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662|回复: 3

诗走长征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23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zc周池 于 2019-9-23 21:34 编辑

题记: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撤离长江南北各苏区,转战两年,到达陕甘苏区的战略转移行动。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主力红军为摆脱国民党军队的包围追击,被迫实行战略性转移,退出中央根据地,进行长征。

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奇迹,中央红军共进行了380余次战斗,攻占700多座县城,红军牺牲了营以上干部多达430余人,平均年龄不到30岁,共击溃国民党军数百个团,其间共经过14个省,翻越18座大山,跨过24条大河,走过荒草地,翻过雪山,行程约二万五千里,红一方面军于1935年10月到达陕北,与陕北红军胜利会师。1936年10月,红二、四方面军到达甘肃会宁地区,同红一方面军会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标志着万里长征的胜利结束。

中央红军从瑞金出发(1934.10战略转移,共8万人)------冲破敌人四道封锁线------过湘江(打了一场恶战,损失惨重。剩4万人)------强渡乌江(解放遵义)------占领遵义(1935.1召开遵义会议;结束错误路线)------四渡赤水河(打乱敌人追剿计划)------巧渡金沙江(跳出敌人包围圈)------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爬雪山、过草地------吴起镇会师(1935.10红一方面军和陕北红军)------会宁会师(1936.10红一方面军、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三大主力会师;长征胜利结束)


【突破乌江】

那位江东的好汉
在乌江走到了末路
他脚步一定彷徨过
空有一身扛山举鼎的本事
临了却抓不住一只鹿角
美人帐下犹歌舞
江山却早已易主

力拔山兮的勇士如今搬不动一片羽毛
脚底生风的乌骓马早已沉底
我想好的那些句子悉数落水
从一个旋涡潜入另一个漩涡

乌江是混的
再容不下一盆清水
那一年他们清澈的眼神
却令人难以忘记
他们上岸的姿势仿佛不想惊动礁石的浪花
那一年 我和一条叫乌江的河流彼此交汇
那一年 我刚从南海的小岛回来
吐尽身体的砂砾和
密布的阴云

【四渡赤水】

一条河流的初衷
绝不是令舟船倾覆
我们要像驯服绵羊
学会驯服江水咆哮的蹄子
属于黑夜的人遗失了自己的火把
吃海水的熬出盐巴才长力气
我们要在漆黑的背景下
生生地把阳光放进去

这是我们第几次折返
一条河流的红晕无处可逃
有谁看见一条血色的河流
驻扎过大批的风沙

啊!“藏得太深的那盆火
将你焚了又焚”
一支红色的队伍
瞬间就能把你的赤水点燃

【巧渡金沙江】

谁开辟出两岸桃花的阵地
一些铿锵的诗句悉数跳水
嘘!江水不要喧哗
小心惊扰江上的浮桥
一条大河裹挟了千年的泥沙
“大河不言, 时光滔滔不绝”

把火把种进流水
再捞一碗金沙权作我的买路钱
怎能让扬帆的风捆住手脚
我们要用黄金的成色面见世人

多美的金沙滩啊
这黄金般品质的血液
在血管里泛滥的一塌糊涂的
响彻天外的涛声

我们必须学会掩护那些涉江而过的勇士
他们如一片片风中颤抖的树叶
有谁来打开郁结的山河
有谁来诠释一条河流的命运
江水最有涵养 一路跌宕 一路起伏
我们有坚守一生黄金海岸
着风衣的女子把风裹进肺腑

关于硝烟的传说流水能记住多少
江水从不溺杀渴望上岸的灵魂
软软的流沙从不拒绝一个黄金时代的来临
我们应该向江涛打一声招呼
这些年顺流逆流
从不忘提一叶扁舟

【飞夺泸定桥】

石达开的颈血染红湘军的帽翎
大渡河绝对不是一条宽容的河
铁锁横江只是一种
我们不得不去面对的姿势

船行到安顺场
仿佛一只等待鸡鸣破晓的队伍
行走在湍急的河床
二十二种姿势是一种定格

许多涉江而过的名字
如今安静得像一片片树叶
一些风雨中飘摇的闪电
会先于我的诗歌泅渡到对岸去

嘴里喊着一声声渡河
我的眼睛目送着嘹亮的小铜号
一遍遍吹响冲锋的号角

【爬雪山】

驱赶着脚底下的马
一万片雪花落下来的时候正好
天空开始倾斜
我的分行的文字衣衫正单薄
请用方言 藏语为我的诗歌润色
请用一些红色的传说瓦解我内心的冰封

雪花绝对是一种气质
不去惊扰敛衣覆盖下的宁静
雪山像那么多早出晚归的羊
而今我在这通体洁白的稿纸上
想好我一生的措辞

【过草地】

草一生有两种颜色
翠绿或者枯黄
如果气候宜人
我要先说说长在草甸的草
这些秉性善良的草
被我们踩在脚底下
她们腰肢纤细 舞姿婆娑
被咩咩叫的羊羔咀嚼过一生的好味道

最好的青稞不拿来酿酒
只用来追踪彻夜失眠的胃口
烂草鞋不知道被甩丢了多少只
泥腿子的队伍一直蜿蜒到天边
青青草的颜色
绝不适合在一首诗里抒情

树木可以长到参天
只有草一生匍匐
从戎的草披挂着一身的阳光
因此我不能那么潦草的说起草
不能用草书在草纸上打草稿
不能把每种草都列入草药
不能把每个有草木精神的都称作草民

这些有发芽精神的草
多像我茂生的胡须
一生都占据着险要的位置
一生都在我心里盘根错节



小注:当年红军指战员在长征中翻越雪山时用的防滑器,俗名称"脚马子"。千万不能小看这些普普通通、毫不起眼的防滑器,它曾帮助红军爬过数千米高的雪山,在长征中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






 楼主| 发表于 2019-9-23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个浮躁的时代,风花雪月的时代,红军精神已经被人遗忘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24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个人觉得这样的题材不好写。红色的地方我也去了一些,也读到一些相关的作品,稍有不慎就会落入空泛的抒情,而让读者无法感知那段历史的厚重与艰辛。

或者可以挖掘一些史实,以人物或具体事件的叙述来完成我们的表达,或许会更好一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24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见小昭,问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2-7-6 03:0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