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17|回复: 26

【脱马甲】 我提晚秋。锦官城里的官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1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月的雨水兀自流淌

二月的雨水兀自流淌
我在组合城堡:我在透过各种粉碎接近雨
接近一个圣洁的守斋人
我在重逢故人,正通过他们无家可归的眼睛走向无边
通过悉尼的人之链发现面包和铅笔
风筝脱落时你兀自盘旋
从环金湖湖水中抚摸竹林寺,抚摸一场
与雨水无关的湿润
契合一个安全的位置在那里欢呼:
鬼针草,请收起你颤抖的困顿

“让他哭吧,让他哀悼我”


温和漂泊

“跟福尔萨,科伦巴
这些解开谜团的隐士成为同道”

我在自我复制、重合、在烹饪自己的灵魂
在浪子回头,在银色的浆草上找回父亲的船

在淮河触摸白雾,抽烟,吞食黑莓的汁液
香丝草,在草木葱茏之中灭失

在土地上找寻沉积与矿石感,这坚硬的铁与寒冷的时代
在灵感之泉水里哭泣。

无需大风与木斧
无需晚间水上的飞蛾

如依络所说:
山是山,草是草,高原是高原

2020.02.19


斑驳

衰草仍在衰竭
不知何时能叫醒朦胧的姑娘
月色银白时二月的空
像松子掉落在肌肤上又找不见

你一声不吭的就走了
弄得寒云都无处可归
一条路上栽满了白桦,一条路上
是慈悲

我在雪停时走进了雪
蔓草都爬的很长很长
飞鸟无处降落
相思也愁了白萍

有人在天畔处独自潸然
这也无关风月
只是一时间想起三巴的路
看到那飞出宫廷的孤雁

2020.02.20


脱落

在遥远的川谷那里
才能还原孤独
是升起还是降落,这是个沉重的秘密
借用的水源越多
越难以分裂这世界
从一个萎靡的空中跃起
就得到了失去
二十四桥的明月会流血
孤雁也能飞出温柔
我始终不信巴东的烟雾能遮挡记忆
只是这时候:风来自星星体内

说不出缘由,更无法获取自己的夭折
于是通向神那里的爱,会被嫌弃

步伐中存在故乡,也存在悲伤的价值
我不能看清,也无法在远方脱落

2020.02.21

湖上夜游

风声入了耳
却也悲。

环金湖水平齐岸,望雨庭许多哀叹
正是这夜的孤耸,使人想起贫如霜的黔娄

于是这影子被毛竹的摇曳吸纳,仿似银屏沉井
两鬓白了发

湖水生了寂寞,我也染了风尘
只有这湖边衰草,独饮李太白的枯酒
遇不见蛤蟆陵下琵琶女
只好一人看尽湖心月

水之晃动,多少纹理流进了心头
折了银簪也无可奈何

你走时,正是平西湖畔芦花飞舞,万顷芦苇覆我肌肤
雾霭深处无法寄出垂泪的尺素

一别六载
六片桃花深埋黄土
我写了蜿蜒的雪,写了秦皇汉冢深处的秦岭
在剑门关那里试了霜刃
如今也生了锈

懒得去磨也懒得去清洗
懒得去升天入地求神问佛
取酒独倾已然排空了寂寥
还有什么比远山更远,比黑云更接近道

竹林寺消失不见
御碑亭下往来的行人都没见过郁孤台的水

风声入了耳
也入了湖水的身体
只有些轻微的褶皱寻觅着光
我是看不见的

2020.02.22


春风无解

悄然走近她,我确信这是我想要的
蓝雪花遮住星子的光,在马甫城陷落的历史外
山影若隐若现,像一只
像一只哭泣的猫

香樟树自己消瘦着,飞鸟(黑色斑鸠或蓝色麻雀)自己融化着
你不可能就此处目空一切。蜜蜂如褶皱
蝴蝶的尸体都在月光中飘了起来

她自凝香。假如她可以升起死亡
从宇宙中悄然滑落。那时将有一种高贵产生色彩之偏差
牛羊群体失语,而不过是
给予生辰一份默许的礼物,给予落日乳房和眼睑
---这是一件妄想之物

图书馆被迁出天堂,城市如一座古墓

三月被枯萎雕刻。我确信她会从寒光中走出
我确信这是我想要的
记忆是破碎的琉璃,你是芦花的寂寞

2020.02.24

你的困惑将得到答案

一个木工正在用刨子
做着一件他眼睛里已经同化的力量
而破碎的曼陀罗花正呈现锯状
或以黑胶片的形式
隐藏自己的光
在那里出现了方向的丧失
一个孩子举起一把枪
瞄向自己的影子
他想杀死他自己,但卢梭不不允许
他把自己和自然分裂
以雨水下在午夜为上升的依据
“街道都被清扫干净了”
如同木工和曼陀罗花融为一体
这本身就是危险
因为他将排斥迷蒙和自己的时间

在抒情那里
他放弃理想及温暖的床
强制忘记眼睛中所获取的恐吓
他不知自己的房子存在或失去
真与假都可以美好,如同恋爱时衰落的玫瑰
他点燃烟把自己投入雨中
他和我同时获取这种认知:
我们可以同时成为普罗米修斯或蝾螈

也许这刚开始,雨外的空间仍存在充足的阳光
每种声音都产生着召唤性
在物群之中所牺牲掉眼睛的欢愉
如同落叶在耳朵内悲伤
也许以他所愿:我们依赖着李白的大雪
或马拉美的词语钢琴
只有瞬间灭失,才能寻回古老的爱

他就这样哀悼着,甚至像一个士兵那样大喊:
你们是好人,不能在教堂中强奸

而滴落的表针仍然被夜色宣告:
你见过了黑暗便无法忘记他

2020.02.27


继续在失去里前行

整天时间忙于对车辆的解剖
把下支臂、转向节、平衡杆、元宝梁等相继拆解
在私密场景中毁坏这些尸体
并加以组装
黑暗的机工车间由于春雨的滋润
异常潮湿
并且这种潮湿在眸子间被慢慢放大
专用电脑会把电子元件的故障码一遍遍读取并消除
这时候会产生很多词语:
暗夜,梦幻,苦涩,无限
与它本身具有的质性产生了游离

哲学在这里成了物质。无悖论
就像你阻止不了消失,而消失却能本能的反抗
机械力把现代的元素统统杀掉
没有浪漫,没有装饰,也没有涡卷形的彩虹
单个的碎片并不和谐
像在我们体内产生的增压会把雨水从苦痛中
排挤出去
丑不再是美的对立面
而成为我们悲伤与价值的一部分

机工师傅不会了解洛特雷阿蒙的黑色幽默
也不会染上波德莱尔的伤痕
更无法从马拉美的枯骨之中看见恒星之光
生活就是这样:
在有限之中让我们挣扎

但这并不是我的职业
我可以用目光把这些具有腐蚀性的铁产生微光
虽然微弱
却足以辨别灰尘的去向
一朵花可以生活在光明之中,亦能成为恶之花
--这都归结于选择或自控
很长时间我不再亢奋
并非所有的铁的组合都能成为枪
(这种事实会让我们生有一场斯德哥尔摩的病症)

“我的任务是与人无涉的”(波德莱尔语)
但那趋向与迷恋魔咒的“我”
只能抚摸淮河的白雾与无花果黑色的浆液
精神之船不会运送马蹄铁
集中悲愤更成不了英雄

我潜行在消散的一端,抵御着曾经的殊荣
一部分人早已离去,而有一部分蝴蝶在河水中腐烂
夹竹桃就在其中,她白而嫩的花瓣
可以激发幻觉
在这里麻木、沉睡、投降等已然建立了框架
像一种抽象的数字在对上帝嘲笑
(虽然我不信上帝)

在第六组诗歌中接近死亡(恶之花第六组的名字:死亡)
成为当下不纯净的个体
我可以精确到一粒沙子所埋葬的地方
却无法给与肌肤温热

色彩的毒性侵蚀着时间
落日这时候正从玻璃上消失

2020.02.28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20-3-1 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帮你 改个头像,这样好看一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 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 锦大官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字,写得应该是我见过的最洒脱到底的一次,虽然饱含着忧郁与冷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字,写得应该是我见过的最洒脱到底的一次,虽然饱含着忧郁与冷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活动印象深,长篇不容易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 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个喜欢用马甲脱马甲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后几场的帖子,比你的前几帖,

以及以前舞会中写的诗歌要有厚度,深度,以及激情。

原来,晚秋是这样子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帖子不多,但都很有质量,尤其是【继续在失去里前行】一贴,自然而见张力,见厚度,藏技于无形,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20-3-2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头像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2 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锦】官人 发表于 2020-3-1 19:44
帮你 改个头像,这样好看一些

谢谢药帮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2 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柔的药 发表于 2020-3-1 20:13
字,写得应该是我见过的最洒脱到底的一次,虽然饱含着忧郁与冷酷

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2 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飒野 发表于 2020-3-1 20:56
活动印象深,长篇不容易啊

只是比短篇写的时间长了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6-1 06:3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