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91|回复: 11

【探索者83期】@璀璨的星空王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4 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阿云阿呆 于 2019-5-7 22:01 编辑

@咔嚓

我听见歌者,韧带断裂的声音
我听见快刀,滑过我骨颈的声音

我忘记,我给村民们唱过的歌
我看见我没头的躯体,喷射出牛乳般白色血液

站立在高台,飞翔在天空
谁是歌者,谁是把歌词唱到最后的人

一个颓废酒鬼?一个重新把头颅
从粪水中又捞回的赌徒?

没有声音没有头颅没有未来
其实还有更多活法。跟上前面,挥舞

竹枝“咔嚓咔嚓”的上学小孩,我重见昏黄
尘土飞起飞落的头颅,与路人欢语


@宛如空气

这活在水中的鱼
这停留于书本上的人

宛如空气虚空里的空气
这一点点挤透出的空花

沙漠迎面走来象群
墓地飞过白驹

空花开在空树上
我们的铁肺开在砧板上

这一朵朵漂移发光的水母
带着我们的灵魂

在地球上移动
宛如太空一颗蓝水晶


@璀璨的星空王座

我一点一点少下去
我害怕我一点一点少下去

吃的饭少了
喝的水少 了

写的字也少了
最后想你的日子也少了

当我最后的一点点
消失在这张藤木椅上

夏日璀璨星空正升起
王的宝座

上面坐着我们
宇宙之神混沌先生

他有着一枚鸡崽般的喙
和与万物同宗共灵的思想

如果那能被定义
这思想曾被我用来想他


@深夜列车

它是一只蝴蝶,正穿越无尽星空
我在一列火车中,深夜的列车,一个人的

我不知它将飞往何方,翩跹的蝴蝶
两只蓝色深邃的眼睛,在翩跹的翅膀上

那眼睛看向外面,外面没有外面
那眼睛看向里面,里面没有里面

可我相信,它还是看见了虚空中的,我的
孤独。我多想捂住,这星光中微弱烛火

它亮得真不是时候。我的胸膛起伏
催动着它摇曳。这是多美时刻,车窗里

我正呼唤。它就呼应着飞来,猛地
撞击,穿过列车玻璃,破碎,在我脚下

手中。仿佛我正随它,扇动,带着它飞
飞它想去地方。我不用看,就,已经明了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

河水忽然沸腾,一条鳄鱼激烈抖动
背脊。有人在岸上奔跑

仿佛听见哭泣,从身旁,遥远时光
传来。与薄凉的爱人周旋

再多容忍,也抵不过一面亲热
一面揭疤的手。现在

没人再和这手搏斗。就让它枯死
在这野兽的身上。耻于活下去

的人,已经爬出鳄鱼的肚皮
就像一叠钱,飞出傲慢的黑色皮夹

这个夏天燥热无比,睡平底锅
的情人,相互搂抱,煎熬

相互涂抹沥青。燃烧着衣裙
飘挂越飞越远的,火红的凤凰树上


@撕裂的黎明

透过一张又一张薄凉的纸,裁出方框
黑色的眼睛,它装饰的书页

已羞于再读一字。吹灭跟前
燃烧的手指。不想再通过黑暗中的

墓群,隧道。夹在腿跟处的蛇蛋
躲在床上猥琐着它的词汇,像座空棺

一双手插进去,扳开,撕裂的眼睛
流出的眼液,又腥,又浓

竟慢慢的红了。这屠夫的红钩
挂在那边山峰上。呼啦一下钩了出来

这面的人间,送出大道。另一面
界河哗哗作响,一半在渡,一半在烧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9-5-4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云阿呆 于 2019-5-4 15:24 编辑


@宛如空气

这活在水中的鱼
这停留于书本上的人

宛如空气虚空里的空气
这一点点挤透出的空花

沙漠迎面走来象群
墓地飞过白驹

空花开在空树上
我们的铁肺开在砧板上

这一朵朵漂移发光的水母
带着我们的灵魂

在地球上移动
宛如太空一颗蓝水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4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云阿呆 于 2019-5-5 19:11 编辑

@璀璨的星空王座

我一点一点少下去
我害怕我一点一点少下去

吃的饭少了
喝的水少 了

写的字也少了
最后想你的日子也少了

当我最后的一点点
消失在这张藤木椅上

夏日璀璨星空正升起
王的宝座

上面坐着我们
宇宙之神混沌先生

他有着一枚鸡崽般的喙
和与万物同宗共灵的思想

如果那能被定义
这思想曾被我用来想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4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云,问候节日快乐,亮读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4 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将一些事物破开,发现其内部还存在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5 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极了,期待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5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云阿呆 于 2019-5-5 20:43 编辑

@深夜列车

它是一只蝴蝶,正穿越无尽星空
我在一列火车中,深夜的列车,一个人的

我不知它将飞往何方,翩跹的蝴蝶
两只蓝色深邃的眼睛,在翩跹的翅膀上

那眼睛看向外面,外面没有外面
那眼睛看向里面,里面没有里面

可我相信,它还是看见了虚空中的,我的
孤独。我多想捂住,这星光中微弱烛火

它亮得真不是时候。我的胸膛起伏
催动着它摇曳。这是多美时刻,车窗里

我正呼唤。它就呼应着飞来,猛地
撞击,穿过列车玻璃,破碎在我脚下

手中。仿佛我正随它,扇动,带着它飞
飞它想去地方,我不用看,就,已经明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5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云阿呆 于 2019-5-7 21:12 编辑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

河水忽然沸腾,一条鳄鱼激烈抖动
背脊。有人在岸上奔跑

仿佛听见哭泣,从身旁,遥远时光
传来。与薄凉的爱人周旋

再多容忍,也抵不过一面亲热
一面揭疤的手。现在

没人再和这手搏斗。就让它枯死
在这野兽的身上。耻于活下去

的人,已经爬出鳄鱼的肚皮
就像一叠钱,飞出傲慢的黑色皮夹

这个夏天燥热无比,睡平底锅
的情人,相互搂抱,煎熬

相互涂抹沥青。燃烧着衣裙
飘挂越飞越远的,火红的凤凰树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7 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云阿呆 于 2019-5-7 21:59 编辑

@撕裂的黎明

透过一张又一张薄凉的纸,裁出方框
黑色的眼睛,它装饰的书页

已羞于再读一字。吹灭跟前
燃烧的手指。不想再通过黑暗中的

墓群,隧道。夹在腿跟处的蛇蛋
躲在床上猥琐着它的词汇,像座空棺

一双手插进去,扳开,撕裂的眼睛
流出的眼液,又腥,又浓

竟慢慢的红了。这屠夫的红钩
挂在那边山峰上。呼啦一下钩了出来

这面的人间,送出大道。另一面
界河哗哗作响,一半在渡,一半在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8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面的人间,送出大道。另一面
界河哗哗作响,一半在渡,一半在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1 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埋头干了一天活,你就写了这么多,恐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19-8-19 16:5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