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97|回复: 0

陶短房(溫哥華)詩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10 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个人简介
陶短房,本名陶勇,金陵人,诗词圈曾用名喵喵2001,长期旅居非洲,现居加拿大大温哥华。诗词外以太平天国史研究见知。


水龙吟•斯芬克斯
可怜地老天荒,仰瞻惟得光阴旧。今宵何夕?军靴声促,战歌声骤。盗贼神明,譬陶轮耳,一番番又(1)。政治何预尔?毕其功早!速钳口,狮身兽!
恨我至今不灭,总闻见、祷香尸臭。云胡不及,城河俱易,蒙吞皆朽(2)?恍已天明,太平节是,晨炊时候。尚营营汲汲,呼江水赤,唤江山锈?
        注:(1)公元前18世纪埃及奴隶暴动,纸草书载“大地如陶轮翻转”
        (2)古埃及主神曾有阿蒙、阿吞之争,皆自谓正义,詈彼异端。


暗香•黔之驴
也心羡不!望山川表里,有余巢穴。我欲长嘶,谁抱琵琶和歌阕?坦腹无忧夜草,遍周遭、蓟荆葱郁。慎勿言、播邑龙场,有隐逸埋没。
仿佛。是何物?竟吊额白睛,茹毛茹血。谅彼村居寡知识,化外焉须来谒!彼和此、各家生活。最无聊!蹄寂寞、负辜年月。


永遇乐•此日
可似当初?此晨之日,彼昼之雨。暮暮朝朝,朝朝暮暮,堪几番回顾。是过檐风?是蒙尘帜?恍惚睫毛前絮。谁怜惜、通衢广域,多少执情儿女。
青春时赋,热血时路,已共山河同腐。二十余年,眉摧齿落,都莫询由故。峨冠何物!避秦舟上,犹唱楚虽三户。不闻夫、一人成意,三人成虎?


念奴娇•蝴蝶
竟何辜也。历闲人诗画,别家风月?盟誓总随流去了,尚绕残歌几阕。春雨无情,春风无限,春光偷明灭。绿杨荫下,是痴儿女分别?
君尚嗔我心凉?我生顷刻,旬日成飞屑。羡尔知忧知病老,知彼今冬新雪。天自多情,情应有已,岂足烦唇舌。趁光阴好,舞教亲故欢悦。


七律  闻恩师仙逝因赋以纪之
确是实情真讯么?人生最恸是娑婆;
怅人匆促难名状,恨我奔波疏问疴。
节下奠惟窗外月,口边吟是旧时歌;
那年彼此伤心际,忆得灯前一醉酡?


七律  破例步顾炎武《过苏禄东王墓》
海民犹识此碑题?字纸漫空书日磾;
鸣炮多应为嘴炮,奋蹄半或系熏蹄。
行宫已共荒村老,笔客谁同渔子栖;
痴汉莫争和与战,中原舌斗尚凄迷。
        注,顾炎武原玉,过苏禄东王墓:丰碑遥见炳奎题,尚忆先朝宠日磾。世有国人供洒扫,每勤词客驻轮蹄。九河水壮龙狐出,十二城荒向鹤栖。下马一为郯子问,中原云鸟正凄迷。


五律  科莱亚
        科莱亚为阿尔及利亚小城,十年前为某建筑公司充客翻译于彼,与施工地土著某晤谈甚欢,未几原教旨武装夜袭,某阖家遇害,死者十六口,惟一襁褓儿幸免云。自序。
医病复医国,遗忘孰可医;
孤单尝入骨,故事渐成丝。
为念为讴日,是佣是客时;
年年谁洒满,那一地花儿?


七绝  七月十一日暮淡
归鸟将眠将不眠,花浓云淡暮如烟;
月清犹忆昔时面?我与春风俱少年。


古风  熊皮
        ——古俄罗斯俗谚云,群猎人欲猎熊,尚未动身,已因鬻熊皮而老拳对挥云。自序。
正堪分熊皮,漫天风和雪;
乃关利与名,斟酌莫仓猝。
熊皮绵且光,闲人敢多瞥!
熊皮光且绵,大钞值几叠?
要当立文书,文书须多页;
尔分几茎毛,我得几根鬣。
功勋休更夸,苦劳岂堪灭?
要在同立场,余皆是枝叶。
犹言人是非?言多可干渴?
天有几重天,猎分几等猎。
尔施箭并枪,我鼓唇共舌;
术业有专攻,惟志不能夺。
当分惟此皮?不见肉和骨!
众志已成城,可鼓不可泄。
风雪迄未停,计议了当不?
所余惟一焉:熊尚眠巢穴。


古风  彼渊之泱 译法国十八世纪民谣《à la claire fontaine》
彼渊之泱,彼水汤汤。
尝濯尝沐,未解沧浪。
别既久兮,宁肯或忘?


橡叶茫茫,昔我之房。
是莺相和?晾我衣裳。
别既久兮,宁肯或忘?


莺啼悠扬,入人衷肠。
惟尔笑靥,惟我神伤。
别既久兮,宁肯或忘?


如珠如璋,是我悬望。
亦已逝也,犹有玫香。
别既久兮,宁肯或忘?


玫香未央,忆念彷徨。
惟彼渊水,长绕梦乡。
别既久兮,宁肯或忘?

原文及直译:
à la claire fontaine 在清清泉水边
M'en allant promener我曾徜徉漫步
J'ai trouvé l'eau si belle这是我曾见到最美的泉水
Que je m'y suis baigné曾在泉中沐浴
Il y a longtemps que je t'aime jamais je ne t'oublierai我爱你已经很久,永不会把你忘怀


Sous les feuilles d'un chêne在那橡树叶下
Je me suis fait sécher我晾干我的身体
Sur la plus haute branche高高树梢之上
Un rossignol chantait是夜莺在歌唱
Il y a longtemps que je t'aime jamais je ne t'oublierai我爱你已经很久,永不会把你忘怀


Chante, rossignol, chante那夜莺在歌唱
Toi qui as le cœur gai你的心在翱翔
Tu as le cœur à rire你发自肺腑在欢笑
Moi, je l'ai à pleurer而我却哭泣忧伤
Il y a longtemps due je t'aime jamais je ne t'oublierai我爱你已经很久,永不会把你忘怀


J'ai perdu mon amie我失去了我的朋友
Sans l'avoir mérité缘由竟不值一提
Pour un bouquet de rose难道仅仅因为错过
Que je lui refusai...那一束玫瑰
Il y a longtemps que je t'aime jamais je ne t'oublierai我爱你已经很久,永不会把你忘怀


Je voudrais que la rose那玫瑰是我所愿吧?
Fût encore au rosier她该依然馥郁?
Et que ma douce amie我亲爱的朋友啊
Fût encore à m'aimer我依然挚爱着你
Il y a longtemps que je t'aime jamais je ne t'oublierai我爱你已经很久,永不会把你忘怀


古风  饮马长城窟歌
君不见立如绝壁卧如龙,人间长城天上虹?
复不睹不到长城非好汉,真碑假碣俱烂漫?
城长秦强都千古,野草尚作阿房舞。
堞雉兀自屹边疆,民谣枉然讴孟姜。
孟姜真敢怨皇帝?皇帝咸阳居不易。
居不易兮思不宁,等闲好作圣人行。
四夷胡尚不来王!鬼神胡尚不来享!
石鼓喋喋篆隶繁,蓬莱春暮阅楼船。
楼船绝虏海上意,陆上疆场直如戏。
岂惟九边有长城?山城平城复市城。
防贼尤应先防意,乡序亦须立四至。
朕自沉吟朕自痴,腐儒犹然罪李斯。
孰谓草莽狐狸叫?保甲昨应添暗哨。
律条纷纷鞭仗翻,防民防口复防川。
布衣之怒焉需厌?君王自有三尺铗。
塞绝千门复万门,四顾谁何予一人?
神圣争肯同凡俗?圣神惟不免孤独。
长城自长云自流,云下横笛声悠悠。
夜来梦物状如猬,宦竖皆云是祥瑞。
几上军报犹未看,戍卒已破函谷关。
长城万里竟成妄,楼橹枉然半内向。
筑遍四围写一囚,金城便宜游人游。
城角怨魂肯少歇,勉为圣人歌一阙?
“发如韮,剪复生;头如鸡,割复鸣。
吏不必可畏,小民从来不可轻。”


古风  春风,不是为了爱情
晨露粉桃樱,晨光绿桐梓;
雏鸟名何名?绕树飞不止。
云淡天之涯,烟笼湾之沚;
今夕是何夕?春风已如此。
衣袂曾飘飘,争辉映兰芷;
晓来迷蝴蝶,杳渺一梦耳。
梦岂有妍媸,造物齐猿豕;
沾衣不撩人,春风自如此。
别后也相思?衷怀寄经史;
落笔每多情,凝作半橱纸。
何必求句章?总为渊鱼累;
振枝笑人痴,春风竟如此!
春岂肯笑君,匆匆夫逝水;
万紫复千红,谁是旧桃李?
桃李都不言,惟以目而已;
此真是阳春?春风果如此?
忍作秋声吟?夜来又落齿;
家累尚嗷嗷,每须忧柴米。
春望尚年年,春意映篱紫;
肯共一和歌?春风又如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7-11 18:3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