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913|回复: 111

新人四月薇携【雪】浅意 & 【雪】语微凉 向各位诗兄诗弟诗姐诗妹问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25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四月薇 于 2020-1-3 08:19 编辑

良辰

醒来,置身黎明的光圈。
水声矜持,一株兰草得到浇灌。

金鱼是静的。青瓷上的花朵怀揣锦绣,
若无其事,回忆一场火的熄灭。

我面色红晕,鸟鸣绣满胸口,
裙摆因兜负果实而沉坠。

又驻目那片蓝。沿着她闪亮的鳞片,
雾气,滑向冬的腹地。




其时风尚浅,而我的山水已有了波纹。

呼之欲出的蓝,似一根羽毛,
只一下,柔软便封了穴道。

暗中阅遍先知的预言,
没有谈及冬天需要忍躲。

那么,是时候了?
自琥珀中放生一万只蝴蝶,还是

仍然归隐在剑鞘,任凭一滴血
不动声色地
红——


铃铛和花枝

无可否认,此刻,我是幸福的人。
房间里堆满太阳,脖颈间的暖玉袅袅生烟。

我的哆啦A梦时钟,嘀嗒嘀嗒翻着无字书,
各种脚印,美得凌乱。
我眨了一下眼,窗外一匹马疾驰而过。

合欢树的叶子,正穿越晨光的轻柔。
我用它降落的时间,量完了前半生。


创世

巨鱼一直潜居,两只眼睛指向远古和无限。
涨潮时分,巨鱼手执阔斧劈开荒芜,并
亲传神谕——

祝草木葳蕤;
祝动物的胃囊沉实;
祝细菌在风的舌尖死去又复活。

甄别没有意义。当流云拆散天空,土地回收金属,
当,巨鱼吞没方舟,和刻着战马玫瑰的皇冠 。

传说中的青瓷,依然守身如玉,
将被作为礼物,献给宇宙中另一个地球。


一个人无所事事

冬日的下午,阳光斜斜地照。
她蜷在窗台上,像一截浮在楼群间的漂木。

“Ah~,Watson my friend,there you are……”
福卷的伦敦音宛如上帝之手,温和、不容置疑地搂过来。

福卷有着迷人的小眼睛,嗓音打过免疫针。
她模仿,节奏放慢时,
好似品尝一颗一颗香甜可口的葡萄。

“Ah~,Waston my friend……”
踢踢脚下的泰迪。
它和华生一样敦厚。




十八岁之前,只有一个男孩看过我的身体。

我在小河里洗澡。
他抱着我的干净衣裳,站在岸边发呆。

我半蹲在水中,嚎啕大哭。
什么面子不面子。矜持只值二分钱。

那时我上幼儿园中班。
向小盆友炫耀毛毛熊时,掉进了茅坑。

是他,飞奔去给我爸爸报信。
我的英雄。
可以抱着我的香香衣裳,看我哭,看我洗澡。


清雪

无言的、终极的善。
圣经。
我们躬身、匍匐,小心侍弄内心的火苗。
在用旧了的大地上,重新铺上一层冷静的热爱。


尾声

舞会的帷幕才刚拉开,
你拉低帽沿,朝我耳边递过来两个字:尾声!

仿佛一种宿命的揭示——
不是吗?所有的白,都通向不白。
所有的相遇,都通向离散。

雪还在下。
这就沙扬娜拉?我的红围巾,掠过你的面颊。
那么暖。
那么冷。


傍晚六点

雾色,从眼底漫上来。
远方近成灯火。每一盏都提着一扇窗。

嗨~,我换房子了。
高架下十字路口左转第一个小区,海派风格那个,
46栋1单元1202室。

小书房的榻榻米上,你送我的书翻开到某一页。
我俩躲在故事里的苏格兰教堂。神父问:你愿意娶她为妻吗?


寻找苹果树下的男人

我是你身旁那棵苹果树
我呼吸水、瓢虫、母马的奶香
我遥望半壁金色在太阳下奔跑
我对迷途的雪花说出南山的方向

时光在这里没有厚度
来吧,坐到我的碎花裙摆上
打量、攀谈,直至无言
一起望北极星在夜空升起

在你眼中,我见证自己的美丽
而你的深处,我永远无法企及


我不能确认的某个夜晚

整个夏季,我的天空一直下着雨
嘴唇打开,又闭上
眉眼放到最低
供养不起的美好,不敢爱

守着一些句子,已很久很久
这几句在九月迎风而生
以诗的模样,贴近你温热脸孔

你只是不言语
如水目光,拭擦成柔软的剑  
小饮千杯吧,树间流萤闪烁
你就是那颗露珠  
今天在人间,明天在天上


清晨是怎样到来的

头微晕。一夜辗转难眠
有一条不安分的小蛇,在怀里钻来钻去
念。念。最终枕着你的名字
无力地睡去

曦光中的我,是一朵芬芳的苹果花
安静地开在时光之上
长头发顺从地散开,手心里拽着柔软的被角
婴儿、绵羊一样无辜
如果醒来会怎样,你这样想着

我翻了个身,把呓语压住
也压住我曾经犯过的罪
一些企图沿着被单上的蔷薇花枝
向你爬伸


素说

1
此刻我站在窗前
与你同看一片风景
夕阳璀璨、苍凉,偏执的赴死之心
常令我生出厌世感
而这种极乐如此短暂,如每个黄昏
一闪而灭
有那么一瞬间,天空折射出你的脸庞
三分落寞,七分幽邃


2
春,又渡故园
风慢慢吹,树慢慢绿
养蜂人头戴草帽,眼睛里
摇曳着菜花
一尾鱼体内的水涨了又涨,溢出蓝
她的美丽,白天像谷物在太阳下晾晒
夜晚像月光一样浑圆


3
今夜月在天心
这悬挂在高处的盐水瓶
我们都感染上同一种病毒
都幸福,又惆怅地打着点滴
我们不说话。只默默数天上、湖心
杯底,和彼此眼中的
四个月亮


蔚蓝之下

天高,云闲,草木心安
灰雀轻啄风声
天空极尽铺展着蓝
饮一小口,便生出一段愁

念。与你在一起
我没什么宏大理想
只想为一片落叶把把脉
用海拿汁照料十根手指
此间无深意可表
似一朵白梅,笑容清浅

你的风衣,依然旧旧模样
行走在原野
我们一起指认麦花的素朴
小野菊的幽香
从泥土中领回游荡的影子
为他们重塑肉身

天色渐暗,我如此怕冷、钝感
始终学不会取火
抱一抱。念。帮我积攒温暖
足以在你缺席时
将所有空旷填满


暗中的记忆

星期天早晨,阳光十二分满
坐在窗前喝茶,看热气慢慢腾起
慢慢飘远,如年少理想

那时,我做采花小盗
文具盒塞满花瓣。桃花、野菊、腊梅
口袋盛橘皮。只抹玫瑰手霜
夜饭花,别在唇间
吹出不成曲调的香歌

如今我踩着满地碎裂烟花
低眉成为复制副本
相视而笑是一种伪造
廉价的白云啊,我那蒸发了的
年少理想




1
念。你一再提及的那只狐
已定居人间,并爱上各色烟火

此刻她穿背带牛仔裤
麻花辫、小锄铲,阔边草帽扔在一边
心生欢喜,这满满的仪式感

庭院里桂树太冷,茶花太俗
九里香、米兰,太傲娇
梅花,一粒粒小纽扣裹紧
唤。不应。只将眼波横向春天


2
太阳调整镜头,拍午后院落
最靠谱的人间,最温婉的厨娘

面包、小曲奇。搬进果实的稳重,迭迭香的神秘
也搬进茶壶釉质的光芒
她俯身。与流水交换透明,与木纹交换质朴
一片月光,在她掌心摊开,又合起

奶油像绵柔的音乐,滑翔舌尖
她用唇齿、肺腑,和你惺惺相惜
然后此生不复相见


生命中的巧合

又一个清晨,被你的鸣叫擦亮
念。你是一只不眠鸟
在每一个北方的深夜,梳理羽毛

而我盘踞南方,好多年好多年
飞马踏出的明伤暗疾,反复密集发作
直至某一晚,你衔来一枚白月光

两个落了单的,都曾经不谙风尘
从那天起,声腔里注满溪流
用同一种方言,验证彼此深情

雨滴一直半醒着。我的秉性是一株
野蔷薇,打磨得柔软又窈窕
为配合你喉音清越,一再调暗光影

已经靠得很近了。天那么高云那么白
我的冬曲还未谱成。只等你
吹着口哨将最后一个音符补全


忽略雪的抽象

不问来历,和六角寓意
不预感、寄托、沉迷
这修剪过的幸福

只描述。洗净词语
用生命最初眼神,白玫瑰的软
失血的嘴唇,吐出低温音节

是轻呼吸,飞檐下铃铛的沉默
是北方荒原上,树枝的脆响
是一截流水,悠悠



触觉

半夜雨停了,很静
屋檐上滴着雨

嘀——嗒

嘀——嗒

有时这边刚一声——嘀
那边立刻——嗒

有时,这边一声
嘀——
那边
很久很久,一场梦醒了

嗒——


请穿越我设置的幻想

看到一朵玫瑰
想起多年前对我笑的女子

如今,我在南方听清风看流水
偶尔会倾身嗅一朵玫瑰

像一只苍老的蝴蝶
找寻旧时光里的香气

白云静静地看着
我闭上眼睛的样子



抒情城市

季节是一条河。我怀抱它
顺流而下,湖蓝色长裙是我的帆
此刻我正置身一座岛屿
凭海临风

十二月的江南,肌肤胜水
为了吻住绿,阳光与雾霭故作缠绵
温柔中潜伏着毁灭

终于看不下去。坐到窗前发呆
你传过来几个字:喜欢江南


一个人的周末

看风,看车流
看一棵树撑起天空
握不住,寂寂小流水

一段光阴,就这样递减
隐居内心的湖泊,收集雨点,星光
和一些沉坠的名字

好日子莫过如此
像尘埃,阳光娴熟地穿过
偶尔湿润成句子,落在纸上
供养即将老去的青春


致————

念,及,雪。银碗便生出体温
窗外,生出妖娆的风声
芦花深处,白马最后一次回眸
眉间一小丛忧伤

想起那时,牵着你的手
豹子卧于胸口,神色无忧
它湖水一般的低吟,刚好低于呐喊
它在窒息的边缘,获得氧

而终究,我们未能一起
摇落平安夜的雪。我是那么倔强
那么对自己无奈。独自发呆
把书打开,里边的人在说话:

“亲爱,我爱你腹部的十万亩玫瑰
也爱你舌尖上小剂量的毒。”
无数星子在偷渡,我只默默
数着黑色小绵羊

这个冬天,让我们双眼含玉
用安静捕捉共振。相遇,或不再相遇
蔷薇,与落雪,曾经互为道路
今后互为旅人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12-25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占下。浅意、语微凉、四月薇圣诞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5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人的名字挺好听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5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字好听,诗也好看,请多来,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5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人,浅意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5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亲爱的,你嘛时来的。。想念你,我的桐桐。。原来是你,难怪你一直在读我。。看到你,我就会想到小惊喜,想到流派曾经的日子,这真好,亲爱的,我要补读你。。新一年,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5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 哈哈,四月薇,来握个手,“悟空,你又调皮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5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啊,雪语竟然是你,我错认了。亲,啊真是欢喜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5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薇美人,热烈欢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5 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子青悠然 发表于 2019-12-25 21:52
啊啊啊,亲爱的,你嘛时来的。。想念你,我的桐桐。。原来是你,难怪你一直在读我。。看到你,我就会想到小 ...

哈,子青,我好感动,又激动~。我说了暂时不跟你相认,就这意思~。快抱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5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欢迎啊,这个美女写得真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5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冷萃 发表于 2019-12-25 21:50
新人的名字挺好听呀

谢谢萃,握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5 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四月薇 于 2019-12-26 19:22 编辑
苏紫烟 发表于 2019-12-25 21:51
名字好听,诗也好看,请多来,哈哈哈

苏版,握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5 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冰]雕 发表于 2019-12-25 21:53
:) 哈哈,四月薇,来握个手,“悟空,你又调皮了。”

二师弟,乖点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1-25 10:5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