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71|回复: 11

以前的一组她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2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A1《指骨》






一些血,让她大病一场。


她把胶囊和咒语一并吞下,撑起病躯
让内心的猛虎化为粉末。
她越来越喜欢体温渐渐升高,在指骨缠绕
侵入骨髓,直到达到顶端
再慢慢褪却,像一次次地潮起潮落。


她能隐隐感觉,一些小蛇在吞噬那些血后
低声快乐地呻吟。




A2《西厢冷》






有些器官,像座宫邸
住着吐红信的蛇。
它们不时醒来,睁开眼睛,放出瞳仁里的毒汁
中和宫邸内的潮湿霉味。
有些风,穿过弄堂,远道而来
带来春天的气息
让偌大的宅子里,有着雨水的腥味。
一些毒汁也无法溶解的血液
从这里流出
让这里更空虚。
而她,常年累月住在那里
被岁月风蚀得
只剩下手中攥着的红纽扣。




B1《扶摇而上的糖果》




整个四月。
先是零碎的几叶词句,后是拖踏的片段章落
如漆般脱落
如寺庙里歪斜的墙体上字迹斑斑
这有点残忍。
她却没有掉过头去,饶有兴趣地读着,咬文嚼字地品味
像糖果。
她挽起的头髻,散开来,像桃花般盛开。
有一些梯子,螺旋般引向上去
略显单薄且脆弱
这样的力量可有可无,而又无处不在
弥漫在山间。
在山上,她又像盛满孤独的器皿
春心荡漾。




B2《弦外落》




“一些倒立的词语如四月的麦芒
略显青涩。 ---题记”




她在画一个圆,像原来那个偌大的骨盆,空荡荡的
却总是找不到子宫的位置。




她把两朵梅花安静地放在子宫的位置,盯着那
时而诡异地一笑。




一些三角形的虫子总在圆里钻进钻出
窥视她那些被烧焦的秘密。




她吐出几片多余的花瓣,蜕下最后一件衣衫,隐入夜色
刚好有一双眼睛,落在圆内那根若有若无的弦上。




C1《我死后》






我和她,在一个封闭的盒子里
相遇。
这里,洒满了桃花,我们在如此近的距离里
彼此凝望,相视一笑,恍若前生。
我和她,快乐地说了一些话儿
然后,又翻过身去睡一会儿
然后我和她,又快乐地说上些话儿
也可能,不说话,就那样
在一片漆黑里
等待重生。




C2《像路人》




之后,我的身体内住着
她的影子。
那些泛着青光的回忆,在多年以后
汹涌而来,压得我喘不气来。
我以为我都忘了,可是没有。
那些段落曾经被我用记号笔,一遍又一遍地涂写
直到无法辩认。


之后,在多年以后
我的影子和她,相遇。
她坐在对面,临街的窗外人来人往。
她的身边,坐着她的影子。
两个点,已连不成线
被彼此的呼吸,压得透不过气来。


之后,再数着你,失散多年的手指
却越来难被数清。






C3《多年以后》




她依然是她。她站在
桃花的影子边缘,极像是碎了的花布
被无色无味的火,没心没肺地点燃。对,像极了。
众所周知,她的双眼已枯萎,只是偶尔有一丝嫩芽在瞳孔里挣扎。
她的孤独不再像那只紫色的茄子
在高深莫测的夜里伸进伸出。
她在多年以后
只保留了我
对着她,捧着水杯的习惯,静静地听着对方的呼吸
被一首无词的音乐无限延伸
到生命的尽头。




【二】




《忌 》




她站在镜子面前,有着猫般妖异的气质
瞳仁里有瞳针
越缩越小。
她用布遮住了部分裸露的身体,退到床上。
关上灯,让黑暗渐渐吞噬自己的肉体里有光的地方。
戴上面具时,有一股疼痛从耻骨延伸到每一个骨节
妩媚又无辜的神色
已沉入了黑色,迷惑不了男人。
取下头上的花萼,有毒的部分
放在伸手可取的地方。
她这时像块被夜浸透的海绵那样,漆黑一团。




《身是身外之物 》




依然是蛇。
狭窄的通道里有股阳光穿过
她柔软的肉体里住着
蛇,它的骨节轻轻作响。吻过的地方
没有痕迹,却留有余香。
舌灿莲花,若有若无地缠绕着,相互。
窗户落下,遮住了
许多方向感,她无处可去。
空荡荡地,扭来扭去的腰肢,有阳光浸透的味道。






《英雄莫问出处 》




无所谓秩序。她安放的孤独
被驯服,被虐待,被冷落。
她紊乱的生理周期,像没了发条的钟,把钟摆
插在我头上。
她无端地低热,像扶着旋转楼梯上脱漆的扶木
抓住我的脖子。
她的头骨渐渐地缩小成蛊
有些小虫从梦境里钻进钻出。我问
你怎么啦。她脱不下面具里的猛虎,却摇了摇头
说,挺好。




《缘来是你 》




迅速勃起的,带有血丝的
木棍上,藏有蚯蚓,许多尸体。


寿衣上,黑色的阴影,一连串地挤出棺材的一条小缝。
有股骚味,弥漫在空气里,被日夜煎熬的中药中伤。


蛇蜷缩在子宫里,痛苦地扭曲。
脚印在堂屋里特别明显。


是你,把失散多年的雨水引进堂屋
把灵牌上的污渍一遍遍地洗,直到字迹无全。






《音乐的悖论 》




展开菊花的蕊。几个音节抖动着羽毛,打湿了的

落下来。雨滴里的丝丝冷气让她
皮肤轻声呻吟。她吐出含着的葡萄,像蛇吐出蛇信子
幽幽的杀气弥漫在空气里。
动作轻柔,把盛水的器皿放在桌子上。重新打开音乐
听一些摇摆而又暧昧的歌。
腰肢扭动,那里住着无知的左,和无知的右
它们像矛与盾,无聊而又精彩,常年开放。
她蜕下壳,露出蚕蛹
有一些节奏,无疑是最美的,而又不可捉摸
散发着欲望的气息。




《鱼鱼糖 》




她原来就是我的女儿。
女儿,她原本是住在我身体里的一尊佛像。
后来,她住在她妈妈身体里,孕育,分娩,出生。再后来
我们又见面了,真是恍若隔世。
当然,她已不记得我了,那时我只是她
眼里一闪而过的影子。
现在,又不同了,我是她的父亲。
她叫鱼鱼糖,她偶尔睁开眼睛,看着我
又对我笑
仿佛又回到了前世。




《梨子本能 》




她说,不日返回。
霜冻过后的冬天,到处都是硬梆梆的。
成都的天永远是灰蒙蒙的,看不懂的德行。像她,不像我。
她说她在吃一个梨子,声音涩涩的
电话的听筒里嘶嘶作响的杂音,像蛇吐着信子
听起来,更像一只梨子在与我对话。
北方,像被一个大玻璃瓶子笼罩着,她说
她和她的梨子,在那里对望
时而,咬对方一口,并仔细回味
那一股甜汁。我没有打断她的说话
那一夜,被无端地延长
刺骨的冷和内心的暖,交织着,缠绕着。

(作于2011,成都大丰)






发表于 2020-5-2 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分量的一组,先亮读,再仔细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 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的你很神勇。题目也很好。梨子本能我也写了。好像是废废搞的题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我还不会写诗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20-5-2 12:52
很有分量的一组,先亮读,再仔细欣赏

谢谢版版大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 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墨家 发表于 2020-5-2 14:37
那时的你很神勇。题目也很好。梨子本能我也写了。好像是废废搞的题目。

晕,我配不上你说的神勇二字。你说的肯定是其他的人。这一组也是模仿的练习之作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尔非 发表于 2020-5-2 16:15
那时,我还不会写诗呢

现在我还不是跟着你们在后面吃灰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很神勇的,有分量的诗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3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特别的字字,学习了~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4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们节日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4 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诗里见过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4 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我写的是她诗,与他诗理念相斥,所以我退出来了。
我不太合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1-4-18 04:3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