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40|回复: 9

《海贝斯》和亲们一起转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3 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玄色 》

雷雨将至,秋风,又开始大段的煽情
树影倒退半步,还禅不透云的边陲
更多的叶子,偏爱舒展的张力
悬于眼眉之上,由浅红到深红,直至混沌一片
深浅不一的停顿,饱含水声,卡住表情
没什么可以挥霍的了,黎明之前
有必要把所有的玄与色拆开,再仔细梳理一遍


《 不惑 》

言语严重磨损,刀锋圆钝,少年又输掉了许多光阴
在虚构的国度,开始 打坐、调息,守拙
渐次清空,归零。当孤傲磨成一种姿态

和秋天对视的人,慵懒、透着绵软的香气
不再专注六朝旧事,转而向内
清醒,是另一种无药可医的疼痛
无关紧要的细节,似暗藏玄机,在低处
风声松弛,湖水微凉
月光如若再淡一点,就可完美地隐去身形


《 插叙 》

新诗旧词,相互凝视,叠加
一抹水印,从来处来
如秋风突起,霜烟过境
湿冷的氛围,绵延,穿越纸的形态
而我深谙,这些带着血色 甜蜜的煎熬
霜红满天,抱残,在一场大雪来临之前
舞得回肠荡气,欲罢无能


《 跨界 》

修习隐身术的人,矫情、惧光
谙熟穿越的伎俩,在抵达澄明之前
幻道之隐,一再闪现,却留不下真实的质感
形而上,而下,众饮或独处一隅
水中总有浸湿的倒影
一声轻微的挪移,辗转而落
空出大段对白。掌心透明,杯中酒
还于空中虚晃:请、请了
醉眼迷离,笑问,客从何来


《 抽屉 》

被豢养太久了,很多旧物
端坐于钟声之内
五行具备,风生水起
游离时,会穿过持续的黑
揭开不可理喻的真相
抽屉里许多这样的药,半清半浊
说出脉象,败去顽毒
逼退体内的 呱噪,阴霾,虚张声势


《 非线性时间 》

习惯了被多重的夜色覆盖
习惯了,明明在你身边,你 却看不见我
仿佛一生的排比,节节隐退
古树盘枝错节,虫洞中的很多隐秘,在她里面荒芜
穷途末路之前,总还有些矫情可以挥霍
多么安静啊 ,想一个人
月光便顺流而下,落于纸上,醉如新酒
什么也不带走,什么也带不走


《 混沌逻辑 》

用月光喂养,诗集的某一页
才有了萌动之美,野火烧,鹧鸪叫
像一行人,耗尽方言,南腔北调

总会走散的,不会开花的野草
搁浅在秋风之上,已延缓了长势
此生如此。我都无法踏进你的风景
不能与你并肩,即便在同一个页面,同一个
2019,这样一个秋天


《 鹧鸪天 》

夜露凝结的时候,鹧鸪攀着枝头,如神谕
一声谁去,一声谁归
秋虫跟着开始鸣唱,直唱到草叶枯黄
体内,结满了白霜
戏词继续粉艳 ,圣贤书调出七荤八素
如你所见,晚秋的雨,就是一个病人,满耳水声
对于痛感,有时谎报军情,有时一语成谶
余情未了,风一荡,如幽暗的骨刺,从时间的底片
总能露出些许马脚


《 仄韵》

那些无用的美味,都是被想出来的
吃下几缕月光,吞掉一些灯火,轻咳时
渐渐就有了节奏,有了上声﹑去声﹑入声的韵
有了细节之上的叠加与重构

我曾听见过许多这样的美,她们都有着
易碎的完美。兴致渐高时,积年的软柔或铿锵里
便有词句流出来,摇晃着满湖的水色
只有孤独的孩子,喜欢暗迎着这样的节拍
有时微微侧头,有时嘴角含笑


《妖》

她就是我,有时,又像一段
碰了就疼的旧事。闭上眼睛的人,才能听到
那些微妙的色彩,触到她的形状与娇容
细微如此不可或缺,光远遁,风亦有了某些深意

是一种宿命感,妖,有时就藏在我的体内
脚步轻盈,我可以凭空想象出多种绵软的触感
从虚空中大胆地吻她的眼睛和嘴唇。有时
我还看到和她那么相似的 小小的自己
游离于规则内外,一点一点吸纳着天地灵气
我动、就只是水底的云、是一缕微风、几朵音符
不动、就是一块顽石、老朽的古木
此时,语言是陌生的
只要愿意,人间的情与事儿,全可以不管




那是你最初的手指 ,风之上
她仰起小脸,你看到的那个侧面已经红了
有着 青枣一样的脆甜与清香

不要等熟透了吧,小酒窝里,沾着露水
满满的醉意。这个时候,你摘下来,才刚刚好


茶青

那么便坐下来,在一杯茶的静怡里
如果你想,凋零的矢车菊,也会变成
一株忍冬草,紫砂盏中的修辞
将细碎的叮咛举至唇边
每一片绿都饱含湿意
水中遇见的佛,照你光洁的额头
多么香醇啊,每一小口的回甘
都似一次越界飞行


如梦令

比往事还要轻一点,像你 喊着我的小名
碎花裙摆应声飘起来,沿着深秋
金黄的弧度开始旋转
白云是你的风筝,我是你手中的丝线
更隐秘的,才会沉重,才会颤栗着落下来
当白云想吻你,温柔慢慢合拢
太像一首诗了,偶尔也想偷梁换个柱
像你一样,荒谬,美好


白毫银针

事实上,她安静极了,味温、性寒
草木有情,却不擅言辞,几乎无法搭讪
只是,过尽千帆,你还会记起那别致的光泽
叶尖,升降沉浮,藏起的端倪
若寸许芽心,她便条条挺立,可,退热、降火、解毒
先闻香,后尝味,余音,沏成浅浅地一醉
留下的白, 绕过嶙峋的山脊
辗转回到自身的火焰

我想,我是另一种植物,是你暗夜中安静的时光
我想你也可以试一试,我省去了虚词后的
香醇、回甘与险途



西湖明月引


酒,必是好酒,月,要满
湖,定是那西湖,世间最撩人的景致
被月光洞穿,风动,声起,深不可测
恬淡而暗流汹涌,那音韵,神采
极尽想象,酝酿出梦蝶的庄周
这会儿,正是风清骨俊,遍体华光
那就醉了吧,醉完这一次
余生的这具肉身,都可以称之为 玉液琼脂


《 减 》

我这种植物,命中带水,耳根偏软
金黄 也是借来的,马上
就要还了
一个夜晚,又一个夜晚,流水如游丝,是原味的
心 扔至莫及处
唯慢板幽调,隐于无形
不存在的才刚刚好,无数徒然
什么顿挫,避重就轻
空杯子里容不下一个剪影,世事漫流,一梦浮生


《 隐疾 》

疾,总是可耻的,羞于示人。隐 是常态
瘾也是,魔障也是,驿站太多,路途尚远
浆果掷地有声,迷途知返
那个暗中唱反调的人,空有一身汪洋
操纵往返术,豢养小山水
不讨喜,诸事停顿,抱守一曲残章,不复修改


《 纸城堡 》

幸好还能虚构,光影斑斓,流水向西
所有线条都不是凭空出现的
在近乎纯粹的醉意中
上或下。偏左、偏右。绝少横行
我抱着我的猫咪在秋风里
偶尔退回去,看水、看水中写满谶语
时间与酒,轻易改变着故事的形状
只有这支秃笔,收拢了最后的光
嗯,这最后的锦囊。且看我
轻易断了那仙人的去路


《 木质的光 》

在药香里养熟了的精气
性情已足够散淡,入修林,饮酒,挽琴
时间与时间,隔着大片的雨声
门扉半掩,小雏菊,正从诗做的器皿里
一丛一丛长出来
她们看不到我眼底的潮湿
就如同风雨从来都不曾来过
韶光如此奢阔,人生当知闲趣


《 食指上的毒 》

梦中醒来,夜半惊雷,之后,灯灭
雨声中,万事阖上,时间 又趁机卷走了许多
说不出的空,绵绵无抵挡
涯角深寒,心境 似被岁月钙化成坚
反而无澜了
唯这食指上的毒,尽成了敛我愁寞的衣钵
漆黑的红尘夜,我且容她
适时克抑,适时流泻,适时抚平旧褶继续前行


水穷处斩水,云起时断愁

(一)
许是心路走到了这里,水穷处
我如一个突兀的变异
被排斥在秩序之外,插不进任何行列
一切是寂的,草木,风尘,日月
天色暗了又亮,几朝更换
想必,天涯芳草犹存,聚散天定,不该言愁

(二)
想那胸中万亩 待收的良田,尚待挥霍
花落北坡,南坡和我 便是看客
为何,诸多凉意,倒悬在空空的墙上
带着年轻时不羁的表情
纠葛就像一堆梦话,找不出进退的
路径,让系铃人无比尴尬

(三)
10月将尽,锦华渐褪,秋意渐深
你还在泛舟的渡口吗?亦或,在你的苹果园里
怀抱雷电,等待一个恰当的契机
余下的细节,仍在刻刀下暗自蓄力
是瑜伽里调息的习练,是类比一份激情
回赠以光阴最终的淬炼
热爱 多像一场烟火,亲爱,且容我们
唱着,走着。时间,还够


流水的韵味

这个世道 越来越浓墨重彩,寡淡 许是小小众的
静止于流水中的十指,总伴随着一丝无根的飘零感
空格键上,你的呼唤,缭绕不去,在我尘埃一样
白驹过隙的瞬间,犹如一滴水珠
带着沉积的不可数计的时间

所谓的遇见,无非是文字里
茫茫一派大水,我扯着你透明的衣角
给你看,我无为的山水,我为你卸下最后一层妆容


今世是极夜,梦你一生

深层的记忆,紧贴在命运的轴线上
超现实的陌生感,犹如醒着,回到久别的故土
杂乱的线条和布局,在空洞中寻觅更熟悉的空洞
梦,该是万念之后,唯一漂浮不去的执念

在凡尘绝壁处,生生打开潜意识里的异世界
混沌而奇异的日常,满满的忐忑和期许
我多么熟悉这些绝望的欢喜,极致的忧伤

像冥冥中的天意,今生,唯我
可以在你的梦里醒着
可以从时空的拐角处缓缓走来,成为
被你 反复梦见的小美人


《 煮草为药》

从一根芒草中拧出点滴翠意,那是我 原有的形态与表情
我想,我该以这样的方式呈现
辛辣够味。苦涩够酽。所谓道法自然,润物无声
荒草接天,火苗应声而起,慢煮清熬,草香直指秘密的心径
影不于吾形再相依,魂不与吾梦复相接
我想以这样一滴颤动的水珠,遁入你的魂脉,敬你
替你受难,祛毒,摇落你满身的寒影
万物有灵,我的翠,有不舍昼夜的梦呓,喊你,归来


《 悬壶济诗 》

幻象高于十二级灵台,要悬多久才不再沉重
一支秃笔,跌跌撞撞,要铺开怎样的星空
才能遇见你,秋在尽兴,一会儿是光线,一会儿是微尘
淡蓝,墨灰,偶尔,细雨微蒙。独乐乐,众乐乐
都是季节深处,无言而沉缓的馈赠
是一个怜字:怜众生,怜自己
我有诗香为盏,带你来我的醉里
浅一口月色,深一口虫鸣,祛寒毒,了薄凉


《 水的坚硬 》
早已习惯了放任,在更远处,坐拥山水、放浪形骸
流淌不是来回倒装,才能去掉虚浮的火气,忆起前世
犹如小众的月亮,只取纯银的单色,那么直接的给人无尽的想象
减法有时会得出 加法的结果,我所钟情的秋天,是水的对岸
你越写越短,日渐坚硬的那一行字,省略虚词与假设
偶尔,一个流淌的眼神,到底有着多大的后劲
以至于每一次软下来的我,都以为,遇见了最真实的自己


《 凛冬将至 》

掌纹间繁复的暗记,像个知情者
供出前世的梅香,蛊魅着今夜的歌者
从起伏顿挫的方言,从体内的残秋,错乱的幻影
搜寻着一些不可修复的数据,揪人的蛛丝马迹
她不知道,这个时节,她得等,等一场大雪
漫过屋脊,在下一个章节,才会呈现昔日的脆响


《 雪夜温良 》

如果不是挨得太近,应声而起的大片落红
也不会打乱了一场雪的覆盖与静寂
我们像是不合时宜的暖,是
一个词语和一种香气的结伴,同一个脉搏
让镜面上孵化出新的异界
逼迫冷风重新返回一定的高度,夜,乱了厚薄
可是亲爱,脆弱的容器,终究盛不下太多的负重
黎明就要来了,雪意浓浓
而忧伤,不是能不能去爱,而是明明爱着
却无法阻止爱着的彼此慢慢消失


《 不如饮酒 》


那个亚光的人,把自己落进高脚杯里
诸如枕海,摇摇晃晃,欲要困住流逝的美
喝傻了,便还有更多假装的暖可以挥霍
那间乌托邦的小木屋,其实是悬空的
倒悬在空墙上,种种秋的滋味,以及我们
年轻时的表情,还来不及好好咂摸
抱醉而散的,始终是那些
杀无赦的整肃与清醒


《  陪你冬眠 》

这样歪头看着你写字,半梦半醒之间
黑白相间的琴键上,钢琴家Ozymandias
纯净至简的节奏,把我带入
沧海桑田以后的空阔里,为天空松绑
为雷电穿上,闪亮的羽裳
为我打开空灵,神秘的小门
此时的秋水,慢慢褪去旧日的烟火
如琥珀,如剔透的果冻
臆想中的一场大雪,重复绽放
铺天的暖白,欲罢不能
更多的纯色,拿走所有的阴影
像你干净的目光,让人不舍得喊停


一声梧叶一声秋

紧紧挨着一棵梧桐,迷路的人儿,身披黛色
岸离得很近。金色的
再迟一点,秋水就要覆盖整个湖面了
叶子们野性的张望,终于松弛下来
落在哪里,都了无心事
我也似乎没有什么要想的
拍打拍打身上尘寂,其实也没有多少重量
一切的一切都在秋里,我松开一声一声的空默
环顾四周,天很蓝,你,还远


一点芭蕉一点愁

雨打芭蕉,声声慢,慢如霜降
慢成一首小诗,秋水微澜,禅定者忍不住
折下一行,坐在月影中细细把玩
在尚未开始的应答之前,音符与休止符,悄然缠绕
仿佛痴迷的深度,与细长的幽径牵引
在掌心,在舌尖,针芒对针芒,幸福与疼痛
竟然找不到一个妥帖的词儿,用来怀念与放纵


三更归梦三更后

幽篁皎月,烛光静处的遗痕
在得失与暗灭之间
似还在倾诉,抑或流连,凋敝在持续,秋雨填竹篮
透过薄雾轻纱,远隔千山万水
冷色的醉态,圆满了苦味的纯香
鳞片慢慢脱落,从另一界面,进入,重温
花魄,烛魂,有红楼一梦,有一角别院
一记断弦,白白弄皱了一地月影


点字为棋,布局成趣  (这一个回赠@【律】小二)

人间如棋盘,风的手指,删删减减
太多经不起推敲的,浩荡而过
多么纯净无措的秋光
子夜残烛,秋饮者,在酒杯里,安静地激荡
请允许风与我一起变软,这丁点大的小城
摇摇晃晃的小岛,空枝,过于陡滑
站不住一朵眺望的心花



《 遂 》

弦音上品秋  水的圣境,孤星,茫原
在臆想的风景里,变幻各种的角度
轻绵宏阔,醉意的深处,一万条隧道
无所不至,该放逐的放逐,该颠覆的颠覆
伴随着落红,深秋,挣脱开晦涩的大网,离开自己
任何形式的弥漫,都不过沧桑缥缈,过境云烟
此时,雾远了,你近了。咫尺,捱在
黑白交替的尘世


《 醉花间 》


看自己再轻一点,收起种种预感
浮生,才会如这些秋红   飞起来,落下去
在极低的暗夜,白驹折回到远山,一只蛾扑向最后的焰火
这仅仅是一念
挽起风的手,相见欢,当然还要有酒
那么微缈的香,淡若花痕,叠加,往复
替我说出水,完成我  尚未完成的想象
月光很轻,醉花,影影绰绰,仿佛流动的画
而此刻的你,正在画中


《 陶 》

喜欢一些另类的词,犹如喜欢
一些个性张扬的陶器,率性又些许偏执
一种韵律的美,动人着,惆怅着
更古远,更招摇的陌生,让人心猿意马
这样的进入,素心花对素心人
开到荼蘼,梦都是香的,一丝一缕
在秋天的最后,一片惊艳


《 浮生杂纪 》

九月养菊,摁住风漫卷的躁动
心中养马,甩开轻快的蹄声
果实 还可以再丰腴些
豆荚鼓胀,忍不住要开裂

沐手,和面
炉红水沸。屋内,静静香
浮云摇落,又一番闲暇
占得人间一味愚,禅来缠去,万般好
哄得诸多的小时光,予人,予己,两情相悦


《 蓝海 》

无觉,风又落梦,流水可以听到无,卷却天机
舟回砚边,尽收余寒
只留最后一点直觉,翻阅着你的风
海浪,如秋天的穗子,又摇曳,又静远
间歇性的冷色,将人与人隔在不同的语境中

赤足沙滩,残枝落笔,书大大的海,念小小的恋人
天亮了,我睡了。涛声撼枕,满目遥岑
天亮了,魂断我还知,请不要叫醒 那一大片苍蓝


《海贝斯》

上古的风袭来,远岸更远   
风有风的禀赋和语境,随心弥散
驰过版图的最后一页,驰过梦中的果园
欲要雪藏那程起伏的季节
一瓣落红,聚拢来最后那点香与色
预演无神论者的逆袭
与大野莽蛇保持某种秘密的对峙
醉,不醉,半醉,沉醉,各是境界
拦截惊马,欲将无望调到一寸心间的平仄
执手如执妄念,照面如照时光的汪洋
初时斑斑点点,后来,层层叠叠
堤破,危栏,逝水,大雨恣肆,浑浊与滔滔
适合一个人激烈,闪电一般走失
适合把一粒粒汉字淬火煎熬,百无,一用


《  旁白 》

雨一直在下。沿袭着一场大风跌跌撞撞的心情
时间折断在体内,异世界,我们在各自
似有若无的天光里,横笛于草木,陡峭怀璧
这里的空旷被放逐得太久 , 密云合谋,红颜,丝弦切切
内心融雪的过程,雷声隐隐
欲将久别蹄音召回
下半夜的撩水者,回到自己缄默的笔尖
继续以血喂养一片寒光,易逝的美,那么美
让人欲罢不能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10-23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抢个沙发坐下再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4 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亲爱的呆妞你最棒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4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我偷看的少,空了从头好好看你写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4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紫藤花架下 发表于 2019-10-23 22:01
先抢个沙发坐下再说~

小藤花,辛苦了,我还以为我又没上来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4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19-10-24 08:53
亲爱的呆妞你最棒啦

发了好几次,都没上来,亲爱滴,我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4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19-10-24 08:54
这次我偷看的少,空了从头好好看你写的

瓶颈太久了,总是没啥新意,我自己都不稀罕再读,我们一起重新写,我就不信了,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4 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脱马甲后,知道翠儿是淼爻岛上的黛玉,但是没什么交集。

特意找了其中的《海贝斯》一首来读,有海妖的魅惑味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5 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星小倩 发表于 2019-10-24 22:06
脱马甲后,知道翠儿是淼爻岛上的黛玉,但是没什么交集。

特意找了其中的《海贝斯》一首来读,有海妖的魅 ...

抱抱小倩倩,好期待你和药药共同主持的舞会,海贝斯 是前几天 日本的台风 十九号的名字。在外面和脑子都大混乱的情形中写诗的感觉,也是很好玩的体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5 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翠儿写字快乐,这次收获很大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19-11-12 23:4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