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54|回复: 2

父老乡亲(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5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老乡亲(组诗)
文/赵华奎

◎麻三婶

麻三婶的世界,是巴掌大的曹湖村
勤劳的人们
用一日三餐,静静喂养同样的剧情
交待不一样的烟火

伶牙俐齿的麻三婶,刀子嘴,豆腐心
被她欺负了一辈子的麻三叔
比老牛还憨
就从没有想过翻身,做一回主人

大脚的麻三婶,快步如风
一踏进田野,庄稼们就能认出她的足印
她将八三年的秋天,一把拢进草帽
别在腰际的镰刀,出刃,跃跃欲试

她抹掉汗滴,灿笑
宽宽的脸颊上,星星愈加稠密

◎胖大嫂

母亲的绰号。曹湖村的风和水
已喊了五十年

未曾褪色的风水
还能否用同样熟悉而清脆的方言
高调地喊

我的心尖,早早冒出一丛担心
生怕,他们一低声
胖大嫂,就被喊成胖老太太

◎老油条

一个四十多岁的寡汉条子
像一阵风,晃荡在曹湖村
多舌的女人们
比枝头上的喜鹊,议论得更欢

水库开闸的日子,他欣然领旨
替生产队置办一场盛大的水事
路经我家门口时,他从怀里掏出纸包
递给我两张烤糊了的油皮饼

水,还没送进庄稼地
他就倒在了电机旁
粗黑的手指
抻得老长老长,想要死命抓住什么

五岁的我
坐在门前的土阶上
手里的油皮饼,还没吃完一张

◎憨汉

半辈子了
他吐出的字,不如一斗米粒多

最多的一次
是四岁的儿子掉进北堰河溺死的那回

他抱着儿子渐渐发凉的小身体
对着河水
哭了一天,又骂了一天

◎老文书

在乡下,喝过三年墨水的老文书
只有做两件事最吃香

一件是红事
他用红纸作账本,用一手行草记账
替一对新人,打欠条

另一件是白事
他也用红纸作帐本,用一手小楷记帐
替一位死者,收礼金

◎唐家绣女

手,早就生锈了
但还能喂养孩子、牲畜和家禽
喂养那个赌输了裤子的男人

针,一直都没出声
就一字排开,躺在破旧而干净的线包里
等待出头之日

线包的正面,一个唐字
端庄,娟秀
背面,是一朵凋谢了多年的梦

◎二赖子

旧床单,被二赖子媳妇拧了又拧
再抖开
悬挂在门前的铁丝绳上,像一张欠条

一台生锈的手扶拖拉机,歇在院子里
陪着瘫在床上的二赖子
追悔
三年前那场翻车伤人的遭遇

风从窗口吹进来,吹乱一层尘埃
他眨了眨一对失水的眼珠子
向自己证明,算个活人

◎老驴

这个过早就皱巴了的庄稼汉
一生养了五个女儿,一个幺儿子

七十年代末的曹湖村
炊烟很浓,滋味很淡
许是吃盐太多
他头顶上的毛发,越来越稀

越来越像灯盏的他
每天早晨
赶孩子们起床下地的叫声
像一头老驴,咆哮
2019.05.15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5-18 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出了村庄的质朴,也也出了村庄的困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18 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这一组鲜活的烟火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5-21 23:42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