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14|回复: 4

他山之石。十一月目光中的十里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9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接骨木说

1、夢见桔园

穿过雨後小桔园
像一只白鸟在青色隘口游戈
仿佛眼睛里还沾染着西塘的荷香
仿佛经年,脚步不作太久停留
假如想起雨前的事件
茶香软座旁,她正在梳妆
显露乌丝高绾的前世
假如镜中正落下温润的玉兰花瓣
我穿过梦中的小桔园
在晚秋影子里,泪流满面

2、雾苑

是梦里三万里蛩音
醒来时化作的遍地红花绿野
悠悠古槐香里,就想到雪后的南山,和你
怀揣十里小路的风声
与马蹄,怀念一枝粉睡莲铺就的永夜
在危险的涯边相遇
在雾玫瑰园话别。红妆、白衣,一座雨水常驻的城
淡淡马奶香味,三月的响铃声
清越而遥远

醉,是最完整的体恤

1、

过了竹西桥,是一片湿地
每次都能发现变迁,细微的痕
从繁茂到凋敝,万物落入轮回时局
相同的是,水鸟依然会把卵藏在深草深深处
天性固执演变出恒久之美

湿地尽头
通往百花谷。几个花间派诗人居住的地方
他们时而烂若桃花,临溪听雨
时而把晚霜写成人间的白月光,把挥霍
赞美成祈雪的日子

我不是他们的故人
独自走进洗心亭
云湖,我一直把心頭最洁净的一片白月光
留给你。每一个惊起回首的
午夜。或每一个细若流金的清晨

2、

想起揽风亭,就洞悉了纷乱的流年
碎石子铺就小路,舍身台後
斑驳的漆红柱子
展翅的八角檐。十里坡下雨蝶翼尖
我心爱的云湖呈现出
醉人心魄的娴静之美。群苇争飞,白鹭停处
动心时,可以忘情地展开双臂
蒲草桑麻
辞别有多忧伤
我们就有多少焚花温酒的情怀

3、

红酒苏醒时刻
尘世也不禁震颤了一下
眉眼已看不清楚
只留下记录事物转化的光泽
云湖,深秋栾树憔悴时正是最缱绻的一个章节
黛檐、灰雀,在身后。良辰如锦
十年前,我们痴迷于金凤湖的绮丽
十年后我们沉醉金凤湖的朴素

《流光》

一颗心捂在水云间,清幽、晦暗交替
想你。每个落寞的日子
就圆成一轮满月
季风吹起时
我们孱弱如蒲柳,幽幽脉脉
不舍得落地。望着浮萍
我们会用极致的语言赞美坡地上的黄花
虫子在旷野,霜落下来,月亮升起来

《初冬的桃》

是踏尽春风十里,收到的粉色讯息
是灼灼其华
印在一幅红笺中的深意
被雨润着,云缠绕着。明月千里
不如你
曾经,我们惆怅着梧桐雨的惆怅
寂寞着,流沙样的寂寞
琉璃之火後,我们开始喜欢上琥珀的颜色

静谧、安逸,清透得不需要过多语言
就像,看过妖娆霜花,眼前晚来欲雪的天气

&异木棉的爱情

1、

时常会想起老房子,与围炉夜话的舊光陰
起风的日子很长
躲入雨後的花期,一直遠得不像样子
人事更叠,四季是循环的
莎草眼睛里
没有城的概念,走出狭长的白杨林
就看见另外一个世界

2、

云湖。逺方芭蕉与桔园可好
今天偶遇的同路人
又一个一个消失在不同的小巷
念罢锦里时光
我去效外看青苇,乌鸦声里的水岸
似乎萧瑟许多
三月之後的木兰花,再也没有更多语言
雨季是藓与藻类的書写板
某日,云中现出火红的镰,收走黄昏最后一丛杂念

3、

采薇歌声,还是散迭在旧词阙中了。之後
我们更为在意长亭、一壶雨前茶
与风中的桃花渡。当晓梦遇见烟雨
三五马蹄声
就轻轻唤醒江南,所有传奇都装进乌蓬船里了
云湖、萍聚、藕塘
树下折伞,伞下的人,以及盈盈满满的粉色足迹

4、

有人唱响离歌,仿佛
一支长篙吵碎安静的春水,九月
多数是水濛濛的清晨
或一声“好梦”之後
关心的延续。九月有采摘瓜果
卤菜的好时光
也有许多风一吹就白如芦花的记忆

5、

每次相约
我们都很想写出一个完整、圆满的故事
你看,桃花站在渡口
风举起荷叶
满月的白色之光似乎把整个庭院都填满了
積雪亭外,稻谷在雨水中
饱满。字里灰雀是参予者,又像一些不相干的路人

万物安静,随之落入喧嚣的局,随之歸于沉寂

6、

走下落凤坡
明暗交替忽然让人恍惚起来
巨鹰盘桓
百沟堰的荣枯住满生着复眼的昆虫
流年碑文里
有一大段蝶记忆的黑洞
假如。恸哭的读书人翻动骨殖,心的眩晕、震颤
轻如波若院的钟声
假如。荒凉中生出遍地小花,宛若眼中的爱情
亘古流传的爱情
美好自成风景,遗憾汇集成河

&当淼城收起凉席

是夏之萤虫,折翅前
与流星对话
淼城水岸
薄雾、红蓼。抛弃
目如秋水的舟子。一只白鹭舞姿优柔
与飘飞的芦花分夺月色
拾起不如轻轻放下
淼城此刻
尚未响起更鼓声

&马蹄偏北

1、

过了卧龙山,桃花山的春
有先声夺人之势
浅草与蝶,为络绎而至的踏青者做足了功课
斜风脉脉,细雨微微。草屋、木亭
若即若离的
雅意。苔花尚末饱满,茶汤内
旋起一丝动荡的胭脂红

&逆时之爱

1、

我想像着,你正在卡布里的月光下,读诗
夏日钢琴曲漫过故乡的河
庭院内无人。庭院外玉兰花树像别着白色簪子的
恋人。我用夜课之余的手势
剪烛花。想像,你在卡布里月光下的样子

2、

卡布里,是异乡的代名词,就像
前世书写过的
拈花小筑。被时光拆迁
魂注定留在那里。若干年后的
成都亮着灯火
我在边城
想到一场时雨,芭蕉叶安静地守在三更
我们拾起一枚瘦硬的石子

3、

其实,卡布里已经消失,我们无法恢复它的
原址。甚至,无法形容它曾经忧伤的模样
就像某个暗夜,我无比想念的
黑色发梢。时光打过一声响指之後
雪落进一个狭长里巷
椰子林驻立在怀旧的驿站旁

&交叠

正午阳光,投射到蓝色豆荚花
就有了些奇妙的感觉,正襟、欹侧
五彩斑斓的,瓢虫、青虫
在雨季之前谋划
果腹之餐。寂静之声里,我所惦念的老人
端坐在云团之上。我年轻时仰慕的姑娘
穿着白裙纱
面容模糊地走进果园。这样说的时候
我像一个过早垂暮的人
十指苍苍,指向
不远处的小镇,它仿佛一直在沉睡,不时响起催眠的钟声
身后传来轻而遥远的对话声
我把不该有的邪恶念头放进玻璃瓶
松土时刻,像虔诚的农夫,对每一片腐叶
都怀有敬意

&城南花已开

时薰门外
老迈的护城河放缓脚步
成了一片坡地
牧羊人轻挽鞭哨
送来十里春风的消息
这就是小城即景,桐花在身后悄然开着
假如,屏住呼吸
就应该看清蝶的前世。假如
你散开长发,就是我苦苦寻找
手执陶罐,汲水的姑娘

&庭院

拈花小筑,是我们想像的去处
代表似水流年
又丕乏隔岸观火的洞明
每一年春季
燕语回环,庭院花开,喧嚣与寂
同样令人欢喜
夏天雨水注入瓦罐
豆荚花下,悠长蓝调忽如一瞬,甚至不及忧伤
井台夜色阑珊
蝶影就有了具体的方向
秋天种菊,霜与月光呈现同样洁净的本质
冬季
踩雪而立,时光是宽容的长者

我们都是他护佑着的孩子。被焦灼宽容着,失意宠溺着

&你还好吗

念一句,“楚天千里清秋”
恰好一只白鹭从旧词阙中飞出来
苇花在青苇肩头摇摆
恍如隔世的
某个刹那
我站在五月麦田,怀念一场四月雨水
玉兰树如人,记忆深处的
浅蓝色成为人间极致

白雾从梨木台中峰迂回、折返。湮没密林深处
于悄无声息中
于时光浅淡,柴米油盐处

&风居住的街道



风吹来,老街萧瑟。路边木槿正咬紧牙关
开着。霜降时节适合饮热茶,斗室
方桌。小金菊脸色与普洱氤氲气韵相触
像尘世某一次相遇



一串单车铃声,时时入梦,或于夜半
或于某个清脆的清晨。它代表的,青春、爱情
如白月光下的晚霜,或陈年郁积起的苔色
被颠沛宽容着,被失意宠溺着



亲爱的,我们应该记住街心小院的门牌
榕树下的石凳,以及昨天古旧的朴实之美
垂花门内的虫子
透过缝隙看世界外面的世界。世界外的脚步声来自素昧平生的路人



喜欢你,吹弹可破的肌肤,与云湖深处隐藏的荒芜感
可以在夕阳中怀想,或滴水屋檐前久坐。每当
秋叶转凉、整个山谷红透
我会用一盏小薰灯铺陈长夜。打开昙花掌中的禅语
红笺上落满未脱稚气的手写字。是我
把从前发生的故事,讲给你听

&拾年

在云湖之岸看云
一苇摇起白如芦花的旧事
虎皮鹊的现状
更为迷人的,是水域幻想出的“星星海”
与走失的十年
十年之后,应该以怎样的容颜与你相认
是要像远帆一样保持足够的距离
还是不必遮掩落魄与不堪
靠近你
满面尘灰的微笑

&深白

若没有皈依的心性
触及“空、静”都是虚无的
就像南山
心事中所有花儿谢去
南禅院银杏叶金黄
涌经声又消瘦一圈。木鱼化石
人间梧桐兼雨,又是惆怅的一夜
如是,半阙词的伤感
又是深秋月
如骨的白
发表于 2020-11-19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来这般亲切,一定要顶起来慢慢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9 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定要给雪哥点赞啦,嘻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9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村姑翠儿 发表于 2020-11-19 14:50
读来这般亲切,一定要顶起来慢慢赏,

翠儿冬日安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9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20-11-19 20:19
一定要给雪哥点赞啦,嘻嘻

要得要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12-4 22:3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