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703|回复: 34

[原创] 【脱马甲】细雨追风剑,妖猫落叶刀(一场游戏,一并草草汇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8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题记:我,是海边的一棵树                  
          一半甜水,一半咸水
          一半花开,一半芒刺
          一场游戏,一场大梦
          有缘人,请带走花与甜

                            ——大脸猫七楼细雨




——————【手】术刀篇——————


【手术刀】


每一次,祂都会让这个世界执黑先行。
祂的头顶有一盏永不熄灭的无影灯
像一把伞,带着尘世的机关,罩着一爿山水。


金木水火土,金克木,只是一种片面的世俗。
手上一把钢刃时,伞外的世界都必须木讷面对,
而流经眼前经脉的泥石流、堰塞湖怎能麻木。


刀。走到哪里,无论商山还是巫山
是武林还是舞林,云雨都将让路。
祂不是采集温热寒凉、四气五味,拈花惹草的采药人
但他们是一条船上的蓑衣


——卸下锋芒,立地成人
七情六欲中的四瘦八艳,等我,在你们的春季


2020,11,17,夜


【我很好,所以你也要】


柔软的锋芒,在娘娘的如梦令下,与尘世一次次交锋,一次次自我解剖。
大量的爱和隐性的情在君臣佐使、望闻问切中不断流失。


适时补充了商山的矿物质、羟乙基淀粉706,天然的Vc/B6/钾。
缝合肺腑漏洞的丝线,已被自我吸收包容。
适当走动,抛弃与大小网膜黏连的纠缠不清,
随身自带保险子和私密配方的云南白药。满血复活的我很好,一切都很好。


你我已同在一座A城,街道拐拐,天籁声声,我已经听到了看到了你心底的梦。
当“月光破城而入”一切都变得清晰,美好,
不需借用X光、碘海醇显影一些小误会,小隔阂。
山居的岩扃不用门栓,不拒绝四瘦八绝的马蹄声。
我要带你去打劫人间的美,作一对快乐的蝶匪。


2020,11,17,夜


【夜的余光路过人间】


和白日烟火一起烧到黑的人,需要点滴等渗的情和高渗的梦。
那些先天性传导阻滞的山林并不能让晚归的人脱离心电轴左偏右偏的人间。


超声波需要一潭井拔凉水代谢后的圣水作为声窗,看清尘世的孕囊,胎芽儿,胎心搏动。
谁在称量着情的轻重,谁在丈量着梦的深浅?星月顾自走过这久病不愈的爱。


2020,11,15,夜


【十一月的抵达】


看来,我已不必用万古霉素这把血饮狂刀来杀灭这
十一月乍寒还暖的所有阴谋阳谋。


只需用二代先锋杀灭那些革兰氏阴性菌,
豢养一些阳性细菌缓慢生长,像商山山居阳台的多肉植物。


甚至允许有一刻体温38度,再说些被酒精擦拭后的酒话。


拐拐的音浪似心电图,提示我有些窦性心律过速。
第十一个菜鸟驿站,盛得下你万吨快递的音书。


2020,11,13,夜


【余地】


我知道你不是一个职业郎中,至少还不晓得阿司匹林哮喘。
但你是一个盛满阅历的吉他手,
你的听诊还算得上高明,懂得弦外之音。


咱们可以先把瑶池留着,当成菜根谭。
徒步最近很火的商山或许是你的商山,听说那里可以日月同天。
一起哼着美妙的拐拐的小A音调,顺便去看看那些瘦美人。


我虽是一束锋芒,也是一味禁忌很多的药草。
但和你还有很多可能,
或许可以搭配成一剂惊艳一刻的偏方。但绝不是偏房。


2020,11,12,夜


【伐谋】


我只想找一个脚踏七星的人。告诉他我将放弃一些动词,形容词。
不想让又一次偶然诞生的盘尼西林杀灭我的归隐细菌。
我的小产权巘顶有足够的柳枝提炼阿司匹林,来解热镇痛那些与尘世互砍后落下的风寒。
有足够的鸟鸣和星子和我一起镶嵌于影壁。
如果不是他,我这束柔软的锋芒依然会对春风开出花朵,
但不是十万点飞溅的红唇。


2020,11,11,夜


【一半忧伤,一半甜蜜】


有时候,作为一束柔软的锋芒,
依偎着你,削掉你的长指甲,邋遢的胡须。
削掉你嘴角儿不修边幅的糖渍,又自己悄悄吞下去。
而绝不伤及真皮。


有时候,像一个管杀不管埋的悍匪,
剖开你的肌理,深入你的脏器,摘除你的彷徨和忧郁。
结扎风雨和缝合天空,还需要你自己去善后打理。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而我没有商山,没有参海。
“参商不见”是与我参商不见的东西。
遇到了你,靠上了你,就靠你一辈子,就一辈子吃死你。


2020,11,11


【在哪里见过你】


不想用这上世纪的话语来搭讪,但我对于那次误会一直耿耿于怀。


我十寸的鞋跟还残留在一个男人的心里,大约三寸。我至今还保留着他的七寸。


从那时起,我就随身带着一把手术刀。总想再一次邂逅,把它取出来。看看。


2020,11,8


——————么妖喵篇——————


【】秋起飘零


光也怕冷。越来越多的光钻进屋里。一寸寸撵走影子。
猫打着哈欠,弓起一个长长的弓背,长得不知
从星期几到星期几,也不知又落下了哪个星期几。
翻翻手机,无意间看见了薄氏小凉依然惹火的遗迹,倒是引起了片刻唏嘘。
挪步到阳台,隔壁夏目先生家的老黑正在勤奋
地摆弄地球仪,埋头敲打的据说是一部海上传奇。
屋顶伫立的乌鸦像个牧师或神父,慈祥,但有着怪脾气。
一群文艺的麻雀盗心贼,讨论着同行海盗、胡子、船、汽油之类的东西。
临街走过一个女子,她的背影像一个美梦,甚是让人着迷。
咳。这不知不觉凋零的日子啊!
猫找了一个“一叶落”的牌子,把自己慢慢填进去,慢慢填到树洞里。
其实一切就这么简单又这么拉扯纠缠
爱亦如此,其实还是简单一点好,简单爱,简单地爱下去。


20201014晚戏言


【】另一个树洞
/
梦,又来敲打我窗。灯花,花更长
谁又知道,萧史弄玉后
紫凤赤龙误入了不同时空,
从此唯一念想
只有那凤凰台上延迟的萧声。我还是一匹
一寸相思一寸灰的
孤郎
/
灯芯,彼此灯芯,烧到2046
古老的爱情被现实主义和超现实主义拉扯得
没有了神形神性
只有人形人性在蒙太奇里扭曲燃烧
半斤剧情等于八两生活
我的奥迪A6
不得不加满精炼的石油
而我,加满酒精
/
醉驾。绝不喝“尾生抱柱”这剂解药
满满道德绑架爱情的副作用
等候。可以换一个留住皮囊的地方继续等候
再慢慢填词拷问的鞭痕与鞭挞声
如果作为信箱的词牌碎了
再灵魂的文字又如何
又将何处安放
/
第一次爱情是一把钥匙…………


【】树洞2046


1/
猫。不在圈内,也不在圈外
金三角。在夜的防火墙上再打上几个补丁
天上人间,夹叙夹议
几番压榨,几番云雨
把自己躺成一块石头,躺成一部石头记
2/
一个很水的故事将在2046完成
或许断更、亦或烂尾
或许紊乱、亦或绝经
但没有黑卡,没有外挂;没有去势,没有结扎
只有赤裸裸地输出
3/
水。也有水的硬道理。看!月牙泉
这最后的节育环已阻挡不了受精的尘沙
这最后的江湖已支撑不起九天
这最后的蹄铁已踩不出一个海子
这最后的洗砚池已淹不死一个进士
4/
忧郁的眼神,有多种花样
雪茄状的,赶紧抽上一口,不然就熄灭了
烟斗样的,要抓紧,这样不会相互沙漏下
火花的台词,马上记下
因为,没有时间让时间开花
5/
墨镜后的王家卫说:
同样一批文字,我是东邪西毒的,你是东成西就的
而票房永远是2046的。
这是自然流出来的,不是甩在墙上的
夹缝里的猫,表示无所适从
6/
孤独,独孤。独孤九剑第六式:破索式
渺小。是破除一切束缚,一切傲慢与偏见的最好方式
放飞后重塑的影子
像工蚂。束腰,扎紧蜜露。
用力地活着,梦着。放一回尘世的鸽子
7/
其实,大观园并没有那么大
也就是两室两厅,没有上层建筑。贾的女儿国
也只有一个女人。
下夜班的猫,甩开望闻问切、视触叩听
前世的紫河车着床在中庸位置
托着一花一世界。二尖瓣,三尖瓣次第开合
8/
男女之情是自然界最流氓的物质
腐蚀精神,驾驭躯体
让时间的绳结烧成狐狸,轻易解锁尘世
不设防的文字,丢了灵魂
掉进桃花源后再难找到来时
9/
一个个名字,被送上封神台,押进老唱片
被塞进爆款的交友软件。
猫并不在意那些高光,那些高音
只想看看你胸前的刺青,听听你胸口的声音
是否有一样的象形,一样的音频,一样的图腾
10/
披头士,的士高已很少再响起
披头散发的儒家爵士,溺水在这个慵懒的自闭时代
早已被物质欲望赶走了原始生殖崇拜
偶尔片刻惊艳后。苍白的雌雄同体与骨节里的宫商
又,各自神伤,各自参商
11/
绿皮火车,绿色信箱,电话亭,IC卡
废墟上的废墟提醒着青春断掉的尾巴还活着
旧物件在蒲团之上暧昧。
青灯盛满红酒,古佛困于逼仄的肉体
记忆的黑螵蛸,忧伤得像一坛种子
12/
在2046号房间,暂且等一下2046吧
适量地等是一种幸福,过量则是幸福的煎熬
熟透的牛排,适合东方的胃,更适合东方的心
茹毛饮血是一块人类食物中形成的胃结石
也是刺激文明进化的缓释片。半衰期将是永远
13/
醒时做人,睡时做梦,似睡非睡半梦半醒时敲字
不为名利,不为文武双全
只是为了让现实与枕与梦和平过渡
墙角的令箭,灰头土脸,插着一盆凝固的狼烟
猫和他有通感,更有同感
14/
天序。地跋。中间夹着页页纸短情长;灵魂出窍的皮囊。
没有密码的黑匣子开予秋风
一叶叶黄页链接私房娓语,生理伦理
猫把幻海中的鲶鱼去掉粘液,去掉肥皂
提炼一首干燥的绝句
15/
带着雾气的回音壁。转音歌姬
唯一干燥的区域只有年轮的咽喉。
镜外人,目光攀爬着环绕立体凹凸有致的声音
树洞,潮湿的树洞,巨大的树洞
花洒下,沐浴着猫。请称她为无名氏或兰陵笑笑生
16/
未经哺乳的山峰不会深知大地野蛮的母性
肤浅的暗河滋生菌群和部落
脱离组织的欲望再造丰满与下垂
一道道荒凉的伤疤暗示重生
岩浆是最明目的乳汁,灰烬是最纯净的干粮
17/
天窗外。蜂巢,众多六边形窗户
又是一场同路轮回的春秋。
当年明月又循环播放了一段白月光
夜上海的味道,符合雅俗共赏的音韵外貌
文明碎片剪裁的旗袍,女人修身,男人养性
18/
带着颜色的目光,是草木回馈给盲人的褒奖
颠簸的神性,是心声对野路歧路的颂扬。
诺贝尔大道似乎与猫无关
猫只负责凝神与倾听,上树与翻墙
只负责,局部的美好
19/
“月亮碎了,变成满天的星
心碎了,除了痛,还能变出些什么”
——这是那个花季雨季留给记忆的唯一手迹
不惑的我,悲凉地发现
那幼稚的痛,却是再也达不到的高天
20/
花间派。背负一生情债,落得一世匆忙
羽化的鬼谷子们,破产于自己的合纵连横
蝶骨的亡国之君们,怪不得花蕊夫人
这几日是寒露的日子,过几日就霜降了
再过几日就小雪了,该大雪封山了
21/
染上诗的人。爱恨无常,情愁入骨
招安劫掠的文字缠身。逆鳞反骨,还需用文字辨证施治
个体化给药,需调整文字的君臣佐使
看似简单的处方,看似简单的秩序
人与人,始终隔着一层纸一重天的距离
22/
渔人不吃鱼,诗者不葬诗
口味他人品,风评自家知
雨雪山河会,蟌蝶落莲池
江湖随大小,一叶任风时
23/
窄韵的人间需借韵鬼神
不太精彩的前生,装满虚构的诡异弧线的浩荡春恩。
透支后的余生悉数打包给秋风,却无处落款,
不知寄往何方。
空瓶子。漂流。怕人看见,又怕人看不见
24/
一粒带刺的孤独始终融不进大众的孤独
而每一个分解孤独的文字都是清白的
我从不用大量引号表示服从他人的DNA
因为我早已不再是初恋的牛犊,隐藏着羞涩的性器
不再是初春的猫,叫着整个滴着蜜的夜晚
25/
世界上没有两匹相同的叶子,但有时
却有着相同的嘶鸣。
飘忽于孤城外的双轨,林也摇晃,山也动荡
弄臣的风,曲线回旋,对接着路
背着,背得动的黄金;放下,放得下的声音
26/
解剖室。青春的解剖课——
掀开,包裹人生的肌肤,牵动灵魂感应的神经。
一具玻璃容器,一坛反腐的福尔马林
煮着救赎的罪恶,煮着捐献的善良
煮着一把干净的骨头
27/
猎色,猎天,猎奇。反而成为猎物
裸奔在体内孤勇的猿啼,已湮灭万重
可每每经过自己,都要感恩一次曾经存在的意义
把面具扭在脑后,这样就能前不怕狼后不怕虎
继续裸奔,再吼一次。虽然内心的回音
仍然,深深,深不见底
28/
树洞,吞下我们,吐出酒。一代代死去的我们
如粮食,孕育出一代代新鲜的粮食。
75%的真实乙醇,25%的谎言水分,是
最无菌,最无病毒的理想环境。
可是,谁又能把握这醉了的,烂情与纯情的比例
29/
一叶落。一落索。那些曾经精美的金叶子
再也流通不进现代交子的语境。
借壳上市。变成无人问津的包装纸。
我还是选择了值得收藏的碎片与姓氏
那些卑微的残雪,远比大面额的流水更具有跨时代的硬气。
30/
入过狱,解过禁。出过家,还过俗。行过医,当过病人。
文字的罗生门扑朔迷离。
文明进化中的受害者,拖着没有承诺的笔,附
着直译意译翻译不尽的各自母语。
日月两把镇尺,永远压着一张蓝图草纸
31/
光也怕冷。大批涌进面南背北的树洞。
无蓬荜的陋室,生辉。交织着
爱情,崇拜,理念,偏差,悖论,颓废,虚伪
还有很多延伸的剧情——
秋。冬。如日中天后的下坡路。被光走光后的见光死
32/
我曾掏出身体里的硬,打造行走江湖的冷兵器
——判官笔,点生门,点死穴。
离别钩,割情花,击泪点。
流星锤,软硬兼得,却容易误伤了自己。
十八般武器以及其他
都不如一把回旋镖,它有着极为漂亮的回头路
33/
有的。对着花开花谢编织亦真亦幻的爱情
有的。对着云淡风轻买卖不可言说的父母亲情
猫,每天刷脸金石草木的尸骨魂魄和那些
以毒攻毒的毒性分子衍生物;打卡生死。
换取活着的兴奋。用力挤出一点鲜活。给梦
34/
猫。存在于不存在之上——
他的词性、性别,由你。他的形态、颜色,由你。
他的组件,由你。他的发条、燃料,由你。
他的动能和势能,由你。他长在哪里、落往哪里,由你。
他的崇高、崇低,由你。他的有无,可有可无,由你。
35/
边缘的树洞太久了。探出头,已是遍地奔跑的
爆发的新容颜。掺杂着细微痛的老时光。
秋风拆迁的老城已变成一个个独栋的新城。
关于衙香的配方有很多种。不管怎样,香就行。
漂着的一味毛鸦船(千张纸、木蝴蝶)
——一个名字,一株草的隐痛,却不能同船渡


202010


【】日晷之梦


处子的鸟。一场场脱衣,一次次穿衣
被包裹的魂,变格何止十三种


自私;倾囊;无赖;荒凉。等等
爱是守恒的,悖论的,甚至飞蛾扑火的


而她只有平均六个时辰的记忆
大地纸笺上的生灵是她写下的日记


猫是她一片胸前的绒羽
被闲散的一小段陡峭,攀爬着无邪的心跳


明天。如果草木明亮,就称她公主
如果任性雷雨,就喊她刁蛮泼妇


【】冷胭脂


如果一条河流干了
——七分尘土,二分尸骨。那一分一定是胭脂


冷。注入热,注入情,注入血液
又会长出不同姓氏的汉子。提炼文明的冷胭脂


202009


【】孤岛余生


断鹭孤帆远,茕茕日月惊
寻天天有界,画地地无城
落落云牙板,鳞鳞竹木笙
秋风何所用,只教一箫横


20200923晚


【】最后一叶沉沦


一匹冷静的火,与露水一起划向深渊
青春并未空砍,风流断剑小小刀,至少削尖了风
砍死了雷,解剖了云。
两败俱伤的梦,伤口将结出的洁白的雪和盐


幻海。吻了她的唇,湿了她的身
但亵渎不了她的灵魂
那些吹弹可破且多汁的日子
就让它海草,沙雕,庞贝吧


从此。别再提那个在钢琴上喷涌的少年
整个山林的聚啸已回归藤蔓
拈着火的如来,去了。
放下黑莲,放下麋鹿、衔蝉,放下一生所爱


20200924


【】37度路,独自天涯


歌诗达。方舟。始祖的孤本木简
经过尘世浸泡
被抽去精神,解开束缚


残木四散,众神逃亡,也是重生
有的化为阴沉木的魂
有的像泡沫远去,带着七彩霞光


猫是一片木上的贝叶
带着一棵菩提
心经难写,世界一隅,郊寒岛瘦


37度,除却那些冷血的
是众神的最低温度,如蝙蝠大神
有40度的温度,能免疫天外飞仙的病毒


37度的故事流俗于叙述
间隔的灵魂渴望突变、跳跃、愤怒
需一串隐形的爱穿起五谷


摩诃婆罗多,荷马,离骚太过冗长
猫尽量把脸控制在爱恨两张,把知识点
控制在三行。这样,便于记忆,便于遗忘


20200920晚


【】MUCH


噢!玛琪,他得到了一个玛琪
你知道一个台风的中心是多么平静吗
灯下黑的甜,最后一圈一点的甜,像一个糖尿病人的童年
那些不能动刀的童年。
生理盐水输入体内,带着霸道的铂子弹
绝不允许渗透,绝不允许泄露秘密
绝不允在体外产生杀机。
冷敷,封闭,封闭。
苯巴比妥,曲马多让他得到了一个玛琪。
猫脱下白大衣
在秋的路上,她遇到很多玛琪
她陪他们送走了很多玛琪。
窗外很多鸽子,很多草木,很多果实,快乐地
赌着生死
——天使没有翅膀,日子却像羽毛脱落


20200919晚草


【】MUCH


无数个玛琪,无数个海子
无数个九月比九月更远。
罗扯斯特大街变得大海一样秋天,一样辽阔
虽然无数个玛琪,灯塔一样闪烁
偶尔夜行的甲壳虫却像船荡过
尾气里没有玛琪的味道。
她在等一艘A6熟悉的玛琪味道
爱着玛琪的老鼠出现了,爱着老鼠的猫出现了
30节的航速,十分钟以后
甩开了罗扯斯特的纠缠
新区像一个小岛,更像一个甜蜜的玛琪
玛琪接玛琪回家了


【】MUCH


呀卖呆,罗彻斯特,你撞坏了橄榄树
你让三毛继续在纸上流浪
你破坏了荷西的玛琪,更破坏了西部歌王的玛琪
他的音域比炙热的撒哈拉低了两个8度
金嗓子的药效在这个时间段比不上玛琪,他的金嗓子更需要玛琪


这世界很多不经意的碰撞,翻出来多少陈年的玛琪
在有效期和保质期之间,今剩叹
我们做了许多不该做的抉择


20200920


【】且听风吟


无垠的浪,带着铁血和绕指柔
擅长古风与先锋
成吨的吻,掏空一生所爱。用的是平水韵和新韵


沙滩上,那些甩开肉体的壳儿
没有了绝律的束缚,发出soul的好声音
寄居蟹是入侵的蓝调,像一缕慵懒的二手烟


海鸥收起华彩的猎食,在抢食现代面包的同时
从未宣布放弃肉食主义。猫亦如此
在一堆崭新的骨头里拨拉着闪电


20200919晚


【】露水上的黄昏


这木上的水火,不容于爱你一万年的漏船
这夜后的夜,这昙花上的昙花
载着一个黎明后的晴天


我们不提逝去,我们不提绝美
我们是同一个秋上的舴艋舟,借西风烧向春天


20200919晚


【】船长和猫女郎


作丝·麦克罗扯斯特。执业船长,业余撰稿人
对色描写、性幻想高于普通男人的标配。
这个丑奴儿深知天凉好个秋的滋味,深知和歌的起源。
深知酸黄瓜伏特加的BUG,深知冷暖洋流的碰撞交汇。
这个海上吉普赛,曾经少年有为的精英,胯下马克沁的男人
在匹马啸西风的阅历重压摧残下,处于创作半阉割状态。
如今胯下左轮在甲睾酮地助推下也不是那么精准。
她是他在牙痛时为他治疗的亚裔女人。普通,很普通。
也许由于痛出现了现实与小说的双重幻觉
邦女郎,谋女郎。而她是他的猫女郎。
50mg利多卡因,0.1mg肾上腺素。简陋的高速涡轮机。口镜,探针。
拔髓针转动,拔出黄色的牛筋儿状神经
棉花蘸上樟脑酚,牙胶棒封堵
行云流水后。良久
他走出门,冷静地放弃了来时的哈雷,蛤蟆镜。扫码,小黄车
他找回来丢失了很久的孤啸吗,他还是曾经那个少年吗?
麻药的半衰期只有几个小时……


20200918晚


【】一只老鼠和三只猫的故事


冥冥中。游轮抛锚在百慕大三角的无名岛
游客船员们自由拉练,自由拓展
一只爱快闪的小老鼠不想再吃面包牛排,想吃
猪肉炖粉条
可酗酒的师傅被麦克医生刚刚注射了纳洛酮
还在洗胃当中。甲板上
么妖喵。一枝烟,三十毫克尼古丁是她的晚餐
一首减肥的律诗在她的颔联部位明灭
一肚子烟花随时会燃烧爆炸
右猫咪,把右船弦抵押给了明天的拉斯维加斯
X光,X因素。密室,黑室
黑白有声的影像,他把玲珑骰子的红豆换成铅
是的
生命需要一道沉重的铅门。像铠甲。像胃。
娘娘的喵星人,船舱内研习川剧
刷脸。可以打开很多门,比如
尼安德特人的命门,辛追夫人的石门
总统套房的防盗门,总统的拉链门
——船长娘娘决定,让这些海上传说再活一晚
让那只知道秘密的小老鼠再活一晚


20200917晚


【】MUCH—much


我没有见过三代以上的族谱
没有见过真正的地主,但我见过真正的大豆高粱
——祖父是笑着离去的
他说这个朝代真好,农民不用交租


多少年以后,一张纸上我成为祖母
在我的血统眼里
——一个医生,一个天使,一个诗人
一株单纯地转基因的大豆高粱


20200916晚


【】MUCH


身中苹果子弹的甲虫,忘记了祂已经死亡
继续行走。在卡夫卡,成为不再奔波的苹果树


树上有飞鸟,有飞鸟集。有野蜂,有野蜂飞舞
粘液质的猫不再树洞追溯缔造者的红黑太阳


她与希波克拉底的朋友麦克先生成为影子朋友
以不同性别不同色彩遇到夏娃,讨论夏娃的味道


苦的涩的,酸的甜的。仅仅只是因为苹果吗?
噢,不!厄里斯,帕里斯,牛顿,一韵到牛的极限的庖丁


每个生命心中始终住着一条黄胆汁的蛇
像肋骨,像脊柱。圆滑,芒刺。偏执,摇摆


——唯有一场大雪,唯有死亡后的重生
唯有彼此的蛇成为拐杖


20200916


【】默念辞


有花瓣落下。似有青鸟,似有福音。
浮槎。累了。
卸去水。卸去帆。卸去风。卸去光。卸去人神。卸去衔蝉


202009


【】一触即发的哲学


将哲学引入小品,哭上三天,笑上三天
将哲学引入生活,飞的更轻,走得更稳
将哲学引入爱情,满脸桃花,满眼闪电


【】船票


一壶酒,可以载一船蓑衣
一船蓑衣,可以载江南烟雨
一幅画,可以载现在的你我,水淋淋的样子


【】去到宋朝


词牌,瓷器。空运,快递。从北
到南。著梦,捉梦,捕你,者个易碎的才子
你是一壶老酒,没有谁能比你消愁


20209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流量文字,得罪之处,见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就是好的嘛。
再说了,我关心的是你的猫粮备得足不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那个妖猫没有脱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柔的药 发表于 2020-11-18 19:46
这样就是好的嘛。
再说了,我关心的是你的猫粮备得足不足

过冬没问题不至于挨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柔的药 发表于 2020-11-18 19:46
你的那个妖猫没有脱吗?

没有啊,一并脱了,冬季换羽绒服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了这么多,必须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苏慕遮 发表于 2020-11-18 19:50
写了这么多,必须赞一个

就几个,上回没汇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妖猫,你写这么多呀,太强大了。膜拜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梨 发表于 2020-11-18 19:51
哇,妖猫,你写这么多呀,太强大了。膜拜一下。

几个,几个,上回没脱好,你还不愿意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脸猫七 发表于 2020-11-18 19:52
几个,几个,上回没脱好,你还不愿意呢

上回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你是谁,你不好好脱马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梨 发表于 2020-11-18 19:54
上回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你是谁,你不好好脱马甲

猫七、无名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怪不得要实施剖腹产手术,双胞胎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慢走的云 发表于 2020-11-18 19:57
怪不得要实施剖腹产手术,双胞胎啊

顺产是有些费劲-得罪了,二爷^O^游戏勿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大名鼎鼎,我原来没和你在一个论坛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11-27 12: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