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664|回复: 88

【脱】马甲:一个人就打下了半边天,我佩服自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8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甲如下:

【找】娘娘
打着灯笼到处逛
【音】走调小A
从前【事】
【骨】质感小希

二十二点约会



第一次的二十二点,我睡着了
第二次,他睡着了

二、

第三次提到见一面,我的笑已经很虚伪了
他也一样
为了解除秋天的困乏
我们不得不装作彼此热烈



“今晚的月亮真亮”
:是的
“不知明天晚上的月亮会不会还这么亮“
:会的
“如果第三天还这样明晃晃,我要出去找一条河”




要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河,不容易
一个秋天能容纳两个不同的人,也不容易



”你出去找河了?“
:没有
”那二十二点,你怎么不在“
:不知道
”........."


小开关


音量在等一个前奏
去平衡左肩的潮来潮往

我的左肩
总是因为人影的撞击而无法找到声音的准确开关

当”彩色的世界染上空白
浪,退到人群之后

关机。连同念头


如果蝴蝶没有翅膀

湖泊上停止的闪动发着蓝光。哦,蝴蝶
有人要进城了
行李箱里装着异乡的月色与水波

我不能阻止他们收起幻想
不能让秋雨连绵打湿一瞬间的回头。他们也有后路
如果,风声跃起
星空的潮流必将给他们带来
不一样的花朵


月亮上养猫



月亮不是猫主人,小A也不是
坐在里屋的人发困
他把哈欠打得长长的。”小猫咪,来“

喵——



取一桶清水,从月亮的上弦浇到下弦
养猫人修长着身影
一边读书,一边从中找美人与铜镜

小A不会帮忙。小A怕脸上的雀斑惊动月光



挑一些容易消化的字,存于夜晚
他平躺在晚风当中
桂花枝头不断产生的结晶让梦过于甜美

猫咪在后门打盹,又懒又享福



中心词:在乎

题目:不介意风把我推到冬天的边沿


一    无所解

想在你的话里活得很久,让你
取出我身子里的微明
一朵花倒下时,不由自主发出的叹息与仰望
我在想你
走过秋天前,走过秋天后
风总是缠绕我的手
用我的眼光吧
如果能让你不再想起那个离开的女人
就说一句:来日方长


二   无所事

于是,守着你的字发呆
忧郁不是我的本质,秋天快要完蛋了
除了三餐
让我感觉不到饥饿的
是你站在檐下
露出前额的细纹。多想抚摸
如果我能学会夜晚的时候不去注意黑暗
我只想
坐在你坐过的位置
耳朵里都是光

三  无所从

幻想自己躲在窗帘后面
月光是水做的,你一动它便摇晃着我
我又想用一整天
换你一个抬头。烟丝还闪着红光
手指被烟色带入幻觉
只是简单地想了
我是傍晚前正经的小A
每说出一个字都不打顿。你要听好
当草漫过呼吸
当喜欢被灯光进入彼此的概念
看,眼波多么丰美

念经

@

当他举起食指与中指,一场烟火便散了
我是走在最后的那个人
不由得回头,时不时地把袖子被到鼻子下。烟味,想一口吞进肚子里

@

果然。他会说:笨蛋,快走
其实这与速度没有关系。我的高跟鞋一直停在九月
那里的雨没有人可以阻止

@

不跟上,我就先撤了
没有人愿意理睬我,没有人愿意用自己的影子为我踩一条彩虹
走就走呗。反正从天上掉下来的,都比我轻

@

小A是后来给自己取的名,带着神经质
喜欢在他的画稿底板上先涂上一层红。高高的楼梯接着他进来的脚步
我把自己当作背景,如果他不出声

@

白色的秋天终于过去了。他爱冬天里发着光的身子
有时蜷在一本书里
有时,离开我的视线。他把她藏到水底

@

幽暗的波澜。我悄悄地对着窗外
你可以出来了,可以把星空里的寂寥全部压在我的肩膀
风始终旋转地向前,我的头颅在夜色中,低垂

进食



小A决定重新买一口大锅
因为馋
因为音量比自己更有耐心地煮沸一锅汤水


小A懒
当看到音量把芥末盖过鱼身的花纹,她缓缓地侧过身

从阳台那面吹来的阳光,像一面绸
软软地包着她
“我只要多睡一会儿,吃是小事”

音量不那么认为
她喜欢把日常的一道菜做出花样
比如一块豆腐:她愿意用一千刀,将它切成一朵浮在尘世的白菊花

小A顺势
舔了一下舌头


等到夜晚,需要发现头发里刺眼的光

小A不喜欢吹晚风,小A让音量走在前面
小A是个胆小鬼
小A听见猫叫
就会喊:音量,放


像一只水母,小A浮在夜色之上
长长的头发上挂着星星

音量,你的衣衣上,好香

在哪里见过你

夜。总让我发作又不发疯


1

小A拽,把猫从程序里放出来
音量不坏
就是喜欢从后面猜想小A表情包里
有多少是合理的

2

说到键盘,小A不是音量的对手
她像一个DJ
可以把一张光盘擦出别样的火
尾音部分的小A
那么作,真的
让人恨不得上去咬

3

幸亏不是每个故事都有结束语
幸亏,音量关到最小时
小A还竖起耳朵
最后一丝秋的波光,将被天堂收起
吻过风的脸庞
要清秀,要厚实

4

月亮才会异想小A是一只苹果
离开地球的重力
浮在秋的驿道
音量,小A的鞋跟比注意力,高出许多

忧伤的一半‘


不要再提可爱的猫咪与肥仔鱼了
锅子准备退货
把桌子上的声音,先擦一遍。小A是夜的耐心
很久了


别去想象,懒惰会拉低小A几分
每一根棕色的头发
都有可能成为利器,甩向你的时候
要记得:躲


银灰色的高跟鞋,七月,一次
要避开人群
就要学会弓着身子
矮下去,从你的背后,从一个字的面前,开溜


月亮,月亮
哪里才是小A的脸

一刹那,手要放在哪里



躺在太阳底下,他的书压着她的脸
比起落叶
这里面提到了萌芽。一棵花树蓬勃着小A的眼睛
那么多星星一到天黑就挂在上面
——经久的香料
小A知道提取,只要穿透它们的羽毛



白天,星辰也在发光
小A的棕色眼睛无意中会看到其中的几颗
在贴近池塘时
啵的一声,惊得影子纷纷退到岸上
美妙。如果他在后面章节里写到鞋子上的搭扣,像星光,像宝石
她会记住他小指上的痣



又一个理由,让小A相信
把两只手交叉后会得到念想触及的体温
南方的冬季比春日更容易浮夸
不光只有小A才会三心两意。但,只有小A才能在灵光一现时
将抓住变为预感
像冬天的使者,给予冷不丁的小摩擦

抄经浪人

@

当他举起食指与中指,一场烟火便散了
我是走在最后的那个人
不由得回头,时不时地把袖子凑到鼻子下。烟味,想一口吞进肚子里

@


果然。他会说:笨蛋,快走
其实这与速度没有关系。我的高跟鞋一直停在九月
那里的雨没有人可以阻止

@

不跟上,我就先撤了
没有人愿意理睬我,没有人愿意用自己的影子为我踩一条彩虹
走就走呗。反正从天上掉下来的,都比我轻

@

小A是后来给自己取的名,带着神经质
喜欢在他的画稿底板上先涂上一层红。高高的楼梯接着他进来的脚步
我把自己当作背景,如果他不出声

@

白色的秋天终于过去了。他爱冬天里发着光的身子
有时蜷在一本书里
有时,离开我的视线。他把她藏到水底

@

幽暗的波澜。我悄悄地对着窗外
你可以出来了,可以把星空里的寂寥全部压在我的肩膀
风始终旋转地向前,我的头颅在夜色中,低垂


我机智地出了一对九

多年后再记起,发现输赢已不是当时的心情。对家手中握着更多的胜券,我以为的机智于她不过是让风重新翻过身体,而身体无恙。

对坐者不动。对坐者借用呼吸的起伏升级了一时的淡然。我的窃喜被时间紧了一紧脉博。世人大愚不是看不清形势,就如秋天在连接两重天地时,不喜不悲。世人没有浓厚的解读,惟以经验之说减小波动。

一对九的手法,既不能致敌也不能护已,仅为度过一次小小的劫难。我的庆幸过小,我的庆幸只是短暂地避开寂寞。对立一直在。

秋天分泌最后的花火让我看到辽阔而无法捕捉回声。此时,我必须承认无知。秋日即将消失在红桃K的浓雾里。如果想更近一步体验小乾坤里的欢呼,我必须套用机智的手法,以小博大不是没有可能。


蜜糖的一半是忧伤

眼泪,蜜糖的伴侣
她不喜欢在人面前流露单薄的表情
调弱灯火
如果需要怀念
随风飘零的人已不在名单

阳光刚好照到第十一页

睡前看书是他的习惯
“每一件古物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承载了许多年,无人倾听”

有人经过,没有看一眼
有人看过许多次,没有一次目光相遇
有人忘记了目光所在
他们走后的日子,无数次的阳光
把第十一页照得通明

他有他的故事,这需要等待


埋下一粒扣子

她说,这是希望
此话可信度不值得一提
一粒扣子破土而出
遇到春天的可能性大约有百分之五十
重点在于被谁第一个发现
几位顽童用挖土铲在草坪上寻宝
一只皮球虫出现了
半张信纸上的秘密被戳破了
沙土的结构一瞬间失去平衡
有人大叫:金扣子
阳光在那时停顿三秒


伐谋

当他重新坐回自己的办公室
没有过多的喜悦
妻子因为受到刺激现在还躺在医院
小马与钟被调到其他部门
还有她
作为举证人之一
将来已无法涉足此行业
他摸到那本书
鎏金的封面烫着手
白昼与夜晚,谁更值得依赖

走过世界的角落

吹一次牛,把世界比喻为:她
就是那么小
她在我的眼中发光
我祈求错开某些情节
病灶,虚词,在黑暗里不断舔舐的嘴唇
与她相聚
我为自己数出第四十根白发
后来,只有一次黄昏
她站在床前,听见我的昏迷

晚安

所有的灯光不会同时熄灭
而我愿意是其中的一盏。照亮你
包括我自己的侧影
时间不停休克,不停地从经过的身体中
引出热源
娘娘,秋天过去了
想念不在远方
当我俯身捡起白昼漏下的那片月色
天空寂静,仿佛你用一只手
捂住了它的眼睛


忽然很厌倦

从前就此罢休
从前事招手急停
观望两岸的人,请把鱼与水分开
要沉
就沉在情花未尽时
你保持好脾气,我用肥皂剧
晾干身子里的无妄
最多不过笑一笑
什么白云如驹
什么驹能够驮着我的幻想,经过你时
无动,亦无衷肠

冬雨的预感

点到为止不是最终的办法
仰面时,飘浮带走我的所有的卸下
天再黑一点
我就可以装成娘娘的模样
一会到东窗点灯,一会又守着西窗
晚风轻轻
仿佛去了骨头的你
有时让我喜欢了,有时
恨恨地看着
你是不是我心里想着的小调皮
攒着冷,不到最后关头
不会把她拥在怀里

多了一些无聊的人

坐在矮凳上
数雨点,数树叶落下的奇偶数
昨天的事交给从前
晚餐里的妇人
会有亲爱者解下围裙
我切切地读着窗外的风声
左耳进
右耳找不到出口
要么就再想一会你吧,用娘娘的好心


重复打断

站桩久了,连膝盖都要睡着了
很奇怪的事就在今天
与你想到同一个人
与她说了不多的话却句句不敢忘
两手抱着空气
一层一层地捂热
后来,远处的钟声突然沉闷地打了一记
清凉寺隔开好远
里面的和尚有时穿着黄长褂
有时穿着便服坐在凉棚下
写出的黄历,沾着人间的泪水
起,收功

当夜色没有退路

娘娘说,看不到路的时候
再为你斟一杯
透,凉,三分软意。下肚后,你不能随意说出感觉
夜色退下去
月光光,贴着你的眉
落到安静处,你还是不能说
来,把手心里的汗给娘娘过目
把眼里不肯伏低的光
给自己保管

退后三步

可以缓缓地出一口长气
你就是你,站在地平线与视线的交点
我没有刻意去想象
如果只退一步
急切按下的字,会不会少一分欲望
再退两步
看,天空与石头一样沉着
你的左肩膀被人为地
斜了一度

左眼看到的

她坐在月光洗过的长枝条上
红着眼睛
娘娘,有人要与另一个世界猜拳斗法
火焰是青色的
海水像充血的风暴,越过
尘世的门槛
此刻,我需要是胆小的
闭上一只眼睛
让另一只眼在虫洞里发现一个女人赤裸的思想

冬天的抛物线

再次张开嘴:干掉它
坚硬,腐败,吸引外界的光体
快去
帮娘娘收起秋天的衣架
火,仍在燃烧
她的躯体没有挣脱衣服的约束
回到自由贸易区,在没有更多的理由后
继续返回
剪去长指甲上的余火
剪去
雨水滴落后,漫长又遥远的失忆

疾书

用力地想一想,却无法
成就你的心意
背对山水阅读一路山水的风情
跌宕,婉转,蜜意
当灯火偏暗时,不要让理想中人乘机离开中心词
为你涂几个药方不难
为自己
连左右都无法分清
我不是娘娘
不是说一句失陪便可溜之大吉

偶然遇到的几个人

坐在身边来吧,相互握着手
如果再亲昵一些
可以用我的肩膀为你抵抗夜的一些阴谋
娘娘可以虚伪地微笑
他没有把自己合盘交到别人的笔下
她认真地看他
那些在黑夜里闪亮的
除了白发
或许更多的是一种体谅与惺惺相惜

一片一片地黄

用你的灵感,为我占卜
为我算出下一程不可遗忘的人与事
没有多少值得了
我的舍得,只是为了自己
如果你把心灵与火焰放进同一只盒子
手还没有解开结
夜晚还是黑得比想象要快
于是,我们更希望仰起高高的头颅
让那些通体发黄的光
落向自己,落向
更广阔的空间

11月不抵抗

不。我与娘娘都不同意你的想法
执念与快乐不能用符号相连
一个人走进黑
未必就是为了享受光明以外的快感
所有终将的流逝
我还没有想到,用什么来计算生命的公式
上游的浮灯被流水载着
既不记录在案也不是应有尽有
等在中游或者下游
一个浪头,会不会把时间冲向更远的彼岸
提着花灯的人
一时落后,一时挤到人群的前头
我要静静地跟着


咬着指头停在你面前的人,斜着脑袋
冬天会穿过她长发,像穿过一封长长的信
而后被你收到
在接近黑暗的夜晚
我们暂时不需要制造气氛与模板
雨水将至
将从她的头发里得到安全感
庆幸,娘娘没直接掀开门帘向你讨要咖啡里的糖
也没有暗示
你可以等到星星全部落下
站在明亮的时间前
一边发寻人启事,一边掏出记号
二十点整
要向她去靠近
以食指上没有褪色的灰烬,保证

@ 耳旁风

北风乱吹
催促多少对翅膀,离开白天的巢

我的灯,斜着冲出房间
无法想象黑色火星忙于聚会

又是十一月
装聋的人,带我去哪里



@   站立牛角的小鸟

要去哪里?牛角。神经末梢
艺术与我假装认识

屋里习惯沉淀了黑
毫无章法,也无法获得更远的圆满

扇动。如潮水
天空离开我们的孤独,即使欢乐也是一种迷失


扫光最后一场秋风宴


1、

嚼不碎落花就不会辜负流水
年少挥尽
站立的你绕过阴影。别让我成为灰色的灰

2、

给你,不打折的秋波
空谷里出走的雁鸣与回声。自从错过一场樱花雨
已不能安静地做梦。我仍然完整

3、

搬一块石头,替自己压阵
不够成熟的舌尖还无法将秋天的锋利一一舔舐
躲进酒杯的倾斜中,倒下去的人不是我

4、

以秋风词里的斑驳,弄伤
背影和黑白。我已经小心地转身,指间上犹豫的火比星光短暂
你为何让我感到远

5、

纸面上的洞再挖下一丈
我会退后,看你取出被马匹咬过的云朵放进深渊
只要这么一天,我得不到倒影

6、

你不会吃尽秋天的苦头。我把天空扬得高高的
那么多的温暖与光
抱紧的词语迅速地逼退身子里的饥寒


人间一趟,晒晒太阳

一天说不过三句话
一天连一眼也懒得抬起
在冬天来临前
做自己的小懒惰
太阳很圆
人间太忙碌,来不及记住
让自己慢下来
把从前的事再想一遍
昨夜,今晚
明天的雨落得干净而爽快
我要在世间看着你

戒不掉


我准备输给今夜经过的一切
低烧,赞美,力量
用你胸口的月光照耀即将开始的梦
握紧的手不要松
用我的村庄换一次相互
当回到结束前的静止
我会指着天空
——那里窃取了多少个曾经的我
美好的,孤立的,决绝的
可我无法
扔下这些从前,还有你用过的刀
立冬不设酒

1

从前的事太多,好听的话成了耳旁风
立冬并不能沥出影子里的油水
吃一口汤,就一块萝卜

2

白色的味道比冬天更近人情
多吃几块,不增加灵魂的负担也不增加夜的重量
低头举筷的人可否想好与岁月怎么对着干

3

一滴油落在碗边,吃到顺溜时只当不见
索性再让桌面出现更多的斑驳
看不清自己的脸色,活出骨质感就是人生的两分之一成功

4

什么也不想。对面坐着秋天的幻像
身边的冬日越来越亲近。让酒肉增强牙齿上的耐性
这样就不至于在大雪飘飞时,一个人空着眼睛


余地


商山一定很美
茬茬,你能不能忘记离离



你写到的窗口
长着一张与我相似的隔夜面孔
雪花缺了一角
采茶人与离离到后山前,震落了枝上的白花
我的身子感到凉
像从前又回到现在
她不舍抛弃


冬天绕着我们长大
红指头,白脸颊。一件长长的大褂在风中飘荡
把商山里的鸟鸣,捎给我
茬茬,我不爱月亮上的流水落在眼眶
可能离离也不喜欢
我的梦做得比你早却醒得比你迟。我慌张呀
许多没有脚的花儿正轻着骨头
一步一曳地
沾上我


吹灭它。口袋里的半支蜡烛
让我把忧伤睡到天亮
再一次醒在凌晨。三点钟的世界没有清晰的阳光
水笼头不停地滴水
数到九十九时,我梦到一只鹿
茬茬,它为什么会在十一月出现
拿走了我眼睛的黑
窗帘在动
商山隔着遥远的空气
一会放晴,一会下着雨

一  野火

请勿醒。冬天的情人与书信
用一把风左右它
而后,我成为从第二集中消失的配角
草木替我修行
弹破指尖的三弦装作瞎子
那红依附于心情,那红被雨淋透
进入另一种假设当中
我只是
微微地敞开了衣领
尖锐与陡峭,别太快地抵住胸膛

二  北风

等到星期四
黑色的乌鸦又将侵占我的原野
你来不及扎起草人儿
来不及用纸,糊住眼睛里纷纷而去的从前
站在榕树下的我
有时头皮发麻,梦见的人
靠在山坡上打盹。我不能告诉你
今天我又在与字打赌
赌你,把朝南的窗户统统打开

三  偏爱

紫色的火星溅在一首正午的诗中
写字人擦了擦手指
从前干净地过去了。从前是睡不足觉的孩子
喜欢贴着耳朵
“等等我”
等衣冠重新整好,植物们止住询问
摊开手掌里的密押
票期未到
封条与羽毛笔各在庭院里晾晒水印

商山离离


小火车开往商山,白雾弥漫整个山坡
离离,又一场雨开始了
从黑发到花白
从你的眼睛到我的肩膀
还不想看到雪,那些风中的白蝴蝶
落在竹尖上
落呀落
太阳都被它们赶出了山沟沟


轰隆隆,轰隆隆
茶壶里滚着水,扇面上的桃花红艳艳
你能扇动多少场风雪
可,我不在里面
咽下一口浑浊的雨水我就是商山的半个寄居者
夜风凉到脚底,旧话比月光要碎
离离,时间尚早
信仰会不会在向往的高处


算一次返回需要多少银两
我只能算一次
就如花开两夜,第三夜已无人形。消瘦的流水
终将带走更消瘦的夜晚
离离,商山不与我商量春天的故事
商山恨一个女人
比它更知道在什么时候关门


林子的小鬼头与树妖都藏在窗子下
灯火上跳舞的小仙
来,与我做个游戏呀
你喊一二
离离,四五六后面到底藏着什么鬼
她拔下一根黑头发,再来两根白头发
挽个结
大路朝南,商山没有指南的星座


点一点自己的胸口,知觉仍在
我报过的花名都被大雾淹没。报过我名字的人
站在山水之间
离离,火车要开了,从南到南
看---------
长着细腰的人儿沾着对面的光,点自己和绛唇


梦又要倒下了。我那么困
一屋子的白
商山点自己的烟火
商山推倒所有的林立
离离坐在风尖,衣角上挂着斜阳


~~
发表于 2020-11-18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沙发非我莫属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猜到一个,就是娘娘那个,蒙对的一个马甲,嘿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事】春肆 发表于 2020-11-18 09:14
我猜到一个,就是娘娘那个,蒙对的一个马甲,嘿嘿。

):  只猜到一个,太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肆儿。 谢谢一起走过了一小节时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A总是让我有熟悉感。
从前事, 我们是战友吧,哈哈哈,来来来
先拥抱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短尾巴的猪 发表于 2020-11-18 09:22
小A总是让我有熟悉感。
从前事, 我们是战友吧,哈哈哈,来来来
先拥抱个。

好,冬天就要熊抱一下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啊。你写了这么多,够我慢慢读到过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总是最美最棒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湫。 发表于 2020-11-18 09:35
啊。你写了这么多,够我慢慢读到过年了

。要读那么久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总想拉着你,陪着走一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柔的药 发表于 2020-11-18 09:52
总想拉着你,陪着走一走

一定可以实现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圈圈点点,勾勾画画呀   不过还可以同时做做笔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湫。 发表于 2020-11-18 10:03
圈圈点点,勾勾画画呀   不过还可以同时做做笔记

怎么一下子怎么成了学生的样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柔的药 发表于 2020-11-18 10:04
怎么一下子怎么成了学生的样子

只有学生才可以这样的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11-27 13:1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