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48|回复: 2

用叙事达到抒情效果的诗歌技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5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用叙事达到抒情效果的诗歌技巧

      叙述类诗歌是汉语诗歌的一个重要分支,与意象类、议论类诗歌一样重要。叙述诗用诗的形式和语言刻画人物,有比较完整的故事情节,通过写人叙事来抒发情感,语言兼有小说和抒情诗的特点。
      我们熟悉的叙述类诗歌,如《木兰诗》、《琵琶行》、《格萨尔王传》、《荷马史诗》等,都是典型叙事的诗歌。它们具有文字篇幅相对较长的特点,而且它们的戏剧性通常都不强,采用押韵的语言形式,传统称之为叙事诗,是以叙事为主要手段的一类诗歌。这似乎说明了叙述诗大多用于长篇叙事、讲故事,重点不在于抒情。
      有没有篇幅短小,以叙事为抒情载体的叙述诗呢?这类诗歌确实不多,但还是有不少诗友尝试。本文选取了几首诗歌,加以分析,发现这类诗歌能够在极短的篇幅内,通过叙述小故事,达到抒情的目的,形成了独特的诗意和抒情模式。这类作者中,李季的诗歌给人的印象十分深刻。
      先来看李季的《田二良家在拆房子》。这首诗歌抓住了两个人物性格的矛盾,形成了戏剧化的抒情效果:田二良家建了新房子,旧房子的瓦片全部要丢弃,父亲心疼这些旧事物,死活不愿意丢弃,要用它们建厕所。人物的矛盾便由此展现,一连三个排比式的对白,土味浓郁的语言,直到老人硬是弄了一条土狗回来的结局,让人忍俊不住地失笑。
田二良家在拆房子
文:李季

噼里啪啦落下的瓦片有些裂开
有些碎了  田二良他爹很心疼
等全部瓦片拆完
老头子硬是阻止了施工
从瓦片堆里捡出完好的
整齐地堆在一旁
田二良说  还要那些破瓦干什么
老头子说盖厕所
田二良说  新房子里有卫生间
老头子说盖猪圈
田二良说  又不养猪
老头子说盖狗房
田二良说  又没养狗
老头子不说什么了
第二天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
硬是弄了一条土狗回来
——————

 楼主| 发表于 2020-6-5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的《游戏》,也是一首短小的叙事诗,是利用孩子的天真与“我”内心的苦痛两种人性的对比,形成了诗意。诗行不露声色地表达出了“我”对孩子们无忧无虑、调皮捣蛋本性的羡慕,想超脱出自己的某种烦恼情绪。虽然略显平淡,两种人物的情绪却抓得很准确,也是运用对比迸发了诗意的魅力。
游戏
文:李季

秋天的阳光照着大把的落叶
也照着尧尧和子成  两个无邪的童年
落叶的影子被落叶遮盖
两个童年的影子拉得老长
小家伙  就此做起游戏
以踩到对方的影子为乐
都是精灵鬼  谁也占不了便宜
稍事停歇时  相互使使眼色
跑过来  一人踩了我的头一下
那一刻  我突然木然地有一种
真的被人踩在脚下的疼痛
——————
      《榛子》则体现了对叙事技巧的化用。诗人从叙事入手,叙述母亲与乡亲们去摘榛子,故事情节并不算明显,实质上是一个场面描述,由此抒发了母亲思念孩子,孩子感念亲恩的浓郁乡土情感。这首是具有很强的感染力,脱出了诗写亲恩的俗套,含蓄有味,可谓颇具匠心。
榛子
文:李季

状如板栗的坚果
稍小于板栗  长在故乡的山里
秋天  母亲和乡亲们挎着竹箩去摘
在不比人高的榛子树旁
乡亲们一边摘  一边嗑着吃
母亲一口假牙  咬不动
她就说  我家李季牙齿好
她说话的时候
想象了我吃榛子时的样子
咔嚓一颗  咔嚓一颗
脆生生  香喷喷
想着想着
母亲就笑了起来
——————
      《铁匠铺》也是一首十分独特的叙事诗,体现了诗人的语言把握能力。前面数行,以恰当、简练的文笔,描写出一个具有武侠小说里的江湖气息的场面,从而为结尾三行营造了通感气氛。诗人的文字看似朴实,渲染气氛在无形之中,几乎达到了返璞归真的水平,值得称赞。
铁匠铺
文:李季

夫妻俩的露天企业
娘子不娇  戴着顶头帕拉风箱
炉子里的炭火正旺
铁红得淌水  丈夫抡起锤子就打
叮叮当当  火星四溅
铁被打冷了  就再烧一次
再打  再冷
又冷  就成了一把漂亮的锄头
或者斧头  好几次了
我想走进去  说
“师傅  请帮我打一把刀
我要闯江湖”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5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季诗友的作品有很大部分是叙述叙事类,以故事叙述为主要语言方式(或者是融入了叙述性语言),实现诗歌抒情的目的,这是比较独特的。他抓住小故事中戏剧化因素的能力极强,而且善于采用不同的文字技巧方法突出人物的情感矛盾或突出点,化技巧于无形之中,文字朴实无华、又具有极强的感染力,展现叙事短诗的抒情魅力。
      上面四首诗歌在叙事过程中,都形成了故事情节的折转,也就是抓住故事的相关戏剧性,达到抒发目标情绪的目的。这显然与传统古典的长篇叙事诗歌不同,是现代叙述类诗歌写作的一个重要技巧。
      而下面这首子在川上曰的《苦楝树》,体现了短篇诗歌叙事抒情的另一个模式。作者是通过叙述少年时的五十棵苦楝树,在伴随自己二、三十年的生活历程中,不断被自己亲手砍伐的事件,抒发了人生蹉跎的感慨。既表达了人世沧桑的生活真谛,也表达了自己对家人深厚的情感,同样有极强的感染力。与李季叙事诗歌抓住戏剧化矛盾形成抒情效果的模式不同,这首诗歌是通过营造通感意象,顺势而为,以传统农耕汉文化意象构筑意境。
苦楝树
文:子在川上曰

十二岁那年的植树节
我在新修的公路边栽下的五十棵苦楝树
二十一岁那年大寒
我砍了三棵熬制红薯糖
二十二岁那年夏天
六个月的儿子日夜啼哭
在屋后竹林里,我烧了一大堆艾蒿祛除蚊蝇
又摘了无数苦楝树叶,放在猪圈里灭杀虫卵
二十五岁那年
一口气砍倒了四十多棵
劈成木柴,晒干后酿酒
去年回家,仅剩下的那棵苦楝树
佝偻着身子,站在路边沉默不语
越来越像我失聪多年倔强的老父亲
——————
      浩瀚的网络诗歌,展现了汉语诗歌丰富的抒情模式,上面几首诗歌的分析不足以囊括叙述诗歌的全貌及抒情模式。诗友们可在日常阅读中,多留意这类短篇诗歌抒情模式,丰富自己的诗歌文笔风格。
      2013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1-3-2 12:2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