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17|回复: 12

搬过来吧——风中的金莲花(汇总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9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紫藤花架下 于 2019-10-24 09:29 编辑

《插叙》

说起金莲,我更愿意把它盛放在
2882米的高坡上
带着清凌凌的风。偶尔遇雪

若肯喊一声,“我终于等到你了!”
那年的溪水就从山外袭来
隔着云雾抢出
一路花开

更多时候她听一些脚步从
高楼大厦起身,带着复姓西门的人
于一场虚构里挥霍。只是,这与她何干

《 已有花香开始凋落 》

梵音上有一枚红枫,这是金莲说的
开一辆路虎的女人旋风般出门,这是你说的
我只是站在小门小户的一小片月光里看
像个路人,无限委屈

秋风来了,花开始凋落
与你相识的梦里有明朝香气也有
北宋敌意
念及远方,我看到一轮相同的月亮
而念及你,总会回到一片叶子上
经过新绿

《路边》

她有前世的忧愁要养
所以红绿灯的世界总是
忘了看就走
有时看了,又忘记走
日子不是一马平川。很多条河流
找不到源头

就等在路边
等你看一眼湖水中的莲
或从纸上越过来告诉我
这红绿灯的路口
该走是留

《小风月》

先是淡蓝色,后淡紫
再然后是白开水的日子
小风月不是个繁盛词
读字的人,大多失色却饱含热泪
如八千里路云追月
如忠实看客

花丛躺在春上,秋在缅怀
你说的望江府很远
我怕走不到就睡了。也不能思前想后
江南长袖善舞,容易弄丢
大好的江山

《 白的啤的 》

嗯,喝酒。白的啤的
闭着眼睛,在一片火烧云上停下
看暮色坐过来靠近我的发
不谈云消失

一只蚂蚁从指缝儿偷窥。这月光
多像十八岁的蔷薇
一醉扶墙。再醉还扶墙
而墙头上跑马的人,眼前
铺满星光

《 江小白 》

我竟看到你十八岁的第三世坐在
高大树枝上
右手拄着屈起的右腿吃梨
左腿晃荡。而我,扎着十二岁的
麻花辫在树下喊
“江小白!你下来!”

那刻,有45度的阳光穿过岁月
与后来念你时的目光
重复醉着。今天也是

《鹧鸪天》

一片桃林推倒院墙
描秋的思绪就乱了
她一边点火想熬熟一些果子
一边霜露为饮,细品清凉时
你的样子

文曲星在暗处一声不吭
鹧鸪天发起的小令让一座城
升起圆月时就出双影
若摸黑走路,就是长巷的引子
故事接近尾声

《朝圣路》

去年此刻,我正动身去稻城亚丁
单人。双飞。九日。无数种可能

“朝”是方向
“圣”是净土
“路”是历劫
上错车,没安全带的座位,曲折上升的
悬崖路,高反和一些陌生人、小心思
让一面火红的旗子腹背受敌

说不清祖训还是骨子
我不吸氧
不肯接过马背的搀扶
更不曾跌倒在海拔4700米的垭口,直到
牛奶湖与五色海同时眼含热泪
把脚下步步沉重
化身如雪般的
洁白、轻盈

《不惑》

入夜,珍珠海环绕的
彩林又在梦中了
我迎着海拔6032米的仙乃日峰
大口喘息着走来
把十月的雪山、海子收入囊中
那刻,天空那么近
所有清澈的源头都有

跟阅历无关,我只是写尽风尘等你
掰着手指数回旧年,再旧年
回到1919
那时十里桃花正盛。有人在盼

《 隐疾 》

高脚杯接待的顾客越来越多
豪饮或舞是后续
一曲华尔兹转不出灯红酒绿下的
诸般隐疾
美目是毒药,多饮一次
就开败一次蓝色妖姬
像悄悄潜入、浸泡、发酵的
三更雨

《 食指上的毒 》

你在自己的世界里闪展腾挪
我穿起戏服,在天涯的某处胡乱鼓掌
全忘了
脊梁上背负过冲古寺一缕檀香

你还是看不见我的海
动荡时,也递不过说好的桅杆
一缕碎月光就能撬丢
一座城威风时的
八十万禁军和狼烟

而含在食指上的毒
越来越像光洁的额头、腮红
像我呓语时的
你一样

《小重山》

小重山,一目收尽
吹陨人唤不醒假寐的人
改叹空山空巷空心人

可秦时月亮在敲窗
大明有故人。一些梦境
总迫不及待从桃花源里走出来
屋檐那么小
小到额头一碰
就是你的目光和嘴唇
若转身
就撞到法门寺伸来的檐角和钟声
一烛香火拖着颤音

《 遇到你 》

一边做梦,一边写诗
一小簇火苗
越烧越旺的样子

想起初遇你时,路边都是花儿
花间都是蝴蝶
几片云天空走来走去
我闲散着裙摆和长发追一只燕子
那刻柳丝长
那刻风一吹,小河水就交出
动荡的心

《西湖明月引 》

慢梳妆。待明月出来走西湖
写诗的男子一侧身,就让开了
三生路

西湖莲叶何田田
西湖鲤鱼暗处闹。我看不到你
就看天海
天是九霄天
海是星星海。都是我望而不得的
旧病
看一眼是前世的沙子
再看一眼还是前世的沙子

后来,有个小丫头在画圆
画笔在纸上吱吱疼

《凛冬将至》

傍晚时候,你的锣鼓点慢下来
目光飘向看连环画的孩子、戏台上的悲伤女子,和
租界里的人模狗样
天空制造着落叶假象
仿佛凛冬。你的肩膀开始弱不禁风


去年绿皮火车上
佳人赤发,你多了几眼
中毒的命里又薄三分

《 水的坚硬 》

水是桥,是灯光,是影子
是水草们抱团遗弃的几只鱼儿,和
民国回来的女子鼻尖上的
几滴汗珠。忧郁且恍惚

你也恍惚。说起过往,像说别人的事
而说起我,就想指挥些悲苦
烛火暗下来。夜又钻进空街巷
被一层层黑篡改着
一汪水的软质地

《  陪你冬眠 》

松鼠挖洞埋好食物
就藏洞里睡了。负子虫背上子孙
潜入泥沼也睡了
冬天来时,你再次成为雪花为我
遮下枯荒的土地和种子

仿佛故事一直是洁白的
仿佛觉观的钟声,只惊吓过麻雀
而你我是冬眠的两个小词
有乱世也不能拆散的
三生三世

《 九张机对莺啼序 》

修兰房,养蚕养蝶养百花
花上有春。春中芳心密。你说
“去吧,绿林子垂下小光斑,莲花爱听九张机。”

之后一干人又踩着鼓点儿
进出莺啼序。只长袍先生不见了
火烧云躲过一缕风回到旧时空
纵身马蹄声

《 老字号 》

茶馆和酒馆都赢在“老”字上
大郎的烧饼摊没牌匾。一双泥腿走路
总也到不了几百年后
老地方

西门外有老街、朱门
有你天生的敌人。还有个
女人面色红润
所以每次落雪,我都站在
吱呀的门槛上素衣素食的望
老字号里人来人往

《 小酒馆里说书人 》

小酒馆新请了说书人。酒水打折
唤小二再来一壶的人越来越多
大郎再次成为书中矮客
一副担子两肩风雨,等我
避过耳目现身来世

只是,听客们不走,结局
就不够美好。所以我们剩下的
夜路要一起走

《煮草为药》

先是一只蝴蝶死了
接着流萤,蚂蚱,蜻蜓,鸟儿翅膀上的云
秋风沿着河岸放悲声。故乡刹那
卷起千堆雪的凉

凉意波及的屋檐
有死有伤。这乱世的乱
从烧饼摊漫延到马背上的青铜剑
再到美国西海岸开发总舵的
一张U盘
月亮淹没朝阳,一张黑网
遍布古今

我的急,是世界末日的急
我以身试火,煮草为药,想救出你
世俗眼光下的悲声

《 悬壶济诗 》

从清河镇族谱上下来,大郎过着
越来越矮小的日子回到北宋
我也戴了珠钗紧随其后
左顾右盼。手攥毒药

听,说书人还在下蛊
在害大明朝贤良榜上的人
我的诗,不知还能不能装进
华佗的葫芦
救你。救世


《 不舍昼夜 》

一路跟过来,你的
天井里长出七个月亮。你说排在一起就行了
就是一个女人的生生世世
秋风过境,瘦江山不瘦相思
每一地月光都是温柔呼唤

跳出矮墙,南南北北、大大小的
许多个镇子、炊烟、晨雾、露珠里的太阳
在不分昼夜圈地种粮,人们饥饿、干渴
相同的绵软正变成云朵
期待飞鸟的
一粒种子

《血月》

某年经过桃林
一轮血月站在桃枝上
积水的眸子就认定
必有一个你赶来
扶起背上的碎月光

《 蓝海 》

小人鱼气息微弱,眼睛里装着
几块石头和海鸥翅膀
心是空的

隔壁老树
守着老屋看年年燕子回来
井水爬上枝头望远方
这一世,你换了容颜在风口
不说话。风向北吹
北方,一个女人
发里蓄满草木却长住蓝海

《 浮生杂纪 》

喝茶,聊天,偶尔读书
更多时候看看乡下老屋、记忆中老树和
新泥覆旧泥的燕子窝
想想雨滴几岁时开始在眼前
停不下

假装浮生有你,不担心猪肉涨价
不担心土地渴死了众多庄稼
也不担心活着活着就成了副皮囊、物件
只会在雾霾后的荒土地上唠叨一句
“快了,快了,就快死了……”的话

四季却嗡嗡像个中毒风车
月亮又在街角蹲下。亲爱的,这一世
没能成你天空下饥饿的那个人
我伤心欲绝
我怀抱空空,坐在你的
思念底下

《 最后的…… 》

最后一天下雪。我在雪地画月亮
它们都白,都凉,都是小小孤独时怀抱的
一缕光
从2019到清河阳谷,到梁山、民国
你唤的是我又不是我
我顾自白月光描眉
看你多情、抒情,在过深的水里
越走越荒。却不能多说一句话


好吧,最后的最后,把水中的
月亮再看一遍
金莲花放回2882米高山
大郎,不知该不该
说起来生。或者,就此别过吧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10-19 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第一个来的很多。写的很好,可以静静看会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9 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满屏的诗意。可以饱眼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9 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幕 发表于 2019-10-19 22:39
我是第一个来的很多。写的很好,可以静静看会儿

晚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9 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幕 发表于 2019-10-19 22:39
我是第一个来的很多。写的很好,可以静静看会儿

晚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9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月笼寒波 发表于 2019-10-19 22:55
满屏的诗意。可以饱眼福了

写着玩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0 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唔,啥也不说 ,精了再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0 0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阿紫,慢慢读,你得我的好好看,有的没细看,太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0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读,这样的才思,我是只有佩服的份儿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0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洋洋洒洒,漂亮的一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1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莲儿搬过来了,真好,大郎估计也会跟过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1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越写越厉害的阿紫,占个位置重新读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4 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金莲花是很特别的,诗歌也是。只是出场得很少,

但原来,也已经写了这么多的字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19-11-13 01:0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