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846|回复: 0

[小说] 张翠娥的手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5 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工地上,我想我同老边正站着,有个青年走上来就问我们是谁谁不,说他还有一个月的工钱没结,后来,又遇上我下面要写的一个场景,在下面的这个场景中,一个叫张翠娥的农村女孩就从我文字中走了出来,我还没写,细节全在我脑子里,我想她就在那群妇女中,真的,我就从眼前的实景开始,一下就看出个张翠娥,就怕一码字就会变得面目全非,可总要开始,无论真假,人的言行很快就把他的形象给出卖了,只要你失控。
我眼前所有的土堆都披上了绿纱,远处的挖掘机执着地挖着坑,近处的老柳树下站着位玩手机的女子,身影像乡下生过孩子的中年妇女,等她视线离开手机,环视四周,我才发现她是罩个宽大迷彩服的胖女孩,看样子也是在等人。
一个2O分钟过去,又一个十分钟消失了,电话中的马上就到,太不靠谱了,工地的轻质板房前的空地上,己经让我丢了三个烟把了。
女孩还在那儿,不过她身边又集聚了男男女女的有八九个人。挖掘机的机身已经消失不见,先前还能看到地面突然探出的挖斗,现在,也被堆起的土堆遮挡住了。
市环保局查扬尘严了,运土车夜间才能工作,夜间落在地面上泥土,清扫人员一早就把路面打扫干净,并撒了水,看上去蛮整洁的,而工地上这幅紧张有序的施工画面,让我感觉要接的这活应该靠谱。
与我通过电话的包工头总算从这这座还没封顶的商业楼里出来,热热闹地出来了,他身边还追随着几个情绪颇为激动的妇女,那七嘴八舌的声音及跑前后的身影阻碍了包工头的行进的脚步,我注意到包工头老李的噪门特大,能压过那些妇女们的声音,他用力一挥手,妇女们对他刚刚说的,再闹你们全都走人的话,还是很介意的。
“你不能因为她一个人玩手机,就扣我们的工钱,己经讲好的结钱日,从来不准时兑现。”有个妇女还在据理力争。
“你们说一下,这点活你们拖延了多少时间。”老李也有些气恼,他高起了嗓门:“张翠娥,是你介绍过来的,我说过你多少次了,让她走,你都帮她说话。临近工期,她不打声招呼,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她那一个月干了有半个月的活不,我把她开除了,还没工资。你们这一个月又出了多少活。”
“张翠娥。”老李冲着老柳树下的人群叫喊了一声。“张翠娥,你过同她们说说。”
老柳树下玩手机的胖女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扬着手机答应着,围在她着身边的人也都一起尾随了过来。
“李哥”,胖女子,一溜小跑,很亲的叫了声,手向身后一摆说道:“人都给你带来了。”然后利索地从口袋里掏了盒烟,取了一棵烟,先让了老李,打着火机边给老李点烟,边把烟向身后跟上来的男人们让着烟。
看着她帮老李点上火,我撞上了她的目光,胖女孩张嘴就叫了声哥,很自然地:“哥,来一颗,”
我见胖女孩把烟盒伸向我,便也从烟盒里抽了根烟出来,对她说了声谢谢。
我从来还没想到工地这么热闹,看上去真的很热闹!
老李在用人上还是有一套的,那位叫张翠娥的妇女原本跟着老李干壮工活,干的不好让他开除了。结果开除她的那天,她却与老李谈妥帮他召民工的事宜。老李见她没拿到工资,也没闹腾,随口答应了她。结果她还真能为工地招来民工,仨仨俩俩的,也算帮了老李的忙,特别有两位,老李用得还很顺手,平时不多言多语的,做工还踏实。
那天,张翠娥也不含糊,几句叔、婶子叫下来,东劝一句,西说一句,就大包大揽地把事往自己身上兜了过来:先好好干活,拿不了工钱你们找我。随后她又冲包工头老李说:李哥,二十三号你说一声,钱能结不。
我感觉老李已经同她沟通过,他并没迟疑,直接向众人点了点头。
胖女孩面向众人,大手一挥,说道:看到了吗?李经理同意,大叔,大婶,李经理不结,我给你们结,只要我介绍来的人,工钱我能保证。
“结,就你老娘生病,你借村人多少钱,你结给谁去。”人群中有位妇女小声嘀咕道。
张翠娥目光狠狠地在人群里扫着,嘴里说着:一码归一码。我。。。
老李不愿让大好的局面给毁了,没让张翠娥说下去,大声地说到,老少爷们,我们从不少任何人的工资,只要你好好干,钱一定少不了大家的,那保证算是直接向大伙拍了胸脯,在他的张罗下,大伙才进了工地。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张翠娥。我工地上接的那份清工,只干了二个多月,中间也同她打过一次交道。张翠娥是位自来熟,后来,因老李也同她喝过几次酒,也算是酒肉朋友,胖女孩喝酒豪爽,性情率直,特别是她喝酒七分醉意之后,直率的完全没了她招人的精明。
项目结束后,还同她通过电话,我再次见到她己经是六年之后。
好像是刚入秋的光景,我在省城办点业务,同客户刚出酒店大堂,一抬眼就出现一张笑脸,那笑脸是职业的,又带有熟人间玩味的笑点。
眼前是位衣着得体的职业女性。
”张翠娥!“我惊叫了声,她瘦下来的身材我都不敢认了。怎么说呢?端庄漂亮罢,可我认识那双憨直的眼神,现在是没人能看出来了,就因她那玩味的笑,那份”憨直“一向是她以前常用的法宝。
”刘春,几年没见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你。“她站着没动,手却伸了出来,”对了,娥没了,我现在叫张纯,纯粹的纯。“
我紧走了两步,握在那双每天过上几吨沙土的手,握住这只曾被锨杆粗糙过的手指,软而凉。蝉脱之后变化,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手机成就了张纯!几年的功夫,真实的连名都变了。
这只粗糙的手指,从地上捡起一款诺基亚最后出的一款手机,我嗅着张纯衣着散出的淡淡的香水味,竟然想起了她拾手机的场景,我看着她的醉颜,红红脸腮,炸和着,眼珠好像陷进肉中,曝皮的嘴唇,上下张合着,言语真诚,可她的话还是雷住了我,她应该没注意到我鄙弃的眼神。
”你不知道,那天累得我贼死,第三卡车沙了,天阴出水了,衣服粘在身上凉呼呼的,腿酸,腰疼,胳膊都抬不起来了,我柱着锨,把下巴搁在锨把头上,我真怕我的头掉在地上,掉了才好呢?可在沙地一汪水边,那个小东西就在那儿躺着,黒黑的,有红点还一闪一闪的,我拿起它,它就叫了起来,吓得我抡着手臂直甩它,上上下下左右左右(一喊开始便出30个人,对不起,码到左右这几个字,让我想起了打魂斗罗),后来不知按了那里,它才停,我直接把它装进兜里,锨往地上一摔,赶紧推了车,急荒荒就往家里赶,到了家,我心里还扑通扑通跳呢!“
看,就是它!张翠娥左手扬了扬她的手机,右手直接端起了桌上的酒杯。
那天,我看到了张翠娥举到我眼前的手机以及她红彤彤的神彩飞扬的心满意足的自豪的脸。
THE END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19-7-23 08:41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