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156|回复: 103

【脱马甲】念小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19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落雪为念 于 2021-2-19 12:11 编辑

【】莫问归期

小葉子。要相信,只是蝴蝶睡了
山水会有相逢

要相信梦里的南山,风信子一到,渡口温良
潮湿的花儿一定会铺满山坡

时雨中,尤其适合将一首情歌唱到极致
一切故事都将成为故事,悠远的旋律可以安抚时光

柔软、曼妙,唯美如你散开的长发

【】庆余年

诗舞一次,何尝不像是中了一次蛊,再于万千寂静中,独自饮下解蛊的良药
有人知我偏爱白梅,称她为我的图腾,其实尚不知我更为在意的,是她
“安于清寂,本真深处的不染尘”。新春与旧年,只隔一道门槛。门里梅雪
门外是遥远而汹涌的汛期。走出喧嚣,只一晌功夫,时薰门就已远远落于我的身后
南山是个温暖的指向
东隅、桑榆之间,是一语道不尽的荒凉与万倾良田
夕阳、余晖,可以种蔷薇、种妄念、种下相思,与不容染指的玫瑰

【】慈悲

小葉子,慈悲不仅双手合什那么简单
更难得的,是彼此指尖长久的两两相扣
你看,诗经里蒹葭那么美
渡鸟、浮云,与安于守望的身影,一起溶合成白茫茫的水岸
小葉子,我爱华夏民族独有的气息与韵味
如一幅水墨
恣意地泼墨、铺毫、洇染、皴搓
烟波不尽处
有恰到好处的留白

【】桃花笺

                  一一自一次失散之后,城南就再无桃花了

1、

桃花笺,是脂粉遮蔽下的一处暗伤
若不去想她,时光是无涯的。若不去想她,小薰灯里藏着永夜

2、

我凝视那朵风干的桃花,实在记不起何年何月
当时忘了亲手留下一个印鉴

3、

当我不再穿起白衬衣,青春就已经结束了。当再一次面对红笺
伤心时,南山吹过来的十里春风,是慈悲的

4、

如今的红笺,更像是多元化的一个标志符号,颜色比薛涛指尖的更艳
变浅的,是初时契约精神。字多滑腻,很少有人再相信蝶的涅槃了

5、

是一千年前的情话,被塑封起来保鲜,隐约还有初时的花影、月色
误入其中的红翅蝶,像一簇炽烈火苗

6、

其实,是很想很想继续写下去,怀念旧渡口的温和,拜一拜岁岁早桃的新意
而固有的疏离,与一阵风后,花絮纷飞,又有什么办法
……

【】千寻

千尋,一个脸上会有几个可爱的小雀斑的女孩儿
一个可以把话题说到欲言又止,依然保留笑意的女孩儿
一个让人跋涉又不觉辛苦,时而差怯、时而快意的女孩儿

有时执手,看同一场雨,有时隔河相望,像遥远的两颗星



【】草木书

1、

没有什么自在
比安静地睡在草地上更为自在
幼年的小咬和七星瓢,贴近肌肤,留下热辣辣的吻
嘴里毛毛草随时改变风向
陌的尽头,柳绵一波,又一波,涌起


假如,雨水紧挨鹧鸪声,晦涩念头像墙角的断木
疏忽生出菌子
假如,南塘的水溢出,南山由瘦渐肥,草木间柔软的爱情
“In the  rain  or  moon”

2、

很多草木生在南山,修炼宽博的胸襟,还有很多草木
离我们很近,落于庭院或人行路旁。忧郁如忧郁的丁香
沉默如沉默的木槿。玉兰落尽,桐花初开
梧桐树结成林荫小巷,清清寂寂地落几滴梧桐雨…


【】星之碎片

新桃替换旧符
一年的光景就结束了

在星光下,忆起摘星人
星光就零乱了。独自走过星光碎片
走过容易流泪的年龄
在一个落雪时节,遇见了你

【】似水流年

1、

若说起流年,就会想起许多种定义
比如妖娆、比如伤逝
比如,提一盏小夜灯一个人走过九月的荷塘

莲子落水声音,清脆、悠远
醍醐点化之下
依然不及调动任何一种情绪
只讶异着
此刻,我与她竟是相依为命的人

2、

若再肯定一些
每个人的流年都是刀刃上的舞者
长裙环佩,有花与掌声,看见鲜血也是惯常的事
可是,还有那么美的身姿啊
雨水眷顾城、雪一生环顾小巷
丁香树下互许生命的歌手,诠释
能说出口的委屈不是委屈
能说出的忧伤不是忧伤

【】早春记

1、

那只鸟儿飞走了
我只是对着空枝头,多看了几眼
气温依然很低
木椅湿温的
落满昨天的影子
霜雪好大啊,周围树木变得不好相认了
闭上眼睛
倾听
单车铃车也很难再遇见了
放下报纸
清晨就结束了
忽然觉得,还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2、

登上东山之顶
才发现
原来东山根本就不是我的
它属于荒草
风不在时柔柔弱弱
风一来
就莽莽苍苍,仿佛连着天涯
我是置身其中的影子
可以称为游子,也可以看作归人

欢喜和忧伤
像高、低两个声部
离、合、搏击、和解,变成旧年

【】桃源记

1、

轻轻取走你掌心的漫漶
写入东风。爱菊,就要爱到像陶渊明那样
心里一片东篱,俯仰都是南山

临拟古九首诗
读南华经。在银质小酒壶上画秋菊
提梁上镌刻
“疏狂”两个字
焚香知味,看虚极、悱恻
死亡与幻相

像武陵人那样
寻找桃源
看惯新雀衔泥、燕字低迴,也看微雨后
素衣女子走向花期之外

翻遍五柳集,用飘飞的落絮
复原桃花笺
我有落子调唱活的市井、桌案上失忆的水仙

2、

二十年前的一个夜
我取出麦田里的肉身
把灵魂交给酒
踏月、采菊,复制一千年前的霜桥
二十年后
我与采菊人
隔着密不透风的距离
我用一把小酒壶
羁押羞愧,与所有的委屈
也试图找回身体上亲手斫去的枝蔓
一点一点复原初心
我的初心
一半装着朦胧胧的桃花源
一半装着云水

【】桃夭.灼灼其华
                    
                    一一致小葉子
               
若爱她
就请许她三生三世
水样渡口不是别期,南国树上结满相思子

若爱她,就请为她折一枝青苇
走过兰草的幽谷、静的清溪
看白鹭飞过,听袖烟雨的渔樵唱空红尘

若爱她
就请赠她桃枝。白的流沙
与雾茫茫的滩头像极了雪落之后的清寂

若爱她,就请深深的爱她
把执手看作前世约定的一场重逢

【】南亭记

1、

小葉子,你喜欢这样的南亭吗
最大比例的地图册
仍无法显示它的存在。十余里乡级公路
播放的
几支老情歌
足以把心事切割的零零落落
请与我一起
记住林夕、黄霑、罗文、卢冠廷…

算是贴近了魏晋风流吗
没有小竹林
转过杏坡、桃坞,倾倒的功德碑后
藏着唐寅、阮籍、陶潜的影子
他们站在瓦砾堆上长啸
各有一副被禁锢药哑的嗓子
风中野黄菊
更像许多不知名的
隐士魂魄

这里不需要灞桥柳色
不需要红船内侵蚀骨肉的笙歌
烂柯的典故、碎石子棱角
与野荆棘骨质芒刺
足以撑起山行人征服的欲望
细泉与草身子
结构成具有形质的吐纳、颠沛,恣意与游疑

远离城,还要表述儿女情长吗
以抵制雾霭
与落日萎靡的沉默
调低焦尾琴声与石壁碰撞
发出的金属音,画眉人
与白纱裙女子接住落花制成小的香囊袋
书卷气拔高匠心
端坐亭中的
一支骨笛生生吹断了流年


2、

最后,我还是要把班得瑞
故乡的原风景送给你
质朴旋律像一片除除展开的湖泊
渔火、夜航船
医治尘世郁结起的症候
我们在路上
无非在用向晚之心拖拽着客居之体

小葉子
只需穿过一片小小的梅林就可以抵达
南亭有我们喜欢的
梅枝头挂满薄而琐碎的细雪
背倚石壁
看得见玉带般的流水
有小南风迂回。合纵、连横
极尽捭阖之势
廓柱上刻有端肃的隶字楹联
极远处传来寥落的渔歌子
尖尖耸起的八角
接得住长长短短的鹧鸪声

小葉子,走近南亭的人
沒有嘘声,只有被松针刺破的袍衣


【】须臾

1、

在流沙般
无可奈何的消逝中,甚至不及思考
得到什么
失去了什么。痛感
是与生俱来的
规划时时面临塌方的风险
修辞学并没有办法改变事物的本初
刹那、幻影、芳华
芥子园小如芥子
银杏果落下,禅林寺迎来香火最旺的时节
香客们礼佛

我在沙丘演好阵法,却忘记了进出的机关

2、

我的祈求,是一个巨大的回音壁
祖母从秋风里走过去
我从祖母的坟前走过去

旋飞起的落叶像黄土地的裙摆


就像这个季节无法抵达雪乡
我无法抵达祖母的微笑


【】浮生记

1、

杏子林内听雨,几番落香飘飞于肩
最寂静时刻
莫过于像飞鸟一样,胸无诚府

雨初歇
蜂为斥候,蝶是仪仗,我们安心做这一刻的王
荒的尽头
春汛如潮。小葉子
且以调羹之手,调素弦
东风吹不开心事
何须再添进一个愁字

在路上,白云之下皆为乡土
素笺、银瓯,都可以清洗客袍


2、

记忆最深的,莫过于乡土歌谣
落地生根
就像水岸芦荻亲近于月
所有期许
尽在草木展开筋骨之前
雪在身后
浮末世的白
春的欣喜是鸟巢内的孵化
坚冰成水
俏生生的小句子
落地。开粉色的花
我的那些花,陪我在天涯
我的天涯,草色萋萋、雾气霭霭

3、

于是,我们杜撰一些名字
怀念地域中某个点,不失质朴
又稍美于记忆。正如
洞泉融化后
桃花渐肥。绿葉如萌,而渡口尚瘦
杜宇咯血后
纤丝网织就生死劫
白月荒城
黑土地上插满星星草
一个舟子就是天下
一个雁字就是南渡、北归

人影如寄
一只鹭鸟是无际的留白


4、

让人伤心的是
一阙小词经过传唱后
就散逸了。时光流逝也成了罪过
让人伤心的是,月落、日升
风吹过南山,那么平常
目光轻
指尖文字也轻

白蚁咬噬刹那
产生佛性的光,荒凉是永恒的
我们平静,因为一册薄薄的诗集。梧桐雨后
落锁匣子发出淡淡的檀香
我们平静,因为某些相遇可以无言以待

【】与君同酌心自宽

1、

……
得意与失意像两支双生花
每当落魄无依时,就会想起幼时
先生说过的话,“一辈子,都要端端正正的写字”


2、

是猎人幸运,还是鸟儿幸运
或是那根未及扣动扳击的手指
滴滴嗒嗒的钟摆声里
鸟儿还在飞,旁观者记录下一次没有成功的杀戮计划
大雪崩之后
神色呆滞的雪蛤凝视天边月亮
浮槎之上
联系着远古,紧密于人情翻覆
金太阳游向水面,与衰老的罗盘重合
有人指向更远处说,“瞧啊,那里是地犾……黑乌鸦
喷火眼睛里
蝙蝠、彼岸花被刻画成邪恶之力”
我没有拍卖会上置之死地的孤勇
我不落锤,也不会归驾南山
就在他们运筹间隙讲一个普通的故事吧
一个让人挂念一生的女孩儿

递过来叠的方方正正的手帕,绣成的小梅花里
有她指尖雪花膏的味道。淡淡的
杂猱成记忆里,重要的部分

(这个杂乱的很,见笑)

3、

黑浪涛穿过甲板,灰衣人摆塔罗牌将未知演示给人看
体面的待女面容如红酒,银器和刀叉
用锋利的锐角侵食餐桌。复古同时
也溶化了飞鱼的骨头。那个被我称为“honey”的女孩儿,抽出一截断木
蹲在壁炉边,不知会将火势引向哪里。我饰演穿铠甲的勇士
在马塞曲前,配备刀、矛、鞍蹬。冯.偌依曼还在解密语
班得瑞安静地站在故乡原野上
远征的偏师,无意间,丢失了整片草原

【】杏花辞

1、

汛期之后
我的长街变成水市
瘦的杏花是月色的延申
东风离开雪
疏忽吹绿了南山
我只是独自坐在青瓦片上
伤心的人
谁家骨笛声,持续到夕阳下
谁念暮色
谁念杏子落在身前

2、

垂花门下
落满古槐香
青杏是待月人两袖间的记忆
杏花雨
作别青春后
成了白发的根
小青虫在杏核内幽居

是学会流泪的
活的琥珀

【】一支骨笛

忽然变得寂静,必有其因。摒弃一个习惯的意向,必有其因。

1、

我曾用他,吹开过边城的雪
那是我喜欢的、一片无花有寒的、干净世界
十月边城
用瘦硬的风声作和、怒草如波
他拼尽七窍发出
我少年时,至爱的画角梦
有一天梦醒了
我们变得很真实,不再那么偏执与骨感
骨笛声就不需要了
有一天梦醒了
我们开始关心菜价、粮价、楼价,以及转址医院新的座标点
骨笛声就不再需要了

边城的雪还在落,仿佛经年都沒有停歇

2、

通过一个意向认出一个人
就像在茫茫人海,记住一个人
记住她的神情、服饰

于是,透过“白梅、西窗”,我看见了你

似乎,记忆中交流不是不多
却一直温暖
涉及的话题虽然平淡
却并不妨碍
我把你的名字,添加到“好友栏”
参加过的诗舞都快接近三生三世了
我的骨笛不再轻易吹起
可我多么希望
你的西窗
一直都会有淡淡梅香

【】小饮

你是蔷薇,盛开在隔世的雨季
我假意如虎,下山
披白色裘衣
可有渡世的渡口吗
荒凉之后
连着温暖的朝代
小饮。踩过石子路,放下手里双鱼玉佩
一起去数滩头的青苇吧
十里之后,苹果花会开满半坡

四月。城里无疫情,乡里不封村
猛虎在蔷薇梦里昏睡

【】植物温良

1、

有时,我会把红豆杉搬到阳台上
从她的葉脉
引申出她的气息
我是认真的
替她拂去鬓间,游丝般的纤网
或摘下与她同色的虫卵
放生
光的影子从虚实
到跳跃。如是,虽难会免陷入形而上的窠臼
然而绿色的慈悲
还是让所谓的坎坷
再也形不成话题
风吹过来,吹过去。旁置的茶
可以看作波动、起伏
也可以看作温度


2、

有时,她与我一样琐碎。有时
她与我一样沉默

我们都是看见过季风的种子
在人间挥霍冷暖

【】醒春

1、

文化北路
一排玉兰树在喧嚣声中
挺起毛茸茸的苞芽。春风在即
瓷质花片还在远方,远方还在诗歌里
朦胧的
几处人间灯火
高于诗歌
一路车尽头通向城外,禅林寺香客不绝
路途中日光、月光都饱含禅理

他们把命交给佛,一付肉身
交与蒲团
目光中尽是水意

2、

从乡村走出去
再走回乡村,目光是旧的
窘迫也是旧的
旧梅香里,祖母坟头的纸钱是旧的

我的田
薄雪消融,驱赶麻雀的草人
只剩一付干巴巴的骨架
几束雏菊枯萎的不像样子

呼吸着立春的风,我的文字依然是旧的
不远处几声鞭炮
稀稀疏疏的
似乎在祈一场新雨

3、

妹妹出嫁那天
我痛快地醉了一次
也把同桌的人喝翻了几个
我们虽然心事不一
胃里却一样,装满相同的液体
谈吐间充溢着相似的,烧刀子的

像北方的北风

此后,故乡的老屋是我的
可以独自看檐前归燕
南风也是我的
轻轻地吹瘦故乡的月。故乡院落,柳色低垂
只少了一个娇滴滴的身影

【】微漾

1、

光荡漾在青瓦面,一只乌鸦飞起来
两只乌鸦飞起来。一群乌鸦飞向
光。乌鸦与我们一样,学会类公关语言,并以修辞修饰黑色楼体
看尽蒲草,抬轿子的人走过春山,在一处渡口停下
怀念之前的空。空的道路、空的木亭、空的原野
空的四季、酒杯
与空的荒凉


2、

白梅散尽风流之后,四月是蔷薇的世界
四月是雨季,雨季养就敏锐的嗅觉
雨中升起西冷的油壁车,我在好好诗中品晚唐的末世妆容
如果回避时空
盛世、乱世,我们同在
她踏着四溢的尘屑,并不嫌弃我的落魄。我在粉色
乐章中接受她的狐 媚,与出自风尘
我们不谈虚高的楼价、瓜果
低廉的粮食
只谈酒。千盅酒里有意气、江山
纯良,原浆与之后传人勾兑的工艺。我们从一只空酒杯、竹枝泀,谈到半生泪水
之后念及风  月,天光暗下来
只一束红烛

3、

念过汉宫秋
从李唐盛世借一轮明月
拔去蓬蒿
在赤壁,筑峰火台。只寄
周公瑾一根食指。城的百相多为泊来品
乡村尽头连着宗祠
与坟茔。诗人歌颂的,多为他极其厌恶的事件


从牙缝挤出念奴娇
因为我们还在白月光里颠沛
还记得那个折柳人吗
他的杯中装着天涯
他有疾苦、不如意的旧年,也有故作倜傥的体面

4、

如是,魅惑的蓝
像午夜不知名的花影
忧伤的蓝,像湖面
或很久之前,心中盛开的一缕小火苗
我爱上城市
是从流浪街头开始的
我偏爱情歌中
不朽的夏日恋曲,我的记忆里,有贫穷、远山
有海、有反复出现的
椰子林点缀的小岛,有航船、暗礁、幽蓝色的房子

我开始怀念那些稀疏的秧苗
我开始怀念无辜的蓝

~莲

1、

许多促狭的日子,连出城去看一看苇花也都成了奢望
心情激荡时,用深呼吸压制,三缄其口之后,用包裹起来的柔软
刻画三月柳绵。我的城、我的小巷、我的白月光,像经历淬火的铁,或錾刻之后的银器

想你,就如这枝莲,夏日活色生香了一次,红妆差怯一生
合扰的、打开的,都不再那么重要。在某个秋夜,投子,把初心原原本本地,还给水

2、

为君子,当如是。把浮于水面的绿叶译成经文,一生只肯拂动淡淡的風
站在荒芜上,把雨水写成甘霖。经过富庶之地,就安心做个过客
不知是谁看见了隔季之花的不同,凭生叹艾。而我,只愿把江南读成一生的采莲之处
九月看莲,会想起许多事情,九月,会忘记许多事情
……

3、

不必再说暮雨朝云寻常,其实爱上你,也只在你大病之后
过了渡口,亲手散尽所有的白马蹄声,不需再问讯归期
桃花雨后,三月离开了好久,陈年红笺上,也已描画出万般缱绻的心事
亲爱的,蕉叶下听雨,莲叶田田,都是快意之事。你看
“红蜻蜓低迴。雨蝶落在荷叶上,像一枚挚爱的胸针”。风中的稻花香得像一场大梦


4、

莲与采莲女,是红尘托举起的几许禅意。而共赴一场夜雨之约
是精心修剪的一束烛火,或在清晨不舍离去的秋夜之霜花
江南、北国,依次烟柳。红豆曲中,很多故事允许遮上一层薄雾般的轻纱
留在白滩上的足印,一直被潮汐护佑着

5、

其实,写了多长时间的莲,心里就会有多孤单。最后的莲与时光同寂
成为禅修者的影子
残荷听雨,雨声如一粒一粒落下的棋子,天地时局
久已沉默的鸦雀,如听雨人掌中小灯一般,昏黄

愿我爱之人面如芙蓉,愿我爱之人也曾偏爱过夏花

~蝴蝶姬

桃花开后,蝴蝶像个知性的女人
有两种气质。像你我之间的两地书
甘、咸、粉、蓝,是感觉的后生部位
她只穿薄裙纱,把临水的拈花小筑
一次一次
吹拂进梦里,苇花白的
像雪,喊声“妹妹”,就过了渡厄的桥

~锦瑟年华

望尽旧年、长安月、眼前月
今夜,只想折新柳引来一场倾城的雨水
三叠后,落在成都街面上

少年最值得做的事
莫过于用指尖剥开西冷的
小小坟茔
放生多少只囚困的蝶就是挽救多少个爱情

木棉花下的吉他声是四季,是青春
而梧桐叶间
路灯昏黄,应如我的怀抱

星光落进宽窄巷子。清寂的夜
锦女丝线声、绵密足音
锦里时光养大了你
而我,只想把边城的雪作为一枚白色胸针
送你


~临安初雨

1、

因偏安一隅,初雨怯弱成
坊间的小情怀。修竹、扶柳
像花间派词人的掌中蝶
而青山外,落入拈花小筑内的蒲草和雪
几度回首
有经年的忧伤与空寂

2、

雨水经过临安街面
抚罢所有楼台,就出了城
十里亭内置有菊花酒
一想起海岛,天色就莫名地阴下来
记忆中的椰子林
拉长暮光
岛屿蒙上一层多义的蓝色
鸥鸟换了肉身
飞行疆域依然那么辽远
远过所有行船,装旧时光的小房子
落着锁

3、

初雨,落在画舫与杨柳枝上
平平仄仄
像一阙词令自北向南迁移
折叠好红笺,站在新年第一个垭口
看行船、梅子酒、白月光


~walk the moon

假如,有这样的白月光,从诗经里走来……
假如有与我相似的身影从白月光里走过

*雨,落於後山

               一一蘇慕遮

1、

雨後,白霧是我喜欢的
後山小橘园
安静地
托起千萬粒圎满
迈過石階
微微泛黄的芭蕉葉
提醒我走的再遠一些
或许就能聽见嘉陵江的波涛聲
起起伏伏
像触手可及
又不能及的流年
三江镇隶属綦江区
因相對偏僻
得到我“清幽”的評價
值此良辰
祝福語想必听到的太多
我的祝福像一杯清酒
衹把记憶中離你最進的風景
冩给你看


2、

尝過正宗的重慶火锅
才知
那艳与麻辣像极了川渝妹子
火爆的脾氣
擦肩错過的
還有棒棒軍、東溪古镇、粗犷的巴山號子
与三江交汇處的江鳥
多年後囬首
如意或不如意,淺而淡的,无非占了一隅之地
所见并感念的
唯有“後山雨水敲打石砰
棕榈葉宽和地
把一份祝福植入辛丑年某个良夜”
发表于 2021-2-19 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1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笙哥哥写滴好好看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来问个好。落雪,春天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来看出了小笙,这几年雪版诗才进步大,北是颓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螺螺小语 发表于 2021-2-19 11:25
小笙哥哥写滴好好看哦

谢谢小语抬爱,新年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清小初 发表于 2021-2-19 11:31
后来看出了小笙,这几年雪版诗才进步大,北是颓废了

很好的,干干浄净,简简单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锈水新年好

点评

有什么问题,短消息里问吧  发表于 2021-2-22 20:4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梦里花开mlhk 发表于 2021-2-19 11:26
来问个好。落雪,春天快乐

春天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清小初 于 2021-2-21 20:16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是大家,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太忙,现在补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你写了不少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1-3-7 08:5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