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30|回复: 3

花与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3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花朵尖叫着打开自己
   一条蛇盘曲着身子
   晾晒鳞片里每一朵潮湿
   有一天我要放下蛇的身段
   却无法放下
   人间憎恶的习气
  
    2
  
   我有三寸不烂之舌
   我已经放下申辩的权利
   你有七寸的要害
   这致命的快感像一句牢不可破的咒语
   我将以墓园的宁静
   打开你天空般神秘之境
   我褪掉去年的躯壳
   就像皮肤的角质一次次经历死亡
  
   花蕊是雄性的
   梨形的乳房
   月色一样透明的皮肤
   花与蛇
   我们站在两种进化的顶端
   在夜晚将经历怎样的暴力美学
  
   3
 
   我用骨骼缓慢的移动光阴
   从穴居的黑暗移向橄榄色的黎明
   我在地气的沉厚里
   一眼看穿你弥漫爱恨的根尖
  
   “我写过的春天病了
   一声惊蛰那天的雷声
   就可叫醒所有花朵的耳朵”
   而这是否可以打破所有隐匿的玄机
   曲线可以救国
   直行是否是抵达我未曾去过的对岸的捷径
  
    4
  
   泥土可以埋葬马儿奔跑的骨骼
   可以埋葬头颅
   埋葬花朵的颜色
   世间我所钟情的
   最终都将被泥土藏埋
   “谁在冒失的奔跑里丧失骨头”
   谁在迷人的下坠里体验眩晕的快乐
   一朵花努力抓住自己的表情
   一条蛇向弯曲的海岸线致敬
  
   5
  
   是我让你看清她海草一样的身体
   花蕊藏在花瓣包裹的羞涩里
   上帝的荣光
   在我终生厮守的一只苹果里
   我将收起我的狰狞
   响尾蛇击打路面的声音越来越近
   你要假装神情厌恶才行
   这个夜晚允许加枝添叶
   脚下的大地多么动荡不安啊
   “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吗?”你表情天真
   “不还远远不够
   我诱惑你的苹果
   你要混合了毒液看着我吃下”
  
   6
  
   要做到像一条蛇那样清心寡欲
   是多么不易
   花朵要开就开到绚烂
  
   我看到出生的婴儿
   从花朵的产道娩出
   坠入黑洞洞的地下
   你的唇齿间总是生长一些开花的词语
   一些陈年的草木
   总是哽咽我的喉咙
   我的耳鼓里窃窃着土豆和花生的私语
   我的蓝色静脉要开红色的花
   径直朝你血液里去
   “你得原谅
   我总是无法抑制对你怀有的狂野想象”
  
    7
  
   没有一个人能像蛇
   那样修长而沉默
   就像我无法细数花朵的脉络
   语言从我分叉的舌头上
   一走出来就流离失所
   花朵的骨骸边
   苍生正交替着死亡
   我似乎应该与蝙蝠 乌鸦为伍
   可是总不如一些人
   一张嘴就溢出内心的黑
  
   8
  
   秋风偷袭了花朵的产床
   脚下是一片未曾有过的土地
   这个世界还安然无恙吗
  
   无论我们对时代怀有怎样的敬畏
   泣血的樱花
   开成一道醒目的伤口
   “桃花来你就红
   杏花来你就白”
   我尖利的牙齿咬破你的皮肤
   “无论这个世界预备下多么无辜的表情
   十字架上的那个人都无法为自己松绑”
  
   9
  
   有时我像井绳一样垂下来
   怕蛇的人水桶至今未亲吻到水面
   秋风开始收割稻草
   蝶恋花
   蛇咝咝的吐着信子
   喊一声“梁兄请了,你的英台飞走了”
  
   别叫我小青或者小白
   这些名字都过于女性化
   属于一段淡然而又远去的时光
   雄黄酒已经泡好了
   饮了 醉了
   现在请接受我的原形毕露
  
   10
  
   最后一天
   上帝一定不喜他的子民匍匐着去见他
   上帝的诅咒言犹在耳
   “女人你既然听信了毒蛇的话
   就要世世代代怕蛇
   蛇你既然诱惑了夏娃
   就罚你永世用肚腹亲近土地”
   世上有数不清的女人
   也要有数不清的花开
  
   我怀揣天机降生到黑漠漠的大地
   秋天渐渐老了
   苹果树开小朵的白花
   破晓的天际泄露出一丝鱼肚白
   “你是否也像我一样
   爱上了这越狱似的人间?”
        11
  
   我有一条野狗的灵敏鼻子
   就可以嗅探出所有花开的底气
   生命一开始就呈现
   一种鱼贯而来的美
   请谨慎的告诉我
   一朵花如何才能开到忘我
   一条蛇如何能在垂死的人间
   寻找到美好的真理
   果味弥漫的秋天
   石榴饱满的秋天
   我已经洞悉人间所有的秘密
  
   12
  
   你抱紧我的鳞片
   我亲吻你的尖刺
   我们像没有实体一样
   如果我们的嘴唇累了
   拿什么来取悦时间的药丸
   双人床屈服于空旷
   还有多少色香味触法可容我们挥霍
   为了玫瑰的一天
   柑橘般的一天
   我不知已经弯曲了多少时光
  
   13
  
   征服世界的野心
   在你小小的茎蕊里膨胀
   这是使舌尖蒙昧的时刻
   这是使瞳孔混沌的时刻
   花与蛇更像真理和谬误
   好比一场盛宴的开始
   站到高处我们可以眺望到
   所有光鲜的未来
   俗世璀璨
   每一次华丽的转身
   都是一场艰难的叙事
  
   14
  
   请问我身体里哪一道花纹
   和你的体肤花容相称
   十八里相送
   二十里地长亭
   以及河东河西的时光
   诗歌成为我所有饥馑年代
   唯一可以果腹的食粮
   你木樨草一样的腋下
   我淡淡的欲望一寸寸升起
   我只会用咝咝的声音
   表达内心的钟情
   花开是一种美德
   花落也是一种精神
  
   15
  
   我不想提到罂粟
   那是我们精神里的鸦片
   我也不想提到光明眼镜店里
   那些盲目地黑夜
   我不是必须得献出自己的历史和原罪
  
   稻田里严肃地稻草人
   默默地欢送送葬者的队伍
   又一个死寂黎明来临
   在一个颓废者的眼里
   傍晚的花香是甜蜜之所
   在他生锈的喉咙里偶尔会咳出
   磨刀水一样浑浊的暗夜
  
   16
  
   我也不想提到一粒葡萄的发酵
   所有的狂热和天真像酿酒
   我也不想提到傍晚一头母牛
   翕张的鼻孔
   仿佛这是一个令人无所动心的时代
  
   青草的汁浆正染绿他的牙齿
   牛尾巴的鞭子驱赶飞舞的蚊虫
   一朵鲜花开在干裂的牛粪上
   这不合时宜的生活
  
   秋天的风有些轻薄
   更像一个冷血的杀手
   计数着暗算的时机
   “现在时辰已到
   该开花的开花
   该落草的落草”
  
   17
  
   一只发情的公猫准备叫醒春天
   一朵花的病症
   可能和二十四节气有关
   你在阳光下做梦
   就像戏台上的小姐
   假寐于一场春天的花事中
   你的面容清秀
   像极了我依山傍水的小镇
   你说我像极了一条用旧的绳索
   你从我的蠕动里
   还能感知湍急的生活
  
   “生活无非是失街亭
   然后再唱一首空城计”
   对于漏洞百出的生活而言
   一些忧伤的情节还没有来临
  
   18
  
   让我们一道深入那饱经忧患的地下
   你用茂密的根系锁住水汽
   我似乎有无限的饥渴
   我们改用腹语交谈
   这样就可以省略耳朵和舌头
  
   我一直对春天的花朵怀有勃勃的野心
   花瓣上的斑点多像
   我喜欢过的姑娘鼻翼上小小的雀斑
   我带起斯文的眼镜
   这并不能消除我的危险
   也不能放大生活
  
   我们都是土生土长的
   不会像娇生惯养的兰花那样移民
   挖掘机的铲子掘进生活
   也是难以想象的
   好在我们没有虚度生活 荒废美学
  
   “阳光好的忘乎所以
   风只是无聊时才吹吹我们”
   “多么遥远的一地鸡毛啊”
  
   事实上我虚构的春天
   正节节败北

        19
   灯如果是青的
   那么门必定是空的
   如是未必我闻
   新上妆的佛还叫古佛
   一株渐渐入定的莲花
   外表柔软 内心坚定
  
   夜夜诵经的小沙弥
   怀揣入世的梦想
   大雄宝殿逼仄入心
   泥菩萨几座
   胸怀慈悲
  
   “年轻的树木在秋天应该学会落叶
   一朵花应该珍惜自己的表情
   一场雪就应该落在冬天
   一条蛇就应该适时冬眠”
  
   20
  
   雪下得很厚
   这些雪花空有花的名字
   没有花的骨头
   它们展开厚厚的床单
   我放心的在岩穴里睡觉
  
   那些害软骨病的人
   妄想地下的祖先替他们再死一回
   他们对着去年的冻疮高谈阔论
   其实比任何人都更畏惧冬天
   你看他们坐在温暖的屋子里
   喝冰饮 吃凉茶 赏雪景
   却对整个冬天
   充满敌意
  
   21
  
   酒都给画蛇的人喝光了
   给蛇添脚的人最接近天真
   说到天真所有的花儿
   都预备下无辜的表情
   白露含霜 秋风乍起
   这么多的美人低下螓首
  
   路都是留给长脚的
   我通晓一门腹语
   通常我只把这些话说给
   无人经过的地方听
   如果你不小心路过
   被我丝绸一样顺滑的皮肤滑倒
   你就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正因为没有脚
   所以我从不担心自己的脚印
   会被紫花地丁偷走”
  
   22
  
   春天是一个蜂巢
   我们都在分巢的喜悦中
   重建自己的帝国
  
   春天将桃花作为第一个歇脚的驿站
   春风的脚力快过驿马的四蹄
   驿马驼来一封远道而来的信
   它和那个蹩脚的邮差
   都有各自的去向
  
   信纸上总有必不可少的寒暄和问候
   也有高山仰止 绿萝匍匐
   关键的字句总是三缄其口
   腰肢柔软的女人
   涌起被割草人惊动的蛇才有的慌乱
   像一朵桃花
   晕生双颊 不能自持的时光
  
   23
  
   她不想成为谁的靶子
   我也不想反咬谁一口
   请不要将我同弓箭混为一谈
   虽然我们都有搭在弦上
   想射中什么的欲望
  
   这是酒杯和灯光合谋的一出好戏
   他只是看到我的影子
   就感到害怕
   我在想要不要忽然跳出来
   澄清一下自己
   “硬的是弓 软的是弓弦
   我是刚柔并济的”
  
   24
  
   爱上我等于爱上一场无妄之灾
   请将美女和蛇分开来写
   这容易引起歧义
  
   帝国的红颜总是白天开成花朵
   夜晚炼制毒药
   她们亲手把一个个朝代的棺椁下葬
   这些狡狯而又妖娆的时光
   破开历史的重重迷雾
  
   幸好现在不是乱世
   这些被冠以蛇蝎心肠的女子
   一定也有
   让你转身去爱的理由吧
  
   25
  
   她盘曲的蛇发
   似乎随时要择人而噬
   “不要小看她的眼睛
   只需一眼
   你就会变出一副石头样的肚肠”
   她唯一的死穴
   是一面可以让花朵臭美的镜子
  
   镜子不会撒谎
   因为镀上一层真诚的水银
   她很快败回原形
  
   26
  
   我们都爱自己
   或许因为前生我们都是水仙
   身体和香气里囚禁着一个溺水者的灵魂
   有人天生水命
   有人沾几缕仙气
   有人在流水账里讨价还价
   有人在花名册上注销时光
  
   我爱上了漂流木 浮游生物和水草
   我爱上了另一条雌性的水蛇
   男人总是把女人比喻做花朵
   我只会说
   你长得像一条蛇那样美
  
   27
  
   我已经摆开一字长蛇的阵势
   看不到头 也看不到尾
   我首尾呼应 且歌且行
   来吧!我的仇人或者敌人
   唯独不知道
   能不能把你变成我的花朵
  
   生与死既然互为倒影
   我们是不是也该为明天做个了断
  
   你来冲阵吧 在我合围之前
   在秋风扬起收割的镰刀前
  
   激战正酣 胜负已分
   我们的结局像雪一样落下
   像夜一样黑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8-13 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池好厉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5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要有心,随处皆有文章可作。小昭这一组写的沉稳思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5 1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喜欢花,怕蛇。尤其怕藏在花丛中的蛇。读到写蛇的诗,也皮肤过敏。还没有读过一半,就快晕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19-8-21 17:4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