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96|回复: 8

【小昭读诗】把最近写的拿回家17-2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5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侠】小昭 于 2019-7-5 16:24 编辑

17.父亲——我要您遗忘巴根草煮不熟的滋味   相安无事文/千陌纵横

【】相安无事
                   文/千陌纵横

这样真好。我预演的台词不必浓妆艳抹却假装清淡
烦躁是蝉的,疼痛是夜的
缝合的伤线是一个人
自己的。

父亲——我要您遗忘巴根草煮不熟的滋味
要您糊涂着争辩
开封的晋祠,井冈山的渣滓洞
昨天我给您拎回来的高粱酒是闽南的绍兴味

这样,我又赢了
然后您是那个四合院子里的杂耍孩童,此刻安静地听我
海吹开封的包黑子,晋祠的难老泉,井冈山的黄洋界,渣滓洞的江竹筠
金门的高粱酒,绍兴的孔乙己

然后啊,父亲——
我听您从厨房一遍遍清晰地叫出
一个人的小名




       起笔一句这样真好,好比草蛇伏线,灰延千里。究竟有多好且听我细细道来!我预演的台词不必浓妆艳抹却假装清淡,也许早在来的路上就把重逢的画面一再构思,见面的第一句话应该怎么说?是自己的慈爱的父亲自然这台词不必浓妆艳抹,明明心里像揣了一炉火和生活的五味俱全却还要假装清淡,明明内心倒海翻江,面容却还要假装平静!就像剧本的编剧主演,唱念做打,生怕一个闪失,就是满盘皆输的局面。台词是最考量演员的基本功,是什么令我惶恐不安呢?是父亲的病吧!我猜测有可能是小脑萎缩和失忆症。夏日鸹噪的蝉鸣,知了知了的叫着,明明他不知道人世间的喜怒哀乐,却假装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怎不令人生厌?疼痛是属于夜晚的,这种体验也许俞到夜深人静尤其一个人独处时更加令人难耐,伤口裸裎在外不利于愈合,这时你需要一根细细的缝合线,只有伤口和伤疤是自己的,有很多时候我们都是这样,像受伤的小野兽舔着伤口,一个人静静的疗伤!却不能逢人就说!面对着亲人,还要假装坚强!

        巴根草,又名铁线草或蟋蟀草可以治疗半身不遂,手脚麻木,跌打损伤,【性味】微苦、平、无毒。那种煮不熟的滋味可以想见。但此刻我只想让你忘记草药香,要您糊涂着争辩开封的晋祠,井冈山的渣滓洞/昨天我给您拎回来的高粱酒是闽南的绍兴味。立刻一个画面浮现在眼前,父亲认真的孩子气似的跟你争辩,我们明明都知道这不对,但却不忍心去纠正,也许那时的“我”眼里正饱含泪光,输赢都不重要了,晋祠在不在开封,渣滓洞是不是井冈山的,一杯高粱酒里是否能喝出闽南的绍兴味都不重要了!父亲,只要你开心的活在我们用善良和孝顺交织出的爱里就好!转眼已是父亲离开我的第六个年头,读着这首诗,不免涔然泪下,爸爸!我想你!

        然后您是那个四合院子里的杂耍孩童,因为疾病父亲活成了天真无邪的老小孩,这也算生命某种意义的返璞归真吧!此刻安静地听我/海吹开封的包黑子,晋祠的难老泉,井冈山的黄洋界,渣滓洞的江竹筠。金门的高粱酒,绍兴的孔乙己。排比的句式构成了情感上的山呼海啸,这气势足以压倒世间的一切!父爱如山,现在山倒下了,我们来扶你!在诗里,在诗外!

       台词预演了千遍万遍其实也总不及我听您从厨房一遍遍清晰地叫出一个人的小名。这样才是真的好!患病的父亲也许已经忘记了从前很多事,但唯独把我们的小名时时刻刻念兹于心。

       整首诗不事雕琢,有一种清水出芙蓉的味道,也无需任何华丽的词藻堆砌,自有一番朴素动人的地方。这首诗叙述和情感都是节制的,语言干净不生枝蔓,是对心灵的真诚抚慰!诗歌的题材其实是很沉重的,作者处理的很轻,看似对生活画面诗意的捕捉后不经意的用诗的语言描绘出来!就像是屋顶的白炽灯,把光线均匀地洒下来,我们感受不到光的压力!但光明却无处不在!

       父母在,知来处,父母去,只知归途!为人父母方知父母恩!但愿我们每个人都不是生活里醒悟得太迟的那一个!

       有时间就上来写一个,这首上班时间写的,比较赶,其间思路被数次打断,最后就是这个样子!


18,格桑花灼灼开——一首诗的两种打开方式。¢。钉  文/千百度





她们喊着与草原缔造一场热恋,
身体却与城市做了爱。

美丽的格桑花还未绽放,
她们体内深藏的子宫,便开始析出七月的结晶
校园里流浪的孩子,巷口望眼欲穿的老人,
山旮旯里嗷嗷待哺的婴儿……
一幕接一幕。通往故乡的路——
那么远,那么长。

格桑花,格桑花!
疲惫的时候,她们也会对母亲念念不忘
——而爱,像一颗钉子,
钉在城市的塔尖上,
闪闪发光。




       一首好的诗歌是容易引起美好的歧义的,本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所谓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解读这首诗歌的过程中,先前只顾着自己的思路,快马加鞭的赶路,读到最后一小节,突然发现自己完全进入一个误区,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一切似乎都要推倒重来,但又似乎两种解读都没有错。这首诗几乎使我马失前蹄,我犯了一个从字面上理解的常识错误,这也正是这首诗歌令我着迷的地方。诗歌里出现了三处她们,其实表示的都是一个特定的群体,而我后面花了大段的篇幅的解读几乎跑偏了。犯得另一个错误是忽视了标题的存在。所以说一首诗是需要反复阅读的,才能让诗人初心始现!

       其一, 她们喊着与草原缔造一场热恋,我想这里草原代表的应该是原生态的,还没有被我们人类所污染的一切美好事物,所谓的热恋也许就是旅行社里打折的呼伦贝尔草原七日游,因为人民币打折,所以你看到的也只能是一些打了折的景物,或者还可以买一些导游推荐的商家打折的廉价或价值不菲的礼品。以为骑上马就是满语里的巴图鲁,穿上旗袍就是牧歌飞扬里的格格!不,这些统统都不是,这是对草原的误解!那种逐水草而居的日子,也许我们只能在文字里向往!热恋的下一步很自然会联想到床,身体却与城市做了爱。这些喊着亲近自然缔造热恋的人,其实骨子里还是把自己当作城市象牙塔里的文明人,他们可以偶尔享受一下山野菜体验一下农家乐,但他们不能算作完全的自然人,身穿礼袍的文明的现代人活在日益与自然边缘化游离化的城市,他们整体和内心上是与自然分割的,这是一种精神的集体失禁,也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背叛,不异于同床异梦的情人!

       美丽的格桑花,在藏语中,“格桑”是“美好时光”或“幸福”的意思,根据相关文献研究及关键人物的访谈,表示大量的藏族影视、歌曲、西藏的期刊杂志上被视为格桑花的秋英(波斯菊)并不是真正的格桑花。【小昭的波斯菊第一个表示不服】诗人用的是还未绽放,有些人就已经开始迫不及待了,用所谓的回归自然去污染草原了,她们体内深藏的子宫,便开始析出七月的结晶,孕育幸福的花朵,像世间最美丽的韵【孕】母。这种拟人化的物我转化的手法,增加了诗歌的可读性,神圣而又神秘,我们都知道十月怀胎,那么七月就析出的结晶肯定是早产儿,早产儿一定要注意保暖,避免着凉,像天气冷的情况下一定要避免硬皮症的发生,这岂非不正是现代人的通病,我们只是不用医学意义严格区分的精神阙如的早产儿!

       校园里流浪的孩子,巷口望眼欲穿的老人,山旮旯里嗷嗷待哺的婴儿……蒙太奇的剪辑手法,诗人此刻又化身导演,首执导筒,镜头一转,就带给人一种视觉的冲击感。一幕接一幕。通往故乡的路——那么远,那么长。想起那首美丽的歌子里唱到美丽的大草原,我们的家。是否满身城市病的我们早已到了无家可归的地步!我们是否已经忘了还有草原故乡。想要亲近自然又无法摆脱日新月异的城市生活,这种矛盾,与日俱增!所以我们绿化城市,崇尚重返自然!

       这只是对诗歌的释义的其一。而且,被我证明了是错误的打开方式。

       正确的打开方式,就是说格桑花其实代表着一些从草原蜂拥到城市里的人群,渴望着心灵的回归,可是又和城市结下不解之缘。美丽的格桑花还未绽放,她们体内深藏的子宫,便开始析出七月的结晶,草原上的格桑花还没灼灼开放,可是我们迫切想回归的心情,就像怀孕的妈妈迫切的想要看到自己还未出世的婴孩一样。这样的解读才能和后来的格桑花,格桑花!疲惫的时候,她们也会对母亲念念不忘前后呼应!是啊!身心俱疲的时候,有谁不想像婴儿一样再次依偎在母亲怀里!可是草原已经容不下我们,或者不如说我们心野了,翅膀硬了,只想在城市里扎根!

       ——而爱,像一颗钉子,钉在城市的塔尖上,闪闪发光。这是全诗的题眼,钉子,是锐利的,疼痛着的,纤细的,拔出来会流血流泪,但我们今生却只能这样,一边爱,一边怀念,一边钉子一样定在这里!

       大胆而又新奇的意象的运用,往往会令诗歌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大胆不是猥琐和下流,不是那些所谓的下半身写作。必须使用的合乎情理而又恰到好处的点到为止。本诗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

      千百度, 算你狠,一首诗几乎把我带偏,幸好我又回过神来了!不得不花大功夫走到正轨上来。

19.在清醒中恍惚。又在恍惚中清醒。多不容易的活着! 六月里的恍惚时光  文/【千】呼万唤


六月里的恍惚时光
                           文/【千】呼万唤


@
儿童节那天
游乐园人满为患。我陪小侄子,在时光中穿梭
我的纸飞机。小蚂蚁。蜻蜓。蚂蚱
穿过故乡的山水,抵达我的眉眼

我早年坐过的田埂
在摩天轮上的风声里,渐入佳境


@
停在江畔,垂钓黄昏
芦苇荡的风声,空荡荡的。你指向的暮光之城
残阳正斜过水面
一叶轻舟,打开陈旧的光阴
恍惚间,我住在了
诗经的扉页

在暮色四合之前
我用一掌灯火,虚构通向月亮的梯子


@
南塘又开出了丰满的新荷
铺天盖地的绿,与一池蛙鸣相得益彰
荷塘四周的植物,长出久远的年代
当年的马队,正浩浩荡荡的经过钓鱼城的旧径
我忘记了自己是一个过客

满池浮萍辜负我清澈的眼睛
蝉和雨水,提前抵达八月。我深爱过的某个人
在那年秋天,走出摇摇晃晃的人间
多么的痛恻心扉啊,我依然在摇摇晃晃的人间


@
在某个午后打盹
我的困倦得以安身。莅临我梦中的事物
都是短暂,而朦胧的

风掏空,我所有的想象
我把彼岸的小径,亭子,与飞鸟,搬回窗口
夏花和秋叶,开满我柔软的骨头


@
城南的草木,更加的深了
风里布满城南的旧事。蒿草举起天空和云朵
雨水与烈焰,相互侵犯

对于你的动荡和不安
我生出恻隐之心。怀抱草木的慈悲,接纳迷途的羔羊
我的白天和夜晚,重新被你占领





       我不知道恍惚究竟需要多少时间,也许只要一转眼的功夫,我们常形容一个人精神恍惚,其实他只是偶尔走神了。有很多时候我们的诗歌就在这种恍惚的状态下写出来的,写完之后惊讶地发现对这首恍惚的诗歌,走神的诗歌竟有一种莫名的喜欢。儿童节那天/游乐园人满为患。我陪小侄子,小时候常常觉得过山车和旋转木马似乎被女巫施了魔法。可以变出我想要的东西!我可能也走神了恍惚了,脑海里浮现出一幅画面:小侄子拉着你的衣袖或裙角嘴里一叠声的叫着姑姑,而你像被施了定身法,呆呆地木立着,定定地望着远方,就在这恍惚的刹那你穿过时光的虫洞,完成了一次穿越.我的纸飞机。小蚂蚁。蜻蜓。蚂蚱/穿过故乡的山水,抵达我的眉眼/我早年坐过的田埂,一定还残留着你的体温和印痕,坐在摩天轮上没准可以眺望或者俯视到童年,风中萦绕着你银铃般的欢声笑语。在摩天轮上的风声里,诗歌也引领着我们渐入佳境。诗里罗列的这些事物都是有气息的,一呼一吸间,我们通过诗人沉稳的叙述,轻易就抵达内心情感的最深处。那些天真无邪的往昔,一朵含苞的小雏菊,只把纯真写在脸上。

       我觉得诗人如果同时既是画家又是摄影师就好了,停在江畔,垂钓黄昏,这是多好的画面,层次鲜明,我们放过游鱼,只垂钓黄昏的落日和暮色里一种苍茫的心境。芦苇荡的风声,空荡荡的。但我们的心不空啊!你指向的暮光之城/残阳正斜过水面。挣扎了半生我们和时光之间已经达成了一种和解或者信任。这倾斜也是一种人生的态度。一叶轻舟,几柄兰桨轻轻拍打着江面,新生的涟漪面对着陈旧的光阴,芦苇是诗经中的佳人,我也恍惚了,打开扉页看到的仿佛是你。在暮色四合之前,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此刻不只允许州官放火,也许你在掌心挑灯。一掌灯火,好过万家灯火。虚构通向月亮的梯子,读着我好像踩着一节节云梯走进月光里面去了。这是一幅冷暖色调交织的油画,启迪人生的智慧和思考。

        南塘又开出了丰满的新荷/铺天盖地的绿,与一池蛙鸣相得益彰,几笔勾描,就是一幅水墨丹青的荷塘月色,无需润色,荷塘四周的植物,长出久远的年代/当年的马队,正浩浩荡荡的经过钓鱼城的旧径我忘记了自己是一个过客。钓鱼城多么闲适的名字,可是注定我们不能只有这么悠闲的时光。我们谁不是过客呢?谁又不是谁的过客。当年走出的马队或者征战去了或者去丝绸之路贩卖时光的布匹,至今也许只有马蹄声碎在耳边回响,那一刻你有美的凝眸,或者你看到的不是浮萍而是飘萍一样的人生。此刻双眸熠熠如星,可是千里茫茫若梦?可是塞外牛羊空许约?这样一双清澈的眼眸,你又怎忍心辜负。蝉和雨水提前抵达八月。这里有更多的象征意味,八月是一个时间的节点,多希望八月晚点或者爽约,一句提前抵达,足够令人恍惚的疼着。多希望这列八月的心情列车平安抵达下一站晴朗之境。我深爱过的某个人/在那年秋天,走出摇摇晃晃的人间/多么的痛恻心扉啊,我依然在摇摇晃晃的人间。我们注定要在人间摇晃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也注定忘不了那个虚晃了一下的人。这节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情景合一,蝉在古诗词里是高洁悲凉的化身,一种悲秋的情绪在诗行里蔓延,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脑海里浮现出这一句古诗,这种令人不安的恍惚的疼痛,没有切身体验的人无法感知。这是一首疼痛之诗,撕心裂肺地表达就好么?如何能做到诗里那样的哀而不伤,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思考!

       多惬意啊!在某个午后打盹/我的困倦得以安身。/莅临我梦中的事物/都是短暂,而朦胧的。朦胧也是一种恍惚啊!月朦胧鸟朦胧人也朦胧起来,风此刻成了妙手空空的小贼,掏空,我所有的想象。你也是贪心的,把彼岸的小径,亭子,与飞鸟,搬回窗口。却让此岸空着,其实也不空,还有小山梁,香樟树,白桦的眼神,还可以开门见南山。夏花灿烂,秋叶壮美,既然稀粥可以熬的坚硬,那么骨头也可以柔软下去。但骨头怎么会柔软呢?这种带有悖论的表述,把诗意提升到一个令人羡慕的高度。

       城南是一座心城,这是某某说的,树木可以长到苍天,可以草长莺飞,也可以雨水连绵,也可以烽火连城,城南的摩斯密码会破译的人一览无余,有时侯深就是浅。蒿草举起天空和云朵/如果他愿意可以这样一直一直青下去。当然也就能够容忍雨水与烈焰,相互侵犯。一个人潜伏到人间,隐于南城,那些动荡和不安,仿佛一个人生于乱世,一个人兵荒马乱. 我生出恻隐之心,我觉得这里的恻隐不是怜悯和同情,更多的是一种激励,鼓舞和心灵的抚慰。我怀抱草木的慈悲,接纳迷途的羔羊。我想羔羊会茁壮起来的,不会辜负怀有一颗草木之心的一片赤诚!我的白天和夜晚,重新被你占领,这时他是那个小小的占领军,君临天下哪比得上占领一个人的白天和黑夜,在浮躁的时代,后者也更显得弥足珍贵。

       诗人在奏响奔腾的人生乐章,并没有溢出沮丧的音符,而且通过自己的笔触一直在追寻着一种心灵的和谐与宁静,语言简约,语境自足,散发迷人的气息,这是对生活的清醒洞察,对心灵的真诚抚慰!我是在清醒中恍惚。又在恍惚中清醒。多不容易的活着!这是千呼万唤说的,深以为然!是的,只要我们活着就好,可以恍惚,可以走神,可以清醒如兰,也可以沉醉如麋!


20.指尖养日子,和野火 有卿便是余生。
陋室 偏锋
            【千】小芒果

()陋室 偏锋

身体用久了,也会漏风
冒虚汗,说梦话。颠黑倒白,以蛰伏之名蹲守
窗棂上有雾,心中长虎,和荒草
影子越来越低
躺在雪地里,来不及融化,就被时间的狗叼走了

       我只知道老房子会四处漏风,原来身体用久了,也会漏风。老房子简单修葺一下,还可以住人,身体是小小的精舍,安居的是高贵的灵魂吧!风起的日子,自然也就会有捕风的汉子,也从来不少捕风捉影的人。风有很多种,无风不起浪,软风,微风,轻风,台风,暴风,花信风,花信风不是风,听了风的话就随风而去吧!那么你今天吹得什么风?是否根据一个人的风向,就知道他漏的什么风,这风是否也有气质?是否这身体也已经年久失修?冒虚汗,轻者动则汗出,重者大汗淋漓,体虚是病,得治,这时乌梅,五味子,龙骨、牡蛎就可以派上用场了。家里那盆马蹄莲水多了,也会满脸淌汗,有时高热不退还怕你不出汗呢!说梦话的人好啊!做梦的人,如果每天活的都像梦游,给个皇帝也不换!颠黑倒白,也不过是黑无常活成了白无常,黑白太分明了,那是我望你的眼神!以蛰伏之名蹲守,要蛰伏就潜伏到人间去,隐蔽在某处等待犯罪嫌疑人等出现。这首诗歌也就成了本年度最大的悬疑剧!连窗棂都满头雾水。心中长虎,和荒草的人,是否看到成长中的自己,有威猛、执着、骄傲、激烈的一面,也有温顺、低沉和虚弱的一面。说到虚弱,影子越来越低/躺在雪地里,来不及融化,就被时间的狗叼走了。影子都谦卑的匍匐到雪地里去了,雪化了,但影子从来不会融化。哎!我十八般武艺也只学会了第一招,打狗棒法还没学全,这可该如何是好?把时间比作狗,这狗铁定不是我的宠物,我还要看他眼色行事。我倒愿意天下无狗!这样新颖的意象,每每都有出其不意的效果。好比打狗棒法的绊、劈、缠、戳、挑、引、封、转八诀,圈转如意,中间的意象蕴藏着千变万化。

()落满尘埃的封面

掉在地上的人,像一粒麦子
干瘪,缺骨少肉。鸟都气哭了
光阴反哺时
上帝常把伤口放错地方。空山养月。肥田养膘,指尖养日子,和野火
有卿便是余生

       掉在地上的人,像一粒麦子。这人也是运气差了点,那么多的麦子,唯独落下你这颗,而且还是干瘪,缺骨少肉的。像一个人流年不利,郁郁不得志。鸟都气哭了,你活着麦子都不如,好歹你倒是饱满些啊!至少可以做种子,小鸟还可以拿你果腹,这下你连食物都不是了,真是无用到了极点,郁郁寡欢去吧!自己趴在磨坊里,把今生碎成齑粉吧。鸟都气哭了看到这一句,把我逗笑了,这调皮的邻家妹妹的语气。我吃肥走瘦的时光,你看连光阴都学会反哺了,那我们拿一粒麦子怎么办啊?怎么办啊?连上帝都是可以被质疑的,他一定老糊涂了,把伤口放错地方,而且还是经常的,好比头痛医脚,好比奔赴一场爱的热伤风,你却让我患上了偏头痛。空山养月。这话我信,空山里的月亮往往又大又圆。肥田养膘,这话我也信,农家乐走出来的人,个个膘肥体壮。指尖养日子,和野火,这话我更信。那手指应该是纤细的兰花指,是日子在开花结果,来一场漫山遍野的大火吧!我想在你的前生来世播一场火,撒几回野!即便活在落满尘埃的封面,但有卿便是余生!我这厢握住卿卿的手,敲锣打鼓庆余年去了!


()分岔

一朵云感冒之后
到处都是湿手印,和打斗声。潮汐漫过来时
耳朵长出琴瑟,珊瑚
夜像影子,无门,无派。时间都配备了名片
进进出出的携枪带棒
充满敌意


       一朵云感冒之后,到处都是湿手印,她是否也头重脚轻鼻塞流涕打喷嚏,夜晚磨牙打斗。循着那湿湿的手印,没跑了就是她,做了坏事因为自己太可爱就以为我不会责罚她了吗?来,雷公擂鼓,先抽她三百闪电的鞭子。于是潮汐漫过来了,左耳佩锦瑟,右耳饰珊瑚。她真是太可爱了,就饶过你这一遭。夜像影子,无门,无派。无师承,无来历,无名氏,选时间做对手,来,先递上名片!进进出出的携枪带棒/充满敌意。这次哦怪我大意轻敌,输了时间一招半式!今番我要手刃强敌,不给时间翻盘的机会!

       这组小巧腾挪中尽显英雄本色,意象的运用很难指出具体的指向,无奈我也只能剑走偏锋,另辟蹊径,也算是另类解读吧!本组诗歌很善于营造一种氛围。语言已不只是一种修饰,起到一种引领的作用,就看作者能带我们走多远。无论走多久,脚步都是轻灵的。有很多机敏的小句子,像树身上刚拱出的花骨朵,挠的人心痒痒的。柏桦说:‘“一个诗人独特性的秘密,是句法,而往往不是词法。”既有虽万千人吾往矣的气势,也有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独特的气质。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7-5 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勤劳的小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5 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北诗写的一些!都拿回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5 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别处也精彩,有你在红颜,真好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5 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漂亮,小昭。周末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5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向你学习,问好小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5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言娶妻当如小昭,那喜欢小昭的谁谁快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5 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嗯,人见人爱的小昭,因为你的认真,因为你洋洋洒洒的诗情,因为你,与别人不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6 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又见小昭,就喜欢小昭评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19-7-18 23:37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