小鹿奔腾野马如风山冈如梦  
亲爱的蜘蛛爬行迅疾
而深秋之月静挂半空
如银色的篮子    盛满凄瑟
鹰的呼唤一日一日强烈
而我追寻一种光明之所
背影里的写作令人丧失信念

我的一颗头路掉落山崖
鹰之盘旋   梦之所念
亲爱的蜘蛛一去不复返
亲爱的山崖梦里真实如自己的双手




        《三月》

三月,百花盛开
我站在人类的屋顶
观察逐渐远去的大地之鹰
这鹰是三月的使者
是太阳的光芒将它洗净
是黑夜的母亲把它诞生

大地在颤动,这是子宫的
饱满与痉挛。
是大地的子宫
孕育了多少美丽的风景
与不可多得的海滨墓园。
让大地不断地获得青草与鲜花
让牛羊在草地上徜徉
尽管它们的主要目的是为了
获取食物,它们也是神的宠爱

在人类的屋顶,我失去了什么?
我只是站立,双腿成为植物
但我的脑异常活络,我已逐渐
超越了伊甸园的人类始祖。月光
开始黯淡,三月的风已没有
寒冷之意。而我走下人类的山岗

我养育的蝌蚪纷纷爬上岸来
我在水上遥望故乡青翠的竹林
而青蛙开始鸣唱。在你热爱的水上
墓园已经建好,人类已有了疲累后
的休息之处。我将语言锤炼,将
人类的美好记录,我渴望我的语言
像三月的鲜花一样简洁和灿烂



        《四月》

四月,像一个怀孕的母亲
杨柳依依,四月的风依依
母亲留在青葱的竹林里
等待月亮升起,我无眠
这四月的天哪,月亮也会
背叛。它慢慢地升起,已
失去了昔日的辉煌。新生在
跳动,新生是一只蚂蚁
坚强又充满活力。

在四月的风里,母亲失去
了什么?黑暗在继续
我在等候南归的燕子,是燕
子就要奋飞于天空,将我的
梦消亡。而太阳已经回落,
像大海总在沸腾与愤怒。

我多么热爱四月的杨柳啊!
让孩子诞生,母亲痛苦而幸福
我多么热爱四月的蝴蝶啊!
让土地盈满悲伤的雨水,蜻蜓
崛起为天空的君王。海鸥盘旋
于海岛上空,食物是它的挚爱
我在四月的风里跳舞,我不能
失去上天赐予我的小小的生命

譬如,小草与鲜花,蝴蝶与
蜻蜓。这些四月的主人,阳光
下的王者,尽管不会言说,却
带给我最深的幸福。我深深地
祝福它们天空下幸福成长
在光明的庙宇里,我看到了
生命的崛起与寂灭,母亲老了
饱经沧桑的一生令我自豪
是生命就得伴随苦难,与虚无

四月是最好的季节,杨柳
轻吻湖水,蝴蝶亲吻花朵
而人类也获得了一年里的挚爱。
我不再等候青葱竹林上的月亮
因为太阳莅临后,必有月亮
因为月亮总在悄悄地变圆变亮


        《黄昏》

我向后看看,夕辉里有条灰色的狗
吐着舌头,尾巴低垂,眼含泪水

我也哭了,但不是因为哀伤,哀伤于我
如夕阳中的柳絮,轻薄又有深意。

月亮在天空的另一边,她不完美,在大多
数日子里她都是不完美的。而我呢?

我的影子被夕阳拉得很长,无论我是笑还
是哭,是抑郁还是疲惫,影子都不变,都

被夕阳拉得长长的。我曾对夕阳许下诺言
尽管历史可以遗忘,历史中的天才与土壤

应该牢记。是大地与历史将我们诞生
我们源于黑暗,我们在土地上静静地

诞生。我们摒弃浑浊的空气。我们漂浮
在大海上空俯视可爱的飞鸟。啊,飞鸟

你像几千年前的人类图腾,嵌进人类心里。
夕阳被云朵一点点蚕食。而母亲再一次

将良心给予儿女,我们却忘记了哭泣。我们
将立在贫瘠的土地上,看到了生之艰难

是的,也只有太阳是完美的,人类的完美是
一场无人观看的戏剧,唯有太阳将我们塑造

但是,当我们以一颗珍贵又善良的灵魂观察
尘世。尘世已千疮百孔,只留下残缺的夕阳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4-12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期以来,内心的孤独
化作飘渺的词语
长期以来,我丧失了理想
与光明,丧失了笑靥
首复。问好。猪年快乐幸福,吉祥如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2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写诗的十年,为真诚的诗,先顶,再分批仔细学习!问好北溟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2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润民 发表于 2019-4-12 08:34
长期以来,内心的孤独
化作飘渺的词语
长期以来,我丧失了理想

谢谢,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2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怀斯 发表于 2019-4-12 13:55
为写诗的十年,为真诚的诗,先顶,再分批仔细学习!问好北溟兄!

谢谢怀斯版主来读。问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2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诗友来读,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2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虚幻与真实交错。你应该发到纸质刊物,看能不能上头条,按我的看法是符合条件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2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错落有致的语言,虚幻交加的语言让人着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成蹊 发表于 2019-5-12 10:54
不错,虚幻与真实交错。你应该发到纸质刊物,看能不能上头条,按我的看法是符合条件的。

谢谢成蹊诗友评阅。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成蹊 发表于 2019-5-12 12:32
错落有致的语言,虚幻交加的语言让人着迷。

多谢,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5-26 06:53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