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854|回复: 61

[原创] 【脱马甲】 【意】东华, 【意】大利, 【意】念 ,一阵尿【意】,【意】牛魔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19 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白哉 于 2021-2-19 18:27 编辑



后面开年忙起来了,牛魔王站着坑站忘了,哈哈哈哈。。。






【意】东华,这个主要陪小狐狸聊天。。。






《双生》


对安静上瘾,扫帚放任房屋
和银河同步滑行
人与房屋。老死不相往来,两块绝缘的镜子,打开复制
无数次后的空房间。始终充满期待
两粒花生
如何长在了同一花生壳里





《纠正》


后来,风炼制出盐,制作不死之身
婴儿在襁褓里攥紧手,永恒的试炼从未停止

每座沙漠完成一条曲线
并不点明来意

一个冬日响午,安静的睡眠,脸庞、发丝,你
入海口熠熠发光的暂停键

置身其间,走了很久,走到忘了在梦里
纠正过些什么





《等》


在这里,因为等,而成立
如来,亦如去

提及你,去没有人的海上,是空旷,数次回应着
势均力敌,便有了松绑的乐趣

皮囊并无增减
死守空穴,且把话语,交到山风手里





《春》

这本是流水的深意。在此,不知可否醒春。二月,春不曾顺从。走过的,退回,就有倒春寒。
一些冰在去年,摇号、排队,山上山下,倒置的机场。废墟里可有出发?

我想,一些人,再难融化。蜘蛛结网,水结冰,人结果
想那三月来时,桃花还未入到酒里,便是此刻的因







《落》


捆好时间给你。但不遥控。引爆。
用过的人皮在那里。看上去不是个好灯笼

允许在水下,对岸上的说 —— “来”——
终究沉入了,埋上几层湖水
念字成瘾 。划定的戒律,是静心,水落而石出

如你那般,浮出来,坐在不近不远的对面,陪我喝上两杯
通透了,会说冷。微醺如春,颠倒了,也一样凉

疫病给世界带来一处私密
你看那木偶走上海报,带好口罩,应允了一张嘴社会性死亡






《天上人间》


天文望远镜里,没有星辰,漫天悬浮的
全是石头,巨大,沉默。有些炙热,有些极寒,有些弥漫风暴

所有石头在天上都在表达:不可接近
众神,亦复如是

也曾痴迷于种石头,倨傲,孤独,以为精通着
每种石头的修行法门

但那天,镜片里,集体飞升后虚无的坐姿,震慑了我
不再坠落,看似永恒,能够轻易
弯曲一道光

石头们似乎想开了,这让我意识到自己
还没放下。崭新的体检报告单,X光发现了,一颗小石头

结在苦胆内部,并不如星辰,却从体内
带来了余生的试炼
沉淀。捆绑。下沉。感觉活在哪里,都不太像人间





《雨潺潺》


你走的那天,雨停
蜘蛛来到空气里,修补破碎的地方
那把伞
再找不见了
那把伞只出现在有过你的雨里
可能正越过大片积水,送你回家

而我去了没有你的城市
这里有雨季
有那么一个月几乎每天下雨
撑起伞
雨水封闭了我
走在路上,偶尔像两个人
偶尔我自己






《五更寒》


影子我曾以为那是一个人
潮湿的一块
在地上,被灯发现
人呵护着
自己的影子
风无法将影子吹干。风教会了影子
如何抖动翅膀
而人
踩住了影子的尾巴






《流水落》


捧起河水,没多久就漏了
手很难做到丝严合缝,手指闭合
要很用力
越用力,越想放弃。水进入河流后
像漏网的鱼
人们可以不断捧起河水
只是每次捧起的都是河流
片刻的消失






《身是客》


一条河也有很多,不寒而栗的地方
那里的水,看不见底
母亲曾嘱咐我深水,静流。越静
可能越危险
我曾有过长久的好奇
河水为什么要选择慢下来
是否漫漫长路
的某一天,感觉到了
想要停止的累
仿佛此刻的一个人,枯坐房间
在二十年后忽然接纳了
深水的心意
看不见的淹没还将继续
每一个人游过
没有呼喊
但都无比费力






《一晌欢》


和你去天台喝了一夜
天微微亮
流云飞快。风吹散酒气
你凑过来说“我要永远。。。”
忘了后半句
只记得——“永远”
太习惯失去。所以憧憬过的得到
常常口是心非

“永远”,是个大词
我甚至从未将它打碎,写进诗里
而那个黎明
照亮你,带来了我的
第一个“永远”
尽管那个瞬间,很不清醒
天色一点一点发白
你说完在风里睡去,最后又在风里
彻底消失

多年后回到过一次,我们的天台
记起了永远的后半句
站上天台边缘
把永远
从心头挖去
下楼时我闻到空气里
永远的粉末
几个酒瓶碎了一地,我闭着眼睛
踩了上去






《天上人》


树下,枝叶密布,阳光透过细密的罅隙
走进去,像一个沉默的音符
抚过光的琴弦
感觉误入了,一只白鸟的眼睛
它的翅膀闭合
微风仿佛水那样,流往天空
在一片阴影里坐下,点烟,烟雾消散时
森林并无尽头
一个人。孤身闯入森林,只是想走完
一枚落叶的旅程




《立春记》

          —— 雪里春光,与你赏


收到洛神、甜蜜。埃塞和巴西的豆子
菠萝、番石榴。榛子。烤核桃
等凉上,加入冰块。看见水在零度
静止的模样。加入苦中,嵌入,一个人形容器
播放器里,神思者忽然切到大悲咒
心湖,顿如止水。一本书就在旁边
三百页时间的横截面
世界一度煮沸
如今纸上寂灭。显微镜,无法示现真正的调和
圈养猛兽的技法无比狼狈
称之为微观的,恰巧是另一处宇宙
也觉寒凉。在书的翻阅里
体验极致的缩小
竟不能轻易错过一字。深处
挨着庞然大物,更盲目
因而察觉体温
比白昼真实,像从平行世界
买来的一盏灯。闪烁
终究陪着。立春日,一场大雪
几乎将我冻穿
印象里,唯有白,统治过世界
鸣觉寺,路过时已于那白中神游
几句鸟鸣,镇压住屋顶。
稳了心神,还在——
按住自己往前走,路那头很近
不愿折返,往更偏僻里,念头潜如百鬼
木椅上的雪,没有人碰过
那白里,或有不死的拥吻,只是属于他们的光隐遁
不再需要眼睛
走在新雪上,感觉到了什么叫做
—— 身旁
因那冷,去了很远的地方,碰壁而返
边界新生肌肤,回音壁般立起
想,是构造。念便驱动
想念原形,可能正是十二星座
从漫天星辰里分离出家谱
——那结满亲人的树,已无蛛丝可寻
此刻的公园,仍在寂静里漂移
白,如经卷般覆盖
冬在交接,而春醒于雪下
品尝毛绒绒的新水
仿佛你在青草地里,摊开尾巴
更远处。阿拉斯加,从灯光里跑下来
空地里撒欢。鼻尖挑雪,白里打滚
身体里的西伯利亚,
那个透明的主人,将故乡
调成人耳以外的音频
能感知,却无法听取
跨过他们回家,鞋子来到屋里,开始融化
后跟淌出黑水
身体慢慢瘫软下来
夜深人静,只剩,两个鞋洞
是谁,又启程了?——
楼下,白雪地里,脚印纵横交错
黑暗鞋柜充斥讨论
一只说那脚印是出发,一只说是抵达




《嘿,春光里的月龙马,哒哒哒》




1、


小狐狸,唤你时,似有暖意。隐约中
有你贪玩的样子。偶尔白雪间,偶尔青草地
习得真传,气质这块,确实得拿捏拿捏
趾高气昂,挺起小鼻子
石子路铺成T台,收失语,亮猫步
做自己的icon
春天是件好看的花衣裳,穿上它,往斑斓里去






2、


雪停时,看见太阳和月亮,同时出现
两盏灯会冲淡影子
我想,你无关黑暗,是一片绯红的阳光
很多时候透明、温暖。山阴之地,有你明亮的碎步
湖水轻捧,如掌上明珠
桃花三月桃花酒,到春光里小饮,随万物微醺






3、


白鸽子碰到你,会回来。风信,也知归途
草间动荡,变换多种模样
只这蜜意浅而润物
心变松软。轻抚间可解人间百毒
朝菌总在清晨憧憬晦朔
葳蕤馥郁年年相似,并无新意,只你迎面浅笑
明媚而来
让所有无明草芥,睁开眼睛





《关于:往春光里去,往斑斓里去》



1、


小狐狸,你的存在,无需前提。如果真的有所谓
前提。更会是阳光、水、空气。
你看,雨停了,氤氲湿气会发现彩虹。是发现
而非创造。七色光,错落
穿过雨珠,桥悬在半空,两端的人才看见彼此孤独的属性
有一种照耀,是海浪涌起自己
对那些光说:靠近
此刻。那座城,依然立在那里。大风呼啸着,来过
预设了千般
扣响城门的方式。石头在城里轰轰作响
一堆骨头的撞击无法恢复
日常的宁静。风吹着,也在吹过着
正如轻信和怀疑
那是一粒,矛盾的种子。而春光探出手指
你。于是
美好的开着。那么的无需解释
万物都因你靠近。爱是心的映射,你爱着的
一切,也爱你






2、


意念,遍布心之所向。自此,被定义无家可归的人
因赶路,是必然
捏紧后脑的发条,木偶,已剪断那些线了
十个手指头,换自己,去海的另一边演皮影戏
善变里的因缘和合。天空之空
会提供无数个好天气
且,静静感受吧
诸相之空,正在幻化你,和你的色彩
一些阴暗组成了我
才辨清,明媚的方向。一面镜子,会放出一个我
那是我从未见过的,一个我
因什么从混沌,走向清晰,又会走到哪里?
天色,黑至彻底
两个我相互出离,各自沉默着
有时,你的影子,从拉长的罅隙里飘来,我想
那不是你的阴暗面
那只是你,掌起一盏暖灯,于遥远的天边亮起





3、


朋友传来照片。济州岛,樱花开了。一个干净的咖啡店
阳光落在屋檐上,流动的玻璃,你,隐隐摇曳
风,已绕道去看你了吗?
你说,那边,是个好天气,但总犯困
哈哈,本就如是
春困秋乏冬打盹。累了,就好好休息
头疼会多出些无端的影子
让安稳的睡眠,梳理细枝末节
睡饱了,继续玩耍,跳跃,那会,一座房子,一座山也是轻的
天空里有你想要的棉花糖
大风小风,陪你舞动
断肠就是火腿肠,掰成两半,剥了拌饭吃
一夜满庭芳
落樱会悄悄变厚,成为你心爱的大趴趴熊垫子




@@@@@@@@@@@@@@@@@@@@@@@@@@@@@@@@@@@@@@@@@@@@@@@@@@@@@@@@@@@@@@




【意】大利




《微漾》


夜深人静,把耳朵贴紧枕头,一颗心
说了些什么?
黑暗坐满听众。有些她,分外明显
开灯时,草蜘蛛停在白墙上,一枚黑色纽扣
今晚他放下网,撤走了
网里的摄像机
可能有心事。不再躲避灯光,一动不动
像虫洞入口。也像自暴自弃
盯着他好一阵子,忽然放过了,那只蜘蛛
杀死他轻而易举。可我没有动手
一个人默默躺回床上
忽然明白了命运,对一个人类的想法





《到空旷的海上说爱你》


1、


海上,树叶洁净,晕满星光

轻声变换。芦苇那样倾斜,向着消失的方向
将加法调整到减法

去爱你。折断
应允鸟群如忏悔落下
近在咫尺,又点了谁的
哑穴?

终罢了。同我长眠,不去想
服下止疼片。语言
后背上一阵冷风,爬上来,你也轻巧
如魇般致幻

当更多白鸟急速涌现,又缓慢
擦破双眼
身体在奔跑中消失殆尽

冷冷地平线上
星辰流移,风声初醒




2、


时常陶醉于暴雨下的群体智力
具备词语的清醒

称之为善意的。不侵吞、啃食,却拥有昆虫的习性
像皮肤之下的烟瘾。可控
却易唤醒




3、


海面埋满炸弹。一朵云爆炸。带来多米洛效应
引爆之人跳进海里。一艘巡洋舰
缝合了他
波浪张开手。后又合十

火引子埋进海底
云朵一朵接着一朵,寂静爆炸着,海面落满
伤过自己的孩子

当黑夜又一次,密布星辰
北方
似乎空缺了一块




《流浪记》


吞下月亮的人,解不了月亮的寒气。死了
也像月光般寒冷。每个夜晚,月光,都在街上收容死者、流浪汉
一拨赶路人埋头,穿透另一拨隐身的赶路人
像被月光狠狠扫描一遍






《浮生记》


耳边又传来那句:“如果你理解了,那就是我没表达清楚”

人。分分秒秒内的错觉和偏差。
人心。错觉和偏差里的一分一秒

接受误差。体验没有目的的成活。房间摆放一株植物,陪它突破重围






《梦中记》


今晚,母亲跑来梦里。说上面,组织他们抬天
想着儿子还在人间,希望他活的,能再宽敞点
醒后,盯着空荡荡的上面,枯坐一下午。听从了母亲的嘱咐
把之前的自由,缩减成往后的自在






《明月记》


有些月亮,无法分享。
把月光寄过去,比亲手将刀叶送入心脏要宽慰很多
月光生来中立
有人笃定诗歌,制作了其中一些按钮。杀人的方式越抽象,越轻松






《时光记》


夜晚,和多年的沉默叙叙旧。黑暗里,多了几十个人头
相互隔着玻璃,失真,擦不太干净
话语拥挤,被时光覆盖至寂静
一个词语意识到自己,走错了,占据了一名心上人的位置
而错位,是大多数的结局






《大事记》


死亡那里,每个人,都付过一笔定金
收租人总以不同的形态到来。2020,收租人化身蝙蝠
倒挂在停尸房的天花板上。夜里,就在梁上数钱
敬畏、良知、慈悲诸如此类。他们清点着,并持续放贷,那永恒的丧失






@@@@@@@@@@@@@@@@@@@@@@@@@@@@@@@@@@@@@@@@@@@@@@@@@@@@@@@


【意】念,陪酒号




一、【如】多乂日,三杯回三锤


《一锤定音》


1、

重,卸于字间。沉浸式体验,是贴着骨头飞
于那轻处逍遥绝尘。春风里享用
一味温柔
世间何处不欠良药?

于蜜糖苦茶里,渡极寒之北。攀崖的冰吊子是兄弟
惯做木猴子,也于这春光抖出小鹿

去触摸。与那占山之人共寻王城
向北之地尚缺命门。以字御剑,过尽千帆

喜你临空而舞,蘸酒月无常
共一种婵娟




2、

应是春浅未抵
怀夜之人,等一处暖醉

颠倒梦想颠倒做
不意取天秤,擅定成败。浮生波光需浅浅戏,慢慢尝





3、

掩面。落子。志不在取,便无溃退
局已入心
棋子,便是方便之门

昼夜更替,以笔做柴,三昧真火可试金
雨来,当泉酣饮

二月门楣,播下流声,惯了如履薄冰
当于春草里化解

一副胸膛,形如空谷,便会听见
问路的足音





二、回【意】阑珊




《喜欢喝酒的捶捶》


1、

少年喝醉了。独自坐在电脑跟前码字
虚拟的桃花源需要联网,充电
谷歌地图,可以确认无法深入的角落
一个没有回家的美国人,他的车沉在湖底
二十二年后被邻居发现

点开地图,你也会怕。活着,谁不轻,不薄,不空?
每年都有新消息,天文学家又发现了xxx恒星
大小相当于100亿个太阳
而一个太阳相当于130个地球

一个锤子。能有多厚重?
唯一庆幸的渺小,是能喝酒,醉了
便能身怀宇宙
便能一再骗自己,普天之下,唯我独大

而醒。就是回神、缩小
继续小心翼翼在针尖上过日子。那天看见你
又放出了你心里的小公举

挺好。多情应笑锤子,早生华发
别担心那白
爬到两鬓又何妨

只叫出那镜中之人,与他拼拼酒量





2、

春天来了,良禽择木
心择邻
漫天桃花,绰绰而动,万物
负阴而抱阳

一壶陈酿,看那酒水
其清也浊,其浊也清

春风吹来我们的母亲
愿与你畅饮,无论泥沙是否俱下,天明
抑或不明





3、

火车上,一些人上上下下,像点了快进
坐在靠窗的座位,树木
隔着玻璃飞过,越近,反而越难看清
一种自我,降临,下沉
成为这截车厢
不断前进,因而冒着,所有脱轨的可能性
拐弯的地方,看见大海
火车弓起身子
忽然想喝上一杯,氤氲车厢,像倒闭的小酒馆
他关了自己,正在世界各地旅行
乘客零零散散,似乎都喝醉了
没有人情愿清醒
一些话,闷在喉咙里发苦
车到釜山。部分乘客抵达终点
车厢空旷许多
感觉到一种轻松,渐至绚烂
环顾四周,流影灼灼,每片窗都粘着海
尘埃在阳光中
一部分,看着另一部分的轻浮
他们都没有落定
闭上眼睛
我想你也会看到 —— 海水
与尘埃
他们闪着光,流动在旅途的杯底,太适合举杯





三、蔷薇少女,小饮




《蔷薇少女》


更多的,是希望你快乐
陷于过去的人,有着念念不忘的瘾
有时睡醒,感觉很陌生
时间
是怎样将我们搬运至此
彼时,如何借梦,幻化成为此刻?

气温,正在上升。隔壁院子,一年四季,花没断过
李子花已经开了,隆冬寒雪
减成一树之白

会解冻心花
蔷薇玫瑰,也会迎来她的花期

一年一度,少女已寻香而来
老奶奶坐在院子里
在她的未来熟睡。满树繁花,别有洞天

将心驻于此刻。猛虎终究蜕为小猫
陪着她
在春光里打哈欠




四、新春陪酒篇


《理发记》


金城武站在电话亭
电话那边是一个漫长的——哔——,凤梨罐头过期半个月
他终于确定她不会再回来
操场上下着大雨
他一圈又一圈跑着,低下头的一瞬,发现
那个发型,有点不错
跑去理发店,给师傅看了剧照,也要相同的
忧郁的那一款。店内安静
王子般,满怀期待的睡着了,半个钟头后
一个西瓜,在镜子里醒来
心里有一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回家的路上,孤单的西瓜,顶着齐刘海被人叫太郎
有那么点淡淡的忧桑
还好头发长得快,过段时间,就会长回来
变质的东西打算清理清理
新春喜乐
天涯遍地是好牛啊,只等那东风,送来芳草




@@@@@@@@@@@@@@@@@@@@@@@@@@@@@@@@@@@@@@@@@@@@@@@@@






一阵尿【意】,这个没写完,下次继续。。。





【隐形人的呓语】




1、


于漫长的迟缓里建立秩序,我想跷跷板
应该是所谓的好结局。把空气交还给谈话
面对面,静坐
所有还没发生过的两端
填上自己,制衡你
正如你在那头,尽管虚无,也能阻止我
每次下坠
不解释,相信误解,顺水
推舟
解脱因此对等
脚不着地,真正起飞,从不为迷途辩解





2、


仍然在那里,把你当灯使用。忘记
把关闭的权利拿回来。任由倒立,在电梯里游泳
纵深一跃。做奋不顾身的开门人
尽管门牌篡改,开错了,一扇接着一扇
一省挨着一省
可知晓孔里锁住的,是全部。递给你春天,遮蔽
不堪的此刻。投下半个面具
半公斤的水球,在胸前,具备柔焦的美感
轻捧着,中途,收了手
在眼前,如雨到山腰,似落非落
挂着,悬着,钓着,也甚好
两截错误的时间,是我们
开着道貌岸然的车厢,决定迎头撞一撞





3、


理应如是,在上方,额头偏中一点,光坍塌,凝聚如点
方向溃成一片,模拟月光洒下。在身体里,逛荡一圈
又去了外面,踩在还没发芽的树枝上
一个晚上,想,有个形状让我回去,心变安了
久了太消耗,引路的衙役,跟班们赤脚踩火
有人走过去,先前乌鸦都避开那里,火落在地上化开
径自朝天而去。如果肉回到皮下,坐定
后背有人敲门。终难醒
一阵风,掀开的地方摸到生铁
顺着向上走,找到起飞点。但不轻易跳下来
还在等来人搭把手
试着踩空,悬在树上喊人。一树祖先,惊跑了
空枝摆满椅子。不敢去坐,倒不如说是牌位
惊弓有个借力的好模样
———— “避了,避了,走到头”
对深处打个招呼。摸一摸崖下的冰吊子
可能通人性。知趣,也有进退。藏了一肚子人话
等良人兴起。再走两步,黑了,有些怕
不在那洞里,步子一左一右似有回音
心要打懵了,胸前一口人皮鼓。自那黑里,
悻悻,差点跑出点什么。去不去呢?
听那黑洞的教诲,往里再探点?
算鸟,算鸟,退出来吧
白马那样进去,梅花鹿这般出来
去树后的泉眼里洗手,寻思,再去个别处?
好时光落了一地,香樟这老裁缝,使的一把好剪刀
包在馅儿里,月光饺子皮
湖在那端,煮沸了,想了想,且游到这
撒泡尿,跳下去。去人间煮一煮,便真熟了





4、


放弃了春天,不去追求过于精密的咬合
被情绪击中的瞬间,颤动
把画中鱼吐出来
那水,本本分分的空白
不再是白纸一张
真正的剥离,实在无法袒露些什么
无数个暗夜,找不到笔下的来由,只是回不去的火于灯芯之外
观望潮水般的灰烬
独自服下,那无法消解的脑震荡






5、


难熬的下午,昏昏欲睡。两只麻雀在枝头做爱
先前活蹦乱跳
现在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也不对,那眼睛跟人不一样。人擅长看前面
鸟却不太用回头

一锤定音,有个人上来,自称是地藏王
拍卖会上多了一样:阴间的火

看客们捏着牌子,瞬间老实了
没人敢喊出一个数字,一个数字不再具备任何
真相的购买力

竟是那久久的安静像梦的溢价
让我意识到此处,是该醒了






6、


真诚度欠缺的剧本更像勃起障碍
一只鸟,翅膀插在口袋里,走出去,试图打破僵局
太阳穴已经产生瞄准器十字
在草里。猎人预设了无数飞行路线
但鸟也聪明。出头的日子要靠出其不意
他一会飞成S。一会飞成B
猎人始终没有开枪,尽管脑袋里,那出头鸟
已死了无数次
可这开枪前的寂静,充满焦虑
只有一次机会,能在众多猎人里声名鹊起
鸟飞了。猎人依然假装埋伏
一场猎杀,似乎懂了紫禁城屋顶的秘密
依然是真诚度欠缺的对决
人群里比比皆是




7、


从山腰起飞,穿云,破雾
靠近河滩时看清蟒蛇,大大小小
千万条,横渡峡谷,穿梭江水之间
醒来,扶着山腰
梦里的技能无法施展,周公递来兵器谱
翻阅蛇的隐喻,识得兵器用法
却不肯接受种种暗示
病痛一路陪跑
告诫自己伪善,有时换汤不换药
红尘路上,统计学
不是最佳治疗







8、


这个时代,先被预设垮掉,便站在鞭打中央
挂起来,甚至找不到背后的钉子
冬日。爬山虎显露生前纠葛
火势,继续蔓延
去阳台晒太阳,白色衬衫悬在头顶,还在滴水
那不是出逃南方的雨
只是单薄的人,没法大哭
俯视,悬在此处,铺开凋零的幻境
这个高度,太容易轻生
看久了,会幻化羽翼。圣贤,已奋身跳下
蝴蝶效应驱动风暴,在时空里发酵
寂静的北半球
感同身受的犹太人,长出昆虫足






9、


今天,避开了镜子,不去看一个人替代我
在虚无里生活

经过广场,曾经
用尽全力的人走上石阶,成为雕像
他的右手空着,是在打碎之前,抑或之后?

斑马线暗中波动
全副武装的路人擦身而过,凌冽的香气
判断她是个女人
新冠伙同寒冬,进一步模糊性别

而广场上,教堂更加抽象。一旁的钟塔精神涣散
产生局部摆荡
天在背后,水灰色,微微发黄

暴雪前的昏暗,让这座城市
模拟着打碎的一切

对于天气的善变,太过力不从心
沮丧是并不出彩的
演技,无法还原一声像样的打击

流浪狗拖着身影
那等待,被续进夕照里的尾音
会被黑暗乐谱吞没

走在路上,一滩小水洼,忽然指认我
控诉那孤独略显轻浮。不像一粒好尘埃






牛魔王,占坑站忘了,后面补上,开森和大家一起跨年,送上新年祝福:

祝愿牛年大吉,新春愉快,平安健康!!!




发表于 2021-2-19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这多马甲也服了你,和意大利对过话,能人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甲不少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个特别好玩的马甲,我猜错人了~。好能写啊,大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牛气冲天啊,这么多马甲,都整这么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超喜欢的,我都推荐了,偶像有空再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酿酒师,我来回味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意】东华, 【意】大利, 【意】念 ,一阵尿【意】,【意】牛魔王

摸摸头,蛋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第四个马甲,好想叫你夜猫子,还记得俱乐部的际遇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一悲一喜,消停了再说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看小白,摸摸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互动过的,猜到是你了,字很有自己的特色,小酒留着下次继续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清小初 发表于 2021-2-19 18:25
话说这多马甲也服了你,和意大利对过话,能人啊!

问好清小初,对上话,挺开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真名叫万里云啊,难怪尾巴上有一朵,我是买马甲的,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晓夕 发表于 2021-2-19 18:37
有一个特别好玩的马甲,我猜错人了~。好能写啊,大神一个

问好晓夕,过来跑了个龙套。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1-3-4 13:52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