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65|回复: 13

【穿过丛林看了你】——中国自由体诗真的自由了吗?(十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24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20-1-28 22:22 编辑

                  中国的自由诗真的自由了吗?(十八)
       在写《中国的自由诗真的自由了吗》之时,恰逢中国春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导致中国武汉隔离,甚至有网友用葛优躺的图片配“终于到了啥也不干,在家躺着就能给社会做贡献的时候了”来调侃这样一个非常时期,非常时期也最能体现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一个国家要兴旺发达的不竭源泉的希望与力量。这次疫情诗人们写出了很多作品,其中远在墨尔本的诗人阳光一首《迎春花》深深的感染着我这个读者,他写“迎春花还是开了/在那山岗上/
鄂城荒凉,你找不到/小兽和那个盲眼飞行的鸟/人已回巢穴/黄昏是旋转的骰子/企图解开蛊的密码/那棵水杉正在准备死去/很多亲人的相框/是它做的”。这首诗写出了这次疫情的真实现状,写出了牵挂、关怀,诗人面对灾难的悲悯,除了可以提供最基本的物质支援之外,面对我们的同胞在病魔下束手无策的无奈和心痛都在里面。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我们的祖先一直跟各种灾害搏斗,有大禹治水的智慧,也有愚公移山的韧性,中国所有的神话故事永远只围绕一个最核心,那就是:面对灾难不屈服,敢于抗争!不要忘记,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惟一文明从未中断过的民族!诗歌在大的社会环境下,通过诗人的发现、挖掘能力和思想能力,诗人用诗歌来揭示人们的社会物质水平和文化精神状态。而对于历史的研究,诗歌成了其中重要的一部分。
       写《中国的自由有诗真的自由了吗?》不提中国自由诗发展史是说不过去的,是没有底气的。自由诗最初源自欧洲,美国19世纪诗人惠特曼是自由诗的创始者。西方有着不少自由诗体的文学著作,如惠特曼的代表作《草叶集》,以及埃德加·李·马斯特斯的诗歌代表作《匙河集》等。中国的自由诗是“五四文化运动”作为“文学革命的一项成果。
        真正从内容形式冲破旧诗的樊篱﹐而表现出彻底叛逆精神的﹐是郭沫若创作的《女神》﹐这是中国自由诗走向独立的代表诗集。自由诗产生和发展的过程中受到外国诗歌的明显影响﹐如美国惠特曼的诗风对郭沫若等人的创作有很大的影响﹐印度泰戈尔等诗人的诗情也为不少人所接受。朱自清将“五四”以后第一个10年的诗作分为自由诗﹑格律诗﹑象征诗三派﹐对自由诗作了充分的论述和肯定。
自由诗在抗战时期因艾青﹑田间等诗人们的提倡﹐得到极大的繁荣。艾青关于诗的散文美的主张﹐使自由诗的存在进一步得到了理论的解释。《白色花?序》里“把诗从沉寂的书斋里﹐从肃穆的讲坛上呼唤出来﹐让它在人民的苦难和斗争中接受磨练﹐用朴素﹑自然﹑明朗的真诚的声音为人民歌唱﹕这便是中国自由诗的战斗传统。”
        如果说,经济发展改变的是一个国家的面貌,那么文化繁荣则可以化育一个民族的风骨。中华民族拥有五千年文明史,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无论兴衰成败,历史文化的根脉始终生生不息、绵延不绝。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成为我们民族赖以生存和繁衍发展的精神沃土;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成为我们民族取之不尽的宝贵精神财富。中国的优秀文化传统,对今天中国人的价值观念、生活方式和中国的发展道路都具有深刻的影响。文化建设的滞后,必然对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生态保护乃至政治文明形成一定制约。中国近代诗风风雨雨中已走过百年(1915-1923五四文化运动作为中国古体诗和近代自由体诗的分水岭)。
         改革开放以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最有成就的诗人,非海子莫属。海子无疑是个抒情诗人。它要求通过一次性行动突出原始生命的内核和本质。海子的诗歌世界非常复杂,他的诗歌观念是对古代史诗、近代抒情诗、浪漫主义诗歌和现代主义诗歌理念的综合。最要命的是他对死亡的诠释,在他那些诗句中显得非常壮美,“倾心死亡”是海子对艺术和生命的一种终极式的哲学理解,是使他的作品焕发出神性与不朽力量的原因之一。在我十九岁那年遇到一位诗人,他对死亡充满了这种壮美,后来我才知道他患了抑郁症,从医学角度去分析,可能当时的海子也患有抑郁症而不自知。
        继海子之后中国的诗人都表现的很“自我”,诗歌写作逐渐追求自我回归,边缘化,多元化。尤其是网络实现了真正的互通天下的网状生活,滋生了一大批草根写手们的参与,近代诗歌的表现形式和手法上变得询丽多彩的同时,也制造出诸多垃圾战场。上个世纪末和本世纪初,我们有一大批优秀的诗人,给我们呈现出许许多多不同声音,不同工作领域的优秀的作品,但是我发现文本不那么优秀,而在思想反映上据有反叛精神的诗歌,相反受到了广泛的关注,比如伊沙的《车过黄河》,瓦解模式化的虚伪崇高的爆破,是对神化的祭坛的有力挑战;韩东的《有关大雁塔》,消解了有关大雁塔的历史光环和虚伪权威,粉碎了盲目的英雄膜拜,将关注的目光投向当下的日常生活,展示了这个没有英雄的年代世俗庸常的本真状态。2014年余秀华一首《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几乎得到了全民关注,她的这首诗出来后,很多诗歌界里的人说余秀华的诗歌“使得女性诗歌创作视域得以扩展”。我作为一个长期关注诗歌,关注诗人写作的人,对这句话颇有微词。余秀华只是我们中国真正能代表中国坚强、勇敢、有爱、智慧、独立的女性诗人的沧海一粟,比如梨花体赵丽华,唐果、苏小小、王小妮等等,还有我们的90后女诗人庄凌,甚至零零后们,都能把现代诗写出响声,也实属不易。
          过去的2019年,新诗不得不提于坚,于坚写诗四十余载,《大象十章》把所有的焦点都聚集在他身上,他用平俗化的视角和哲学的认知分解世界,去蔽诗歌既成的隐喻系统,建立新的诗喻理念。不光我个人认为这是最难得是“去弊”问题,在很多诗人新诗的探索中对“去弊”问题难以攻克。《大象十章》是一组既具本体性又充满寓意的悲悯之诗,气象开阔。这是得到诗歌界人世认可的评论。就目前而言,于坚的诗代表了这个时期的诗歌的一个高度和深度,被评为华语诗歌最具影响力诗人之一。无论在自然界还是社会,人类正以“现代”与“专断”两种逻辑实施着无可挽回亦无所忏悔的破坏,这种毁坏正日益动摇着人类生存的根基和基本伦理。“大象”——这自然界的庞然大物又是面对人类的弱者,在于坚笔下,构成了巨大的悖论和修辞张力,这一形象的物化与意化,刺痛了当代社会肉身与精神的隐患之处。对于于坚我不得不说他是在诗歌语言和诗歌思想中都有创造力和建树的一位中国诗人。于坚的创造力在于他坚守了朴素﹑自然﹑明朗的真诚的声音在歌唱。
          于坚曾说过“新诗没有读者,最近20年人们只关心经济”。当然中国的诗人储备库里也是人才济济的,不管他们读不读别人的诗,但他们坚持写着,比如还叫悟空的《野马多吉》“野马多吉从平措家的围栏逃出来后  /就一直在卡拉卓尔山上觅食/后来被通缉的才让 /也逃到了山上/他和它走到了一起/人们常常看见/才让骑着多吉/从一个山头走向另一个山头/又从另一个山头折回/七八年了/他俩从没离开过卡拉卓尔山/这天中午/多吉驮着才让从山上走了下来/才让的头发已经白了/整个人病歪歪的/而多吉还是当初的模样/只是它的鬃毛/已被才让编成了一条条好看的辫子”。这首诗从字面来讲,讲述了一个通缉犯和一匹野马的故事,但是深入了解,你会发现是现实与理想两种思想的碰撞,到最后发现理想被打败。他的表现形式叙述为主白描、写实。光评这一首诗不足以代诗人写作水平。
          在写这篇诗论的时候渔浪给我推荐了房东的《小野店》也该吃点馅饼/和油炸糕了/免费的/咸菜丝/还拌了芝麻/颧骨红润的老板娘/挺像我前妻/三十岁的时候”;“我掏出烟说/抽一根/她说抽一根就抽一根/抽一根大哥的”。这首诗不难看出当下一部分人生活的现状,从一个男人侧面衬托出一个女人的现实写照,她的好坏在每个人心中可能各有掂量。优秀的男诗人们雷平阳、北岛、余怒、余光中、王熬、小鱼儿等等,八零后诗人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九零后程川、砂丁、许立志等等后起之秀也很引人注目。
新诗发展到当下,诗人因诗歌写法和表达的思想不同,各自占山为王也好,还是攻城掠地也罢,大致可分,一为知识分子写作,二为平民化写作,三为个性的特质的写作,四为超现实主义写作。可谓是五花八门,眼花缭乱,导致像产安江等一大批思想先驱者在新写实主义诗歌评论里提出“新诗就是“现代诗”吗?严格来说,他认为这种称名是很不严谨的。我们的新诗,至少不是完全意义上的“现代诗”。因为现代诗,至少要具备“现代”特质即“现代性”。具体来说,这种现代性,是作为现代社会现代人的、内在的现代性,而不是仅仅借鉴了西方现代诗技巧的外在的、无着落的现代性或曰形式的现代性。但是认真审视我们的百年新诗,我认为我们一直不具备这种“现代性”。他这种怀疑也不无道理,中国的自由诗真的自由了吗?答案是没有!这一次好像不符合我“撒糖”的气质。但是面对中国的新诗,无论多少流派,无论多少研究和探索,我们的诗歌只是展望阶段罢了,要想在世界文化格局中占有一席之地,需要代代诗人艰苦卓绝的奋斗、探索、实践。
         在这篇文章最后我挑选的一些诗歌作品中,有些写了简单的评论,有些没有,就给读者们自己去感受吧。
         我们的诗需要革命,滚轮子在《革命》中写到“撕烂文本/是爱你的第一步/打倒乌邦/是解救唯一的口/向道德挑战/几十年后再还世界一个道德/大胆的走向你/警察拦我/月老不拦我”。这是希望也可能是最深的绝望。轮子说诗因为说不清楚而产生魅力,因为欲言而无所言产生重量。修辞有将思想锁死的意思,优点是可以定性。解构的革命在于解构修辞语言本身,有时并不仅仅是生活。修辞的固块可以影响对叙述的滑润,甚至凝结思想的流畅。修辞有典型的独立性,如果创作人败给了修辞,他表达的永远是修辞本身的内容。解构需要对修辞语言进行融化。写作最难的是对词语的去蔽,让我们阅读时,丝毫读不到词义,这个就厉害了。词语本身是没有蔽的,原因在于它的历史性。一些老词,传统词,如果不用心消解,就会被吸进去。词本身的蔽,属于通用性,在于用个体化艺术消解。其实词性或者就是某种蔽,使用不好会消解主线索的气息与张力。



●车过黄河
文/伊沙

列车正经过黄河
我正在厕所小便
我深知这不该

应该坐在窗前
或站在车门旁边
左手叉腰
右手作眉檐
眺望像个伟人
至少像个诗人
想点河上的事情
或历史的陈账
那时人们都在眺望
我在厕所里
时间很长
现在这时间属于我
我等了一天一夜
只一泡尿的工夫
黄河已经流远

——1988年


●有关大雁塔
文/韩东

有关大雁塔
我们又能知道些什么
有很多人从远方赶来
为了爬上去
做一次英雄
也有的还来做第二次
或者更多
那些不得意的人们
那些发福的人们
统统爬上去
做一做英雄
然后下来
走进这条大街
转眼不见了
也有有种的往下跳
在台阶上开一朵红花
那就真的成了英雄
当代英雄
有关大雁塔
我们又能知道什么
我们爬上去
看看四周的风景
然后再下来

(选自:《中国》,1987年第7期)


●野马多吉
文/还叫悟空

野马多吉从平措家的围栏逃出来后  
就一直在卡拉卓尔山上觅食  
后来被通缉的才让  
也逃到了山上  
他和它走到了一起  
人们常常看见  
才让骑着多吉  
从一个山头走向另一个山头  
又从另一个山头折回  
七八年了  
他俩从没离开过卡拉卓尔山  
这天中午  
多吉驮着才让从山上走了下来  
才让的头发已经白了  
整个人病歪歪的  
而多吉还是当初的模样  
只是它的鬃毛  
已被才让编成了一条条好看的辫子



●《重生》
文/赵丽华
我不是我母亲生我的那一刻诞生的
而是在岁月磨砺中一次次诞生了自己
命运的每一次劫杀
都使我重生一次



●如此描述
文/余怒

你喜欢写下它们在对
它们还不熟悉的时候比如对
一只刚出生的小猫咪被你
从它母亲腹下夺走抱在
怀中它咪咪叫唤而你快乐地想着怎样
给它取一个好名字。给它
录音拍照穿上小花袄。
这时候文学功能发挥了它
的作用令人骄傲。外面阳光
灿烂万物默然生长用得上
文字的地方很多。一并穿上小花袄。

(2019)

●寄宿制
文/余怒

在我们身上。带我们
来这儿的那种寄宿制。
摆脱父母声音的儿童去
陌生人那儿学习语言。
这个街区白天喧闹有
地铁出口有电动扶梯。
(在人流中分辨你我
可以看口型听发音。)
但一到夜晚我们就缠绕
起来分不清头是谁的脚
是谁的在灯光下。谁的鞋子
谁的帽子谁的嘴巴的欺骗性。



●印第安和爱斯基摩
文/余怒

在这一带我住了
多年每日傍晚都会
见到一个中年人准时
来到胡同里在每一面
墙上画他的自画像。
在人群中我望着他揣摩
他的目的和来历。
孩子们在画上涂抹第二天他
继续在上面画。他们
在嘴唇上添上两撇
小胡子他索性将它们
涂成络腮胡子。添上
眼镜他索性涂成墨镜。
尖耳朵涂成大象耳朵。
草帽涂成钢盔。他们
涂红色他涂白色。他们
涂白色他涂五颜六色。
他们问他是哪里人他回答
他是印第安人眼中
的爱斯基摩人。他们
不知道印第安也不
知道什么爱斯基摩

上面三首都是余怒2019年的作品,每首诗的一些局部使用连句,尽量少地用一些标点符号(取消逗号,多置句号),用以适度调节语速和节奏。一首诗的构成,无外乎节奏和语义两个最基本的元素(尽管还有色彩、空间感、画面感、重量感等元素),用分行、断句和连句不仅可以改变文学化(诗化)的节奏,同时还可以使词典语义节外生枝产生歧义。

●岁末
文/空也静


一年到头啄食文字
向生活低头弯腰
寒风薅尽了飞翔的羽毛
捂住流血的伤口
一翻身
从一个梦掉入另一个梦
日子像堆好的积木
推倒重来




●总结
文/空也静
笔杆子还保持着
曾经的硬度
握笔人的腰杆却越来越软
学会添油加醋
就像腰椎间盘突出
骨质增生
习惯了
就感觉不到一点痛

空也静这两首诗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大概是时值岁末的缘故吧,让人感概万千。作者是一个笔耕不辍的人,发出如此感概,是什么因素让一个喜爱文字的人,为普通生活的五斗米发愁?喜爱文字的人,一支笔便视为精神文明的象征,但是是什么因素使这握笔人腰杆却越来越软?学会添油加醋?最可笑的讽刺是“就像腰椎间盘突出
骨质增生/习惯了/就感觉不到一点痛/这是一种麻木,对精神麻木不仁的极端讽刺。


●《我》
文/邹崧蔚

我在谁的坟头上耕种
我在谁的骨头上早出晚归
太阳光洒在地上像厚厚的草
月光挂在树上像繁密的树叶
是谁点燃灯烛  书
满屋子的书像无根莲花
我听见文字在不停述说
她冰冷的嘴唇不含口红
我的心像花朵即开即合即开即合
我的肺象鸟在没有归期飞翔
流水驮着树木不停迁移
泥土揣着禾稼不断流浪
我是一个人守着太阳
我是一个人守着月亮
祂们守在我的两端
只有祂们动了  我才起航





《苍蝇和地图》
文/拾荒

一只苍蝇,在地图上肆无忌惮
一忽儿山东,一忽儿上海一忽儿河南,一忽儿湖北
手持蝇拍的人,反而无所是从

拍死一只苍蝇很容易
可它死在哪儿
都会留下,不易清理的污渍

《鸟人》
文/拾荒

飞来飞去是鸟们的事
当我明白这一点已年近五旬
几十年来想做一只鸟
最终做了个鸟人。现在
你可以指着我的鼻子了

几十个民工
在教育局门前打坐
一面叽叽喳喳,一面
假装梳理羽毛
我知道他们飞不起来



《第七日》
文/拾荒

他的皮肤黑黢黢的
这是长期暴露在太阳下的结果
他蹲在财务室的门外
像一颗没有引信的土制地雷
但他腥红的双眼
暴露了内心里的火药

会计说,必须老板签字
才可以支取现金
“七天了,老板去哪儿了?”
他向每一个经过的人摊开双手
证明自己的确不会爆炸
他没哭,也许为了防止受潮



《穷人》
文/拾荒

每次路过城西密集的洗头房
我就想起皇帝的后宫
三千佳丽等待她们的王
每得到临幸都让她们倍感恩宠
每次路过,我都感觉自己
是受过宫刑的太监。每次
面对她们的目光,都想脱下裤子
露出下体的疤痕给她们看

拾荒这几首以前看过,此类的抨击诗算是写的比较自由的。这种自由是当今大社会环境下的产物。它的自由在于用文字从事物,事件去剖析“文明”下的无知和愚昧;冠冕堂皇表相下的不堪。我个人认为《鸟人》这首最据有拾荒魅力。


●《在冬天》
文/飘雪

我们可以聊很多事情
每到冬天,大森林就放下了叶子们
而鸟群永远不离不弃
远方和原野一样苍茫,互不念及

心情仿佛蒙上了尘灰
曾经呼唤的那个人,他杳无讯息
雪,安安静静地下
我的城市显得圣洁,也显得孤寂

想象中太阳和绿色都会回来
想象一次偶然的溺水
也想象自己死在一首流火的诗里
或者,他的怀里

飘雪的诗适合安静的读。她永远在安静的写着,写着心情,写着感受,写着世界万物中最真挚且有最飘渺不定的情感(亲情、友情、爱情)。她把这些感情写的唯美中充满着绝望,绝望中带着希翼。

●信
文/克文

如果还会写信
现在就会给你写一封
纸在桌台上
笔在纸上
可我早已失去了
一个有情男人的能力
吃完晚餐就拿着手机
直接靠在床头
把一条路通向了另外的梦魇


●自闭症患者
文/顾北


嗨,瞧我
一到晚上,我就游动起来

我去了所有房间
将黑夜都舔呧一遍

现在,它们干净多了
不管是尘埃,还是听不懂的

窃窃私语。那个洞穴在哪呢
天一亮,我就得藏匿起来





●八行.咏
文/顾北


因为看不见
我不觉得自己老了
而你望着我的眼神


不小心却暴露了秘密
亲爱的,我们睡在床上
做着同样的梦
世界有多美丽
我们就有多年轻






文/顾北


从早上六点钟开始
我就将手指插进所有器官
早餐,是咽喉器官
穿鞋,是步行器官
上班,是遵从器官
我的手无处不在,它们充满水汽
烟雾、潮湿,甚至邪恶
只有我忧郁的时候
手不作声
像乖巧的蛇震慑我的心智

顾北这三首题材常见,探索性写作词语信手拣来,但写的比较自由。


你溢着满山的温柔
文/林国良

北屋后山,山间藏泉
山是泉的骨架,水是山的舌头

农忙时,你要
白天种地,晚上挑水

在装满水的桶里有镜子,有风的抚慰
有倒影的夜空

——有时照你,有时照月

水只管见证,不问东流
而你溢着满山的温柔,往西走

2020.01.07上海练笔



灯光陆离
文/马树德

冬天的天空很沉,十三朝古都,黑云压城
城里射出的闪电,刺穿夜空。夜是如此璀璨
天上没有星星,地上的星星却让上界遐想
我也浮想联翩,怎么才能抵达汉唐?

从西域来取经,走得曲曲折折,跌跌撞撞
一个人在城里城外走,都没赶上历史
古城有座南墙叫终南山,天天目光与它相撞
就有灵感的火花,如烟花秀。灯光照着梦

很亮。我经常半夜梦醒,何方神圣在指点
妙笔正生花,能受多煎熬,就有多亮光

两年不到,星星到头上落户,灵感常常袭击
忽然热泪盈眶,眼前的灯火,梦中的爱人

灯光也与南墙相撞,往往会粉身碎骨
成了羊肉泡,牛骨汤,甚至葫芦头
聚合又分散的人流车流,如天下大势
分分合合。古城墙最清楚,却冷静审视

爱情,友谊,亲情,过往烟云
那些坑坑洼洼,望着灯火流星。明亮的镜体楼
弹回来的目光,审视出什么结果
你在顾盼,我在沉思,窝在冬季




●小野店
文/房 东

也该吃点馅饼
和油炸糕了
免费的红咸菜丝
还拌了芝麻
颧骨红润的老板娘
挺像我前妻
三十岁的时候

我掏出烟说
抽一根
她说抽一根就抽一根
抽一根大哥的


●终究是文本
文/滚轮子

天空不漂亮
仅仅只有一点蓝
就把它当成修饰
本来没有所想
加剧了这种所想
从表情,心理,到周围的环境物
都蒙上了一层颜色
这种感觉持续几分钟就被打脸
咳嗽,不明的断点,肮脏及一些不满的词
从沉入到怀疑
从追忆到跳出来
从想写诗,到咒骂诗
诗还是诗,意图是意图
悲欢喜怒创作人全部包揽




比喻
文/滚轮子

如果说从画里有一条线
和外部贯穿
门就是修辞
想象力来源于外部的人
力量是数千年准备好的
可以一击必中
最终,他击穿了自己
一颗陈旧无人认领的子弹
仍然照数千年的方向
孤独地飞






倒序
文/滚轮子

时光唯一回馈你的
是一个睿智充满智慧的老头
他是个补偿品
唯一的区别是他没有变坏
他会讲故事
但不会耕耘
他会哄人开心
但所说的一切从来实现不了





革命
文/滚轮子

撕烂文本
是爱你的第一步
打倒乌邦
是解救唯一的口
向道德挑战
几十年后再还世界一个道德
大胆的走向你
警察拦我
月老不拦我





迎春花
文/这里有阳光


迎春花还是开了
在那山岗上
鄂城荒凉,你找不到
小兽和那个盲眼飞行的鸟
人已回巢穴
黄昏是旋转的骰子
企图解开蛊的密码
那棵水杉正在准备死去
很多亲人的相框
是它做的



2020.1.28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12-24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月色朦胧
朦胧的是我们的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4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满足

不需要有很多钱
过的惬意就可以
我对物质生活要求不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4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怕板砖,也不是玻璃心。只是没有牛叉的,就算有,也是自认为牛叉。跟帖支持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9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苍蝇和地图》
文/拾荒

一只苍蝇,在地图上肆无忌惮
一忽儿山东,一忽儿上海一忽儿河南,一忽儿湖北
手持蝇拍的人,反而无所是从

拍死一只苍蝇很容易
可它死在哪儿
都会留下,不易清理的污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9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翻身
从一个梦掉入另一个梦
日子像堆好的积木
推倒重来

-----------
构思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4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等有空就来码这一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8 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两个来学习一下

我忘了自己是个念旧的人

一开始那些桃花就不自觉的开了
我的头发仿佛也没那么白了。候车的人起身
告别的话持续了一秒
就顺着雨伞的边缘落下去,把照片送回你手里

创世

阿拉伯婆婆纳开于低微之处,从四月打量人世
稻草人伫立在麦田
一只山雀在边缘试探的时候刚下过一场雨
麦子倒伏在田埂上
路过的蚂蚁吃了一些,雨水也带走一些
小朋友拿着相机拍照
他看见太阳,正火热地停在取景框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9 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顾念 发表于 2020-1-8 17:40
发两个来学习一下

我忘了自己是个念旧的人

收到,最近俗事缠身,抽空来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20-1-28 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就这样吧,还有些东西需要慢慢去完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9 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愉快!平安吉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1-29 12:0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