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66|回复: 9

诗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5 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望远镜

远处过来的人有一只尖锐的驼峰
我转到后面
看见他鼓胀的肚皮

他坐在公园水池的中央
一块残缺的石头
通过树叶
在绿色的颜料里流动

安昌江还是单调的白色,他说
船在昨晚已经划过来
对面是什么山,我记不清楚

是不是一座山,我也不是那么明白


◆长江图

她活着的时候,只能被他拥有
她喜欢也渴求
绵长而平坦的山峰

上溯多少时日,之后多少时日
清水层层流下
在摘除肝胆的病房

生锈的子弹是没用的
紫石英——也是没有用的

静静躺下的夜晚,多少人畏惧
冰凉的铁器:
鼠尾、红巾、蓝天昏沉的夕阳


◆穿过

一只大屁股蜜蜂停在黄色的花瓣上
搓动它
纤细的前肢

它应是一位怀孕很久的未婚妈妈
它垂下近乎透明的裙摆

此时田野纷乱,一些人从青烟袅袅的山间
下来,一些人从它身后
走向另一片熟悉的坟茔


◆黄昏

打电话后过来看我。出租区的
动物园里
卧着一只母狮

她摆出的金属,没有另一些的碰撞
我们陷在一滴滑落的桃花泪里

当年的酒杯还在
窗户上,挂着一块失效的橡皮


◆像风轻轻打开

山上的雾气将要散尽
我们坐在河边
石子挨着石子
我等待一只狸奴绕到你的左肩

溪流缓缓地停下来
吊桥上,麻雀轻轻地跳着
一些人将粮食
从很远的地方的背回

女孩,阳光越发地滚荡
你的长发抚过我的面颊

校区之外,这青草初生的迷人之地
我愿意将每一个白天
过成繁星纷呈的夜晚



◆泡沫

我无限接近却不能抵达的终点,在夜晚的
夹层有明亮的边界和光滑的弧度
我在人声的讹传中保持超乎寻常的兴奋:
近处的每一次爆破,均是在证明或
对我偶尔冷却时的回应。海水正是在
这种回应之前如陨石般凝固于它冲撞的围岸
我看到的汹涌是如此的平和,我与它
相隔于纤薄的镜片,也交错于镜片的
漆层和水银之间。我从它客观的裂缝
得到一种事实但我依然被群星闪烁的光辉
左右。在夜晚,上浮是超然的必须还是
仰望的必须?空压皮管将时间终止于
三通对接处的失败,他立于门外冬风低沉的
广场,话音像是头顶伸出的枯枝,他也许有
如我般度过中年的寂寞和恐慌。相对于
他的结束,我们撑起的虚空包含着
另一个虚空,我们互不知晓的事实在其间
滚滚流动:当我从此处离去,广场初立的浮桥
将散落在怎样的波涛破碎后的谷底


◆人性的消亡

我告诉他们,绝不允许我离去后的失败
但无人相信
但我在绞刑架中
怜悯远大于随意而生的嘲讽

屋子外面,青桐的叶子先于枝干舒展
我们面对面看着
我不命名它的眼睛以及眼睛闪烁时的悲喜

它也如此
我们在这寻常的时间,静静地立在泥土之上
我们无有高低(如果天空倒转)
我们无有昧明(如果文字覆灭)

但他们不会相信也不会承认。他们
在夜色下的倾听
多是贪得无厌的人声
我反对,强烈反对,我反对这世间所有人语
高于它们的界定。我反对我对它的理解
是它在泥土中扎根的契机


◆反噬

一小节衔尾蛇显露于灰色的烟雾里,仿佛
完整的水罐被破坏

一个完美的臀部
与一截臀部后分岔的树桩被人切割
而颤抖类似于痛苦却令人难以忘怀

我走进去,屋子里不太确定的事物
被挤出。我是无意的
只想得到一席之地的安慰

空气中刚刚冲破子宫的身躯正被她一点一点埋葬
她是无意的,只想得到一时半刻的后悔

衔尾蛇从温热的水面浮上来。我们吞噬着彼此
又在数度看似有效的尝试后,默默地分开


◆链

碧空垂落的事物有一大段不为人知的回形
它居于开口之间
将其填补也露出对接的空隙

它是露珠,光芒,也可以是
雨水滑落前没有瑕疵的凝聚

它是门前路过的宠物,家禽
或者洞穴里冬眠的长蛇

它是她的童年和晚年,也是我们相遇时
错落的一段金属截面的延伸
它不仅仅如此单调,又确实如此简单

碧空仿佛一只漂染后的裤袋,也像是一根刷漆后的木桩
我未能听见头顶一瞬而逝的声音
却分开双臂拨动着若有若无的气息


◆消息

我的离去创造一些真实,她紧抱着
明知无用却舍不得放开
黑暗里鲜明的人体仿若沙堆被风消减

她淡然接受如此寻常的时段
和如此动人的夜色
她在其间沉溺并找回较为安稳的母体

在此之间她的痛苦难以向人诉说
——一只中药煮透的药罐
用另一味药物改变着味觉。我接受她的
怨恨和她偶尔离心的旋转

我的爱人,在这年轻而幽深的水底
自西向东的流向人人倾听。我们还要多久
才能溯回以填补彼此留下的空隙



2019年3-4月 写于浙江永康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4-16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到一些关于死亡的气息,思考中呈现出语言结构的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6 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怀斯 发表于 2019-4-16 12:32
读到一些关于死亡的气息,思考中呈现出语言结构的美。

谢谢老师。总是给我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6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在深处,问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6 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在深处,问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6 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差点看成写在深喉。。惭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6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好像更喜欢以前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7 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碧空垂落的事物有一大段不为人知的回形
它居于开口之间
将其填补也露出对接的空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7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19-4-16 23:29
我好像更喜欢以前的……

回不到从前了。鄙人已经尝试新风格。将来一段时间都是这个风格的完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7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平女 发表于 2019-4-17 06:25
碧空垂落的事物有一大段不为人知的回形
它居于开口之间
将其填补也露出对接的空隙

诗友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19-7-21 12:1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