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03|回复: 2

[原创] 夜色下的海洋2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2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洋

当你不能完整的
说出蔚蓝之词,这是否在证明
你就是需要它。

星空下的安魂曲
使我的灵魂澎湃激情高昂

我不再是
我的逆转

我所能知的
是当蔚蓝倒立在
白色月光下

它正在轻抚
你,孤独的前奏———



躲避的爱


我可以感受——时间
精准无误的刻在某个地方
是我的身体,脊柱侧弯的地方
在长年待过的外地中
我认不得有多少只麻雀
飞到过我眼前
但没有停留,也没有落脚
它们是我的信使
去过许多地方
没有带来我想要的消息…
树叶就像一封封信
落入泥土
手。只懂得微微的
颤抖
如果有人要打开
这尘世旋转的暗门
那他将面对所有的挑战
以不倒之身应对
不服来战的可能




星空

在黑夜笼罩的一刻;之前
我从工业园出来
回家
骑上单车
烦恼就像孤独的孩子
奔跑在车流中
我是那么的,享受
一种无家可归的滋味
在群星闪烁时
我摸着黑。据说只有黑暗
能够容纳或接引
黑暗的旨意
我得以庇佑
从下往上走
就像出门时
从上往下走
一样安全的
去往目的地




阳光的期盼

一定会有人对它说;你看那茂密的树林
无助的风一直围绕不肯离去
说那是星星点点包围在这里
我们得以脱困。

精致的生活,有时就像花树
对于泥土。它们保持缄默
我们看到,就像睡梦时
你的脸在笑
泛发着金黄色的光泽
在放大瞳孔的落日
寻求隐身的树枝

后来,我们恶语相向
在一度平稳的生活中
忍住各自的暴虐
向懵懂的人或事物找寻安慰
但没人理解
一个人掉进深渊,无数的雪花
会迎头飞来



轮回

星夜永恒
原有的寂静

这一天
我们相互依偎
又匆忙离去

仿佛所有一切
都像风来时的样子

飞机在天上行走
我们沉浮于水中

父亲的生日
潦草的内心
审视就此变现

我跪拜
黑暗中绝处逢生的心

每个陌生人都像
满天神佛
一千只手,一千只眼

所以,我经常听到
什么声音——才是
砰   的一声

仿佛击中了我
而没有
让我下地狱




纯真

我的涉世未深
曾经有不被人轻易察觉的危险
现在是什么使我逃离人群

无关别的
如同行尸走肉的时间
幽怨看着我的....…是整个夜晚
都不能用一树暴风,替代我
胸前寒冷的胸针

如果在天亮之前,
握紧我的钨丝,再温暖一点就好了
我会把冰凉的小手插进口袋里
重温冰,剥离水的吱嘎声

我只是很喜欢
那种轻快的体验罢了
就像星辰对视着星辰,淡淡的眼睑

只是天空,还是那片天空
荆棘中的野菊,还是那朵野菊
腊月中的梅花,依旧是梅树上的那朵梅花

当孩子们的舞蹈
离开他们越来越远
我从他们的眼中,看冰
流下了梅花的泪



从头再来

回到十一年前
我会继续读书
继续放牛捡破烂
继续在学校里插浑打科
白天不吃饭,晚上不睡觉
因为那时的我爱动爱叫
我爱在空旷的地方撒着欢儿
当我扛着锄头唱着歌儿
弯腰拔着草,田地间
仿佛地里的青蛙
都是为了陪伴我

我太爱那时候了
如果可以从来一段时光
我一定会憋着气
不长大,不回家,不学会游泳扎猛子
也不从桑树上跳下来拍拍屁股走人

但如果有人临近晌午
喊我,去她家吃饭
那我一定会去的。

如果从那以后,
对我好的人,我都来不及对她好
我一定会在她的坟前
说说心里话,给她扫墓
或者在清明陪陪她





无尽的蓝色
无尽的冰霜
花的海洋美轮美奂

它那么洁白,耀眼
我从它的身旁走过
就像欠缺了一点什么
面对这个世界——
在怼无可怼之处
为何皆是荒凉


酒生

凉薄,存在的意义滑入喉头
冷漠,胸腔的火焰向恨蔓延
麻木,有无数撕裂空气的手

漫天的雪花
抚摸了孩子们的脸

他们叫着“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他们叫着“妈妈妈妈妈妈妈妈”

如果不是
飞鸟掠过城池

有谁知道
随云而来的人
携带着他们的
迪迦奥特曼




漫长之日


我追逐,时至今日的阳光
寿命悠长的阳光
从水里打捞上来的黄金,分给信众与亡徒
上帝的命令与使命;你不能回家
你闪着光,黑夜就要把你吃掉了

这里是公园,临时工人的聚集处
他们趁天黑之前
赶来这里占据落脚点
我在夜里看到他们。
伸长脖子,冒烟的街道
蚕食案板上的卤肉
青菜,木耳,黄瓜,千张,夜的
凉皮张张

它们是夜晚的配角
它们跳舞,它们在跳….....
跳我,跳你,跳他

他们在品尝自己的美食
从不知名的地方
我涌入人群

我曾和他们一起生活
我忘了我是个临时工
我和他们一起猜拳喝酒
我是其中之一

喝醉了,鬼才知道
没有人会知道的,真的,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这里的清晨

清晨,有雾蒙蒙的坟头
有青烟缭绕,有远处沙丘
车马行人,在缓缓

在广州——
我无法证明阳光不在场
就像细雨无法证明水在水里

我喝醉了,
我趴在桌子底下
善良的人,请你
拉猪一把,谢谢!



1,情节

他们游戏
如同主动权掌握在手里
没有人会在第一时间
去划碎湖面上的冰

只有游戏
能让我们抱紧幻想
且享受终日沉思的乐趣

如同幼时的冰城
住着我雪的外婆,
我爱我的外婆,我恨她
恨的牙痒痒

她会每个星期去做礼拜
坐在上帝那里痛哭,哽咽,做戏
手舞足蹈,继而破涕而笑

她将会荣登国家一级演员
我的心,会一直住在散发异味的房间里
看雨水,滴落在冰的深处

2,丝雨

梦是夜的阵容
啪啪作响,或像
微微发红的脸蛋,
在寒冬相互依依

我们醒着又睡着
寻找着一个人名

告诉他。
你有多么地害怕
这被自我嘲笑的对象

夜,
会看见他们
扯开嗓子在奔跑

昨日之后的生活
是否应该继续下去
这好似一锅开水
开了又开,凉了又凉

就像我认识的
那些人,消失了好久......

3,答案

当我看到希望
我发誓,我就去死

谁能告诉我
人活着的意义

当树叶飘落
铺满冬天冻僵的尸体

在我同类的眼中
你将会看见“牺牲的”自我定义

它是不是早就
美的,不可方物

4,夜幕星河

我从自己的脸上
扣下一块块死皮
用心观察人们的神情,气韵
让不存在的神附体

静水枯黄,
如年老的人
威严墙体

听故事的人
会不会,把夜的心掏出来
把你当做我

只是那个活了很久
没有现身,没有死的人

为什么
要把我突如其来的梦
拖曳至云波那儿


答案

当我看到希望
我发誓,我就去死

谁能告诉我
人活着的意义

当树叶飘落
随处铺满冬天冻僵的尸体

在我同类的眼中
你将会看见“牺牲的”自我定义

它是不是早就
美的,不可方物




妖艳的自画




我曾是你看到的眼睛
破损的棉布,桌椅,三十年了
我终于走进墙壁
你冥思,品茶,凝视
像交付神圣的使命

有那么一刻,我同你
心情愉悦
在阳光中的榻榻米之上
窗台裸露我们的颜色

激情与永不失联的爱
她回想春日嘀咕的鸟
在飞翔的天际,被猎人放倒于
消音枪内,
如同昏黄的落日,水里游天上飞



橙发女人


你一定
想不到
时至今日
我会作何感想

十一年
一长串数字
像扎进身体里的钢丝

天冷了
我就会感到疼痛
我已经在理发店待了六个小时

腿上的胀痛提示我
已经不需要任何表面的形式
即使是美丽,无用的?

我的脑袋是
头发的房子
一整夜我都在,等候
看工人一遍遍给外墙上色,翻卷颜料

我从门里走出来
发丝飞舞
它在庆幸
我只用五百元
就将自己的房子,修葺整齐
耳目一新



下午时分


下午
四点四十四分
我还躺在床上

放在昨天
我会无比愧疚

但是放在以前
我有那么多天
都是浪费的

我不知道
我该作何

我自闭
却爱极狂欢

曾一个个充满魅惑的深夜
我宠幸
我的无知

这样看来
现在的我
非常正常



情人


无数囚徒的手,狂欢,黑夜
饥饿将让温暖自渎
我曾热烈的为你鼓掌
像死亡。为棺材而做祭奠
像父母亲,猛虎。为我流下眼泪
我有一千遍的谎言,期瞒谎言
制作出纸人般的心灵
年轻的谎言从未消失
现在年老,城墙依旧,流水深沉
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奥特曼
美丽的手指伸出六根手指666
我将送给遥远的他们
为我的忠实
从悲凉中捡回一丝温情
血液,凝固的真理
在大地的命门进行封印
只有雪花,飘落的足够多
我的羽毛,就会划破宇宙
就像撒旦的铠甲,我的鳞片
将削人无数




1,轮回

这一天
我们相互依偎
又匆忙离去

仿佛所有一切
都像风来时的样子

父亲的生日
有我潦草的,存在于黑暗中
绝处逢生的心

满天神佛
你有一千只手
你有一千只眼

我经常听到
砰的一声,这是什么
恍惚人间的声音

这一刻,
击中我的,
是沉陷又拒绝我的
一团地狱的星光,,,,,,,,

2,默认

现在,我默认了一种危险
谧蓝的天空,是我的危险
河面的雨水,是我的危险

空气中
弥漫的清香
是我的危险

夜晚。
在野猫的身影中
变的神秘

它的唇彩如灯影
它的灰眼与湿漉漉的水泥
都是我的亲人

提桶跑路的人
曾替我行走山川异域

在这无人的清吧
这酒中的夜色侧面
总是与人的孤独
密不可分



告别

不要在陌生人身上
找回陌生的我

不要在田野里找希望的田野
不要从四肢间找平衡的四肢

不要说不爱说的话
我的前额快要秃了。秃了。秃了
你嘴唇的颜色告诉了我
你要换换生活去适应不同的生活

但落日何其圆润
它从河水的头部升起,缓缓降落
它也许会变成月亮
它代表了我的心

只有你的眼神不会变
在你离去的背影中,那天空的梳子
在梳拢你黑黑发丝




警醒

仿佛自己在沉睡
无边的大海,波涛阵阵
有时我分不清窗外的喇叭声
是金属的,还是蚕丝的
楼下街道
仍然是各色不一的
夹杂着方言的叫卖声

但在下午,我蹲守在那里
从厂里出来,我的耐心,让我等到了现在
但有人会认为,这样等待是远远不够的

我的老板是四川人
每次说话都不中听
我甚至不太愿意与他正面对话
他每次都有理由驻足在我身旁

有时客户
会随手拿起我做的衣服
左看右看,看看那上面
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工作失误

我就是那样置若罔闻
面对陌生的事物,我习惯了自我隐匿

实际上我们
都看到了彼此的态度
却都不发一言
甚至他什么时候走了,
我都没有发现他的人.......





无语

就好像自己是在花园中
长成最引人注目的那一朵
但我是我自己的生命园丁

自我修剪,
自我监督,
自我欢喜,

有时我还是会默默地叹息
时不时显现出一个沙雕的心理行为
比如;卧槽
今天是什么情况

可是
亲爱滴,亲爱滴,
在我紊乱的思绪中
我幻想着我的成功



她........

第一次说
你怎么没有耐心

当她说出这句话时
我心里暗暗一惊

但她没有看我
仿佛永远忙着自己
手头上的事

我不好开口问她
结完这次的工钱



分割

我还是习惯黑暗
在那里的真实
智通工业区每一天
我都在用自己的行动,去证明
这目前将就的生活

混沌,活着的
种种不堪
但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将
会持续多久
我知道,我将被内心的荒芜所留意

萌生的雾霾一定会惊讶
我的到来
当我无所事事的穿梭在
街道中心
我以为我只是万物中的一切
有所承便有所受
或是暖洋洋的秋天说完便
覆盖寒霜

天气,不会有任何的转变
在我的内心毫无波澜
我只是平静的在意
这里的每一天

一只小小狗蹲在我面前
陌生的女孩,看了又看
忘了她从我眼前经过几次
但每一次的无声都代表了漠然
代表了夜幕下发光的物体
一种沉睡无边的悲戚



一个世纪

一想到自己
将要活一个世纪之久
我就想让盐渗透我的肌肤

在未被时间
吞咽的衰老,枯木,荒漠
它们火葬般的仪式,
都令我忧心忡忡

我是想好好认同,
你们天籁般的想法
让希望是希望
让绝望不再是绝望

我是可以抵达到
你们心里的火,
想用火去描述你们的
梦醒时分

但我实在太想找到
无辜者的反驳之词了
但荒漠死去的太久太久了

在牛羊的眼里
群山多么洁白,青草
又是多么翠绿



危房

只是现在,晴空
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乐观
阴雨下在我心里,

亲切之人
以一种生动的表现
袭击了我
并没有多少安慰
让一个人
按住自己的伤口

眷顾你的晴空
又何以信任阴雨
对他人的眷顾?

这陌生的树,
皮和人的影子
与风齐舞

有多少年无声的改变
终让屋檐的雨滴最终变成了水
一如白色墙壁,爬满变幻不停的青绿
其实,我们早就不在那里了




发表于 2021-1-12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次分享太多了,来不及细读。建议分批发。

诗歌记录了生活,心绪和白日梦。《从头再来》真诚感人。《橙发女人》比喻新鲜。秀春新年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13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情文字,女子细腻的内心世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1-1-18 23:3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