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78|回复: 0

陈良(温哥华)稿詩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10 0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陈良,福建人,现居加拿大温哥华。数学博士,喜爱中国哲学和传统诗词。



五绝·烽火台
黄沙连万里,落日照烽台。
故事人犹说,幽王安在哉。


七绝·秋词一   
天高云淡雁声寒,衰草萋萋接远川。
踏遍秋原情未了,更寻落叶满空山。


七绝·秋词二   
飘飘一叶下篱墙,淡淡山风拂袖凉。
又是一年秋尽也,空余憔悴满前窗。


七绝·中秋夜
一轮明月上亭楼,千里秋江泛鷺洲。
自古清风明月夜,几人江畔望江流。


七绝·题郭杭建画
暮雁成行伴树飞,竹楼流水映芳菲。
小舟傍岸春潮晚,渔子提竿踏韵归。


七绝·踏浪   
我与霜天竞自由,孤帆踏浪恣风流。
此心若共飞云渡,沧海横波任去留。


七绝·无题   
细雨飘风夜已深,青丝难续梦难圆。
百年事尽烟尘后,半阙清词作纸鸢。


七绝·听吴至民先生抚琴
清音一曲出山林,林寂山空淡淡心。
欲问禅机何处是,寒潭水碧戏飞禽。


七绝·宅春
寂寞樱花寂寞红,长街悄悄雨空濛。
人言庚子风声紧,笼闭山房做宅翁。


七绝·宅居
一树樱花一树香,春风拂柳日初长。
宅家日久人生懒,坐等朝阳坠夕阳。


七绝·雨后暂晴
其一
细雨飘濛暂有晴,天光荷影两分明。
荒丛小径行人少,诗意殷殷满画屏。
其二
微风细细绕山亭,四野丛丘一色清。
极目空廖寻意趣,绿杨堤外草青青。


七绝·重阳
重阳日霭雨丝长,欲上西山山渺茫。
菊酒三杯人半醉,一时忘却在他乡。


七绝·红叶
秋风扫过万山空,犹见残枝一叶红。
我愿今冬飞雪细,且留红叶伴春风。


绝句十首·无声
洛夫先生有《无声(禅诗十首)》,分别为花落无声,叶落无声,月落无声,雪落无声,日落无声,果落无声,潮落无声,剑落无声,梦落无声,泪落无声,今取其名。


花落无声
梨花点点下寒烟,没入苍苔迹悄然。
夜半月光翻阙去,轻携春气到泉边。


叶落无声
枫红一色映苍崖,深院孤桐伴古槐。
一夜秋霜零落后,朱黄斑驳满长阶。


月落无声
洗尽凝脂淡淡香,慵慵无力卧孤床。
更深人去何时再,夜色流波过短墙。


雪落无声
一夜纷扬无尽时,不闻小雀叫晨枝。
老僧舀得三瓯白,煮沸禅房一字诗。


日落无声
丹色余晖照晚樯,孤帆一叶去苍凉。
楼头遥望孤帆外,水逐流波泪满裳。


果落无声
山溪一碧逐寒凉,十里山原绿渐黄。
山雀不闻山果落,停停啄啄自安详。


潮落无声
夜半风清潮水宁,长滩十里悄无声。
一行足印沉沉去,数截漂枝纵且横。


剑落无声
百战军中作枕眠,神锋出鞘卷云烟。
果真古越干将剑,欲断情丝却枉然。


梦落无声
青罗小帐体温温,脂味幽幽欲断魂。
熟了黄粱春梦醒,双飞彩蝶过短垣。


泪落无声
沉沉汽笛绕峰梁,一尺枕基一路殇。
遥望秋风荒冢外,潸然无语泪千行。


五律·秋枫
一路行来早,半街红欲焚。
轻风动叶色,微雨涤枝尘。
寒至姿方艳,秋高色愈真。
且看红紫外,白发苍苍人。


五律·七夕追怀       
迢迢河汉迥,异国起乡愁。
追忆清光夜,缠绵故阙楼。
金风拂远岁,玉露湿长秋。
不忍窥霜鬓,何堪梦斗牛。


五律·弔屈原
芳洲兰若萎,云梦楚天寒。
泽畔行吟苦,沧流濯足难。
汨罗飘魄去,日月悬歌还。
春来菲水畔,也涤楚衣冠。     注:菲沙河是加拿大西部的一条河流。


七律. 陪刘伯母清明扫墓   
细雨飘风古木悲,萋萋荒径欲何之。
白花新祭连千冢,冥币轻飏过万枝。
一缕香烟飘魄远,半声幽泣逐魂迟。
深情此刻通灵意,泉道亲人应泪垂。


七律. 秋伤
一叶飘秋秋意凉,山溪水瘦曲流长。
秋悲自古人空老,鬓白而今我独伤。
欲效陶潜歌浊酒,偏怜宋玉唱衰芳。
琴弦断日音何在?世事人生两渺茫。


七律·闽中坂面镇
清溪一注伴村流,小浪翻波几度秋。
江竹依依着岸绿,寒鸦点点逐云浮。
峰峦叠翠连青霭,楼宇层琼映秀洲。
何日丹青长写意,千重锦缎一图收。


七律·闽湖
千山拥簇出平湖,落照丹霞映画图。
万顷鳞光连浩宇,一湾碧水荡青芜。
子陵隐此应垂钓,张翰思乡堪脍鲈。
我欲随波沧海去,扁舟烟渺学陶朱。


七律·登滕王阁  
赣水苍茫逐北流,群鸥落处白汀洲。
霞光照影孤帆远,飞阁流丹紫气浮。
帝子风云烟已散,子安佳句韵长留。
临江把酒向天际,心随云影共悠悠。


七律·观徐东作沙画  
苍山落日彤云渡,野鹜横江入翠微。
绿竹猗猗堤岸阔,扁舟点点鳜鱼肥。
长钩慢抹柳飘荡,小划轻推草郁菲。
始信丹青不用笔,轻扬玉手细沙飞。


七律·拜访故友克勤      
秋令天高景色佳,驱车寻友上青崖。
松间小屋盈书卷,涧底清流伴落花。
故旧相逢茶代酒,圣心连接主当家。
莫言华发人空老,待看溪山映晚霞。


七律·秋
红满梢头金满枝,丹枫玉露两相宜。
虫吟秋曲声犹切,筝弄晚弦韵转迟。
何待鱼书传尺素,只须明月送清思。
但看幽径林深处,五彩装成半壁诗。


七律·洛夫先生逝世周年作
八月风高潮水平,长波漂木至温城。
雪楼廿载飘烟雨,衡岳千秋断雁声。
北向望山山历历,西临观水水盈盈。
诗魔常与河山在,一片禅心伴月明。


七律·夜雨        
寒雨潇潇夜打墙,孤灯照影意苍凉。
史翻百载留新叹,诗阅千篇喜旧章。
世事沉浮云翳远,亲情绵亘流波长。
明朝应是风晴好,漫步长堤沐旭阳。


七律·恋梅      
暗香微浸断墙东,数杈寒枝映秀松。
一脉冰肌连傲骨,双重雪蕊缀娇容。
莫言驿外空荒寂,应见梢头俏冽风。
我欲鸣琴通款曲,细寻幽径醉芳丛。


七律·菊
不同百卉竞芳姿,饮露餐霜自有时。
秋索满园失艳色,风高一束展葩奇。
仙人道骨凌凌态,骚客清心逸逸思。
陶令东篱一醉后,牵连千古万行诗。


七律·送芳洲客先生归故乡
春雪消融水满川,依依岸柳渺云烟。
吟章每叹楚山远,别句今歌归梦圆。
鹦鹉洲头芳草地,洞庭湖畔暮云天。
逐波赏柳成佳句,莫忘隔洋寄锦笺。


五古·菲沙河组诗
菲沙河发源于洛基山脉的罗伯逊山(Mt Robson)脚下。向西北流到BC省北部重镇乔治王子城(Prince Jeogde)。然后掉头南下,直到合浦镇(Hope)。再向西进入菲沙河下游平原,最后在列治文市东端分成南北两支,汇入乔治海湾。全长1375公里,是加拿大BC省的母亲河。


河之源
菲沙河源出罗伯逊山脚下。


皑皑千山雪,巍巍万仞山。
磊磊涧中石,涓涓细水潺。
涓水汇清流,蜿蜒峡谷间。
盈科不停步,奔越下寒关。
时有峰回处,水转出清湾。
绿树明幽境,云影映青颜。
山风忽远近,鳞光漾波环。
游鱼频戏水,悠悠安且闲。
青山留不住,拜别赴长滩。
天涯从此去,万古不回还。


河之湍
菲沙河最湍急之处名地狱门


山高蔽日月,过午即已昏。
林暗遮鸟道,岩峭见鹿痕。
高瀑自天来,白練垂帝阍。
飘摇三万尺,落地生云尘。
断壁直如削,天神运斧斤。
直下一千丈,俯视惊鬼魂。
緃崖相对立,隔岸仅十寻。
森森人见畏,恍如地狱门。
江流行至此,豕突而狼奔。
激岸声如吼,震耳失听闻。
旋流转石壑,狂荡急如喷。
浩浩穿峡去,虎势山河吞。
攀崖悬绝壁,钎锤凿石根。
炮炸石崖裂,人亦陨其身。
腾空出天路,长车任逡巡。
根根枕木下,长埋筑路人。
筑路人何自,华夏之子孙。
念此长涕泪,悲壮满昆仑。


河之畔
菲沙河下游平原,绿野平畴,屋宇纵横,宛如中国江南水乡,世外桃源。


水出合浦湾,平流直向西。
青芜连岸阔,高树接云齐。
水落沙洲浅,渚白鸟飞低。
山花招鹿近,彩蝶逐风迷。
田畴达岸柳,沟渎接荒堤。
坡旁野草绿,树底牛羊栖。
春深花方艳,夏暑盛苍莓。
秋至鮭鱼美,冬来雪纷飞。
星转日月移,去者长如斯。
人自常乐乐,水自长漪漪。
或问此何地,不言我自知。
渔人迷洞口,而我入清溪。
访得桃源人,浑著秦前衣。
敬我清醇酒,更宰豚与鸡。
弦歌美不尽,醉眼相扶归。




河之殇
菲沙河中产鲑鱼,俗名三文鱼。鲑鱼生于山谷溪流,约一年后入海环游,四年返回旧地,产子而后死亡,其壮烈令人叹息。


菲沙河之波,千里浩汤汤。
本自雪山来,历险出崇冈。
泽沃连天野,浆灌万顷粮。
终别青山去,西海入苍茫。
水中有鲑鱼,生于清溪旁。
栖身卵石下,嬉戏小河床。
自幼练筋骨,腾越习飞扬。
少怀凌云志,巡游纵八方。
一日初长成,未及半尺长。
胸中满豪气,振鳍欲高翔。
离家入川流,绿水鼓波浪。
群邀苍海去,踏浪恣汪洋。
北行过冰海,冰水透骨凉。
窥得冰层美,遥映北极光。
长波赴东海,东海有异乡。
黄河水活活,流淌焕文章。
又驱南海去,终日伴骄阳。
五色珊瑚艳,如着彩衣裳。
苍海多险恶,鲸鲨巨且狂。
吞为腹中食,作饵充饥肠。
历尽万般险,足遍海之疆。
携手同行者,十死九已亡。
忽念远行久,思归返故乡。
故乡水甜美,故乡草芬芳。
归来菲沙河,绿波荡悠扬。
脱去长征袍,沐浴着新装。
寻那旧时巢,腾越上河梁。
不顾湍流急,不怯石成行。
百折不回头,血溅体鳞伤。
飞过龙门去,觅得旧河塘。
奄奄余一息,产子卵石旁。
产后身死去,归魄向苍黄。
念此长叹息,鱼儿亦自强。
赞尔吟悲句,清溪醉流觞。


七古·李晓玲剑舞行
陕西红拳,源起先秦,兴于唐宋,流传至今。李晓玲,红拳传人。幼年学艺,天资聪颖,名师真传,刻苦奋进,术业大成,剑术尤精。竞技关中,高占魁名。后封剑从文,考取名校,更留学海外,获博士学位,著述立论,授课育人。丁酉中秋,接受邀请,拂尘亮剑,挥洒点击,矫健自如,仍见昔年之功力。


将军挥剑出阴山,青光凛冽斗牛寒。
雄兵十万平胡虏,策马归来剑匣闲。
兵书竹箧尘封久,戎马田耕不用鞍。
旧友登门唯论剑,唏嘘比艺至灯残。
闲来剑舞明月夜,翩翩清影照井栏。
他年驾鹤登仙去,唯留剑道在长安。
长安少女秀且灵,投师学艺在冲龄。
晨开武步林荫下,暮习剑巧曲池亭。
左击右击逆鳞刺,旋风坦腹又双明。
不惟招式通身手,更融剑魄集于行。
十年磨砺青萍道,精诚心至术始精。
华山论技初出鞘,占得鳌头第一名。
加国经年度沧桑,龙泉入鞘莫邪藏。
轻磨龙剂铺玉版,素手挥毫著文章。
潜心探究百年史,长叹华工屈与伤。
声声语咽滴滴泪,凝成字句缀成行。
又是三五明月夜,长对清辉念故乡。
故乡亲人不可达,缕缕相思筑愁肠。
愁肠婉转难解去,举杯邀月聊尽觞。
兴来尘匣取长剑,轻捋剑穗故情长。
剑锋一出寒光泄,融溶月色倍秋凉。
足移虎步凭风跃,剑转龙游着雾翔。
静如雌兔伏草隙,动比雄隼击穹苍。
柔腕小扣轻撩起,平带云抹戏如凰。
刺穿斩劈迅如电,托提崩绞势如扬。
削风只闻风凄厉,架云每见云低昂。
锷指长天天惊愕,穗拂林梢叶满冈。
风停云住剑入鞘,地寂无声月流光。
流光婷婷唯倩影,轻纱一袭罩红妆。


南歌子·落樱
雪净蕊初发,风催花欲明。为寻春色越溪行。却见溪山满路落红英。
惆怅酒无味,相思梦不成。遥闻古瑟奏秦声。已然樱红落尽奈何听。


鹧鸪天·温哥华暮春
北郭青山山几重,高阳照雪雪溶溶。山溪潋滟清波满,野径芬芳疏影空。
红已尽,绿方浓,柳丝依旧荡轻风。困来且饮三杯酒,牵手佳人入梦中。


临江仙·院后白牡丹
寂寂婷婷清院角,婀娜羞对东风。幽幽一袭暗香浓。媚柔无骨,雅洁淡无红。
日午沉沉慵睡去,相随我亦梦中。青花镜里饰娇容。依依何处,湘浦伴莲蓬。       


水调歌头·淘金悲歌
《加拿大华侨移民史》(黎全恩,丁果,贾葆蘅著):“无论是淘金,抑或发展其他的服务性行业,华工参与了加拿大西部开发的所有重要项目和工程,并付出了艰巨的劳动,乃至生命的代价。”
闻道石山里,金粒湍流中。担囊负镐寻去,沐雨栉寒风。峭壁丛林鹿道,裂石冲沙槽洗,十试九回空。一把苦心泪,半截短蓑蓬。
岩之壁,涧之砾,岗之松。百年风雨,疏洗斑驳老颜容。杯酒幽幽慢饮,伤曲沉沉低唱,悲怆对苍穹。掬我华工泪,挥洒作长虹。


江城子·文苑诗坛十週年庆
雪峰绿树映前窗。信风飏,柳丝长。落尽樱红,桃李续芬芳。青雀小丛轻跃跃,情洽洽,意徜徉。
十年彩墨绘华章。悦春光,播馨香。诗韵绵绵,慢逐绿波扬。墨客骚人新作曲,歌咏处,醉流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1-9-24 04:0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