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870|回复: 0

[随笔] 回乡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3 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成蹊 于 2019-5-21 12:33 编辑

                                                                                         回乡记
  

        4月12日我从攀枝花回老家探亲。见到了我小时的发小张春平。我去部队时是他替我去检查的视力。那时我有轻微的近视。在回家之前几个月,我梦见过他,穿的破破烂烂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认为他应该生活的不错,因为梦有时确实是反的。因为三年前我就知道他在做快递生意,从各个方面观察他的生意应该不错。只是那时我打听的人记错了他的电话号码,不知他在哪做快递生意,无法和他联系,无法和他相聚。这一次也很巧,以前碰见的人他又看见了我,重索了他的电话号码,很巧,他正在镇上我叔伯兄弟堂哥家编家谱。他一接到我的电话就来了我家见面,因为我回一次家确实不容易。见到他心里很高兴,本想和他握手,但是他在车上,没有握成。他和我一样,除了老了一点外,精神精力都还好。在我的意料之中。他确实在做快递生意。现在他儿子在做,收件包给别人做了,收他承包费,他儿子只做发件生意。这样也很好,没有那么累。只是他爱人腰间盘突出做了手术。已经恢复。
       他和我的年纪差不多,一起上小学,初中。记得以前小时候嘴馋,经常在菜地里摘一根黄瓜才去上学。李熟了就在他的家门口躲着家人打李,装满一口袋后再去上学。到了初一,由于他家劳力少,没有读完初一就回家了。但是我们经常还是在一起。他每天都要打猪草。每到星期六、星期天,我都帮他打满一筐满满的猪草才回去。可谓形同手足,实际上我们是爷爷辈的叔伯堂兄弟,是亲戚。以致他奶奶,也是我奶奶,要请我吃饭。
      我想见到的人舒开东,他眼尖在车上就看到了我。立即下车和我握手。他年长我两岁,为了去部队,少写了一岁。他下车后紧紧拽着我的肩膀,以致我以为他喝多了。问他:喝多了?他说:没有,很激动!我看他是真的,就说:不要激动。其实我三年没有回家了,非常希望见到他的,也是我计划中要见的人。还是2005年,镇上发大水,遭了洪灾,大片房子倒塌,他和考察队到镇里考察灾情,见过一面,已经13年多没有见面了。他爸妈去世早,懂事早。他早期在乡里的合作社工作,那时叫公社。我二伯是经理。他常说我二伯欺负他爸,但是他和我二伯的三儿子关系确实很好,常在一起喝酒。只是后来开车加上尿酸高不喝酒了。我对他说,我二伯哪只欺负你爸,还欺负我爸呢。而且我当面质问过我二伯:大的欺负小的有什么意思呢?心里快乐啊!以致说到他爸去世时,我二伯克扣他爸的丧葬费,如果是现在,我二伯还在,我一定和他一起去要回来。
       后来我两都分在不好的单位,离开后,我去转社保关系,他开车送我去,他说了不少得体的话,虽然没有转成。又在他家吃午饭。饭菜不少,他妻做得极好。以后几次找他,都是盛情款待。
       后来他也离开了原来的单位。在市人大给一位付主任开车,他是我爷爷辈叔伯兄弟堂姐姐夫的亲姑爷,他同他开车十八年。我同他开玩笑说,你要感谢我,我在他们面前没有说过你一句坏话,我是君子。他那么好的一个人,我干嘛要说坏话呢?尽管他也有私心。在这世上,谁没有私心呀。他也是唯一一位有我书的战友。
       5月2日我到我妹妹家,想去开东家看看、私聊。他在我家小聚时,忙于加微信,那时信号不好,时有时无。竟忘记了问他电话号码。好在我妹妹有他妻子的电话号码。不巧他带她孙女去了赣州。他怕我不相信。还特意发给了位置信息给我。由于我的手机在家里接收信号不好,他还特意打开他的手机我看,他确实发过位置信息给我。我动情的对他说,对你我是绝对相信的!
       他在一家酒店盛情款待我,其中,他带来了谭新生,电话通知了薛龙明、张祖友。
       看了谭新生我一时没有想起来,看了他的面容,我慢慢想起了他原来的样子。他还是那么老实。他先在工兵连,后来也是因为老实,选拔到营部当了电话接线员。以致分手后,我想起了一句话想对开东说,以后新生有困难,你一定要帮他。
       薛龙明,张祖友不是我计划中要见的人。不过开东喊他两来了,都是战友,叙叙旧也好。
       见到张祖友我想起了王义忠。
       王义忠也是我们的战友。几年前患病瘫痪了。他在网上筹款,筹款目标是五十万。说他因患病积蓄全部花光了,作为战友和老乡,我捐了一点钱,表示同情。张祖友以前也在顺德打工。便问了张祖友,王义忠究竟怎么回事?他说因病手术失败导致瘫痪。医院赔偿他一百多万。我惊讶的说:难道他又骗了我们?其实张祖友也离开顺德十几年了,他说的话也不靠谱。
       王义忠早年在顺德打工,赚了一些钱,自己开了一家作坊式的小厂,是个小老板。私欲膨胀,觉得自己不得了,觉得世界都掌握在他的手中,目中无人。2000年春节后返回顺德时,他来到我家,问我去不去顺德了,希望我同他出油钱。我说你都是老板啊!并要我喊我爸起来陪他喝酒。我爸因身体不好,早睡了。好像他不得了,只有我爸才有资格配他喝酒了。我说义忠过分了哈,他笑笑算道歉了事。王义忠没有文化,初中都没有毕业,他去部队,还是我爸开的证明,证明他已初中毕业。那时符合条件要求的兵员少,不像现在到处都是有文化的青年,为了凑足兵员,接兵部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王义忠有时还是愿意给一些亲戚朋友提供住宿,除此之外。
      薛龙明这个人,在见他之前,我对开东说他就是一个神经病。有一段时间我对他的看法比较好。2004年20年战友聚会,他看见我,问我愿不愿意去?如果不是他,我还不知道这件事。那时我两都失业在家,他在家里做生意。但是后来有一年我回到老家,好心好意打个电话给他,他居然说,不记得我了,不知道我是谁。把我惊呆了。哪时他已经在城管上班。
       在新兵连时,张祖友犯了错误,班长勒令他写检查,由于文化程度太低,写了三次都没有通过。最后求我帮他写,我看他可怜,他实在无法通过。就帮他写了,才通过。
       在顺德我最困难的时候,我问他借五十元,他都不借,我说会还你的,他依然说没有。让我刻骨铭心,他是一个无德之人。
       我还想见的人有钟春雨、廖城、赖建树、刘小平、朱远发等
       钟春雨补习时和我同学,也是我妹妹的老师。矮个子,戴个眼镜。会写诗画画。八十年代初就开始写诗了。诗写的不好。画确实画的不错。在我们镇中学当生物老师。后来他的老师调到市委当副书记,提了他一把,调他到市职校当副校长,后来又调他到市文化馆当馆长。应该说人尽其才了。很可惜,前几年,卷入集资案,被抓了起来。被债权人强迫从台阶上一步一步跪上去,跪的他喊救命。回来攀枝花后,我对我大姐开玩笑说,是他老师害了他。
       廖诚八十年代初开始文学创作,在南康田头水文站当站长时就在《星火》杂志发表了处女作,很多散文在《赣南日报》发表,在南康文坛驰骋,小有名气。做过南康市文联秘书长、主席、外贸局局长。我在南康市唐江镇工作的时候,他女朋友在唐江人民医院做护士,很漂亮。他去他女朋友那里时,都会来我这里。有时会让我抄抄稿子。那时我刚刚创作。他结婚时还问我借了一点钱,那时我们的工资都不高。也因为卷入集资案,夫妻双双被抓,而且被判了刑,据说涉及的资金达亿元。他俩都走上了歧途,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他俩很可惜,他俩和我是有感情的。
      赖建树在我们镇中学当生物老师,年长我两岁,也是补习时和我同学,为了考学少填了两岁。我去找他时是中午,他正在洗碗。并且马上要去学校上课,没有聊多长时间。刘小平是我的高中同学,学习很勤奋,考在江西师范大学历史系。我在唐江工作时,他还在校读书时来过我这里。以后就没有见面了,也不知他分在哪里的学校。朱远发在林场工作,我还在唐江工作时,见面较多,他结婚时我还去吃了他的喜酒。他当场长时,私占了单位的资金,好在不多,退了回去,没有受到严厉处分。51节,我去赖建树家去要他们的联系电话,但是他出外旅游了,而我4号就要离家返回攀枝花,没有办法获得他们的联系电话。还有一些很熟,但已记不得姓名了,只有以后找机会见面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5-23 19:37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