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205|回复: 32

【。脱马甲】流年之左手一片海【流水经过我们的年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8 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流水经过我们的年龄

《云中》

水从山上来
流得并不湍急。经过石头
和树,和上山的人群
云在半山
忽然隐入一阵蝉鸣
又或是淙淙水声
走到更高处,云开始坠落下来
云是雾状的雨
云中的万物是轻的
云中的万物彼此不能看见
只能静心打量自己



《流水》

好天气时的水清净无欲
高山上流下来的水
没有末路。除非天上没有降落足量的雨水
否则它不会中道干涸
于是以低于群山的姿态
并日复一日地安于日月的盈缺
像一面镜子,如此破碎也如此完整
长流不止,而又蓄积
就这样
流水经过了我们的年龄



《左右》

秋天。慷慨地伸出左右手
是火把
是清凉的雨水
是清晨,也是钟声里飘荡的黄昏
是绿色的树
同时又是褐色的树
如果左手边是一片海,右手边
就是你
秋天的旅途,有花和果子
有欢乐的秋虫
有成熟的稻子和美丽的云朵



▲听香者说

01,去莫比乌斯小镇

可以离云朵远一点
悬崖在云朵上,不过是某一些人
用手把它举过了头顶
车到山前
速度要适时慢下来
像经历一次危险,在接近边缘的地方
保持成年人应有的冷静
但不能让发动机突然熄灭
和冷却
它有低沉的轰鸣
让你无需借口,也一样可以
抵达,或者逃离



02,你的右手

云的脚步再次移到黄昏
你把你的右手向我递过来。实际上
树上的知了
又能知了些什么
你掌上的河流与山脉
绵延三千里,是一季无垠的大风
柔软而温和
多适合放养一只鹿
一只温顺的,乖戾的鹿,让我们始终
疼痛于爱情的美
于是懂了
要怜爱微凉的月色
要开平凡的花,要结红色的果子
要像手中的掌纹
有持久的温柔,和轻轻一握的颤栗



03,左手摸右手

这不是一个人抚摸另一个人
这更像是自我安抚
自我救赎
牧羊的克什米尔姑娘,遥远而署名不详
秋天的旅程此刻开启了
而你觉察到仍须严防病毒的冷链传播
也罢
这些活一天就赚一天的命啊
如果我们不怜惜
谁来怜惜



04,小左的旅行

讲到这里。不妨让时间停下来
你们可以发生点什么
不过没喝完的蜂蜜水一定要记得拧上盖子
免得汽车颠簸时洒出来
你或许压根儿没留意山的高度
所以你一直在攀爬
乐此不倦。年轻真是一件好事情

山和悬崖不是事物的两面
向上而行时,是高山
往下坠落时,是悬崖
但这不正是你们前去莫比乌斯的乐趣吗

好了,喝口水吧
等你身上的汗慢慢晾干
最好是下一场倾盆大雨,冲洗你的皮肤
但需保留淡淡蜂蜜味
于是你们在某个小镇,晒干衣服
在黎明时分发动汽车引擎
下一站去哪里呢
你们异口同声地问道,但随即
又彼此心照不宣地笑了出来



05,如果是这样

<一>

这其实也没有什么。无非是
远处的风
吹向秋日的淡菊,唤醒月色的暖和你对蝴蝶的记忆
但它还不至于搬弄一簇花的命运

没有一个人会长久地
对另一个人,高举夏天的太阳

如果失去了呼应
蝴蝶就会死去。我不相信一场无人看管的大火
在绝望中仍可以保持恒久的燃烧



<二>

他经历的雨水显然不够彻底
他愿意谅解气候的多变,并听信了蛇的蛊惑
是一种神秘的光
让他靠近你,你或许也愿意多照耀他一些

这多像一个慈祥的童话

有时候,心动就是保持一颗心的素洁
与善念
而走向花束,和爱的深层



<三>

厌恶更像是取舍间的产物
但是谁知道呢,生命中的必需太过隐秘
接纳
拒绝
这人间的蜜饵充满了梦幻

在路上,难免身体深处会摇晃出叮当的声响
让人忍不住想要哭泣
这时有没有一个人出现在你眼前
成为阳光的一部分,成为为你洗净悲伤的
海潮的一部分

欢乐是好的,但是
如果还有一个人,能够让你放心地哭出来
这一定是最大的幸福



▲让一切发生

<一>

这是一条雨路也是一条晴路
我们途经的
每一个平凡日子,都要比一本《朝暮集》
更为朴素
我喜欢这种尘埃落定后的淡淡香气
此外是无垠的晚风
擦亮零落的星辰,和房中的灯



<二>

浓烈的酒,与我的年纪已略为不符
往往大醉之后
随之而来的,是头疼欲裂,是茶饭不思
这样的经历,有一次也显得奢侈
不同的是,你有青柠
和疏朗的月夜,以及素洁的长裙
与你一同到来的夏天
甚是唯美
像极了牙白瓷器上的,两条鱼和莲花



<三>

有时候,我只是偏执地贪恋
去水中捞月
去荆棘中,获得花朵
为了一个人,可以在水里,可以在火焰中
不问结局
就让一切发生
比如,任春天的路上盛开鲜花
任秋天的树结满红果



▲如果遇到奇迹

<01>

如果遇到奇迹,一定是因为
你在绝望中仍相信
巨大的意念,会迎来花朵的莅临
生活的喜悦有缤纷的色彩
可以是波涛的形状
也可以是,大雪般善良的月色


<02>

有时候,我会觉得
花能够开得长久,而足以覆盖一个人
简洁的一生
除了雨露和阳光的供养
一定还有
一种隐忍而宽容的、神秘的,如爱人的呼唤一样的
声音
从头顶降落,给想飞的灵魂插上翅膀
这就像是大海的独白
悲悯而深刻
圣洁而浩瀚


<03>

比起短暂的芳华。给我花香的女子
已成为我
大风也无法吹散的一种情绪
我说不尽这尘世的寂静,与繁华
哪一种是幸运的延续
哪一种,又是忧伤的延续
我在一片夕阳中
听见你朗读的声音,完美地与黄河的波光交融


<04>

如果我也学会静穆
那么黄河的水,也会藏起波涛吗
于是就摇落一些星辰
于是就做悲伤的守夜人,做一只勇敢的红蜻蜓
在大雨之前
承受浩大的天空,顺从这悲喜交加的孤独


<05>

赞美蝴蝶的诗篇,未必就是
永久的美
花朵盛开的情欲,比不过你的一袭素衣
我们一起生活的时代
每天都有事物消失,每天都有事物在发生
在蓄积并刻下印记
像罗汉松
像山茶花
像玫瑰,像藤蔓,像高大的法桐
像西湖的水
总有一些未曾颓败的事物
那么美丽,并在美丽中因为你,而颤栗



▲七夕之夕

@旧疾与新病

你断然不敢,诱起我的贪欲
那是日渐漫过危堤的潮水
是北极雪,是指尖与唇齿释放的雷电
是续命的旧疾
是六年月色中深埋的一粒孤独——

一粒小小的孤独
游荡在星辰的微芒下,和向光的空气中



@时间里的小羽毛

所有的飞翔都会停靠于时间
雨帘之外
还是雨,还是三千里无声流淌的华年

去飞行吧,去飞行
举起手中的一小片羽毛
可是天空
可是雨水
你在时间的愈合处修剪羽毛
人的一生,未必要飞得多么高远
我们无非是
不要坠落,不要庸于怯弱



@问自己

散淡的白云和轻风
太过宁静。我甚至也不想做
星空的翻阅者
我如此坚定地走进一场持久的风寒
在喧哗中
以宽阔的心,接受跌宕的黄昏

我忽然语无伦次起来
因为爱你
那些燃烧的暗喻,开始在舌尖不住地颤栗
我被一种隐忍的物质取代
我没有浩大的思想,除了想你



▲流年之左

@止于某种黑

我有短暂的疲乏,好像是
染了某种病

其实我愿意相信,星光是对黑夜的有效治愈
但事物的摇晃
并没有止于某种黑

昼夜或者黑白,不过是人的意识划分
我们的绝望
从来不会让流淌的月影停下来

所以,当我在清晨醒来
总是睡眼惺忪,被透过尘埃的光
照亮眼睛,而无声流泪




@石头是虚线条的

我向来不回避谈论生活的凶险
也可以在无字书上,记下某年某月某日
这是高贵,或者卑微的一天

而后我忘了这一切
或者轻声咽下
虎狼野心,和菩萨的慈悲
可是我还是我
仍可以轻易发现小草的坚韧,和米粒的伟大

我会发现石头的弱点
沿着虚线,看它怎么被人解构、打磨
但它还是坚硬的
它有内在的美。有不可缝合的破碎



▲荒诞的旅行

<一>遇见书店

从山的斜坡往回走,可以避开悬崖
常青藤顺势垂下去
离一场海啸和战争都还很远
一九八二年,这本书中到底记录了什么鬼
左丝还记得那年在书店的一角
反复揣摩一本小说中被省略的那几十个文字
而现在
除了拉菲,八二年不值得拥有
八二年是一个出发点
是一间书店,以及天空明晃晃的太阳



<二>转角

假装是一个杰出的青年
与世界平行
想要狂野,就有足够爆表的荷尔蒙
要安宁,就可以禅定如高僧
雨总是下在多雨的国度
所爱的人
也可能会爱上色情狂
一切的担心都显得多余而繁重
左丝踢起一块石子
径直飞过墙角,落入了草丛



<三>秋雨和屋檐

的确是一次荒诞的旅行

秋雨落在屋檐之外,汇聚成曲折而磅礴的锈水
是的,先生,那真是好大一条河
左丝终于打听到了先生的消息
——亲爱的左丝,来听风声

他为什么没有提到这一场雨
面对左丝的狐疑
先生说:是的,我爱过

避雨的屋檐下一片漆黑
这和阿凡提离去的场景出奇地一致
那时阿凡提骑走了小毛驴
连毛线也没有留下



<四>童话

阿凡提失踪了。起码直到现在
他再没有出现过

他现在可能是其他人
依然乘火车,坐渡轮,依然爬山涉水
调戏谁家的小娘子

左丝遇见他,是很久很久以前
的事情了
久到恍惚,如一个童话



<五>荒诞的旅行

左丝在旅途中记录着
暴雪,山洪,生死,和来自美利坚的暴动
他希望看到世界的和平安宁
可以适时疯癫
要炫目的大灯照亮房间
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房事

什么是孤独?
他孤独的方式是站在山顶,像一棵树掏出一只麻雀一样
向天空掏出纯金属外壳的手机
编辑一条短信
——我爱你
然后满怀希望地发给所有人



<六>触摸

好了。旅行就该结束了
他触摸着海平面

他可以把浪和花分辨得清清楚楚
如果你要认为这些流动的
都是水,你就错了
左丝闻着摸过浪花的右手,庄严地说

它们走过高山,或者从云端跌落
也可能来自一寸肌肤
或者牲畜的眼泪和其它排泄物

他说,我们能触摸到的一切都是表象
因为没有人
从来没有。在海里真正地生活过



---旅行结束---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20-8-28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抢个沙发给我家红果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8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站板凳上胖揍你一大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8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20-8-28 08:48
先抢个沙发给我家红果果!

你以为你揍得过我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8 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白鹅,你说话不算数,你说谁进入你的帖子,回贴超过10个字就可以给写一首诗,我等啊,等啊,一直等着结束也没看见你给我写。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8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右见蝴蝶飞 发表于 2020-8-28 08:53
大白鹅,你说话不算数,你说谁进入你的帖子,回贴超过10个字就可以给写一首诗,我等啊,等啊,一直等着结束 ...

让他还,加利息那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8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右见蝴蝶飞 发表于 2020-8-28 08:53
大白鹅,你说话不算数,你说谁进入你的帖子,回贴超过10个字就可以给写一首诗,我等啊,等啊,一直等着结束 ...

那一定是你木有带来你的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8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20-8-28 08:54
让他还,加利息那种

对,加利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8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白鹅,早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8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不白~ 发表于 2020-8-28 08:54
那一定是你木有带来你的故事

喜欢听香小屋
燃一烛香
香味袅袅中,浮出禅意
细细听,隐隐的
来自山水间的回音
还有朗朗读书声

这里包含着很多故事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20-8-28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20-8-28 08:54
让他还,加利息那种

我这么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8 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早上好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28 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右见蝴蝶飞 发表于 2020-8-28 08:57
喜欢听香小屋
燃一烛香
香味袅袅中,浮出禅意

下次补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8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有人要你还债了,我这小心肝咋这么蹦哒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8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不白~ 发表于 2020-8-28 08:50
你以为你揍得过我吗

那必须揍得过呀,哼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9-26 18:2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