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06|回复: 9

[讨论] 诗非修不好,人非砍不成劈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25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阿云阿呆 于 2019-11-25 23:40 编辑

@蝴蝶

今日,我在阁楼,慢悠悠,泡茶,喝茶
那只蝴蝶飞进来,东飞飞,西看看

最后,从它来的窗口,又飞了出去
它舞动后的阁楼,空气,光线

仿佛停滞。我看见我,仍坐在电脑前
不动的时光里,电脑打开着,书架上的

书,有几本发出,厚实般的沉默。就连
墙角蛛网,仿佛,也是被画上去的

它转了一圈,就飞走了。在太多生活
太多梦,它都这样。我一次次

看着它。有时在菜园里,有时在城市中
有时在酒桌旁,有时在牛圈中

我看见它,停留在花上,停留在垃圾堆
中,一堆呕吐物上。停留在山中

一堆新鲜的牛粪上。只有一次,它停留
在一头沙漠里,行走的大象身上

就像我,骑在上面一样。我知道
有一次,它掉进一桶颜料里。年轻的油

漆工,恼怒得,把整面墙,都泼花了
第二天,经过这面墙的每个人,都赞叹

不已。这是怎样的花丛,怎样的森林
怎样的月光,怎样的梦境,怎样的死亡

而我,就是那个由此丢掉工作的年轻人
因为他们,认为我可以去地球,任何

一个贫民窟,谋生。可我认为我喜欢
它,胜过一切。包括,那桶该死的油漆


@绿袖子

很难想象
她把那么多虫子

腕她
袖子里

我浑身毛毛痒痒的
刚想离开

她打开她袖子
那些美丽

蝴蝶
便飞了出来


@风中教堂

一只蝴蝶
嶙峋的骨

一只蝴蝶
抖颤的美

这座风中
飞翔的庙宇

何时才能
接纳我这

小小的
虚假寒士

一只蝴蝶
崎岖的骨

一只蝴蝶
抖颤的美

这座风中
飞翔的教堂

何时才能
接纳我这

狂妄巨婴
无耻暴徒


@蝴蝶

这身体,冒出油彩
照亮四周。虚空里

这行走的空花,像瞳孔
像黑洞。像盘古手中蛋

翅膀,扇动环宇
一头白象,脱出文字

整个虚空,托起过去
现在,未来。我

看见三个我
三个美丽,奇点


@蝴蝶

看见一朵花,停下
仿佛正伸开,收藏翅膀

停留在纤细的指尖,听凑近的
耳语。这肉身

包裹的,骨朵
这是怎样的,异已的香

灵魂的香,骨子里的香
灰烬的香,涅槃的香

藏身庄老先生
我等得有些久了,美丽的蝴蝶小妖

不知,是否有人辨清
现在的蝴蝶,现在的花

在五月马鞍底,谁骑着一匹白驹
哒哒马蹄,走过花的身旁

倚着善良,忽东忽西
地飞。无人能触碰


@蝴蝶

最轻的梦,是蝴蝶的梦
它在时空的缝隙间

每个看向它的人
都会被它带起

每一朵,被它停留过的花
都会结出最甜的果

它甚至,可以穿越史实
最厚最重的护甲

战场,那最惨烈的烟火
那被它带起的死灵

像一头大象,正走在茫茫
沙漠,走向我们渴求的甘泉


@蝴蝶

没有被蝴蝶
环绕的小屋

不是小屋
没有被蝴蝶

环绕的人
不是有爱之人

没有被蝴蝶
梦见过的星辰

不是——星辰
没有蝴蝶的文字

不算最好的
——文字

我愿我写下的
同它一般地轻

我愿我写下的
同它一般地重


@蝴蝶

除了蝴蝶可以配我梦见
我实在想不出

这世间
还能有什么可以是我

尽管我以
文字和骷髅跳舞

以音乐和井蛙和声
但更多时候

我是那把边开边合的剪刀
剪开前面

合上过去
而现在

你是我眼前
一朵飞舞的花


@蝴蝶

穿越无尽星空
我在一列火车

不知飞往何方
这翩跹的蝴蝶

翩跹的眼睛
看外面

外面没有外面
看里面

里面没有里面
虚空中的孤独

我们一同起伏
大小胸膛

催动摇曳
呼应呼唤着

呼唤,穿过
列车玻璃

仿佛我正随它
扇动无尽时空


@蝴蝶

它们这么多
在马鞍底在滮水岩村

蝴蝶的坟墓蝴蝶的谷
它们死得如此好看

和生前一样
在这狭小而宏大的

蝴蝶馆。没有恐惧
没有慈悲。在死亡和美

面前。这是一种怎样的美
美到令人不能忘记

我是它们中一员
如果翅膀,真能掀起

一场风暴,那风暴
肯定是世间最美风暴

难怪,有人死后化蝶
和情人,在一块

走出,这小小墓穴
忽然看见,阳光,迷雾

一只须发俱白
蝴蝶,在我头上飞

再看,它已飞入
过边竹林


@蝴蝶

一只破茧的蝴蝶
在给一朵新奇的花授粉

它不知它身下
是造物者赋予人类

生命,最美的想象
它像往常一样给它授精

披着花瓣的花博士
早已看见这一切

他坐在花蕾中打坐
他睡在落花中闭关

流水打过植物园棚顶
无法审阅他的内心

至于他的佛,他们早已
把他拒之门外


@爱喝酒的蝴蝶

秘境,大雾
他带瓶神秘药水

我们,竹林
艰难爬行拔草避刺

亚热带山地
雨林气候,潮湿闷热

鸟鸣各种
花朵各色

无暇顾及,名字
好听好看,呈现

时时,有天水
台台,滮岩而下

蘋水之滨
他从袋里掏出药瓶

尽数倾倒
我的身上顿时浮起

熟悉诧异的酒香。慢慢地
慢慢地,它们从

竹林中,纷飞而来
一只只挂在我身上

仿佛我是它们的王
迷乱,时空变换之柱


@66号民宿

蛙叫的时候,我才想起
我有多久没听,蛙鼓琴瑟

它们在雨声里,儿时梦中
高高低低,重重叠叠

一丘接着一丘,梯田
好多久了,清风,明月,夜

这胸中,堆积过多城市
首次听蛙鸣

它们才能成为白石
青苔围点的白石,田间地头的白石

在离开的时,不会说
汉话的哈尼大婶,比划

要我再来,要我带回
今年种的,刚收一袋芋头


@滮水岩村

不跳竹竿舞,不喝竹筒米酒
就进不了,这寨门

巨大的,蝴蝶造型的寨门
青山环抱,绿水洗涤

清晨黄昏,大雾,我
真想跳下去,这天水

清得可以化人。从水中
爬上岸的,蝴蝶姑娘

蝴蝶男子,蝴蝶老人
蝴蝶般的笑。他们肯定是

从乐园而来
从村后的滮水岩来

一条白练,没人能回溯
天是地,地是天

雾阳中,他们就是我们
人间一条长街,一道宴

我们在酒后唱啊,跳啊
围一摊篝火,像一根根

点燃的劈柴。痛不成灰烬
爱不成灰烬,谁来化蝶

可他们不用,他们与生俱来
蝶的境界,浑然天成


@金平蝴蝶谷

山上采蝴蝶,山下埋地雷
这面中国那面越南

一条山岩裂缝
的国界地标,把山分两半

边民手提饮料,回返历史
水泥板下的流水

哗哗通过的站岗的俩军人
频繁行着军礼

查看边民证。山上是蝴蝶
山下是地雷。我们

环山而下,打通的通道旁
建有围栏,雷区警示

不过不会有人反对,阻止
他们,说同一种民族语言

阻止,这山蝴蝶飞那山
这面春雨,下到了——那面


@示友

如果你是一只蝴蝶
松林间蝴蝶

那我不是一朵花
我可能是一迷路

土匪。这世界早已
不再会有什么修士

我,坐在磐石
只因我想起前世

一只老虎不经意
抬头看见一只蝴蝶

如果你是一只蝴蝶
溪水旁的蝴蝶

那我不会是另一
我只来到溪水旁

喝水。老虎
美丽的蝴蝶夫人

不知为何,看到你
我会感觉我就是一

人间土匪。美丽的
老虎画师,请为我

画只蝴蝶吧,它曾经
飞过你快乐山岗


@异己者

蝴蝶之香
不是烤肉之香

在歧路的奔跑
追赶分身

遁入骷髅的修士
爬出泥土的土狗

我们都是
异己者,这世界

常常为口花蜜
癫狂。我是头

清晨,在干净溪水中
洗澡的小猪

蝴蝶啊蝴蝶
请别仍下我

我会追随你
——直到远方


@隐蔽的接受史

蝴蝶堕入牛奶
我堕入酒盅

我们彼此相拥
环形山,谷底

我们看向地球的眼睛
依然温柔

一只机器蝴蝶
一个爱喝酒的人工智能

我们在月亮上
放牧我们的奶牛

可不幸的是
地球上最后一个

喜欢喝牛奶的人
今晨去世了


@向天空撤退

她的后背
是一只蝴蝶的后背

璞玉天空
如此清逸,灵魂

在她划的小船
在世界尽头

谁听见,呼吸
谁看见,尖叫

文字薄纸
在白夜与黑夜

交织,茧壳
蜷缩的身体蜷缩的爱

泪,由天而降
斗大,荒漠原野

我是只来不及
撤退的蚂蚁

不得不品尝
这来自天空的馈赠


@分裂之晨

雨夜倒掉的墓碑
炸开的坟

放羊人在黑色山岩上
满山蝴蝶

鲜花中熙熙攘攘的
白羊与黑羊

生,死间的裂缝
我没找到的爱人

读点书吧
为这分离为这忧郁

为可能存在的
白云般的相遇


@无色嗓音

静静,看天色
这些年纷乱

蝴蝶,心,老在
感到自个已经老时

才发出少女才有的跳动
“哦,请让我老吧”

可他这样说时
他依然感觉不到

久经沧桑
蝴蝶的皮囊

漏风漏雨,在人群中
不时发出噪音

想到死,还得睡觉,洗脸
出门,像个少年

书包,背在白衬衫上
黑夜当成黎明

要到何时,人才变音
才开嗓


@长痱子的月亮

我想要
一只老虎
而这只老虎
它想要
一只蝴蝶

我们三
坐高原山岗上
红土夏雨
松林菌子
五颜六色


@蝴蝶

它一直,想用它大脑
超过它的胸

但这是不可能,它风
中翩跹,翅膀

无关要紧。他们喜欢
不是这个。跳个舞吧

爱人,我给你的豆
够多“一万”,你说

“你怎么确定我没
狐臭”。是的,真实

不光这个。就是魔鬼
他扮成花,装上钱

他披花衣,他是这世
最美王子。直播一下

就行。“好的,我换
件衣服好吗”“不用

我只想看,飞翔样子”
“黑夜蝴蝶”被和谐

的人,请守护。你荒
凉中的梦境,你无尽

高山上的红颜,月光
在我胸口,睡了又睡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11-25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上去,欢迎云哥你的两行成为你的一大特色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5 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平蝴蝶谷

山上采蝴蝶,山下埋地雷
这面中国那面越南

一条山岩裂缝
的国界地标,把山分两半

边民手提饮料,回返历史
水泥板下的流水

哗哗通过的站岗的俩军人
频繁行着军礼

查看边民证。山上是蝴蝶
山下是地雷。我们

环山而下,打通的通道旁
建有围栏,雷区警示

不过不会有人反对,阻止
他们,说同一种民族语言

阻止,这山蝴蝶飞那山
这面春雨,下到了——那面




把国家大事写的这么有趣的你是头一个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7 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朋友圈读过的。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7 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你文字张力本身是不错的,这样分行断掉气息反而伤害了你文字本身的张力,当下,余怒也这么整,但效果还不如他下从前的。个见,问候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7 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蝴蝶

今日,我在阁楼,慢悠悠泡茶,喝茶
那只蝴蝶飞进来,东飞飞,西看看
最后,从它来的窗口,又飞了出去
它舞动后的阁楼,空气,光线仿佛停滞。
我看见我,仍坐在电脑前
不动的时光里,电脑打开着,书架上的书
有几本发出,厚实般的沉默。就连
墙角蛛网,仿佛,也是被画上去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读,依旧蝶舞飞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5 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有阳光 发表于 2019-11-27 12:27
@蝴蝶

今日,我在阁楼,慢悠悠泡茶,喝茶

这样好读了。这首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6 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轻的梦,是蝴蝶的梦

很多的花,好看的花


写诗的人是幸福的。没有人知道你间在时空的隙缝中写下了怎样的密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6 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见寻 发表于 2019-12-15 22:56
这样好读了。这首好看。



谢谢,云一直没有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19-12-16 16:3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