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6|回复: 3

大雪之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0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雪之后

大雪之后,野地里的坟
就像刚出锅的馒头,也像少女
发育好的乳房
贪婪好色的天空忍不住
俯下身来,露出星光的尖牙......

      失眠

深夜,远处的火车
穿过楼间草坪的“唧唧”的虫鸣
沉重的车身轧过钢轨的声音
仿佛铁锅里“咕噜咕噜”地
炖着被斧子砍断的骨头.......



      割草机

鬓角早生白发。每隔二十天左右,
我都允许推子,不分黑白地
贴着头推过,露出
伤疤,青筋、皮屑

居所附近的公园里,
也每隔二十天左右,就有人推着割草机
在我的头脑里
隆隆地,来来回回

结束后,我需洗去
恼人的头发渣
而他们,只需将"小草也是有生命的"的牌子,
重新插回醒目的地方



   小路是毒蛇,大路如巨蟒

在纪录片中,非洲雨林的某条巨蟒,
艰难地,吞下了一只野兽,
然后长久地趴在巨石上,一动不动。
几个土著人发现了它,把它抬回了村庄。
人们欢呼着英雄,从四面八方汇聚于此,
看刀子把蛇腹剖开,如接生般,取出何物。
这足够很多人,吹嘘一辈子了;
这足够很多人,不去想另有巨蟒的饥饿,
游动在雨林深处,攀援人性的幽黯。
更危险的是毒蛇,它们隐藏在
房前屋后的草丛里、碎石乱瓦下、尘封的记忆中。
捡拾掉下的钥匙、抄近走向对面的街道、乃至细嗅小小野花,
都可能被其猝然一击:
首先是针刺的疼,随后是麻木、昏迷一一
急需,急需找到血清的供体。
死亡,却从未有过如此清晰、准确,
令醒时所做所为,都像安排后事

        谎言
泥沼之上,
是风平浪静的。
也生长青草,也会
倒映白云、星空。
而我曾亲眼看见一些人
为走捷径,误入其中,
一只脚抽出,另一只脚
就更深地陷溺;遗留下的脚印
则被来自四面八方理论的淤泥
迅疾地填满、抺平一一
如此,没走多远,
本身便消失了踪影。
而泥沼之上,
仍风平浪静。也生长青草,
也会倒映星空、白云。


         高处

只有攀到高处,方能看见地面上
忙碌的一群群,多不是行走,
而是,蠕动。
只有肯从高处跃下,才能发现加速的
坠落中,也同时产生愈加猛烈的
向上的,风。

大地的拥抱入怀啊,
从来都是,以血开始
到骨头,安宁

     终结

最后,我唯一能做的亊
就是砍倒窗前的树
直面焦阳
忘却之快,恰如将其劈成柴
燃烧一个个漫长的冬日
活着,能始终做的事不多
有的人只是种下并照料一棵树
爱的浓荫长成,多么缓慢呵
多少人却因此
飞快地耗尽,苦涩的一生

   创口贴

风雨之后
晚霞如血
裹着神的手指

最锋利的
是最柔软的

        道理

一经说出,它便成为具体:
是风雨、闪电、虹霓、昆虫、野兽,
也是行为、意识、积习,或目的、欲求、希冀,
或仅仅是活着的安慰、
为活下去的妥协......


正襟危坐,循循善诱,谆谆教导,苦口婆心
乃至枪炮下的歌唱,深渊里的舞蹈,天堂中的沉沦,
不过都为了被迫或自愿接受、遵从或顺从
苦难与幸福的洗礼。
打记事时我们就被要求接受,
祖传的诫律、生活的训导、旗帜上的宣訁、屡试不爽的处世哲学......
我们要按此而活,各种各样的道理
充塞入身体,有的进入血液,有的随泪水和汗液排泄一一
遗忘就会重新记忆,记忆就会遗忘——
爱在其中,一次次处死我们,又一次次复活我们。


我们刻骨的仇恨,缘自我们最终没有活成
他们想要的样子,或自已想要的样子。
我们最终悲哀地发现,在道理泛滥之地,
往往是无理的时代:所有的道理都仿佛正确,
所有的道理都可疑。


而能被普遍接受的道理,像四海通行的钱币
检验真假,穷富,得失的同时,
更被贩卖,挥霍,被利用,被偷窃,
更沾染上各式各样的病菌,
而不断贬值,不断被虚妄之梦的银行印制。


无疑真正的道理是盐,是不可缺少的。
但真正的信仰,却是大海。
我敬仰那用热血从大海中提炼出盐,走入人群的人。
我更敬仰那揣着一把盐巴,从人群中走出
融入大海的人。


我尤其敬仰那些沉默的树,它们按自然法则
生长成大地上的风景,无惧
岁月无端的侮辱损害。
我们却只能按内心思考,而不能
按内心的法则生活。



       杂音

闭着眼聆听莫扎特的小夜曲,
听到深处,月华渐浓.....
猝不及防,一阵沙砾摩擦玻璃的尖锐声
突然从中响起一一
我被惊醒,慌乱不安,急忙关上了音响的开关。


有的人或事也是如此,它们仿佛毫无预兆地
突然出现于主题曲中。梦中惊醒的人们,
恐惧不安,急忙禁止这些刺耳的声音发出。
然后,一切就会陷入
漫长的沉默.......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10-10 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真实面目 于 2019-10-12 11:24 编辑

终结

活着,能始终做的事不多
有的人只是种下并照料一棵树
爱的浓荫长成,多么缓慢呵
忘却却如劈柴之快 最后我
唯一能做的亊 就是直面焦阳



表达得有些凌乱 我飞快地耗尽 还是照料一棵树? 砍倒的是什么树?不如"小草也是有生命的"醒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0 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祝福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0 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独特的视角和抒写,诗意丰厚。学习。
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19-10-15 15:2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