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652|回复: 4

琥珀之旅——陆游与唐琬【1-2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23 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被那么多的小令和词牌簇拥着
脚下是平平仄仄的泥土路
阳光也温存
秋千上你不住晃荡的小腿
——两只江南白藕的春天

高高在上的佛祖
把什么都看在眼里了
他说吃饭时吃饭
睡觉时睡觉

我是否已经心如止水了
还是平地上刮起的一阵罡风
又吹裂了风蚀岩的心胸
一只恋晚的蜜蜂
带走了秋千上你的
体温

2

沈园被我坐进了夕阳
坐进了黄昏
沈园就这样慢慢被我坐老
大棵的苹果树开小朵的白花
而我已搬不动斜阳
沈园有一页我永远也翻不过去
我缄默的手指
失声痛哭的嘴唇
你的笑声在一万片树叶后面响起
有如深渊般的低谷
只会带来更空旷的回声 每每惊心

空空的不只是沈园
你看我多像暮色里落尽叶片的老树
又一次两手空空

3

我是星夜兼程的旅人
鞭策着落日的枣红马
试图在月落之前
投奔到你犹如旅馆的怀抱
是这样紧而且窄的人生逼近
令人世的梦寐
更贴近我的黄粱午睡
尘世的道路正在我面前次第展开
作为一个人的孤单
我无法与你交换枝头引颈和鸣的
莺歌燕舞

4

你的美丽叹息一样短暂
阳光一样炫目
我已不能呼吸
只好又回到原地不动
就这样被突然唤醒
尘世的微风
就这样轻轻吹过我们
吹过我承担着使命的雅丹地貌

宋词属于太遥远的写作了
风流的剑客
遍野的狼烟
谁在废墟中读出遍地城郭
十万富贵人家
谁象牙白的颌骨
听见美人的幽幽叹息
只有琥珀在我们恍惚的刹那
将晶莹的品质
透彻心肺 洞若观火

5

这些年河里的小鬼伺机上岸
三月的桃花
渴望临盆一个胭脂红的春天
她们都是你的好姐妹

向蚂蚁恭贺乔迁之喜
向眼前的花喜鹊恭贺
令郎令爱早登高枝

我收集了一万棵树上的鸟鸣
它们都在一个早晨集体失声
我瞄了一眼你的红嘴唇
没准那里会飞出一只
翠羽黄衫的鸟儿

6

每首诗后面都要有个惊艳的结尾
就像那一年我们在桃花的枝头
艳惊四座
多少狂蜂浪蝶慕名而来
又一次次在巅狂的情节里失声尖叫
可是我们都无法自原路返回
无法再用失传的声音
叙述今生的精彩
月亮还是一副想当初的样子
枝头最后一片黄叶
有轻微的绝望
一个中年慌张的男人
用他的琥珀之身垒起琼楼玉宇
尘世中他小小的爱人
至今仍未归巢

7

活成他怀中花枝招展的爱人吧
两个新鲜的孩子
有琥珀之身
有尘世中最小的炊烟
鸟儿用翅膀修补天空的裂痕
每一朵小花都有愤怒的体香
海水养鱼 我们养一身疾病
在陡峭的日子中活得惊心动魄
现在也只有下落的眼泪与你保持一致的方向

我的每一个字都有根
拔出根须带出的不是泥土
是川流不息的血液
你看琥珀多像树木的眼泪
流着流着就把所有的伤口包裹起来
感谢上苍成全
他让我们在两阙词里
活着活着就活成了琥珀

8

红酥手其实不是手
是一味美味的糕点
钗头凤也不是鸟
落在你的云鬓上
后来又飞走了
在那个布满鸟叫的午后
我看到你开花的对岸
指引着一路鸟鸣
稷山披着你的绿罗裙
我睡在稷山脚下就如同枕在你的膝上
做一个叶落不惊的梦
梦里稷山的泥土和落叶将我
埋了又埋

9

随时有十万朵桃花来填充
因为一朵桃花缺席而留下的空隙
破碎的樱桃又像谁咬破的嘴唇
不带一丝杂念的老僧
月下观花的美人
木鱼刚刚打盹
石头就睡成了卧佛
那个弯曲的午后
阳光倾斜
一匹白马的安静
始于草甸子里啃食青草的时光
尘世间又落下多少未经修辞的风雨
在这样一个对爱情下了狠手的年代
我的抒情
是一个虚伪的命题

10

稷山土肥啊
很适合埋人
众神皆睡的夜晚
我用无边的悔恨给你朗读两句新诗
“伤心桥下春波绿,疑似惊鸿照影来”
我的自不量力的舌尖
却再也吵不醒
你睡成一株芍药的


11.

我的嘴角边生着小羊毫一样的胡须时
你是我春天的表妹
我的唇角边长满小狼毫时
你还是我春天的表妹
那时多快乐 现在就有多伤感
仿佛浪花四溅时从你眼里弹出的秋波
仿佛蜜蜂钻进花蕊
我们在偷吃花蜜

让月光重构我们无限风光的往昔
让我把所有剪下来的胡须
扎成一支毛笔
让我用所有的书法再把你临摹一遍
我只能看着夜幕把你一点点吞掉
无论是驯服的羊毫
还是桀骜不驯的狼毫
今夜它们在宣纸上无话可说

12.

我们是被彼此的光吸引的蝴蝶
都是阳光万里的人
迎向的是绿柳风轻的小池

你的小荷刚崭露头角
我就已活成跃跃欲试的蜻蜓
我们如潮水般上岸
世态炎凉的那些灯彩人影
纷纷退去

我们宛如一对璧人
两朵闲云野鹤
一振翅 一高呼
便活成了青山绿水 琴瑟和鸣

13.

我多想活成一树梨花
稳稳压住一粒含苞待放的海堂
我不敢声张
我怕惊醒那些晶莹 含恨 不知羞的往事
秋千上咯咯的笑声越荡越高
两只不停啁啾的白鸽
衔着谁的远山和经年不语
你散开的绿罗裙如幽幽伞盖
惊飞了满园春色
绵绵无边的稽城柳

14.

我们是两座相继陷落的城池
无法阻止黑夜入侵的事实
我是你骑白马披红挂彩的将军

你说竹马不解风情
我说青梅两小无猜
啊!什么样的坐姿才能让莲花上
多一个佛陀
什么样的兰花指
才能返还我们一个
抽芽 返青 做梦的春天
不知不觉已是春分天气
合欢花都开过了
我们已失散多年
预支完今生所有的花蜜和蔗糖

15.

黑夜引人沉沦
但是一个叫燃灯的古佛
可以重新点亮我们的心灯
在此之前
你要在深不见底的黑暗里忍耐
你要同一卷光明经
保持默契 并且心领神会
苦禅的白骨要用人间最细小的磷火
擦亮末世的黑暗
为我守住漫漫长夜
此时群妖战栗 而我不求超度

16.

该为一只传世的琥珀立传了
那里没有风吹草动的春天
那里的女儿个个身材苗条
她们养育了我所有面容姣好的
诗歌的儿女

畅饮这杯粮食在体内发酵的女儿红吧
我白牙齿的表妹
请为我咬碎黑暗的瓷器
是该向春天迁徙了
虽然我活成了无法回头的浪子
虽然美好的事物
就如同海水包裹着柔软的水母

17.

酒醉了就去快活林里打老虎
芙蓉帐里睡鸳鸯
你伸出一双柔弱无骨的手
我就再想不起比骨头还结实的词语
时光已埋伏下刀斧手
我们再也经不起砍伐

年轻的树木发出一致的悦耳的声音:
什么也阻挡不了,
两棵树长成一片森林的渴望

小鸟的歌声乘着羽毛飞走了
你冲出花丛
被一匹白马载走
得得的马蹄再也没有回来

18.

我用春风的绝句
将一朵桃花逼上枝头
胭脂横行就是众生倾倒的色相
明媚的刀子更有割伤人间的危险
在临安 在东京汴梁 你有活成红颜诗人的天赋
人间的烟火穿不过你手捻的腰肢纤细的绣花针

薛涛笺能否令洛阳纸贵
你的两粒酒窝能否令刘伶饮醉
此刻我扫尽书卷的清香和斯文
能否和你活成一对
怀有庸俗情欲的蝴蝶

19.

如果我的目光能令你感受到爱情
请为我诞下一对可爱的儿女来
我们还深陷于那些早春的剧情,不克自拔
柳叶刀 燕尾剪是否会伤及无辜
有情风如约而至
有流水落花抱憾终身
有沉船在此 ,请千帆侧过
有病树在前,何惧春生秋杀
任湍急的流水绕道而行
我一定抚摸过你的上游
在中流击水
在离你最近的下游
活成神采奕奕的浪花

20.

白马驮来白马寺的经书
你手抄的金刚经我一目十行
且把你的手从一只叫凤凰的鸟身上拿开
他遗失了那片乌青的云
至今也没找到落脚的地方

蝴蝶伸展斑斓的翅膀
似乎再无纹身之必要
我们有过众多相爱的昨天
众多的亡灵纷纷醒来
灵魂不安的在肩头颤动
你拥有月亮无限的盈缺之美

啊!除了那首词能令我满身冰凉
除了那具白骨
谁还敢妄称美人

21.

我愿意替四月的野蜂把风
你看它嗡嘤着劫掠
一朵春天的小雏菊
战栗的花蕊上闪过一丝
不易察觉的颤动
我一一辨认着红樱桃的唇语
不想唤醒你细小的舌尖上倾诉的蜜
莲花在池塘的水面坐禅
我修行尚浅啊
而你是一朵渐渐入定的荷花

22.

我们一直在近乎幽灵的词语里穿行
你说人生在世应该活得再麻木些 端庄些
正襟危坐的日子太多了
太放纵了又不像自己
这些年我活的目中无人
但目中有你就够了
我们在琥珀里安了新家
人世灿烂,但不值得留恋

在春天的土地上
每一块铁都有淬火的快乐
这些年我活的自以为是
他们都说我在密谋你的江山
我借用一些文字把一堵粉壁墙弄脏了
我们的伤痕是沈园
一道好看的伤疤

23.

我们约好在一阕词里省亲
去面见我们语言的高堂
求他给我们燃起一柱高香
一对高烧的红蜡烛
滴喜悦的红泪水
-
令钗头凤卸羽
我们手挽着手进红罗帐
“鸳鸯枕上漫飘桂蕊奇香
芙蓉帐中初试海棠新 血”
可是我拔剑的手无力
你头上的青丝变埋我的雪
铺天盖地

24.

我不敢出声
我怕把浪花喊成了漩涡
我怕喊醒了你身上千年的桃花蜜
却换不回我身上的万里河山图
我虚度了年华,浪掷了光阴
你左一个桃花腮
右一个兰花指
我就指引一个春天给你看

25.

鸟鸣像是从树上滴下来的
三月的春风捎来我的八百里加急的文书
桃花轻解亵衣
这个春天谁又能把持得住内心的潮水
要决堤就决堤
两个决绝的人会同时爱上
一段枝头返青的时光

我们像常青的乔木锁住内心的水分
像动荡的海水锁紧一生的盐分
这些年虽然活得筋疲力尽
那些遥远的当初
却仍然骨头一样
在生活的碎片里死去活来,神采奕奕

26.

让沈园成为两个人的遗址吧
鸟儿在天空练习题词
你在人间练习花朵的表情
我们早晚都会活成
两块墓碑上明媚的名字
让我成为琥珀封存一个更完美的你
可是我们都无法自原路返回
落叶无法返回枝头
生铁无法拒绝自己生锈
两阙词夜半窃窃私语时
谁在偷听她们绯红的心跳


 楼主| 发表于 2019-9-23 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迄今为止写作最长的一首,写了94节,替陆游活了一回,在诗里爱的死去活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24 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把你的这些诗歌编辑起来,可以出好几个集子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25 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zc周池 发表于 2019-9-23 20:24
迄今为止写作最长的一首,写了94节,替陆游活了一回,在诗里爱的死去活来!

额滴个七七,几日不见,你成仙了,敢问仙
界有玻璃砸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25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周周通史。。拿捏为己用,令人赞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2-5-24 10:5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