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76|回复: 0

[小说] 黄雀在后(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2 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雀在后

1、

周富贵就一穷命。反正吧,文化革命、上山下乡、好不容易返城熟悉了工厂的流水线又遭遇下岗等等这一系列的倒霉事都被他赶上了。媳妇看不上他跟人跑了,还顺手牵羊,带走了他刚刚8岁的儿子。

除了他这名字显得贵气些,他家徒四壁一贫如洗。他就这样靠着买断工龄的几万块钱每天吃馒头啃咸菜疙瘩倒也生活了几年,可这样终不是办法,在剩下最后几千块钱时,他一狠心在安徽黄山地界崇山峻岭中的一座人迹罕至的高山之巅的古庙里出家了。


古庙里的老方丈看出他胸中有一股怨气起伏难平,难以静心修行,就有意将他唤入密室悉心指导,不久后他便修出了搬运功。随即就以他红尘未了为由打发他下山去了。


周富贵下山之后来到了上海,在黄浦江边租下一座深宅大院,长达半个月闭门不出,再次露面时只见他提溜着两个塞满钱的麻袋直接扔在院子主人的面前。


“这个院落我我买下了。”


院子主人解开麻袋口,把一匝匝一百元的纸币从麻袋里一股脑倒在地板上,堆了一堆,随后蹲在地板上数了半天,足有两千万。这么多钱,哪来的?管他哪来的,成交!


从此周富贵就成了这处宅院新的主人。他深居简出,每到入夜时分就开着他新买的那辆装着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玻璃的面包车,到黄浦江边兜来兜去,在背光幽暗之处将车停下来,打开车门,从车后座上掏出两个麻袋,只见他先后将两只麻袋干净利落地举过头顶,抛入江中,溅起一小片幽暗的水花。


几个月后,市场上买奢侈品的人渐渐少了,有些曾兴旺过很长时期的奢侈品店由于顾客越来越稀少,一间接一间关上了店门。
而社会上冒出了许多曾被包养的小三与贪官翻脸的消息。

2、

话说这搬运功可了不得,这是一种功夫,能使有的东西从一地凭空消失,又从另一地凭空冒出来。而且周富贵拥有的这种功能已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绝不是变出一条蛇来哗众取宠这么小儿科。


每一天,国内都有一些贪官眼睁睁看着自己砌的钱墙就在自己眼前隐身般渐渐消失不见,当他们惊愕地奔冲过去伸手去摸时,摸到的只是一把空气。


没钱了怎么办?失去了掠夺来的钱财的贪官们一筹莫展。原本包了148个情妇的现在再也无法包那么多了,只得忍痛割爱了,可割掉谁谁都会一肚子怨气。


“玩弄了老娘好几年,现在竟然以突然没钱了为借口将老娘一脚蹬开,休想!想蹬开老娘那就鱼死网破! ” 这是无数个被包养者的共同心声。于是贪官与n奶之间出现了一场场腥风血雨的残酷的战争。不少n奶们被贪官雇凶杀害,不少贪官被n奶们拿着搜罗的证据举报深陷囹圄。


怎么办?掠夺来的财物尚未遭到损失的贪官们亦被诸如此类的消息搞得惶恐不安。他们的眼睛常长时间地盯着自己搜刮来的一箱箱的钱财发愣,生怕下一刻这些钱财就会凭空消失,而再下一刻,他们包养的那些千娇百媚、嗲声嗲气的女人们会马上透出冷酷的眼神朝自己反戈一击。

3、

“百姓穷的快要吃草了。” 各地的张老汉们对各地的李老汉们心寒地讲道。

“可不是咋的!财富都被贪腐掉了,众贪官率领其众二奶不劳而获吃香的喝辣的,连汤都快喝得一口不剩了。”
“听说一些贪官掠夺来的财物常莫名其妙的遁形而去,不知道是咋回事,就好像《封神演义》里的土行孙一般一眨眼就不见了。”
“想必是有高人施行法术给搞走了吧,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有热闹瞧了,等着瞧好吧!”


赵副厅长这一天坐在沙发上一直怔怔地发愣,自己冒着风险搞来的钱居然真的也如同传说的那样当着自己的面消失遁形了,而侍奉自己多年的二奶又一再威胁如果拿不到三千万就法庭上见。真倒霉!自己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财物消失之前自己还专门跑到寺庙里烧了头香,看来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他从柜子里掏出私藏的手枪,用一块蘸过机油的棉布擦了擦,放入常随身携带的黑皮包里。他最怕的就是这种找不到对手的局面,如果知道是谁搞走了自己的这千万自己可以带着手下心腹找上门去直接结果了他,可现在能解决的只能是这位即将与自己翻脸的二奶了。没办法,一旦翻脸后果不堪设想,自己历尽艰辛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岂可因为一个一抓一大把的二奶使自己多年的苦心经营付之东流?可自己还不至于笨蛋到派人给自己二奶开的车上放炸弹的地步,山东那个笨蛋虽然把自己的情妇炸成了碎片,可自己最终也暴露了。对,直接动手才可令自己放心。


两个小时后,赵副厅长朝坐在车后座上的曾与自己温存过数年的情妇连开了五枪。然后将那曾风情万种而如今汩汩冒血的躯体如扔死狗一般扔到了河边的芦苇丛里。


可这种法子结果证明也不奏效,很快东窗事发,赵副厅长也成了一条死狗。

4、

周富贵觉得每天把从那些贪官那里搬运来的钱扔入黄浦江的做法效率还是不够高,这样扔下去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把那些贪官贪腐来的钱扔完。周富贵深思冥想般坐在宅院中最宽敞的那间房子里,那些钱财凭空纷纷扬扬落下来,一会儿就能将自己埋没其中,随即他睁开眼站起身,到另一间房子里取来两个麻袋,然后开始往麻袋里装。这种情形一天天地重复着,可扔的速度远赶不上贪的速度,那贪如星火燎原,这方才扑灭那边又火起,你方唱吧我登场,如躲猫猫一般。


经过一番思索,周富贵以开凿下水道为名从蹲在街边揽活的民工中挑了一些人,让他们带上各自的工具,跟着自己来到自己的庭院里,前后花了三个星期的时间开挖了一条从自己的院子通至黄浦江里的下水道。


这下周富贵扔钱的速度得到了大大的提高。他上午从贪官那里搬钱下午往下水道里扔钱,每天忙得不亦乐乎。这下子那些贪官就有些吃不消了,家里贪了成千上万亿的大蛀虫们虽然也是常望着那些不断从眼前消失的财富束手无策,但与那些贪了几千万几个亿的小蛀虫们比起来还是多了几分底气,毕竟这些财物要消失殆尽尚需时日。但凭自己的权势就这样眼睁睁再变回只能拿工资的穷光蛋也实在令他们无法咽下这口气。

5、

周富贵最终还是暴露了。由于贪官家里储存的纸币源源不断地流入黄浦江,造成了河道的堵塞,一天清晨,一艘客轮停摆了。经勘探发现有纸币从一下水道排水口在不断地涌出,而这个排水口直通黄浦江畔不远处的一个四合院里。


消息传出,贪官们个个摩拳擦掌: 这下终于有可以发力的目标了。很快上海街头明显变得拥挤了起来。地铁上、火车站、大街上挤满了神色各异的各色人员。这些人自然都是杀手。

6、

周富贵梦见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从一根方形的木杖上掉到地板上,他弯腰捡起来,发现是一颗很小的心,随后他猛然醒来时,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


“小心!”是来自方丈的提醒。他当机用搬运功将自己搬运到老方丈的面前。与此同时各路杀手已扑到他的宅院门前,当然全都扑了个空。


“用从贪官处搬运并销毁钱钞的做法并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贪腐问题。要真正解决这一问题必须把所有贪官从地球上搬离出去。”
仙风道骨的老方丈目光炯炯地望着周富贵,掷地有声地说道。


周富贵闻听老方丈此言甚觉有理。不过到底要将贪官们搬到火星上去还是搬到月亮上去尚是一个问题。因为贪官人数众多,若将他们搬到月亮上去的话一定会屏蔽住月亮的光芒,影响到月亮对人间的照明的。而火星等行星上若真有居民的话,将贪官们搬运过去岂不是害了他们。


此事暂且先放到一旁,稍加思索再说。眼下趁此空档还是先把自己的儿子搬运过来,毕竟自己的事业得后继有人。  
转眼间,一个满面愁容的青年站在了他的面前。


“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儿?” 这个愁容满面的青年人惊诧地上下打量着周富贵,又环视了一下周围葱郁连绵的群山。
“俺是你爹。是我把你从你娘身边搬来的。”
“你凭啥说你是俺爹?”
“凭啥?有乱认儿子的吗?做父亲是要肩负责任的。”
“你怎么会能够将俺从家里一下子搬到这高山之巅呢?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将贪官家里的钱搬到黄浦江里的神秘人?”
“那些事正是俺干的。”
“那你把俺搬运过来又想尽到什么责任呢?”
“俺想让你跟着俺学会搬运功,以继承俺的事业,俺年纪一天天大了,而贪官层出不穷绵延不绝。”
“这倒是一件不错的差事,以后再也不愁钱花了,俺娘正在为俺的婚事操心,相了好多次亲都没成,女方动辄要房要车,俺好不容易刚大学毕业即失业,现在全凭俺娘在马路上做清洁工那点微薄的薪水勉强度日,估计这一辈子也难买得起房与车。这下好了,有了这搬运钱的本事何愁娶不来媳妇,甚至在街上看到谁漂亮直接搬运过来那就更省事了,哈哈。”

“你小子严肃点,若人心不正想拥有搬运功比登天还难。若果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所为与强盗何异,与那些贪官何异?《道德经》里云: 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意思是说,圣人不存占有之心,他尽力帮助别人,自己反而更充足;他尽力给予别人,自己反而更丰富。你跟俺学到本事后努力行善,日后的前程又岂是发财娶漂亮媳妇所能比?”
“贪官不贪官的跟咱家又有什么关系?从贪官那里搬运些钱自己家人够花就行了,你非得要整治所有的贪腐又何苦呢?咱小老百姓一个管那么多闲事干啥?不是有位名校的名师说要学会与黑暗和解吗?”


周富贵闻听他儿子的这一番话禁不住摇了摇头,这孩子被这社会上的不良思潮污染的太严重了。照他目前这种心性又哪能继承得了自己的事业呢?不如暂时把他送回到他娘身边再清醒一下吧。


周富贵儿子在一愣神的功夫,又回到了他家的灶台边,而锅里煮的面刚刚煮熟。

7、

周富贵搬运走了儿子,盘腿打坐在苍山之巅的一块磐石上,闭起双眼。耳边山风飒飒松涛阵阵他皆充耳不闻。在他的内观中他的额头化为了一个电影屏幕般的东西,里面各色贪官正在各种场景里闪现出来。他不动任何心念的将其一个个一批批归入自己的网里。


这些除了搂钱就是破坏环境祸害人的人间败类要么正在各自的场合里猜拳行令花天酒地,要么正在权钱交易于阴暗的包厢里、权色交易于奢华酒店昏暗的卧床上,要么正戴着墨镜在异国的海滨沙滩上晒着太阳,要么正昏昏欲睡于正一本正经地召开的各色会议的大厅里……他们不知道下一刻他们就将与他们搜刮来的成箱的金砖、名画、古玩、钱钞就此别离,就连他们自身也将被搬离这个被他们折腾得千疮百孔的地球,如一堆垃圾被搬至遥不可知的异域。


“疾!” 周富贵念力骤起,只见天地间倏然一片清朗。

8、

杜甫诗中“安得广厦千万间,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渴望突然有望成为现实了。刘伯温在《烧饼歌》里所预言的“有房无人住”的情形得到了部分的实现。就连几无安身之处的羔羊也终于有了一席之地。这原本人口稠密之地突然变成了一个地广人稀之所在。到处都是空无一人的楼房、别墅,街上人见人亲,空气也变得清新起来,在家里待业数年的大学毕业生们再也不愁就业了。看来将贪官搬离地球确实是个不错的举措。


什么?你问贪官们被搬去了哪里?为了眼不见心为静,在经过一番思索后,周富贵选择将贪官搬到了月亮的背面。这样既不会影响到月亮的照明,又能达到眼不见心为静的目的。可没逞想这样做依然出了问题。


原来,这月亮的背面是外星人的基地,外星人正愁没有劳工建设基地,一看突然冒出了漫无边际的人,顿时喜不自禁,正好可以加以利用。可外星人没想到跟这些久经考验的贪官们一聊天,一下子就被绕进去了。只见他们振振有词、滔滔不绝、吐沫星子乱飞,你想啊,贪官们个个都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主,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大谈兢兢业业廉洁奉公,很快他们取得了外星人的信任,在外星人月球基地上很快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9、

贪官们刚被搬到月球背面的时候穷得只剩下身上穿的衣服,其中那些正在异国沙滩上戴着墨镜晒太阳时被搬来的浑身上下只剩下一只裤衩,当然那些正在进行权色交易时被搬来的浑身赤条条的连条裤衩也没有。


眼下虽有外星人发给的衣服可穿且吃上了外星人供给的饭菜,但这跟自己地球上的日子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回想起自己在地球上颐指气使呼风唤雨的滋润生活,贪官们自然是别有一番滋味上心头。抓权,抓钱,两手都要硬,这是自己在地球上致胜的法宝。

10、

若能夺取外星人掌控月球基地的权利,自己就可以坐着飞碟飞回地球了,到了地球后只要能干掉把自己搬运来月球那家伙,不愁过不上自己先前所过的逍遥快活的神仙般的日子,而且甚至可能把贪腐的事业发展到火星、金星上去,甚至可能发展到太阳系之外去。不过如何才能夺权呢?贪官们合计了又合计,觉得还是搞批斗会的形式胜算比较大。


经过密谋,有一天穿着工作服的地球贪官们纷纷高举起拳头,冲向各自部门的办公室,把坐在办公室长官椅上的外星人揪了出来,他们把外星人围在中间,不停地喊着口号,只要外星人能低头认罪,那一切就大功告成了。可没想到,这一次又轮到贪官们失算了。原来,这些外星人都是没有脖子的,根本无法低头,所以外星人在把月球上的环形山撼动得余音缭绕的口号声中一个个依然笔挺地站着。这下贪官们毛了,在威武不能屈的外星人面前败下阵来。


既然在夺权方面暂时难以得逞,那就想方设法让自己先富起来。本是被外星人利用来搞基地建设的贪官们以建设为名搞起了拆迁。本来外星人在月亮背面的基地已初具规模,贪官们为了能从中大捞一笔,准备一起动手把基地拆的七零八落,然后建到月亮的正面去。如果说外星人被贪官们围在中间批斗时尚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而如今这些外星人终于把贪官们给看透了: 这些人简直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如果把自己的基地给拆迁到月亮的正面去,那还怎么对地球进行秘密观察?那还叫秘密基地吗?

11、

供给这些居心叵测百无一用的贪官对外星人储存在月球背面基地深处的资源造成了严重的损耗,严重影响到基地的安全,于是,几个穿着银灰色太空服的外星人长官一合计,决定除了留下几个男女贪官做实验外,将所有别的贪官全部搬离月球。


这天,月球的天空中突然冒出了一万个庞大的飞碟,这些飞碟盘旋着在月球的背面渐次着陆,从每个飞碟里都走出一些穿着太空服荷枪实弹的外星人,将贪官们一批批地押解入飞碟里。如果以地球上的时间进行计算的话,一万个飞碟整整往返穿梭了十天十夜,才将贪官们运送完毕。


针对这些来自地球的百无一用的家伙,外星人也想眼不见心为静,这一次贪官们全被搬运到了木星的第69颗卫星上,那里幅员广阔水草丰美,确是一个不错的好去处。只是那里除了水就是草,只有这两样东西,水里别说鱼了,连条虾米也见不着。“你们不是爱折腾吗?随你们折腾去吧!这草既然牛羊吃得,你们为何就吃不得?” 这是外星人普遍的心思。


从此,各级贪官们在木星的第69颗卫星上过上了吃草的新生活。

12、

自从贪官们被搬走之后,积德行善这一古老传统在被荒芜了几十年后再一次在社会上渐渐得到了尊崇。人们从心底里认识到儒道传统文化的精髓与伟大,努力在“仁义礼智信”等方面践行着圣人们的谆谆教诲,崇尚金钱权势这些只能将人心与精神导向堕落的思潮再也泛不起哪怕是琐碎的细浪。


周富贵的儿子也住进了因贪官被搬运走而闲置的其中一套住房里,并找了一份自食其力的工作。这时的他已深深感触到他父亲在高山之巅所给他讲的那番话的深层含义。不知有多少像他这样的后生从他父亲的作为中获益,他的内心深处也萌生出造福于他人的思想。他期盼着他的父亲能再一次把他搬运到那高山之巅,将自己的法术传承于他。

13、

这一天清晨,山林里鸟鸣悠远深谷中泉声清幽,周富贵微闭双眼盘腿打坐在山巅那块磐石之上,这时似有一股微风拂来,只见他打坐的身躯冉冉升起,仿佛被这股微风托起了一般。


周富贵飘然飞翔在群山之上,遨游穿梭于云雾之间。他犹如一片光影般缥缈,似在随正喷薄而出的霞光起舞。他早已不是走入修行前的那个人了,尽管名字还是之前那个名字,但在人间,名字不过是一个符号而已,而真正的他早已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虽然全部贪官已被搬离地球,但他的使命尚未完成。在这社会上助纣为虐欺压良善的行径依然时有发生,滋生贪腐的土壤尚未完全铲除,而外星人正对地球虎视眈眈,企图掠夺人体为己所用,维护良善救助世人这一重担需要如他一般有着悲悯世人之心能担当大任者去完成。


他要下山,再一次游历人间,去物色并悉心培养能传承自己使命的人,他知道有的人机缘已成熟,譬如他的儿子。他要用老子在《道德经》中的话教导他们: “圣人之道,为而不争。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他要让他们与自己一起做一个将邪恶败物搬离地球的人。

                                                                                                                              (完稿于2019年2月11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19-8-26 04:1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