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67|回复: 12

故乡(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9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成蹊 于 2019-10-9 11:46 编辑

故乡(组诗)

1.故乡 (之一)

故乡是祖父种在门前的一棵槐树
一只一只云雀把她闹腾的扑朔迷离
穿上绿色的衣裙
涂满天空
印在每寸土地的角角旮旯

他们飞走了
他们是去寻找
他们梦见和没有梦见的
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不管他们在外面生活的怎么样
他们都会想起门前那棵撑着荫凉的槐树
把他们细碎缠绵曲折的故事
和盘托出
放在阳光之下
槐树之上

槐树就这样在一代一代子子孙孙的折腾下
开枝散叶
生了一窝又一窝小云雀

2.故乡 (之二)

故乡在很远的地方
我在故乡的河里洗过脸
我的童年留在那里
在那里追逐着浪花

在田野里我去追赶春天
她打湿了我梦幻一样的童年
我采摘一株一株嫩绿的小草
撤向碧绿的池塘
那里倒影着我真实的梦幻
喂养了我金色的童年

我踩过一条一条绿色的田埂
小小的小小的田埂
正好容纳我小小的脚
我看见
村庄在我的脚上闪光
田地在我的脚上闪光
踩痛了泥里钻出的蚯蚓
和探出头的黄色的小花
而欢乐
正静悄悄的
把我童年的疲倦的睡眠踩醒

我还看见蝴蝶飞进了春天
播种飞翔的色彩
还有蚂蚱蹦跳着
离开了稻田
脚下的蚂蚁
雨后的蜻蜓
都在暮色里留下了痕迹

一缕一缕袅袅的炊烟
在早晨醒来
我看见蔚蓝的天空向青山漫延
白云驮起我童年的梦幻
自由自在的在河里弯腰饮水……

3.故乡 (之三)

天边那朵飘动的霞
我走到那里
她就飘泊到那里
那是母亲深深的依恋
种在翻卷的风里

云彩下滚动的雨水
眼中奔涌的泪水
母亲付出的爱
我走到那里
母爱的目光就关注到那里

想起母亲
就会想起故乡
母亲站在槐树底下
为儿子守望着回家的路

故乡呀
就是母亲手中牵着的哪根无形的线
我飘泊到那里
云彩就飘泊到那里
那是一条伸向幸福的路
即是断了
母亲也能把它紧紧糸牢
      
云彩飘泊到那里
我就飘泊到那里
无论怎么走
我也走不出故乡的一脉情缘

4.故乡(之四)

故乡在很远的地方
那是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
我的童年留在那里
在那里流浪
姐姐是听信了母亲的话
带着我一起离开了出生的故乡
回到了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
   
在我出生的故乡
有一条弯弯曲曲的青石板砌成的小街
姐姐经常的经过那里去挑水
有两排供销社的商店
满足居民日常生活的需要
有一所小学一所中学
教育他们的后代

姐姐是听信了母亲的话
我们离开了出生的故乡
回到了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
我的童年留在那里
在那里生活和成长

离开出生的故乡
我匍伏在姐姐的背上
姐姐把我背到了故乡
在故乡的村庄生活
不用担心以前发生的事情
不用担心恶毒的眼睛会剜出血淋淋的人心
不用担心石头会扔进屋里
不用担心雪会砸在身上
不用担心罪恶的皮鞭
会像落在母亲的身上落在自已的身上
姐姐是听信了母亲的话
回到了祖祖辈辈生活的故乡
我的童年开始在那里安家
……
   
故乡不愿意看到她的后代受苦
看到他们受苦她也会落泪
极其大度的接纳了流离失所的我们
极其大度的均出了她宝贵的粮食
喂养了饥饿的姐姐
喂养了我苍白的童年

姐姐学着祖辈去劳动
鸡是姐姐养的
猪是姐姐喂的
菜是姐姐种的
地是姐姐耕的
姐姐手里纳出的是我脚上穿的鞋
姐姐手里织出的是我身上穿的衣
姐姐在田里刨出的是我生命的食和羹
   
我在姐姐的背上一天一天长大
学会说话 学会走路 学着去劳动
我在姐姐背上
看到了谷子生长颗粒归仓
……
姐姐学着祖祖辈辈耕耘土地的方式
弯腰侍弄土地
在春寒里架膜
在风雨里排涝
在辛勤的劳作里
埋葬了自己的青春
当她抬起头时
面前是一块一块青青的稻田

当我在故乡的温情里长大
就要离开爱我眷我怜我的姐姐
姐姐呀再也离不开她的故乡
在祖祖辈辈生活的故乡
她的青春留在那里
她的爱情留在那里
那里有她眷恋的儿女和一方热土
出产谷类孵化精神的土地
姐姐是听信了母亲的话
离开了出生的故乡
回到了祖祖辈辈生活的故乡
     
为了生存的价值
为了生命的尊严
为了生活和成长的权利

5.故乡的桥

姐姐 今夜我在故乡 三座桥的面前
三座桥 三朵云和玉
上流 中流 下流
三条支流流过
姐姐 你没有来 桥的神韵就减少一半
水也减少一半
姐姐 我怀念你的勤劳和朴素
比桥更沉
三座桥走过的是你
美丽的姐姐 的姐姐
谁为你提亲作媒
谁为你披上嫁衣
谁为你抬走花轿
……
站在三座桥的面前
我泪如雨下
6.乡 愁

乡愁
是故乡那朵盛开的油菜花
日里夜里诉说着她美丽的轮回
乡愁
是故乡那条匆匆流淌着岁月的小河
诉说着父老乡亲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
乡愁
是故乡天空飘飞的风筝
一个永不凋零的传说
乡愁
是故乡已解未解的情节
总是在我的心里烙下或重或轻的印记
故乡啊
你是我少年怀揣的美丽的梦想
是今天那颗想归而未归的心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10-9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诚动情,乡愁心中最深厚的一种爱,包括泥土,未染尘世的纯洁,和对母亲的爱。就是来说,最喜欢第一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9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蹊 于 2019-10-9 20:39 编辑
怀斯 发表于 2019-10-9 12:42
写得真诚动情,乡愁心中最深厚的一种爱,包括泥土,未染尘世的纯洁,和对母亲的爱。就是来说,最喜欢第一节 ...

版主:您好,没有想到你会亮起这组诗,而且这么快,看到后还是有点小激动。这组诗是传统写法,没有用什么技巧,有也就用了老手法象征、比喻、互映等。有的是我满腔的挚情。表达了对故乡的热爱和难舍。表达了对姐姐和妈妈的炽爱和感恩。第四首诗中妈妈不单指自己的亲生母亲也指祖国母亲,母亲受难的时候,祖国母亲也在遭受劫难。祖国母亲给了我们天给了我们地给了我们生存的空间。写完这首诗后我想起了《大堰河,我的保姆》,总觉得是她的翻版,尽管读后能感觉到细节有不同之处。但难逃翻版的嫌疑。也想起了叶延滨的《干妈》,也觉得是《大堰河,我的保姆》的翻版。直到现在我都觉得是《大堰河,我的保姆》的翻版。但是这首诗得到了邵燕祥的赏识和提携。并获得全国青年新诗奖。凭着自己的努力取得巨大成功。先后担任《星星》《诗刊》的主编。但是细读细节确实有不同之处,有感动人的地方,被很多重量级诗人推崇至深。看来也不能一慨而论。谢谢版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9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祝福!大概很用心地写。
“凋零”这个词,最好别用。迫不得已,也不要用。我以前用过,以后我尽量不用。原因,你自己想一想。和一种刑罚有关,这种刑法太残忍,人死后才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0 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跟深情走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0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真实面目 于 2019-10-10 13:05 编辑

你不高兴我也要说:

姐姐是听信了母亲的话
我们离开了出生的故乡
回到了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
我的童年留在那里
在那里生活和成长



姐姐是听信了母亲的话
回到了祖祖辈辈生活的故乡
我的童年开始在那里安家
……

这里的重复没有必要  成长和安家叙述中已交代清楚了 最后一节又再次重复也多余 既然明白是别人的翻版
为什么句式上 还是笨拙的模仿 写出自己的情感就可以了 它是你的诗不是别人的(是姐姐的 也没有多少你成长的笔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0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蹊 于 2019-10-10 11:38 编辑
真实面目 发表于 2019-10-10 09:33
你不高兴我也要说:

姐姐是听信了母亲的话

你懂个屁,我都不想和你这样的人说话,觉的耻辱。你认为你的诗写的很好,是大师,总在别人面前指手画脚,其实你还没有入门。如果你是大师,你也写一组同题诗,大家都说你写的好,超过了我,我服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0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真实面目 于 2019-10-10 11:58 编辑

4.故乡(之四)

故乡在很远的地方
那是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
我的童年留在那里
在那里流浪
姐姐是听信了母亲的话
带着我一起离开了出生的故乡
回到了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
   
在我出生的故乡
有一条弯弯曲曲的青石板砌成的小街
姐姐经常的经过那里去挑水
有两排供销社的商店
满足居民日常生活的需要
有一所小学一所中学
教育他们的后代


离开出生的故乡
我匍伏在姐姐的背上
姐姐把我背到了故乡
在故乡的村庄生活
不用担心以前发生的事情
不用担心恶毒的眼睛会剜出血淋淋的人心
不用担心石头会扔进屋里
不用担心雪会砸在身上
不用担心罪恶的皮鞭
会像落在母亲的身上落在自已的身上

   
故乡不愿意看到她的后代受苦
看到他们受苦她也会落泪
极其大度的接纳了流离失所的我们
极其大度的均出了她宝贵的粮食
喂养了饥饿的姐姐
喂养了我苍白的童年

姐姐学着祖辈去劳动
鸡是姐姐养的
猪是姐姐喂的
菜是姐姐种的
地是姐姐耕的
姐姐手里纳出的是我脚上穿的鞋
姐姐手里织出的是我身上穿的衣
姐姐在田里刨出的是我生命的食和羹
   
我在姐姐的背上一天一天长大
学会说话 学会走路 学着去劳动
我在姐姐背上
看到了谷子生长颗粒归仓
……
姐姐学着祖祖辈辈耕耘土地的方式
弯腰侍弄土地
在春寒里架膜
在风雨里排涝
在辛勤的劳作里
埋葬了自己的青春
当她抬起头时
面前是一块一块青青的稻田

当我在故乡的温情里长大
就要离开爱我眷我怜我的姐姐
姐姐呀再也离不开她的故乡
在祖祖辈辈生活的故乡
她的青春留在那里
她的爱情留在那里
那里有她眷恋的儿女和一方热土
出产谷类孵化精神的土地
姐姐是听信了母亲的话
离开了出生的故乡
回到了祖祖辈辈生活的故乡

我说过自己是大师吗 评论和大师没有任何关系 评得对不对 大家来讨论 难道由你搞一言堂(我没在农村长大 写什么同体诗 我也不参加这些比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0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实面目 发表于 2019-10-10 11:43
4.故乡(之四)

故乡在很远的地方

不要你写我的故乡,写你自己的故乡就行。怎么会强求你写别人的故乡呢。你也太不会想问题思考问题了。你的诗写的太差,我都不想评。我就是用脚趾夹根木棍写也比你写的好。你自己去数一数你有几首诗被亮起来了。我被亮起的不少。我的诗不需要你这样的人评。我的诗写的好不好有真正的诗人和极具实力的作者评。我是四川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今年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差一票通过。我的作品被中国当代作家代表作陈列馆收藏展出。不是浪得虚名。你是吗?你有吗?笨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0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真实面目 于 2019-10-10 20:30 编辑
成蹊 发表于 2019-10-10 19:42
不要你写我的故乡,写你自己的故乡就行。怎么会强求你写别人的故乡呢。你也太不会想问题思考问题了。你的 ...

没意思 有些虚名怎么啦 这是你骂人的权利吗 一有批评就人品大暴露 我是论坛会员 我有评论坛诗的权利 再大的诗人也不是首首都是经典吧 经典也有人批评 普通读者也有批评的权利 难道诗被垄断了吗  你的诗经得起考验 你
可以正面反驳我 我改这首诗是为突出姐姐 我没有姐姐 当然写不出这样的诗 但我的《父亲活着》也被亮红灯的
作家协会不是唯一标准吧 只是官方标准 算了 草民斗不过官 今后躲你就是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0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这首诗应该请教你姐姐 我的改动丝毫没有有损于她 这就够了 其它其实无关紧要 你何必小题大作呢 再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0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实面目 发表于 2019-10-10 20:43
我想这首诗应该请教你姐姐 我的改动丝毫没有有损于她 这就够了 其它其实无关紧要 你何必小题大作呢 再见

顽冥不化,像你这样的人不配,烂仔,希望以后永远不要再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1 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中,祝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19-10-16 13:2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