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682|回复: 18

【马天尼】借我沧海桑田后,仍旧朴实的野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9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不白~ 于 2020-11-19 09:22 编辑

不准点的钟表  

不如就放过它吧。让时间成为摆设
虔诚的信徒
周而复始地一再偏离,它的轨迹没有确切的表达
时间之外,冷空气从远方袭来
我们坦诚地接受着一些无形事物的不断降落
风吹过短暂的十月
路上晃动的人群就有了更深的色彩
人间焕发过的生机在倒退
是时针在持续推动它们。叶子已回归大地
无垠正接近一场雪,横陈于我们视野



软的对立面  

比如高度,深度,或者曾有的热度
都可以在轰鸣的马达声中
抵达忧郁和清冷的早晨,也抵达我喜欢的河流
所有这些,它们都不是软的对立面
甚至残酷与情欲
在冬天水落石出的瞬间,所展示的辽阔
也不是一场大雾就可以覆盖的
有时候我们武装自己,给自己裹上坚硬的年龄
却暴露了我们企图还魂的无力之举
但我们一定站立着
人群散去后,我们仍是值得庆幸的存在



月桂香囊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独自坐下,在星辰密布的夜里触摸到爱与忧伤的纹理
无论多少年,我仍被一些我所热爱的事物
激发身体里的闪电与河流
我一再奔走的路程简单而无限寂寞
保温杯,简行茶具,和双肩包里日常工作交流的记事本
还有一只月桂香囊
像一个知心爱人,在时间深处
向我吐露内心的芬芳
有时候我能听见身外的风在嘤嘤作响
远山和树,都在风中改变了颜色
而我握着一只香囊
时而恍惚,竟然不觉周围的草已轻轻低了下去



瓷瓶记事  

后来,始终没有一束植物
用以插入案上的瓷瓶中
我已然害怕花朵和绿意的易逝
我可能算不上是一个完全的无神论者,总以为一些现象
是神给予的启示
我没有寄厚望于它们将会给我何种回应
但我以为,耶和华说的话
是一束温暖而明亮的光,始终让我心悦诚服
这束光也照在瓷瓶上
清润而安静,适合我在人间缓慢呼吸



借我  

从身体中取走的骨头,我应该
把你比作什么
每一次藉以星空完成的安慰
袒露出冬天的花束,多么辽阔,多么悲悯
像你的香气,也像我挥霍的无限晨昏
借我千帆过尽后的淡泊吧
借我沧海桑田后仍旧朴实的野心
借我虚幻的翅膀,借我甜蜜而四壁坚固的陷阱
我找回了遗失的骨头
是你的体温为它供养着时间的深厚




纵容  

我拿你也没有办法
于是放任你,走近或远离,记得或忘记
我也可以假装宽宏大量
说服自己要相信自然的生灭
要拥有爱情的信念
可以向你说出隐秘的星辰与花朵,虚度的良夜和白昼
不约束你,不打扰你
做严于律己的人,竭力安抚体内的狂躁
要是觉得憋闷,就自己气死算了
我已经纵容自己
走进一片风声,这阵风将我吹拂到失去形状



蜜糖的一半是忧伤  

然后我们张望,寻求冬天的涵义
忧伤时也要保持一份得体
我们历经的事情,可以不完全是因为爱情
但是蜜糖的一半是你
在庞大的人间,我常常祈祷
爱是完全,是长久,是必然是无尽纠缠
当我们疏远一点,空气就稀薄一分
当我们靠近,不窒息,不复杂
而以手指触摸流水
那感觉是如此的美,如此的柔软
仿佛我是空的,或者我又已经被一种恩情填满
就算是想哭,也哭不出来



野火里的偏爱  

野火是大雪降临前
大地竭尽表现出来的欲望,和疼痛
谁能甘于寂寞
把所偏爱的一切全部尘封
于是,燃烧成为我们呼喊的一种绝望的行为
这炙热而挣扎的命运
它能为我们烘干潮湿的寸土吗
人们看到的是它的毁灭
我却为它燃烧的原因,而愈加爱你



有何不可  

此时阳光明媚,茶也香醇
站在窗前对着流云表达一次喜悦,有何不可
把疲于奔忙的城市放空
听听收音机里的情歌有何不可
或者翻开书信,摘取一些你寄来的羞怯的语气词
置于温良天气的神秘中
有何不可
让冷风吹拂我有何不可,让我像爱着一样
去沧桑去欣喜去深呼吸有何不可



尘世的纷乱不是我的怀念  

有时难免感叹于世界的无形
不知道人们所说的救赎,是一座避难所
一个花园,还是一份可以饱腹的职业
我们用钥匙打开门
然后驻足,阳光照耀的尘世或许利于我们藏匿

但是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日后的怀念
这纷乱的一切都将沉沉睡去
我们耐心地等来花开,又迎来洁白的雪
在云下发现人生的匆忙
历史和未来原来都是乌有之乡啊,我们的灵魂太轻了
只可能在相遇的一刻可以短暂飞翔



月光破城而入  

我听到一个声音悄然递过来
在城市之上
在井然的楼房和树木间,直达我的名字
可以轻一点
准确一点
可以明亮一点
薄一点,芬芳一点,漫长一点,甚至白一点
十一月的夜
月光照着我们,潮湿而清瘦



爱就爱了  

波伏娃说:只有你也爱我
我爱你这件事情才有意义

我们所处的时代,或许和别的时代没有什么不同
无非是活着
用一种生活的要义掩盖另一种生活的要义
而爱,并不是仅存在于世人的谈论中

爱属于自我,而需要共同抵达
如果有人对你说
你不是一个人在孤独,那么
你也绝不是一个人在幸福,必有人
因为与你同在人间而无比幸运



冬雨的预感  

大雾中,我开始寻找出口
准备驶离高速公路
而选择慢下来,在国道上迎接冬雨
漫天的落叶和雨水
有凄落的美,和倾尽生命的美
那么,它们一次次
如此反复地投入人间,每一次的投入
都是何其盛大
走在路上,我有莫名的敬意和快慰
关于冬天的一切
凋敝是假象,我们只要听见万物在蓄势重生



纸上疾书  

我以为酝酿很久
写信的时候就可以没有遗漏
可是我一想到你
便觉万水千山都可以省略,或者多添一杯乡愁
都足以压低天空
为我们祈祷吧
有时候,星辰太过微芒
我们的对白才是无垠和深厚


20201119
发表于 2020-11-19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没有大发挥,但很保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9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风尘仆仆,野心勃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9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如果时间充裕,可以字的更多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9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偷偷摸摸的,写了这么多,比我多了这么多,我要找那谁揍你一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9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商家的~,后来,你悄悄把酒卖到商山之外了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9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薄一点,芬芳一点,漫长一点,甚至白一点
十一月的夜
月光照着我们,潮湿而清瘦

很多美好的字待读再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9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嗯嗯我来揍你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20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来揍下你,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7 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柔的药 发表于 2020-11-19 10:07
这次没有大发挥,但很保质

过奖了。写得不好,我这已经算是冬季大酬宾折上折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7 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慢走的云 发表于 2020-11-19 10:45
风尘仆仆,野心勃勃。

二爷,快来二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7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苏慕遮 发表于 2020-11-19 11:54
同意,如果时间充裕,可以字的更多的

是的,大家好像都很忙了。
不过正因为忙,闲空时候才要写字轻松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7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村姑翠儿 发表于 2020-11-19 14:49
偷偷摸摸的,写了这么多,比我多了这么多,我要找那谁揍你一顿,

我是在正大光明地偷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7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晓夕 发表于 2020-11-19 15:43
我们商家的~,后来,你悄悄把酒卖到商山之外了吗?

酒都被我喝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12-4 22:3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