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334|回复: 94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脱马甲】*。「一个人总是愈孤独愈明亮」(苏姗姗,韩梅梅)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20-6-18 10:37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星星小倩 于 2020-7-18 15:07 编辑



     

      


              忙成了一只小陀螺。
              只能在周末时写诗,在平日里挖坑。
              仓仓促促,诗也参差。
              九儿、阿郎、山泽、少爷、慕容冲、夏日书,
              不经意的遇见,或缘定的相逢,因为你们,
              我添了不少的字。感谢诗行里的相惜。
              还有一路上相伴的小伙伴们,匆匆,但我知你在。
              夏天愉快,比心~
               
            
                                           ———BY倩。







        小城故事

        


        01

        细雨微微,落我柔软的发
        我在桥上看绿树流水与人家
        来来往往的人群与车辆,像流动的故事
        我却不是其间的小鱼,未曾惊起谁眼里的
        一朵小水花


        02

        我爱之人,必爱我深沉
        小城的故事再多,不属于我的
        又与我何相干。我等的人可以没有白马
        却有动人的跫音。他将走向我的眼眸
        自那以后,我的心便漾开了涟漪


        03

        后来,城中还残留着
        某人路过的气息。是栀子,是茉莉
        是信笺上淡淡的花香,是回忆里浅浅的月光
        是怦然的心动,是久处的不厌
        是我的眉眼与心上,被风吹过的,忧伤


        04
        一座小小,寂寞的城
        姑娘还在桥头发呆,没有酒
        也没有讲好小城的故事。也许是因为你没来
        她不知如何开头。也许是因为你来了
        她不知如何续写从此往后


        05

        就愿人间的心上人
        眼里有光,长路坦荡
        在小城,柔软的唇要说友善的话
        明澈的眼要将生活中的美好都看到
        小桥梳着流水的发,细细的雨落在了姑娘长长的裙上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


        雨越下越大,敲我的玻璃窗
        摇晃手中的高脚杯,不愿承认眼里的烟波
        为谁迷离。裙摆飞扬,因风不止息
        独酌的时光需允音乐响亮,洋娃娃与小熊跳舞
        花朵兀自绽放。亲爱的陌生人
        你只允我小酌允我微醺如春风拂人面
        却不知我也有大醉的姿态,自弹自唱冷艳又悲伤
        唱一首歌,跳一支舞,贪一杯酒
        赐我梦境并赐我很快就清醒
        玫瑰有刺,善良的人啊你别摘
        请留我一人静静地盛开悄悄地颓败
        由我曼丽由我倦懒由我杯中的故事晕开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月亮代表我的心

        


        01

        我已不知该如何给你写字了
        再次提起笔,仿佛用尽了我几乎全部的力气
        原想如初见时,留给你的都是好天气
        可我的心却变得阴晴不定。世间来来往往那么多的人
        逢着的,是你。兜兜转转那么多次
        最后关心的,还是你


       02

        你说我勇敢,可漩涡小小
        我却连纵身一跃的勇气都没有
        山泽同学说只允小酌,我反叛着说要贪杯
        可就算大醉一场,我也没能拉着你一起任星球摇坠
        我的星子在天上,那么乖又那么安静地燃烧
        它们吝啬说出口的话,其实你一直都知道


        03

        在小镇的某个黄昏
        你所听到的,绵绵不绝的钟声
        我一定也听见了。可我却无法对你说出
        诗集封面上的那句话。我甚至都无法抱紧你大哭一场
        这些年,大雨落了一场又一场
        而我患上的伤风,已变作了蔓延至心口的疼
        只是说好了,要替你好好爱自己
        人间美好,温柔如你我,都该在这尘世获得幸福


        04

        当年无所惧,可跟随你到天涯
        如今与你相隔山水百转,不曾轻许
        却在望你时目含暖意。不能说哪一个我更像我
        哪一次我更情真。你预设将来的某一天
        你也将变作我的寻常人之一。我何尝不曾做过这样的假设
        然心中的某个地方,那么亮,又那么冰凉
        想隐藏,却欲盖弥彰


        05

        红尘千万丈。要坠到哪一层
        才适宜你我重相逢。你手心紧握的故事
        慢慢变作了光阴里的沙。而我在最初的地方
        来看过你,为你留下这一段香。我未转身,我未盼你来
        就留在你生活的他乡,愿你一切安康
        若你还想我,若你还有话要问我,就去看看月亮




        同桌的你


        


         J的信息

        喜欢画画,喜欢娃娃,喜欢过家家
        想要住城堡,却担心房子太大
        那一年,小姑娘懵懂又天真
        花裙子是用来转圈圈的,彩色笔是用来画笑脸的
        老师们夸她成绩好性格好,安排给她的同桌
        都是捣蛋的成绩差的。其实那些男生也没有多么不好
        好与不好后来也都是要忘记的。毕业后去了另一座小镇念书
        全是新的面孔。唯一收到的是同桌J的来信
        断断续续聊了两学期,聊的大约都是校园里的事
        再一次的联系是在十几年之后,J说
        当年和班主任关系好,特意要求坐到了她身边
        那时候的她,很漂亮



       X的印象

        姑娘说不清到底哪一句,更让她意外
        对于自己的长相她一直心存自卑,觉得自己个子小
        圆脸,塌鼻子,眼睛也不大。不知道怎样的男生
        才会喜欢这样的自己。她也没有多想,一心读着圣贤书
        初中时的同桌仍然是个男生。一天姑娘夹在课本里塞进课桌里的一千多块钱
        一夜之后少了两张。那是她收的小记者报名费
        老师找学生个别谈话,还为她组织了一场班级捐款
        朋友偷偷告诉她,那几天她的同桌X翻过围墙去了网吧
        还买了很多好吃的。不知真假,就当作假的吧
        除了住宿生活变得拮据,日子依旧稀疏平常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平日里的许多事也忘得差不多了
        只记得一次,后面的男生想要做什么时
        X朝他们摇了摇头,仿佛在说:不要欺负她



         S的情谊

        室友为姑娘抱过不平,说她老实总是被欺负
        这就奇怪了,这样的事情为何姑娘自己不知道
        假如男生真的是爱欺负人的,高中时的同桌终于是个女孩子了
        S知书达礼,体贴又会照顾人。她们成了要好的朋友
        可是姑娘有时候并不开心,她需要有自己的空间
        她不喜欢两个人粘得太近。S总是给她很多东西
        还喜欢开玩笑看她脸红的样子。姑娘觉得S是个很好的朋友
        但比之于被人拉去打雪仗,她更希望有人能够陪着自己看雪
        后来S念大学去了江西,遇到了自己的先生然后生活在另一座城市
        她们偶尔联系,并在特别的日子互寄小礼物
        姑娘觉得这样的距离刚刚好,却不无难过地想到
        也许,她们还算不上多么契合的好朋友




        梵高美术馆


        

        “若人生尽有苦难,当心有瑰宝,绚丽璀璨。”——电影《至爱梵高》



         夜晚露天咖啡座

        繁星点点的夜,街头流动着过往之人
        闪烁的光芒。捧着手中的咖啡
        我在露天咖啡座,看热闹的寂寞的面孔
        轻轻地,与我擦了肩
        人声鼎沸中,他们谈论的天气、食物与生活都与我无关
        那么多那么多的声音都与我,无关
        我微笑而目光深远,未曾盼谁与我同坐
        一个人总是愈孤独愈明亮
        愈能够从人群里辨得内心共鸣的声音
        错过的必将错过,而相逢,亦不是因着偶然



         罗纳河上的星空

        后来你来了
        陪我小坐了一会儿,并用笔
        在寂蓝的夜空中画出了一颗一颗的星
        自那以后,罗纳河里的水变作了一滴一滴的雨
        落在了我的伞上。我看见一尾小鱼
        游过了璀璨的星河
        一把木梳子划过了姑娘的发
        我看见有人点起了沉香,有人将水仙百合
        插进了瓷质的花瓶。我们都认真地活着
        在一张白纸上,留下美丽的风景
        也许它们会在时光里褪色,或因谁的深情
        在记忆里,历久弥新



         向日葵

        生命的姿态千万种
        如梵高,站在向日葵耀眼的芒上
        “我心藏瑰宝灿烂如歌,唯有画作可为我吟唱”
        那些热情的生命,活成了自己骄傲的太阳
        一生太短暂,应去爱一座城,一个人
        应为一份爱好而无惧燃烧。然我亦爱着生命之本身
        见不得割掉耳朵这样血淋淋的表达
        我宁愿清浅而快乐,放下关于向死而生的思考
        在琐碎的生活庸常里,祈愿所爱之人
        一切安康。不被锋利的芒,割伤



         星月夜

        相似的人,会在同一幅画作前驻足
        看到各自的璀璨与悲伤。星月夜
        点点的繁星闪烁在文森特湛蓝色的双眸
        他的手中缓缓流淌出万千色彩,凝固在雪白的亚麻画布上
        时间却没有停止。百年之后
        空荡的展厅中,文森特的自画像
        湛蓝色的双眸似要穿透每一个际遇过的陌生人
        众醉独醒的人们,他们的痛苦并不相通
        却曾站立于同样燃烧的星空下。在各自的旋涡里
        沉陷,挣扎,然后赶往下一个地方



         乌鸦群飞的麦田

        与其倾诉悲伤,不如用相同的双唇歌唱
        乌鸦群飞的麦田,为你
        我忽略了其间的黑暗点点。但在这风平浪静的世界上
        你吹过的风,淋过的雨,听过的呐喊
        我一定也知道。海子死后
        像所有热爱诗歌的人一样,我曾关心麦子
        会不会在春天里复活
        后来比之于表达,我更愿意聆听
        我更愿意放下手中的笔低入尘埃里,默默地祝福
        愿你我前程灿烂,在尘世里获得幸福



         杏花满枝

        红色的丝线曾经将一棵绿植缠绕
        翻山越岭,去往远方
        过程与结局,我不知道自己更在意的什么
        可不可以贪心,奢望过程的风雨里
        奔跑的小鹿不会受伤,故事的结尾又有月亮微笑
        可不可以做彼此亲爱的旅人
        这一程短暂又漫长,花朵都会在枝上绽放
        相忆相忘,你我皆如初见般美好




        百鬼奇异志


        


         山海百灵

        青丘之狐生九尾,三危之山栖青鸟
        南海之外,鲛人水居如鱼,泣泪如珠
        沿着山海经卷溯洄先秦,再至更久远之前的上古
        我见到了神人鸟兽鱼,共存于广袤的大地上
        山川湖海,万物拥有各自参差的姿态
        世有龙女狐仙与花妖,还有马面牛头与刑天
        鸟兽本无善恶,因入人间
        便有了黑白与清浊。将混沌,穷奇、梼杌和饕餮投诸四裔
        跌宕里再生几则神话。细细翻阅
        总能在人类的贪嗔欲念里,找到匹配的蛛丝
        想来异兽可幻化出人形,人亦可变身为兽
        看似光怪陆离的现象,总有迹可循
        存在者,一定有它的道理



         梦回兰若

        兰若寺里的故事发生在很久之前了
        已经无法考证兰若寺是否出自蒲松龄先生的杜撰
        鄢二爷的修葺工程又否已经完成
        只知道我没能与土豪做成朋友,也没有抱到
        李不白家的那只狐狸崽
        至于后来,李不白有没有拍成视频
        鄢二爷有没有下郑州,重游一下王胡砦
        他们自己,好像也不关心了
        这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我苏姗姗,好像总是慢半拍
        总是错过大结局。待我重回兰若寺
        他们,都已经走了
        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故事里待了一会儿
        点了一柱香,抿了一口茶
        炉烟妖娆。谁知道呢,也许走之前
        我会逢着一只妖,或是一位落魄的书生



         百鬼夜行

        那么便逢一逢吧
        我且化个小娘子云鬓低
        月色尚好,宜莲步盈盈自顾自娉婷
        雾霭中,有耳语细不可闻
        莫非是水中的骨女裹上了红衣
        或者是鬼怪披上了画皮
        荒草离离,孤魂又开始游荡
        夜风中有人削骨为笛
        吹响了一曲相思。行走在路上
        莫害怕。人们常说鬼魅作怪
        可又知这世间的人与鬼啊
        到底是谁蛊惑了谁
        不走一走,又怎知此行前去
        是黄泉,碧落,还是灯火辉煌的
        人世间



        我们


        


        01

        穿过夏夜的街头,在公园里漫步
        绿树成荫,小径通幽
        我可以闲闲,走得很慢很慢
        连秒针都不忍心打扰我,催促我
        与可爱的人一起,我们漫无目的地走着
        晚风吹响了树叶,沙沙沙
        沙沙沙。像我们笑着
        说着心里的话


        02

        晚风吹拂我的长裙与发
        湖面飘来水汽,喷泉跳起彩色的舞
        花月无言,可我却想与你说话
        说什么好呢?大约,说什么都好
        车水马龙的城市里
        步履匆匆的人们都长着一张辨不清忧愁
        还是欢喜的脸。而我想逢着的你
        拥有温柔的双眼,当你望着我
        我会在你的眼里看见
        闪闪的我自己




        蓝信笺

        回到与你留出距离的最初
        隔着一杯茶,一座小镇,一个远远乡
        九儿,我来看过你。多情如我
        还用细细的声线缠绕过「我们」一首曲子的交集
        一曲之后,转身无憾

        九儿,我终是没有喝下小饮
        琥珀色的茶。蓝莓酱或是烤面包
        爱与美食不可辜负。可我也怕自己深陷
        这世间的漩涡,以及友善的糖霜。卡布奇诺还不够苦
        在街角的咖啡店,我点了一杯馥芮白
        与自己独处在香醇而微苦的光阴里
        慢慢沉淀。从开头到结尾,我终将孑然一身

        像星子划过天际。九儿
        我不想流眼泪。我想保持自己的孤独
        不在故事里受伤。偏偏又不争气
        这尘世的暖,一朵花,一枚信笺,一个人
        又让我为了某一段真情,甘受冷风吹



        Goodbye,韩梅梅


        


        01

        李雷生活在1991年
        人民教育出版社的初中英语教科书里
        2020年,诗歌报建坛十九年
        有心人陷入了集体回忆。有人走走停停又回到了这里
        有人兜兜转转,终于戒掉了网络也戒掉了诗歌
        还有一群人在李不白校长的邀请下
        重新回到了青春诗歌的舞台。十九岁,一切好像都很年轻


        02

        白衣飘飘的年代,虚掷的光阴
        落地有声。我们放声歌唱,纵情欢舞
        在青春的试卷上念错了音,写错了字都没有关系
        我们还年轻,还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挥霍
        可以爱人并被人所爱,可以跌倒了再爬起来
        掸掉衣上的尘,重来,再重来


        03

        直到毕业的钟声响起
        合上最后一页课本,走出校园的大门
        我不回头,我不流泪。我有依旧洁白的衬衫
        步入社会的洪流。像小小的螺丝钉
        与渐长的年岁一起旋转。长大与老去
        仿佛都只在一瞬间,蓦然回首
        连当年的教科书,也被翻新了一次,又一次


        04

        直到新修订的教科书中再也没有李雷
        也没有韩梅梅。直到历经那个年代的人们
        从学长学妹变成了家中有娃晨起上班的叔叔与阿姨
        直到他们也与新时代的小朋友们一起将我遗忘
        我知道,我已真的变作了一粒尘埃
        被封存在日渐褪色的旧书页里


        05

        匆匆那年。风华绝代亦有迟暮时
        原来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按下重启暂停与快进键
        完成自己的死生。我的李雷没有来
        也不会来了。完成我的青春开幕式
        就可以褪下我的小马甲。Goodbye韩梅梅
        轻轻地,我已来过








诗歌报19周年诗舞留影。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2#
发表于 2020-6-18 10:40 | 只看该作者
小倩姐写的不少,厉害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发表于 2020-6-18 10:40 | 只看该作者
这么巧啊,我的沙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发表于 2020-6-18 10:41 | 只看该作者
沙发没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发表于 2020-6-18 10:43 | 只看该作者
抢个前排站着,然后再细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发表于 2020-6-18 10:45 | 只看该作者
韩梅梅没想到是小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发表于 2020-6-18 10:51 | 只看该作者
其实我自己也来得少,不过只要看见你,便可以认出你来。
这么忙的时间里,你也写了不少呢。苏姗姗和韩梅梅,的确是孪生姐妹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发表于 2020-6-18 10:53 | 只看该作者
小尾巴仍然是最亮的那颗小星星,哈哈,这次我眼神歪了,误以为你是紫烟了,韩梅梅出来时我瞧过一眼,也是惊人的。很精彩的小星星,蒙得我,这次你的风格好像有点点不同,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发表于 2020-6-18 11:21 | 只看该作者
总是这么漂亮的,嘻嘻,图和字搭配着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
发表于 2020-6-18 11:34 | 只看该作者
让好多人想死苏姗姗了,是我唯一一个猜中的马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11#
发表于 2020-6-18 11:40 | 只看该作者
那我就附议一下他们说的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发表于 2020-6-18 12:05 | 只看该作者
这么美,这么美额,李雷同学没有来,很生气
可爱的姑娘,字字有进步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发表于 2020-6-18 12:46 | 只看该作者
小涡流的字儿越来越帅了啊!真厉害,配上精美图片和排版,太值得珍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发表于 2020-6-18 15:51 | 只看该作者
我也来看美好的小倩倩了~
两个马甲都是看一眼就能认出来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8-12 11:4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