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650|回复: 23

2021的第一次旅程:【海】薇 【空】空如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7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从可青 于 2021-1-27 14:06 编辑



【海】薇:

《我想去海边哭一次,然后孤独地回来》


阳光直直的,画出射线
播种在那些植被的皮肤上
它又落到远处
变成无垠的,柔软的
灰色山峰的尾刺

这不是一种安慰
它不完美
如同微风过隙的早晨
空幻,简短

或许,阳光和我一样
拥有脚趾
是可以舒展的轩昂

但仍旧缺少未知与怦然
我是说,火焰里的香吻

滞留于此刻了





《回音》


于一首诗里呼喊春天,呢喃的燕子
就落下来
它们掠夺我眼睛里的巢穴
为一场雾在清晨吐露的情绪里,低低的飞
而我并不想融入此刻
这些朦胧又持久悬浮的微细颗粒
我摊开自己的手掌
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




《苹果的反面是橘子》


“世界立体得好像一个苹果,而内核部分早已被蛀虫蚕食。”

这句看似很有哲理的话
应该被无限放大还是无限缩小
活着的人不会厌恶永恒之深渊
活着的人,偶尔是我们

让沉睡的人再死一回吧,成为书本或几行浅浅的注解
就让成全倾诉在我的长篇大论
不会比害怕余生也充满唐突与不安
来得更加贴实

而我的内心日期是条虚线
画不出完整的雪以及圆圈外的停歇
矛盾的辩题正在寻找出口
无休止的坠入,追溯,再坠入
就好像眼睛失去法杖

而真正证实这场战争旷日持久的依据
是摩挲
流水与逝水结成盟约,怀抱住我们可怜的肉身
那炽盛的,空洞的,顽症一样性质的瘢痕
宽慰于此

说你的手,插叙般——
握住亚当夏娃心扉上的红果
缔结凯撒耶稣胸腔内的玫瑰

说我们以及腐朽本身,瑕疵的权利
一枚正待释放,消解,努力攀援住苦涩
品尝之后的橘日



《买了佛冷》

我打开你寄过来的信封
在黯然、逾期的陈述中追寻着一丝云雾

红飘带在发尾,因为郁结而轻微晃荡
呈现出读者的动容

恍惚是有雨。被褫夺的乱象从一侧回旋身形
执迷于最后的凌乱 :

“前世修书,今生修佛”。
蒲团上,书生与狐媚娘子密连着身子
柔荑小手弹开来几丈远的藕白色月光




《冗述》

是什么唤起了他潜意识里的情感?
当爱情尚未进入到我们前二十年的身体
一开始,那些贪婪的小动作
煽动得无比悲壮
设想他,被挨了重重的一击

若说复杂情绪是高大阴沉的橡木窟窿
那正是这种万念俱灰,把所有人都赶到了
快乐与忧愁并行的街道

后来,一种不同的更加温和的苦笑
跟他成为了朋友
在他们之间,不苟言谈和气质拘谨
展现出最为合适也令人享受的细节

“嘿,骗子,骗子”,
诸如此类的话不像是从一柄琴发出来的声音
“嘿,你听,你听”,
藏在暗夜里的一声轻轻的叹息
似乎,在将靠近一棵棕榈树的凝视中
慢慢地,暗哑下去

在憧憬他与他爱情的可靠的营生之地
是的,我所指即是我们脚下
一块平坦得令前仆后继的人们,找不到
任何不规范之处的牢地

透过它病态的,困在蛹里面的脸庞书写
颀长与傲慢




《暗之河》

伸手不见五指和无法兑现的承诺之间
被美妙地解离过了
仿佛拉低望远镜的镜筒,在所有的
旗帜,塔尖,以及柱顶周围
目睹了她因为吸食一整天的风
脑子里的麻雀正在迟到的啾鸣
缕缕新鲜空气,扑面而来
乱七八糟的床单上面占满了枯萎
不好剥离的花瓣图案
而在更远的地址,有人像受惊动物一样
用悲伤和悲伤附着的愤怒
去撞击墙体
在某个自然被袒护着,遗憾说不出口的问题上
感受一颗心黑至夸张的泛滥,几乎
快从喉咙的天花板上跳脱




《情无可考》

而我们,是这恒久又贪婪星空下的
美妙酮体啊
情欲也未曾赐予彼此蛇蝎与柔肠
混沌的瞳将要流淌出海水

而世界,该如何平躺在我们面前
像夏娃极具诱惑的一环
为荆棘,也为了一只悲情的刺猬
或许它本身就是无坚不摧的铠甲
是被推波助澜了的琥珀

再设想那些勇士们,剑走偏锋
他们预先剔除掉了戏剧里单调的颜色
仅仅是刺猬的血还不够浓稠

设想某条虚伪又无畏的判定,这些御风而行的人
背着月亮和花束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人
为我们弥补黑夜,多少矛盾的缝合体
现在,他们可能就是整个宿命论吧
名为规避,也名为迷恋





《一滴水的白描》

一个人试图把另一人从脑海里抹去
他忘了他是墙不是粉笔擦
这是爱情里的后遗症
也是时间,精巧布置过的纵擒手法

一张干净的纸,回到无瑕以及重新被期待
还原了优秀的橡皮擦定律
他忽略了
可能与纠结之间的,曾经被氤氲过的
第三种原色

一个人,从身体内费力拔除根须
“涂鸦是件多么简单快乐的事情”
他自语道

空气中的腥和水分,被他直邮走了
天空舒展开来干涸的白
那是他的眼睛

他看不见自己了






【空】空如也:


【你还在一个不足挂齿的世界里】


@
暗哑是消弭之音,还是硕大的孤独?

@
笃信记忆为和煦的光
尘埃的落定与流浪,一定也是轻盈的

@
我的朦胧是喟叹见了万物
而你除外
我的朦胧,在春天,早早结下果实

@
拮据,珍藏,都是怀念古老的方式之一
消失或存在的人学会坦诚
想让雪覆盖到膝盖以前,直立等待
与你拥抱是件快乐的事情

@
然后,为明天套上色彩迷离的外衣
我的抒情没有倦怠
那些凭空捏造,意欲卷起灵魂深处的寂静音阶
你曾说过:
“沉船与冰川,永远不会是内心的惩戒”

@
如果我是你,如果世界
原本就是生活平淡的写照
那么不足挂齿,会是个有着自勉光环的词汇
可我不是你,我的臆测
仅仅打开了无数门扉
这多少有些挑衅,也多少有些遗憾





【漫长的时间镜头之后】



说置身于夜,才是真正的彼此第一人称的转变
这令过去亲密无间的两个世界
莹亮,跃动,永不息止的风中陀铃
触碰力度精准在肌肤以下的海面,成全隐秘的相连

说思绪也是一座灯火通明的岛屿
些许点缀于你的脖颈上方
而时间的陡峭容颜,用无限接纳忧郁的色泽
取夺那一丝丝难以察觉的不舍

说我和你的,情感的浓雾,此时漫延
在令人羡慕又眩晕的落地窗前
在突兀离别又闪现谨慎的火锅店内
相比较命运,时光的追赶者们也未能提醒

说横穿,撕裂,弥补,说没有缺陷就没有期待的一切
说漫长的时间镜头,我们回望与咀嚼
说别无所求的不过是一个轮廓
重新聚焦在另一个上






【风把蒲公英的种子吹散】


第一粒,落进你胸口位置
雪下的蛰伏

第二粒有小情绪,倾斜雨水镜头
缓和的时间差是春天破土

第三粒被唤作鸟的翎羽
占据着松针
平躺泥土上的寂寞香气

第四粒,五粒,六粒,飞旋的色温
已经达到饱和

第七粒约等于第N粒,反反复复,刺探梦
窖藏我所有的柔软与涤荡

她们有好听的名字 : 萍草
她们不说风的自由或枷锁,默许天空之轻
只说此时此刻盈眶的念
以及滚烫





【瓷杯上冒出茶香】


@
白茶与茉莉,还在梦里迁就我的唇语
她们是熏香制造者
也是垒砌出来的石头,拥有
幻听般坚韧的高度


@
而你,坐在那座虚弥的海滨城市的入口
朝我犹疑着,胆怯的某个方向
重塑了一个笑容
随之透明的是瘫软贝类,和一些
细微在波澜齿痕之间的盐粒


@
它们携带不可触摸的香
小姐姐啊,你可想好了
是要追随着光溯游,抑或
在登临我的天空时
用那热忱的,不沾染霜花的眼睛
蓄意我,拉拢我
直至抵达





【时间中生锈的船】


在一首歌隐约的律动中
一点点静下来
她卸掉山城暮晚里的雾面
唇釉的色泽,感染了
几朵飘忽不定的云

一只鸟,飞过
扑打着翅膀上的寒流
光的谷粒,搁置在十二层
她是见证者
也是哀悼者

林立的楼群,瞬间,变成了
一个个旧灵魂
她听见它们,踩踏
相互贬低

“唯有渴望卸载的孤单,不叫孤单”
她开始唱
内心是抓紧秋天的,一尾
洁白的芦花

窗户旁边,灰色唱片机的主旋律
凝固在了暗影里
她轻轻呵出玻璃上的名字
这仍旧
令她有股俯冲的错觉




【到薄薄的信纸那边】


@
字迹可以承载思念
我愿意为了你,成为一个被雨水和花香
不停浇灌的人
偷偷跑到时间的背面去,做个鬼脸
小心地赎回
那些被柔情早已打上死结的月亮


@
与你一起,偷渡至语言的海岸线
捂紧空气和黎明的耳朵,喊疼
练习鸥鸟们蹲守,觅食,翱翔
一个你,两个你...
这是我能够想到的,不容易致命的
暖调画面


@
即使陪伴,连绵你的长滩
或者是浪潮里
警惕又澎湃的那一部分
看你在夜色里弯腰,培土
把爱情想象成
刚刚好剥离了苦楚的种子




【箜篌饮】


@
抬高夜晚的喉咙,咽下星辰,流萤,灯塔
雪的声线为我备好马匹
要用身体里的纸与墨,铺陈远方
把春深处的垂青
当作是诱捕你的食粮


@
携带深海鲸的味蕾,游向你
洗濯并反复敲打
透骨草有细碎迷离的瓷质回音
你要记得啊,我还在一场迁徙的千里之外
是妖娆而充满宿醉的美丽


@
丝雨是此刻的管弦乐器
谱曲人爱上了你的指腹
芭蕉的色泽,恰好与小池塘无底的溺吻合
原谅我把最小的海当作是你的壁画
潮去,潮涌
都嵌入宝石蓝般的遐想之境





【霎时凋零】


“疏懒和懈怠都空荡荡的”
想站在你的屋檐下这样转述
等到晨曦里的房门都打开,你走出来
赠予光拥抱

庭院为此结下新的野玫瑰果
它们寄居在这里,亲眼见证过了
一颗心被绞碎又重新贴上完美的标签

它们下坠到风的骨骼里,被鸟鸣声和一些灰尘
采摘
这令光和我昏暗的影子有了果腹的欲望
把嘴唇贴至瘫软无力的玻璃上

温暖和凛冽同时撕裂起彼此的触角来
以某种恩泽或佛偈的形式削弱着,对称着

而一个人混浊的雨季,迟迟未来
嗜睡症状是天空的半句反驳:

因为你说过,我的心是光彩多面的菱形
































 楼主| 发表于 2021-1-27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从可青 于 2021-1-28 16:53 编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27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废物,连首曲子都弄不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7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青写的好,读来爽快

点评

谢谢,问好环环  发表于 2021-1-28 16:5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7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估计你也是好久不冒泡了,和我有一拼

点评

嗯,和你差不多  发表于 2021-1-28 16:5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7 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见小青了。看着你又舞起来,开心

点评

问好波儿姐,看见你也开心  发表于 2021-1-28 16:5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8 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也是惜墨如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8 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踩你的楼了,可能你还没有醒,留朵花给你吧

点评

要使劲踩哦,呵呵  发表于 2021-1-28 16:5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8 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竟然没找到花∠※∠※∠※,就当做有了吧。希望你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8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都好,三国占了两国啊

点评

好久没写了,老严好  发表于 2021-1-28 16:5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8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早安哦。小青

点评

十三姨,你好  发表于 2021-1-28 16:5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8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格变化太大,我已认不出了

点评

我是能写出来就行,没有风格  发表于 2021-1-28 16:5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8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就是为了见一下小青妹妹的~

点评

再抱抱  发表于 2021-1-28 16:5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28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21-1-28 02:09
你也是惜墨如金了

我几斤几两你知道,肚里没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28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边有跟帖的,这边就没有一一再回了哈,懒病又犯了,大家安好就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1-4-18 04:5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