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74|回复: 10

心水1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27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遥远

在遥远的中心
你是否与我一样浅唱低吟
在我们醒来无边无际的梦里
你一定喜欢从花白相间的小猫身旁经过
仿若无人
你一定喜欢从影影绰绰的树梢下停留
神思已久
这四月的清风,多像寂寞的笛声
从亘古传来
伴随过海浪跌宕
以及一个人
完整的走过一生


多想活着

比如,我多想做一件让人们感到开心的事
长久忍耐,悲伤使人成长,
超乎自己的年龄
几乎
我们就已经深陷这样的泥潭里
彻夜狂欢而没有终止可言
但那故事中的脸
氤氲里金色的烟雾
缭绕在新雨之后的晴空中
你为你的可爱感到倔犟么?
为你永不思蜀的苦难翱翔在人群中
那么又会是谁
在洁白的墙壁上画出寒江孤影
呆滞而又错愕的眼神?
最终,你走了很久,感到劳累
需要同样一张劳累的椅子,然后
我靠


用途


我们一直在做梦
梦里梦不醒
凌空踩的一脚掉在叶落的方向
抵御从心照不宣开始
所有的归途显示在异乡之后
我们怀念从前的空气
风暴席卷不能平静的存在
我真的是站在山峰中那样想
人们从深渊往上看
一只手离开,探索
夏天的风吹进秋天


每一天都是逝去

我不唱赞歌
你的内心没有我
日出被你占据
日落被河流收割
还有什么你不能拿走的
除却我头上的帽子
海水将我淹没
思念别无风吹,每一天
你也如我般的恍若


尾声

暗下来
每一天都在忙碌中度过
我爱吃食堂里中午的饭菜
爱吃食堂里晚上的饭菜
分不清你你我我的告别
像昨夜里,每一个经过你的人
都在晚灯中侧着身子
也许是迎接你
也许是看你将手插进口袋不动声色的
离去


我没有看见
震聋我耳膜的日光灯。



尘埃之上


你深知此刻的
所思所想都毫无意义
你很晚归来
尽管你还在深夜的街头等;
一个人来牵走你的手
但没有人知道你此刻的所思所想
灯光昏暗的脚步声从未停止
但你从未想过要在此之前去寻找什么
日光就那样黑下来
打在你的脸上,不置一词
林立的空屋子仿佛就那样看着你
从同伴的身边一一经过


就在

比我感到寒冷
因你此刻的知觉
向抽搐,祷告,旁观的人发出第一次挑战
新来的工友来了不过三天
我没看清他的脸
人们了解到的沙漠
瘫倒在那里…
我知道这样的生活在你看来难以齿启
夜晚总是不断的到来
有时候很快
有时候又很慢
但这又影响不了什么
该坏的心情总是毫无意外
无限期延长
像日子那么那么长
两只手捂不住
翌日里第N颗太阳的升起



为心中的纪念


他们找了很久
也没有找到那块理想的石碑
鲜花盛开的艺术可能来源于此
临走时
母亲塞了两百块钱给我
望向儿女远去的方向,我们一生
都不能很好的诠释动与静的奥秘
列车行驶了很久
我开始健忘,介怀于始发与终点
仿佛一个人只有一生
每次去往的异乡都胜似凯旋



分身


在每个中午,
我都会休憩,或假寐于此。
黑白布料如同我蓝天的枕席。

我或许就是那样的
沉沉的,潜入你
至高无上的梦境

后来,我们相互丢失彼此
成为一种无影无踪的概念。

或许我还能找回
那不属于你的手指

那在一根香烟上
泛黄的理性。


无知的话


也许躺下闭上眼睛
并非为了睡眠
夕阳侧身而过,我仿佛
抓住了你的孤独
一团雨。




1.念想

我们不止一次地
谈论偏颇的事宜。

雨水的密度
和你的膝盖骨一样
白色的骨头矗立在人群中央

乌鸦飞起时,天空暗淡
多少年轻一样的我们
常常为此感到矛盾与困惑。

阴郁将幻象滞留在绿色的跑道
风一次次的睁开海一样的眼睛,

波澜,是的,你波澜的心
用你虚无的那根食指,无意义的染指
我寂寞中的月光

2.陌生的觐见

终如黑色羽鸟
飞入岩石
当你的此时
已为过去——而在

这一生就像你
已经到达过的顶峰?
我们透过鹰眼,
感知一切高于我们的存在。

那些此消彼伏的车流
只与水保持往来的静谧。

3.光线

何其缄默。
在那些遗漏的光中
高楼如同跨越世纪的城市墓碑
人把手中的鲜花捧进去
又哼着歌儿出来
多么幸福的尘埃!

亮晶晶,亮晶晶
你眼眸里亮晶晶的泪流下来




1,丢失的假象

一切都会在
寒雨中惊醒。

敏锐与喧嚣的世界早已远去
谁在热衷一杯咖啡奶茶的温度?

加糖还是意味着,
它本身就是橘子茶的味道?

躺在树木之间的风里
那些来回踱步的雨滴。

像从一封潦草的信里
找回的时光笔记......

2,爱慕

一定要等到那个特别的日子
比如让我和你再多待一会儿?

五一,小龙虾,啤酒。

包括等
另一个虚无的人,
前来赴约。

3,时光

列车一直在走
它每一截残骸,都像
你走神的母亲。

母亲是个名词,
将万象括入囊中。

回忆某些
消失已久的人生歧路。

当年的我和现在的我,
正从那片枯黄的落叶中
了然着什么?




以及

好比我们观看的一抹封面
都被大雨淋湿
街上的行人似乎走的很欢快
我有多久没去对面坐下来喝一杯红豆奶茶了
……
最终我已远离了那个过去
向一个不曾存在的夜晚,挑明了这一切




1,致死求活

我羔羊一样的躯体
被宰之后的膻味儿,香味儿
将被刀所眷爱。

今晚只有
月光陪我助兴

我喝啤酒
我吞下我羔羊的泪水
我想在这样的夜中
练习暴走的姿态

当我丢失我的肉体
熄灭,所有的灯之后

别问我,我是
怎么走回家的........

2,心水

像跌落。
像嚎叫。

像一个人
或一条狗的忧伤
瞧——他们
都躲进秋天去了。

树叶摇晃
如同滔天的波澜。

后来他们
毫无意外的
再一次经历了雪花。

那么凛冽的雪花
齐刷刷扑在村庄
最古老宅子的漏缝中。

3,麻木

不必再需要什么
一切最终都会消失———

我在万物中寻找
最为恰当的位置,
隐藏,我的爱或恨。

就像卖盆栽的老头
最为鲜艳的,那枝花骨朵儿,
蔫头巴脑的,隐藏在时间下方

它夜晚的秘密,
只让一人拥有梦的知情权。

它盛开的全部过程
那些翠玉般的生机与心事,
我任由它把我卷入此刻。

4,冥想

后来我还是吃吃吃
吃那些该死的骨头。

吃用卤水浸泡的肉糜
吃上帝,他的炉灶上,
已经备好的烤全羊。

我没有吃完它们。
这里那里,还有我吃剩下的
羊骨,羊舌,羊眼,羊蹄。

设若我加快自己的吃
设若所有羊的寿命,
仍未被我吃干净,我会向吃的
最慢的那个人说

别再吃你的羊了,
别饕鬄你的羊了
因为,你输了

这桌全羊席,羊的肢体
早就七零八落,被我们分开在
世界的任意角落。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20-4-27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地舒卷着。最喜欢的是“尾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7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20-4-27 21:29 编辑

用词是丰富的。

冥想

后来我还是吃吃吃
吃那些该死的骨头。

吃用卤水浸泡的肉糜
吃上帝,他的炉灶上,
已经备好的烤全羊。

我没有吃完它们。
这里那里,还有我吃剩下的
羊骨,羊舌,羊眼,羊蹄。

设若我加快自己的吃
设若所有羊的寿命,
仍未被我吃干净,我会向吃的
最慢的那个人说

别再吃你的羊了,
别饕鬄你的羊了
因为,你输了

这桌全羊席,羊的肢体
早就七零八落,被我们分开在
世界的任意角落。

这首不错。是破碎利器也是是破碎的水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8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怀斯 发表于 2020-4-27 21:21
自由地舒卷着。最喜欢的是“尾声”。

谢谢怀斯老师的点评,我会继续努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8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0-4-27 21:27
用词是丰富的。

冥想

3q,谢谢快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2 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些很不错,需要细读,看了前面几个,还有修整的空间,但已经是比较成熟的表达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2 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声不响写了这么多,先记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2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想急你一下嘛。用不着抓狂

给你红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2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穷人~ 发表于 2020-5-22 17:20
不声不响写了这么多,先记一下。

我这师父,,,,,我这徒弟就跟着你流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20-5-22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越读到后面越是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5-31 02: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