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801|回复: 24

【炸街】@之所有的娘娘。酒水正酣,月影已残。炸弹扔完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5 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摸】金圣叹 于 2020-11-17 10:35 编辑

【】一边恩爱一边怀恨

忽然很厌倦一个人
之前我在无比想念
之前我们的欢笑比河流多
之前春风吹到南岸,总会在我身边停下来
我闲卧在白云里
完全没有脾气
跟着厌倦了一些事
这些事我经常做着
充满了对生活的热情
白云多么软啊,比起你的抚摸
更多一重抚摸
白云多么舒适啊,高高的俯瞰人间
我可以看见你跟很多人在下面行走
也可以不看。只装睡



【】冬雨的预感

不是很冬天
我把四肢都卸在家里
阳光会钻到每一处缝隙
你也会
灵魂与灵魂需要撞击一下
你习惯性的喊疼
我预感,有三种花要开了
你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
一人分他一朵
我是空白的
要是雨水回来,适合以我命名
膝关节与足三里须在此种天气保护
轻点彼处,我有感应
松竹梅依旧美得一无是处
我爱你的样子
依旧无可奈何



【】无问

玻尿酸焕颜水光洁面乳。爱牙云优盘。跳绳收纳袋
如数
晚餐要吃好
多余的叮嘱会逐渐省略。流水强忍住波动
今日气温摄氏22度,华氏71,6度
这算法有点谬误。但谁也不会详查
整个白云区多的是无聊之人
依旧抽烟喝酒泡妞
身强体健,偶尔咳嗽三声警示明日黄花黄
隔日发一条表情提示你还属于宠物链的中心区
若有招,必飞临


【】重复打断


七点半起床
还可以打三路太极
原谅昨夜睡的不好和过于想念一个人
很喜欢做云手那个动作,不停的深呼吸
仿佛不停把一个人玩弄
棕榈与棕榈站立的距离跟我们近似
天阴着
需要重复循环昨天的情绪和慵懒
每个人活得都没有目的
或者挣钱,或者喝酒
能够按部就班早睡早起也是个信念
红光满面的老人家
问及等下去找我诊察
我捏他的手臂,说,很壮硕啊
他笑出来的阳光,确实比我的多



【】当你快要感到忧伤的时候


我准备舍弃天空
当夜色没有退路时
一瓶没有盖上的啤酒
将失去他的麦芽味树叶并不能落得只剩像我们的两片在树上飘摇
我要一直很安静
即使你的忧伤
正河水一半浸过我的足踝
退后三步


【】退后三步


模仿一个人
然后成为他的模样
石头与树木都在阻挡我

模仿树木,可以任意雕刻和砍削
在有水的地方继续发芽
望见天空,轻易露出喜悦

模仿石头,崩紧所有的表情
固化的情感是种郁结
若我不移动,我也不是死的

一个人,树木,石头,置于身后三步
我超越他们时,感觉很是轻松
疑惑有人在模仿我,风太大

我不自觉加快了步伐


【】左眼看到的


只用一只眼看世界,不要看得太清
左眼灾,右眼财,一半的海水一半的火焰

多数在夜里,需要放大瞳孔,来辨认沟坎和方位
对面的人进入眼帘,却又要眯起眼帘

有时候明显不用灵魂辅助,遮住的山峦更有限
我们只要看到所看到的。

当身体感觉屈辱,眼睛会刺疼,每一个弯曲的白昼
都从体内压榨出星星

几个人从肋骨的另一侧纷纷的走出来
留下刀子,火把,和更大的阴影面积


【】冬天的抛物线


把冬天弄死了

那个坏人。身子永远像一张弓
情人在黑夜里走着走着不见了
豆荚裂开,接纳新鲜皎洁的月光

我们各自裹紧自己
想象雪下在很远的北方
朋友和敌人正在围炉夜话

河水毫无悬念的结冰了。世界不再讲道理
你总是跑在我的前面
一件一件脱衣服。你呵的气流
与我的交缠在一起

我们主张,一起把冬天救活


【】纸上疾书

纸流年捏成一团心中逐渐放空

一些人,一些山水,一些情绪,都被文字取代
诗歌有晦涩的美感,似我的另一分身

紧紧攥着生存的城市,生怕一起努力像纸一样化掉
重新写一遍人生,都一样的糟糕

为了回忆,所以记录
不小心提到你,像昨夜下了一场雨


【】偶然遇到的几个人


他们很喜欢踩在落叶上,黄色的红色的
甚至也有绿色的
像突然猝死的少年

有一个深潭,宜于临而沉思,他们往里面扔石子
人的倒影和山的倒影都给粉碎了
阳光隔在云层里,吝于看到更多嘴脸

拾级而上,见到的荒芜是人与人之间的沉默
他们绝口不提父亲母亲
几个孩子,长得也不像他们的样子

风卷起落叶,打几个旋,又落回不远的地方
格桑花和百日菊,开得令人欢喜
这多少会给我们一点点安慰


【】肺活量


走着,走着,一片一片的黄了
我和你确实,是两枚落叶
喘着气
银杏的叶子像心灵,枫树的叶子像火焰
我们拼了所有力气
在心灵和火焰更密集的地方
奔跑着落了下来

                                                                                                                                                                                            【】壹拾月的抵抗

弃械。还是那种概念
河边长满了芦苇,未必像我这般心情不舒畅
我折了一把,遮住下午三点紧促的日头
沿河都是垂钓的人,他们比风安静
我从蚌湖走到江村。对于心有执念的人
快乐总是特别短暂的
孤城与落日都会不尽人意
偶尔出来跟大自然碰撞一下,流水无言
似乎比人群更执着与忧伤
两岸架了更多的高价桥和足球场,看着是种奢华
北岸的绿道拐向南岸,绿树象征的爱情
依旧绿衣丰厚。我或许更像个钓者
落日正在我的钩子上
每个月都像流水,十一月未必水流湍急一些
我的心有时宽阔,有时狭窄
心上人,你总在狭窄处兴起波澜
我早已出手就擒。在落日的余晖里
无比安详着                                                                                                                                                                                            


【】停

其实我想停下来
切莫摧,为一首诗把脉
早春里鹅黄的绿需要更稳定的心绪维护
这里足够安全,万物生长
遇见皆美好时文字如同蔬果里的春韭与秋葵
书中自有黄金玉,像赌石那样买下一首诗
切开,字句玩味
我在一个废字面前停下来
他像跟柱子,阻碍了我的思维
更多的造字师在制造垃圾
审美疲劳时习惯喝一杯咖啡不放糖
选择跳过或
虚伪的附议两句
前方有人招手,有芳草的地方
我们愿意省略文字
一切口述,像风的嘴唇
有抚摸的感觉

【】小括号


有别的意思。核桃露和黑咖啡任选一杯
把一个人,圈进小括号或者双引号里
指证他的消亡
此时觉得渴是对的
看到别人在喝,人云亦云,螳螂对芒草有条件反射
对于过错永远需要解释
避风塘对面,男人和女人都是旧识
我无数次经过战区,把袖子撸起
必须在每次写下注解,我只是路过
对于杀伐,已经忘却



【】榆树和疙瘩


三叔不抽烟,但做了个抽烟的动作
过了天命之年,小河就不涨水了
他每天五点钟起床,帮弟弟整理衣服拿下来
然后去广场打太极
养生是对生命唯一的托付
除了运动,一切是极简的,不养猫和鱼,不养花
阳台上是弟弟种了许多年的绿植,渐渐凋零了
老房子需要套白,装修了一半就搁置着
这些,都可以视而不见。一个人的空气是稀薄的,但养分足够
看到云彩,可以不要流水
人生的境界极致,就是去榆树的片段,做一疙瘩状
人之可弃,我之必珍
三叔永远的不疾不徐的步态,在逼仄的上班厕所抹身,早餐
对着镜子梳理容颜,不厌其烦的同一首歌
把内心的疙瘩,都还给榆树这样的木头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5 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浑水摸几条大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6 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娘娘很多,你真是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6 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摸】金圣叹 于 2020-11-16 14:17 编辑

【】当你快要感到忧伤的时候


我准备舍弃天空
当夜色没有退路时
一瓶没有盖上的啤酒
将失去他的麦芽味树叶并不能落得只剩像我们的两片在树上飘摇
我要一直很安静
即使你的忧伤
正河水一半浸过我的足踝


【】退后三步

左眼看到的
冬天的抛物线

纸上疾书


偶然遇到的几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6 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预感,有三种花要开了
你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
一人分他一朵
我是空白的
要是雨水回来,适合以我命名

这个写的蛮好看。按部就班,阳光比雨水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6 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退后三步


模仿一个人
然后成为他的模样
石头与树木都在阻挡我

模仿树木,可以任意雕刻和砍削
在有水的地方继续发芽
望见天空,轻易露出喜悦

模仿石头,崩紧所有的表情
固化的情感是种郁结
若我不移动,我也不是死的

一个人,树木,石头,置于身后三步
我超越他们时,感觉很是轻松
疑惑有人在模仿我,风太大

我不自觉加快了步伐



【】左眼看到的
冬天的抛物线

纸上疾书


偶然遇到的几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6 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左眼看到的


只用一只眼看世界,不要看得太清
左眼灾,右眼财,一半的海水一半的火焰

多数在夜里,需要放大瞳孔,来辨认沟坎和方位
对面的人进入眼帘,却又要眯起眼帘

有时候明显不用灵魂辅助,遮住的山峦更有限
我们只要看到所看到的。

当身体感觉屈辱,眼睛会刺疼,每一个弯曲的白昼
都从体内压榨出星星

几个人从肋骨的另一侧纷纷的走出来
留下刀子,火把,和更大的阴影面积

冬天的抛物线

纸上疾书


偶然遇到的几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6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冬天的抛物线


把冬天弄死了

那个坏人。身子永远像一张弓
情人在黑夜里走着走着不见了
豆荚裂开,接纳新鲜皎洁的月光

我们各自裹紧自己
想象雪下在很远的北方
朋友和敌人正在围炉夜话

河水毫无悬念的结冰了。世界不再讲道理
你总是跑在我的前面
一件一件脱衣服。你呵的气流
与我的交缠在一起

我们主张,一起把冬天救活

纸上疾书


偶然遇到的几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6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摸】金圣叹 于 2020-11-16 14:45 编辑


【】纸上疾书

纸流年捏成一团心中逐渐放空

一些人,一些山水,一些情绪,都被文字取代
诗歌有晦涩的美感,似我的另一分身

紧紧攥着生存的城市,生怕一起努力像纸一样化掉
重新写一遍人生,都一样的糟糕

为了回忆,所以记录
不小心提到你,像昨夜下了一场雨

【】偶然遇到的几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6 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偶然遇到的几个人


他们很喜欢踩在落叶上,黄色的红色的
甚至也有绿色的
像突然猝死的少年

有一个深潭,宜于临而沉思,他们往里面扔石子
人的倒影和山的倒影都给粉碎了
阳光隔在云层里,吝于看到更多嘴脸

拾级而上,见到的荒芜是人与人之间的沉默
他们绝口不提父亲母亲
几个孩子,长得也不像他们的样子

风卷起落叶,打几个旋,又落回不远的地方
格桑花和百日菊,开得令人欢喜
这多少会给我们一点点安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6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肺活量


走着,走着,一片一片的黄了
我和你确实,是两枚落叶
喘着气
银杏的叶子像心灵,枫树的叶子像火焰
我们拼了所有力气
在心灵和火焰更密集的地方
奔跑着落了下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6 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壹拾月的抵抗

弃械。还是那种概念
河边长满了芦苇,未必像我这般心情不舒畅
我折了一把,遮住下午三点紧促的日头
沿河都是垂钓的人,他们比风安静
我从蚌湖走到江村。对于心有执念的人
快乐总是特别短暂的
孤城与落日都会不尽人意
偶尔出来跟大自然碰撞一下,流水无言
似乎比人群更执着与忧伤
两岸架了更多的高价桥和足球场,看着是种奢华
北岸的绿道拐向南岸,绿树象征的爱情
依旧绿衣丰厚。我或许更像个钓者
落日正在我的钩子上
每个月都像流水,十一月未必水流湍急一些
我的心有时宽阔,有时狭窄
心上人,你总在狭窄处兴起波澜
我早已出手就擒。在落日的余晖里
无比安详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6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远就看到你在这里,【炸街】,太响亮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6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招】财猫 发表于 2020-11-16 17:10
老远就看到你在这里,【炸街】,太响亮了

娘娘是不是躲在你的猫屋里了,吃够了猫娘叫她出来回礼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12-4 22:0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