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72|回复: 5

山城笔记:卷九至卷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5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阿甑 于 2019-12-24 21:05 编辑

山城笔记:卷九至卷十
/阿甑

卷九:大寺下

山城街衢,也和一般江南古城一样,是典型的丁字形布局
县衙,坐北朝南
正前方,为南大街,两侧,分东街和西街
街旁,店铺林立,人来人往,为山城人主要的活动、聚集地

整个山城,背靠北江,南峙东、西两座岘峰,奇山秀崖,松柏葱翠
确也是个风水宝地
向南,过南午岭,三杯亭,就是南乡
民风淳朴,物产丰盈,更是另一番世外桃源的好景象

而大寺下,就在离县城正南门,约三、五里地左右
说是,大寺下,其实,是村名,四周一马平川,阡陌纵横,鸡犬相闻
更不见有什么寺院庙宇,钟阁鼓楼的踪影
听老辈子人说,大寺下村,之所以叫大寺下,是有原因的

相传,早在一千五百多年前,这里就建有了寺庙
随着隋、唐时期,佛教各宗旨盛行,这里便成了佛门胜地:法华寺
什么天台宗,六祖、七祖、八祖诸大师
都曾在此主持,或弘扬过法门教规,拈花参禅

到了宋朝开国年间,这时的法华寺,已改名叫中兴寺
盛况空前,寺内不仅有莲池、平台、佛阁、大殿,规模宏大,甲于诸刹
还建有一座,气势恢弘,雄伟瑰丽的实心砖塔
成了江南一带,独一无二,一个完整的佛门建筑群体

在兴旺时期,东至岘山山麓,西至甑山脚下,长达十余里
都是中兴寺的庙宇,房舍,田产
养有僧侣不少一千多人,晨钟暮鼓时间,烟霞缭绕,鸥鹭来去
松声泉溜,清音唱喁,有如误入仙境一般

可惜的是,不知什么缘故,如此庙宇层叠,浩如瀚海的寺院
竟被无情的大火烧毁,一把火,整整烧了十天十夜
直烧得日月无光,阁垮殿塌,墙焦瓦碎,城南门外一片火海
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座砖塔,在残月下哀泣

关于中兴寺,被大火烧毁一事,坊间,有多种说法

其中之一,是说,毁于明代战乱时期,因土木堡之变,明英宗兵败被俘
天下为之大乱,匪盗蜂拥而起,民不聊生,因而殃及寺庙
而又有,另一种说法,却大相径庭
说是寺内和尚,不守戒律,亵渎佛规,奸淫妇女,被官兵抄杀灭寺

中兴寺,地区咽喉要道,是南乡人,翻南午岭,过三杯亭
入城的必经之路
凡有人行走,探亲访友,必入寺内烧香礼佛,祈福许愿,以表虔诚
不想日久天长,一帮秃驴竟起了贼心奸意

在各佛堂殿前,跪板下,暗装了机关
只要瞅见,略有姿色的XX、姑娘、小媳妇,就偷偷地扳动翻板
把人滑落地下暗室,供他们淫秽作乐
一来二去,就有人时不时,向县衙报案,家眷失踪

几番追寻搜索,明查暗访,锁定了,只有寺内的和尚,最有作案嫌疑
官府几次派人捉拿
都被挡了回去,寺里的和尚,不但有拳脚功夫,还武艺了的
官差捕快们,不是被伤,就是被残

县衙无奈,速报文书至州府省司,上峰闻讯大怒
即命一宣慰使佥事,正五品,亲率二千人马奔赴山城,血洗寺庙
从地下暗室中,救出众多被蹂躏的妇女
不幸的是,在几次包围、冲杀中,宣慰使佥事身负重伤,不治而亡

愤怒的官兵、百姓们,恨从心来,胆向横生,一把大火,把这千刀万剐的
寺庙,烧得个干干净净,永绝祸患
可也有的人说,这事发生在附近一个,叫西山寺的庙里
和中兴寺,好像没什么关系,冤枉人家了

但这事,不管是发生在西山寺也好,还是中兴寺也罢
现在都已无从考证
关健的是,如中兴寺确系被匪盗所毁,此后数百年间
因何不见有人重塑佛像,再建庙宇,足见其被抄杀灭寺一说,不谬

自至今日,城南门外一带,除了有大寺下村遗名
还有相隔数里的,碗店,仓前等村名,可见其寺院之大、之广
相传本地著名婺剧,火烧红莲寺,就是据此
演义而来


卷十:南寺塔

南寺塔,本名中兴塔,因金人猖獗,赵宋皇帝仓皇南渡
有官员中训郎者,奉敕入住
中兴寺,所以中兴寺,又称南寺,中兴塔
也易名为南寺塔,是北宋初年,由当地一葛姓大户,捐巨资兴建

佛语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自古以来,佛塔层高皆为奇数,七层,或九层,很少偶数
而南寺塔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共八层
但为何八层,却至今众说纷纭,无法拿出有力佐证,使人信服,一直是个谜

有传说曰,造塔其间,恰逢宋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坐龙殿宝座
遥望东南方向,有紫光冲天,尽显霸王之气
一查,有民间在勒马峰下,兴寺建塔
随即派人下旨,敕命此塔加造一层,八层,以镇篡逆谋反之力

但也有传说曰,这其实是一个,乳名叫萝腰的废人,开金口作的孽
那日,佛塔即将封顶
萝腰刚好路过,就问能否让他化缘,再加一层
主持人断然一口拒绝,说,佛旨七层,凡人焉能胡乱添堵

萝腰即说,我说加一层,就加一层,不信你们自己看
主持人虽知萝腰金口利害,也有些深不以为然也
心想,你金口再利害,还能利害得过佛旨
不了到了落架开光那日,一看,一数,塔高还真有八层,不免有些惶然

其实,萝腰的亲生母亲,也是个大户人家的,千金XX
生的千娇百媚,风情万种,知书达礼
每日里,在闺阁中,描龙绣凤,吟诗作画,抚琴弄箫
实乃方圆百里,一帮俊男秀才们的,梦中情人

一日清早,XX倚窗翘望,忽见楼下,波光涟漪的池水中
无端,长出一棵茁壮有力的,天萝藤来,直攀瓦脊
在半腰鲜嫩碧绿的,天萝叶上,还滚动着几滴,晶莹剔透的露珠
看着喜欢,不免把露珠兜在掌心,和着胭脂,轻轻地敷在脸上

一连数日,天天如此,半年以后,XX突感肚圆如鼓
急请郎中就诊,岂料怀胎已有六月
大户财主闻悉大怒,逼迫女儿说出奸情,这无疑有如晴天霹雳
把个千金XX,吓的六神无主,哪里还说得清楚

震怒之下,千金XX被赶出家门,在荒庙里,产下一个男婴
是夜,就有神托梦说,天萝藤本为池中
千年龟精幻化,因贪恋XX美艳,动了凡心,已被上神惩戒、仙规云云
而此事,皆为萝叶中露珠所至,故称男婴乳名:萝腰

不经意中,小萝腰长到七岁,已到入馆启蒙时节
做母亲的不敢耽搁,把小萝腰,送进附近一家私塾,读书认字
过不了俩月,小萝腰就告诉母亲,一个秘密
每天他去上学,路过一座寺庙,里面的泥菩萨,都会自己站起来

做母亲的有些不信,就在泥菩萨怀里,搁置一把剪刀
第二天一早,偷偷地躲在外边,看动静
不一会,小萝腰蹦蹦跳跳地,走过庙门口,只听见“哗啦”一声
泥菩萨怀里的剪刀,掉在地上了

小萝腰母亲,不禁喜极而泣,想不到小萝腰,还有帝王之尊
想不到,自己还有,出头之日的那一天
一时忘乎所以,回到家来,一边做饭,一边切菜
嘴巴里,咕咕哝哝的,诉说着这几年来,所受的委曲、心酸、痛苦

有李家的大伯,不肯借钱给她;有王家的大妈,不肯借米给她
还有陈家的妯娌,欺负她孤儿寡母……
一件件一桩桩,她都记在心里,有朝一日,她都要他们好看
一边咒骂,一边嗵嗵嗵地,使劲剁着案板上的青菜萝卜

不料,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坊间,本来就说灶王爷,眼睛不好使
但耳朵贼灵,听小萝腰母亲一边咒骂,一边耍刀
寻思,这还了得,人家对你略有不好,你就要一刀一个报复
有朝一日,小萝腰真要上了位,那还不得天下大乱,得死多少人

灶王爷立马上天奏报,不一会,天上突然电闪雷鸣,乌云密布
小萝腰急急忙忙,头顶书包,逃回家来
一边赶问母亲,为什么,天上的雷公电母,一直追着他跑
做母亲的,一时也慌了神,不知道为什么,老天也会,说翻脸就翻脸

情急之下,她让儿子,用嘴死命咬住,自家粪桶的桶边沿
只听凭空“啪”地一声炸雷,地动山摇,黑夜亮如白昼
倾盆大雨之后,天空忽然晴朗
小萝腰,虽是保住了小命,可从此却变成了一个,金口的嘴,讨饭的身

不管萝腰说什么,好的,孬的,只要他一开口,就是谶言
也不管你,信不信,或愿不愿意,都会立马应验
一次,他四方云游归来,在一田头歇息,见农户们正在吃面条
就向他们讨要,能不能给他来一碗

农户们,虽心有不甘,可也不敢冒然得罪萝腰
就顺手把已盛空了的瓦罐,递给他,里面只剩下一点点汤头汤脑碎面条
萝腰很不高兴,随手把碎面条,倒进水田里,说,咬死你们
自此,碎面条成了蚂蟥,世世代代和农民,作了死对头

传说归传说,据有关史志记载,在钱王吴越时代
还真有个,叫罗隐的名士,不仅生性风流倜傥,而且文笔犀利,广有奇才
曾助吴越钱王,出谋划策,屡建功勋
至今,在西岘峰鲍令岩一带,还留有罗隐读书堂遗址,栖贤庵

不过,此罗隐,是否彼萝腰;或是彼萝腰,就是此罗隐乎
已无管紧要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历经千年风雨飘摇、侵蚀,年久失修的
南寺塔,于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轰然一声倒塌

经有关部门查勘,塔内有金器若干,银器若干,佛像若干,经卷若干
古钱币无数,佛门圣物:舍利珠,无
又过若干年,至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为彰显改革开放,物阜民丰之盛世
政府决定,在南寺塔遗址附近,勒马峰下,重建南寺塔

新南寺塔,外七层内八层,飞檐翘角,耸立在,重山叠翠之中
更显其巍峨壮丽,源远流长
沿塔内登梯,拾级而上,极目远眺古山城,早已是物换星移
不可同日而语

东至李宅、上卢;西至十里头、七里寺;北望,江北新市府大楼
早已蔚然连成一片
远比小小古城区,大出何至数十倍,呜呼,壮哉,叹然
曾几何时,亭台、祠堂、庙宇、牌坊,千年古迹遗墨,无不叱咤风云

现如今,早已所存无几,唯有当年选古城址时,为救弊补阙
在城北龙井巷中,修造的那座北镇楼
依然还屹立在旧址路边,倒成了古城中心中的中心,一个不可多得或缺的地标
不免使人有些依恋、怅然

2019.11.8-11.23



注:
天萝:方言,就是丝瓜。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12-5 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散文化的大构架写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5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怀斯 发表于 2019-12-5 21:47
散文化的大构架写作。

谢谢版主赏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3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如今,早已所存无几,唯有当年选古城址时,为救弊补阙
在城北龙井巷中,修造的那座北镇楼
依然还屹立在旧址路边,倒成了古城中心中的中心,一个不可多得或缺的地标
不免使人有些依恋、怅然
欣赏,学习,顶上  问好朋友. 猪年快乐幸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3 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润民 发表于 2020-1-13 08:49
现如今,早已所存无几,唯有当年选古城址时,为救弊补阙
在城北龙井巷中,修造的那座北镇楼
依然还屹立在 ...

谢谢诗友赏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1-29 02:5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