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48|回复: 24

请看龚学敏最新诗作发表在《扬子江》2019年第三期头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25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龚学敏              
动物集





金钱豹


童年记忆中,县供销社收购站的墙上一直挂着一张从农民手里收购来的金钱豹皮。
——题记

来吧!
前世的霰弹被我开成了满身的花朵。

铁在风中疾行,村庄腐朽的气息
用铁的速度弥漫。
把黎明与黄昏缝在一起,
人类成为间隙,成为我遗留的动词。

我把铁种在地上,发芽,生长,
村庄在树荫中苍白,被我原谅。

把铁握在皮毛的拳中奔跑,
奔跑的距离,决定铁的长度,
我越快,铁就越慢,
村庄留给自己腐朽的时间就越长。

我用铁的速度钓鱼,
森林的餐桌被天空的白布裹挟。
饥饿的鸟鸣,
成为村庄飞翔的饵,

来吧,
霰弹的花朵,已经把我招摇成
最后一面旗帜了。


西双版纳寻野象不遇


厌世的诗人用镰刀从地图上砍掉竹林,
茶叶开始以白为美。
人心愈来愈野,野象形同诗句。

热带尚存,
雨林如同我喊旧的名字,
枯瘦,没有乳房,
匍匐在用茂盛白描出的连环画中。

依山长出的房屋,用钢铁的牙,
把山咬死。
不停地复制死尸,
马路的同义词,扮向导,
牵引理想主义的雨,哀悼山峰
和她们的外套。

我不配出门,
置身滇越,世间安宁,不炎凉,
象牙已被我描黑,泼再多的水也枉然。

象牙的灯无路可走,
我在灯光下读书,
在古时的象群里写信,
仿佛,铆在夜空中的萤火虫。
只是夜空也空,
我用摸象的手,摸不到而已。


麻    雀


成这农药结冰时的花朵。

盲人们的冬天很厚,像是褐色的,
一直宽阔的田野,
人工的树杈,一抬脚,
就会碰见麻雀孵出的胆怯。

会飞翔的皮肤,一片片地消逝,
收割完的田地透着心地凉。

已经胆小到把爪和心脏捆在
一起,
大地的预言长满咳嗽的尘埃,
似吐出的浓痰,
从一片雪跳到另一片雪,最后,
落在灰尘中。

我怀中的雀跃,被霰弹击中,
如同大地,
名词尚存,庄稼们老得已经不能
成为自己的种子了。


海    龟

产卵的窝是封锁线上的据点,
海龟们开始陆续投降。
——题记

农耕的时光一退再退,直到封底,
翻过的书如同沙滩,
那么多名字回到大海,盐渍,保鲜,
与我保持百科书玻璃瓶
的距离。

月光给跛脚的棕榈手术,
盐和阴影拉锯。
钢铁的尸体在海水与沙滩的牙缝间
发炎,红肿,成为工业的雏鸟。

海龟开始研究躯壳,还有长在
上面的海水。
成为海水的种子,率领水,学习
沉稳,内敛,学着时光宽广。

大地用钢筋和混凝土说话,
堤潜伏在长与宽致命的交汇处。

把海水的树锯断,给工业时代
的动词,在沙滩上打夯。

把海水晒薄,一张绘满卵的纸,
风一吹,
沙粒们遍布整个繁殖期的美术课。


成都麻羊


烹羊者说:
膻味是羊攻击人类最有效的犄角。

牧马山被楼盘的鞭子抽打得恍惚,
手里长出的草,
塑料长出的草,
直接成为汤色,如同生产冬至的
机器。

人的味蕾一次次票决羊的繁殖方式。
历史越来越精细,
被蒸熟、上色、祛异味,
上乘的羊字,其实,
与它写出的书无关。

我用海拔的吸管过滤真实。
羊毛在时间中温暖我说出的假话。

汤锅熬熟的地名,比如黄甲镇,
挂在高速公路的树杈上,
像是招牌,
像是成都穿旧的衣衫,
落在历史的雪夜。
我只是一句唱腔。

烹羊者说:
所有动物的原产地只是一把刀,
与火候而已。


鹿回头


动物们走投无路的时候,
纷纷变幻成人类。
——题记

恐惧的盐还在奔跑,
直到把海水跑咸。

女性裙裾的种子,开始农耕,
开始用黎锦捆扎咒语。
满坡的汉字和鹿,一起黎明,
一起缝在崖上,
在游人的树上开假花。

风用鸟翅显形,
干涸的天空,遍布风
和被传说遗弃的石头。

风把鹿的种子撒在书中,
施过唐肥的琼州,
棕榈懂秦腔,一席唱词,
便是苏儋州、海刚峰……
皆地名,
印在鹿鸣的单薄处。

由着鹿随意回头就是,因为,
风无头可回。


白    狐


咳出雪来。头孢的锣声沿官道疾行,
唯物论站在连环画的最后一页,
给所有的笔画把脉,送终。

白狐把感冒的外套挂在聊斋
月光的檐下,
咳出雪花,缝成大口罩,
被书生戴在家传的脆弱处,
红灯一点,便是欲罢不能。

书生的庄稼都要长在贤淑的田里,
白狐倏忽,
收成,节气,树上长出的字,
纷纷避让,
可是,书生比白狐倏忽得还狐狸。

功名的药丸一路狂奔,
变幻成针剂的透明,扮作道具,
替代正在死去的词。
用咳嗽舞蹈的白狐,值得永生。

聊斋一不留神,
把男人聊死在情爱的排行榜上。


人工草坪上的绿孔雀

替代雌的是斑驳的人。人工装卸
的时间,每天都是发情期。

被取悦的雄,与栅栏外的食物,
一同颠覆性别,和塑料的竹林。

线条把孔雀捆在平面的树枝上,
中性的墨汁,
漫过山峦、宫殿,和进贡的账册。
卡车的强心针,
注射在丛林的奔跑中,
热带的段落,
被拆开,雨的叫声,
落荒而逃。水成为彩色。

栅栏把飞翔的姿势握在手心,
直到手掌长满羽毛
和虚伪。

人工草坪上的绿孔雀,
被草浸成人工。
人工的绿孔雀用打印的屏,把栅栏
外的人,开成人工。


刀    鱼

深夜,我们走在街上
听着两个人的脚步声
彼此不发一言。
有一种走向某处或者
任何一个地方的默契。
河边传来一个女人片段的笑声
那是被一个男人逗乐的(我猜)。
但听不见男人的声音。
这是另一种默契
滞留在此的默契。
我们很快地走过去了。

除此之外,深夜的事物就只有
眼前的这条直路。
河水奔流在附近的黑暗中。


蟑    螂

最先从罐子里偷油。菜籽是单纯的,
如若初见,
茅草的尸体可以成精,
四处皆是童话,骂声的抹布
是鱼肚白。

直到把自己偷成一只油做的陶,
硌破时间的脚板。

再是从瓶子里偷油。菜籽是机械的,
如若钢铁的缝隙,
透明只是置换一个空间,
与瓶子们成为兄弟,用春天
相互诋毁。

瓦片的翼让每个房舍欲飞不能,只好
趴在地上偷油。

现在从塑料桶里偷油。菜籽
来路不明,
复合的性别,让人成为
群居的树,和抗生素。

直到把自己偷成一滴油,
给地球长出的翅膀,润个色。


栖息在《梁祝》中的蝴蝶

老迈成电声。组装出的蝴蝶二字,
无法辨别故乡的口音,和情色
的真伪。
农业的传说,被动漫成线条
机制的豆芽,
在夕阳中,向大地谢幕。

飞出《梁祝》的蝴蝶,用文盲
重新回来读书,
雾霾的老花镜戴在清水上。
不识线装的雌雄,
摸着小提琴的路,婚配,成家,
无性繁殖会飞的字。

不敢飞出《梁祝》,
万里人造的晴空。

假唱的旷野再无坟茔的省略号
标识分界。
化蝶的梁祝,整整一个唱本的犹豫,
是火化后的太轻,能不能,
再长出《梁祝》的枝来。


河    豚

肝胆的锈迹可以教唆一条河自杀,
与其不相照,
与其一个汛期的纽扣,可以成为
造船时代的死结,在时间的
甲板上鼓气,
稀薄水,和大地的解药。

每一片鳍都是长河的咕嘟声,
直到把河长成散装的空气。

直到把自己游成一条河,
把一柄刀游成鱼,
把摘下的胆挂在死去的船帆上,
让肝在大地上传说
苍茫的同义词中,最阴冷的
酒。

浑身的病句,
被《本草纲目》的兄弟挑出刺来。

我骑在鲜嫩的马上,
在河面上奔跑,吞下的风
长成长发,追赶新生的风。

直到,整条河,独自逃窜。


(内容选自《扬子江》2019年第3期)


作者简介

龚学敏,1965年5月生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县。1987年开始发表诗作。1995年春天,沿中央红军长征路线从江西瑞金到陕西延安进行实地考察并创作长诗《长征》。已出版诗集《九寨蓝》《紫禁城》《纸葵》等。《星星》诗刊主编,四川省作协副主席。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5-26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组,我不说写的好或是不好。但从诗塑造的“大象”中,可以看出具有思想性,故你写故你在。就写作意图和诗中反应的思想而言,值得讨论。

点评

这组诗确实比以前我发到网上那组诗好的多,也好懂一些。尽管他延续了以前那组诗的一些写作手法。  发表于 2019-5-26 11:0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6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19-5-26 10:05 编辑

昨天大叔,轮子我们还讨论了诗歌,为啥诗歌文本是忠实地反应了虚设修饰的思想?


大叔:文本始终忠实地反映写手的思想,不管是什么思想,否则文本则不成立,文本只有好与坏,没有对与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6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19-5-26 10:03
昨天大叔,轮子我们还讨论了诗歌,为啥诗歌文本是忠实地反应了虚设修饰的思想?

请大家积极参加讨论。诗的优与劣,好与坏,得与失。发表自己的见解。以得出一个较准确的解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6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到的是思想的意象霰弹,写得极为恣意,天马行空。思想其实是很简单的东西,被诗人这么一折腾,倒容易使人迷糊。我喜欢更简单更专注一些的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6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怀斯 发表于 2019-5-26 21:09
读到的是思想的意象霰弹,写得极为恣意,天马行空。思想其实是很简单的东西,被诗人这么一折腾,倒容易使人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7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怀斯 发表于 2019-5-26 21:09
读到的是思想的意象霰弹,写得极为恣意,天马行空。思想其实是很简单的东西,被诗人这么一折腾,倒容易使人 ...

同感。感觉做得有点过了。
扭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7 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晓得 发表于 2019-5-27 15:06
同感。感觉做得有点过了。
扭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7 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大家继续讨论发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5-28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读到的是焦虑,子弹飞一样的焦虑。。。。。。。。。。。感谢成谿的推荐和版主的高挂,让我能看到这组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8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慢走的云 发表于 2019-5-28 09:29
我读到的是焦虑,子弹飞一样的焦虑。。。。。。。。。。。感谢成谿的推荐和版主的高挂,让我能看到这组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唉,发言的太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 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已经快接近杨炼的手法了。确实不容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亿华 发表于 2019-6-1 19:05
已经快接近杨炼的手法了。确实不容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亿华 发表于 2019-6-1 19:05
已经快接近杨炼的手法了。确实不容易。

你能否上传几首杨炼的最新诗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19-6-27 10:47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