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774|回复: 23

瞎聊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8 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题画竹》
——郑燮


四十年来画竹枝,日间挥写夜间思。
冗繁削尽留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


挑战聊诗,聊了一二句心得。文字需要很强的带入力,诗要写给敏感的人。
后来又有一点体会,诗意,一半是感觉,一半是写。
我不知道别人能不能明白我说的,诗要写给敏感的人,这句比较好理解,何谓敏感的人?敏感的人就是情感比较丰富的人,敏感的人细腻,悲悯。特别在意人情冷暖,聚散离合。不敏感,写不了诗,不敏感,也读不了诗。对迟钝的人,说一吨话也毫无作用。


文字的带入力,就是吸引力,只是“吸引”这个词不如“带入”好,带入,是一路引领,吸引,偏一边倒。
文字的带入力,实际是读者对文字的信任,信任来自什么?来自安全感,读者对文字的信任起于第一行,文字与读者同行,一边滋生疑虑一边建立信任,好文字很难对它进行描述,因为文字本身只呈现结果,不会表达过程。
或者只能这样表达,写好字就是去掉瑕疵。去的过程就是写的过程。


诗意是一种感受,我想这没有什么疑问,有的诗意是感受在前,文字只尝试去还原,或如实或不如实,或过或欠都是有的,而有些诗意是前无感受,它是通过写才呈现出来的。举两个例子吧。
如“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这是感受在前,诗意在诗人把诗写出来之前已有。再看《木兰辞》,“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    “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   《木兰辞》是长篇叙事诗,其诗意本身不在局部描写,局部是可以删改的,这也就是说,有些诗意是通过写才生成的,一些原本没有诗意的事物,经过描写而变得富有诗意,或者说,通过写,诗意变得更饱满更动人了。
有些东西可能写之前已有,有些东西可能写之后才有,有些东西在写之前是这样的,而在写之后是那样的。世间之物原本如此,有些地方是因为人不到而有显得生机勃勃,有些地方是因为你来过,停留过而变得含情脉脉,有的事物因为距离而使人遐思,有的事物是因为经过双手触摸而变得意义非凡。写作是创造。经过你的眼睛看过,被你用心描写过的所有事物都会变得与众不同。


2021/03/08/HT

 楼主| 发表于 2021-3-8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鸡》
——袁枚

养鸡纵鸡食,鸡肥乃烹之。
主人计固佳,不可与鸡知。

打电话回家,母亲说鸡少了一只。去年母亲养了十几只鸡,四只阉鸡,七只母鸡,外加两只鸭子,鸭子过年杀了,阉鸡杀了三只,还有一只留着清明祭山,何易散学回家,母亲杀了一只不生蛋的母鸡。
母亲养鸡比较随意,虽然鸡不多,但养起来也不容易,小鸡怕老鼠,大鸡怕狗,前些年还有偷鸡贼,我劝母亲弃鸡养狗,老母亲说狗咬到人不好。
如是养几十上百只,一年到头少了几只也就算了,养十来只就要小心呵护好了,少了哪只鸡似乎都无法接受,那怎么办?土砖屋有老鼠专啃鸡头,偷鸡贼也不好防,就在院子里养吧,鸡屎多,我接受不了,每次儿子回家母亲都会把院子冲扫几遍,她怕我说她。
可母亲哪里清扫得干净呢,我还要接着洗地,母亲见我提桶装水便出去找二婶聊天,半天才回来,见我还在洗,又出去了。
一开始洗地我的情绪不算太坏,洗着洗着就会变坏,因为刚洗干净的地,鸡一跑回院子又弄脏了。地洗得越干净,鸡屎越醒目。母亲见状只好拿竹竿守在门口挡鸡。白天还好,鸡都跑出去觅食玩耍,傍晚全回来,我又得再冲刷一遍。
母亲炖了酒酿鸡蛋,说去吃吧。我的气还郁积在胸,哪有胃口。母亲又问孙女什么时候散学,说有一只老母鸡不生蛋了。
母亲让我杀鸡,我不置可否。第二天母亲自己操刀将鸡杀了。
每天走二十里路回村,第一件事便是扫鸡屎,母亲在我进家门前会先扫,然后拿着竹竿坐在门口。我吃了三个鸡蛋,二天母亲又炖。我说吃腻了,母亲装了几十个蛋让我带镇上,我说要不要杀鸡,我帮你杀一只,母亲说先杀鸭子,鸭子拉一泡是鸡的三倍。
下雨,我在屋檐下除鸭毛。鸭毛细细的很难拔。我把鸭肺掏出来,丢在地上,另一只鸭子跑过来吃它同伴的肺,后面一群鸡也跑过来,我将鸭肠,鸭油往地上扔,鸭子太肥了,黄油很多。
母亲都算好了,几只母鸡能生多少但,怎么分。年初几谁会来,几只鸡鸭能杀到年后哪一天。晚辈孝敬她的钱,一半多都养鸡了。
村里野狗少了,偷鸡贼也不见了,但我总是忧心鸡屎,每年都这样。

2021/03/08/H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3-8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花老师来上课,大家一起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8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有阳光 发表于 2021-3-8 19:25
欢迎花老师来上课,大家一起聊

玩玩,大叔哥三八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8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日醉起言志》
——李白

处世若大梦,胡为劳其生?
所以终日醉,颓然卧前楹。
觉来眄庭前,一鸟花间鸣。
借问此何时?春风语流莺。
感之欲叹息,对酒还自倾。
浩歌待明月,曲尽已忘情。

2020快结束了,读首春天的诗,李太白的。
李白的诗,不管哪种题材都能写的有声有色,写那么多诗有啥用呢?以前不知道怎么回答,现在可以回答一下了,写诗读诗就是为了过把瘾吧。罗素说,人生的意义就是在浪费时间中获得一点乐趣。
世人皆知李白是个酒仙,按常理没有人能从年轻一直喝酒喝到年老,酒鬼到了一定年龄是要戒酒的,比如陶渊明,比如杜甫,白居易,陆游,等等,诗人多嗜酒,但没哪个不想多活几年,李白戒过酒吗?也许戒过,也许没有。也许戒一天,喝三天,戒二两,喝两斤。
看诗的头句,“处世若大梦,胡为劳其生?”  不得不佩服诗仙啊,将很简单的“人生如梦”,写得如此惊心动魄。《三国演义》,罗贯中写诸葛亮用了一首诗,“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人为什么会对现实产生怀疑呢?因为时间在不停地推移,事物总处在变化中,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一切存在的都会慢慢不存在,高傲的人在时间面前什么也把握不住,除了令人沮丧至极的挫败感。
前不久,国外有某个研究神经科学的教授说,我们眼睛所看到的这个世界也许只是一个幻象,这种言论当然并不新鲜,王阳明说过的,当我们看见花的时候,花是存在的,反之,如果我们没有看见这朵花,花还存在吗?这是个非常烧脑的问题。不管怎么说,人最怕产生虚幻感,一个人越迷恋这个世界,虚幻的痛苦便越深。
唐诗好,是个文化人都知道,但唐诗只有唐代人能写,别的年代的人写不来,这是为什么?我的解释是唐代诗人皆傻气,后来的人都懂得太多了,看宋诗,全是理性的东西,非理性而又充满野性的原生力的,没有。这是理学发达的结果,理学让宋和宋以后的人变成了现代人。
人生如梦,佛家和道家都是这么认为的。比如道家说的“有”与“无”,有无相生,有有有无,从无到有,从有到无,所有东西都这样变来变去,只有造化,只有道法才能管控这一切,人控制不了怎么办?不能怎么办,只能喝酒。然后少想这个问题。
《春日醉起言志》只能由傻天真的李白写,也只能在唐朝,换个近一点的年代就不对味了。

2020/12/28/H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8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日醉起言志》
——李白

处世若大梦,胡为劳其生?
所以终日醉,颓然卧前楹。
觉来眄庭前,一鸟花间鸣。
借问此何时?春风语流莺。
感之欲叹息,对酒还自倾。
浩歌待明月,曲尽已忘情。

久不上梧桐山,元旦约了个人一起去爬山,天气预报月底有一波冷空气南下,此刻晴空万里,暖阳献媚,也很久没下雨了,泰山涧会是什么样的光景呢?
昨天读李太白《春日醉起言志》,只读了第一句,第三句也是可以好好读读的,中午大盆子来收山货,问什么价,不见回答。接着读第三句,脑中突然又冒出李易安的《凤凰台上忆吹箫》。

《凤凰台上忆吹箫》
——李清照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于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第二节后几句,“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关键词,“凝眸”,与《春日醉起言志》第三句,“觉来眄庭前,一鸟花间鸣。”  之“眄”。凝眸是凝视,眄,是斜视。两个看着很不一样,却都透着傻气。
傻气,或可换个词来表达,酒气。眄字很多诗里读到过,女诗人不能随便使用这个字,一般人也用得不好,看刘禹锡《始闻秋风》,“马思边草拳毛动,雕眄青云睡眼开。”   太生硬,老鹰也没精神。杜牧《寄李起居四韵》,“南国剑眸能盼眄,侍臣香袖爱僛垂。”  又盼又眄,都不好。再看陶潜《归去来兮辞》,“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   李太白是从这里学来的吧,李诗妙的不是“眄”,而是后一句,一鸟花间鸣。这鸟与李白相处春日庭前,一鸣一打酒嗝,相映成趣。
李太白《赠从弟南平太守》还有一句也好玩,“翰林秉笔回英眄,麟阁峥嵘谁可见。” 帅得没朋友,帅得目空一切。
庚子年秋,大盆子兄弟搬到了西樵山下,他不喝酒,对着大好青山不能眄上一眄,只能像女诗人那样用他八百度的近视眼终日凝眸,唉咳!

2020/12/29/H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3-8 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诗读诗就是为了过把瘾吧

如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8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垂天 发表于 2021-3-8 20:03
写诗读诗就是为了过把瘾吧

如是。

云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3-9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眄   这个字原来这么神  lol  大盆子傻乎乎的很可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3-9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待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9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锈水先生 发表于 2021-3-9 09:45
眄   这个字原来这么神  lol  大盆子傻乎乎的很可爱

欺负他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9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读首诗,《送别》,作者王维。
今日晚餐,炒腊肉,买菜时问老板娘,炒腊肉配什么菜好,一旁有人抢答,蒜苗辣椒。
五弟见菜,说想学喝酒,五弟学不了,因为他胆儿小。酒不是可以壮胆吗?此生活之谬也,至于其中道理,不好说也不需说。酒壮怂人胆,是对酒的滥用。
古人有别必送,送别礼最好的是什么?自然不是酒,而是送别诗,当然酒也是不可或缺的。王维对酒比较冷淡,是诗人中的异类,看诗。

《送别》

下马饮君酒,问君何所之。
君言不得意,归卧南山垂。
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

五言六句,虽然完整,但不是常体,整一副心灰意懒的样子。诗很简单,好记,不好说喜欢还是不喜欢,唐诗只以“送别”为题的不多,一般拟题比较完整,如《送孟浩然之广陵》,《芙蓉楼送辛渐》,《别董大》。王维为什么不写送何人呢?是诗没送出去吗?很有可能。
唐诗之得意,大概只有多读才能体会,这首不咸不淡的送别诗也有其迷人之处,最初读,喜欢五六句,“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  想想也仙,后来觉得假,非真人真语,后来喜欢头二句,“下马饮君酒,问君何所之。”  语句自然,真实,小小的句子尽显文言美态,虽然仍觉得诗人下马勉强,酒喝得也无甚味。
喝酒当然是不能强人所难的,就算是酒鬼遍地的大唐长安,酒这东西有人好,有人恶,有人只能浅尝辄止,王维自然不像李白,处处地地喝个不休,李白习惯各尽觞,先醉后别,王维觉得人到就可以了。但酒鬼李白可不会像王维这样写,“下马饮君酒”,注意“饮君酒”,喝你的酒。这里有生分感,什么你的酒我的酒,李白喝酒肯定不会管酒是谁的,酒倒我杯就是我的。
李白喝酒喝的糊涂酒,王维喝的是啥酒呢?

2021/03/03/HT


续读王维《送别》诗,来看另一首诗。

《无题》
——纳兰性德

烟般往事梦中休,绕梁芳踪难去留。
君言相思一样苦,妾叹离散两般愁。
意到浓时怎忍舍,情到深处无怨尤。
孤影月明应寂寞,问君何处是归途?

第三联,“意到浓时怎忍舍,情到深处无怨尤。”  意浓难舍,情深无怨。此时又想起有关纳兰的另两句,“世人争读饮水词,纳兰心事有谁知。” “饮水词”,源自宋岳珂《记龙眠海会图 》,“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回到王维,看《送别》。头二句,“下马饮君酒,问君何所之。”  这是整首诗的核心,为什么这首诗不长不短,因为有此二句,长不了,三四句实际上可以作结,原文也就差那么半口气。昨夜读《送别》,说头二句诗人下马下得勉强,因注意力全在“饮君酒”上,饮君酒很重要,但“下马”却是苦心所在,下马,饮酒,多匆忙,再急问“何所之”,关怀之殷切全出矣。

朋友要走了,消息突然,诗人急急忙忙骑马去送别,下马即入席,这便是“下马”的好处,足见王维的小心思。


2021/83/04/HT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9 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少林酒桶 于 2021-3-9 12:14 编辑

《四时田园杂兴》二五
——范成大

梅子金黄杏子肥,
麦花雪白菜花稀。
日长篱落无人过,
惟有蜻蜓蛱蝶飞。

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调子明朗,属于新田园诗,实际上古代诗人中很难找到一个标准的田园诗人,而范成大是比较接近的,至少比陶渊明更接近,陶大半辈子光阴并不在田园里,即便后来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陶渊明软,而有力,像太极,因为他对俗世有极强的依恋之心。范成大也软,却无力,大概是性情不同,可他的古诗力道就强多了,只是写的少。学陶渊明,当然不必成为陶渊明,但要学好,非把古诗学好不可。学不好也要学,能得几分是几分。

《三月十六日石湖书事》三首
——范成大

(1)
春事日以阑,暑阴正清美。
拖筇入林下,秀绿照衣袂。
卢橘梅子黄,樱桃桑椹紫。
荷依浪花颤,笋破苔色起。
风日收宿阴,物色有新意。
邻曲知我归,争来问何似!
病恼今有无?加饭日能几?
掀髯谢父老,衰雪已如此!

(2)

种木二十年,手开南野荒。
苒苒新岁月,依依旧林塘。
污莱擅下湿,岑蔚骄众芳。
菱母尚能瘦,竹孙如许长。
忆初学圃时,刀笠冒风霜。
今兹百不堪,裹帽人扶将。
龙钟数能来,犹胜两相忘。

(3)

湖光明可监,山色净如沐。
闲心惬旧观,愁眼快奇瞩。
依然北窗下,凝尘满书簏。
访我乌皮几,拂我青毡褥。
荒哉赋远游,幸甚遂初服。
老红饯余春,众绿自幽馥。
好风吹晚晴,斜照入疏竹。
兀坐胎息匀,不觉清梦熟。


是人似乎都有思维怪圈,兜兜转转绕在里面很长时间也走不出来。如范成大写四时田园杂兴,春夏秋冬不停的写,雷同太多,真正令人眼前一亮的也没几首。陶渊明也有思维怪圈,但知道见好就收,范成大诗瘾太大。

《村庄即事》
——范成大

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
乡村四月闲人少,
才了蚕桑又插田。

抛开这首诗的好坏不说,我们来看看这首诗何以能成诗。解构这首诗很容易,主骨架在最后一句,“才了蚕桑又插田”,第三句“乡村四月闲人少”是穿针引线,一二两句是环境铺垫,四句串起来只表达一个意思,即忙。人忙是很平常的事,为什么有诗意呢?因为这种忙折射出乡村一种和谐有序的生活,这种生活让人感到安稳,从而生出幸福感,归根结底,这幸福感才是诗意本身。幸福是甜的,人都嗜甜,这甜让人满足也使人沉溺其中。为什么说陶渊明不是田园诗人,因为他的这种幸福感不显。如果说范成大的田园是风和日丽的,那陶渊明的田园则是阴晴不定的,又或者说,丰衣足食并非其人生理想。风和日丽可以歌咏,阴晴不定怎么歌咏呢?

《归园田居 其二》
——陶渊明

野外罕人事,穷巷寡轮鞅。
白日掩荆扉,虚室绝尘想。
时复墟曲中,披草共来往。
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桑麻日已长,我土日已广。
常恐霜霰至,零落同草莽。

看陶渊明的田园,是“野外”,村间是“穷巷”,一人独处,要“绝尘想”,邻里往来要拨开野草才能相见,见面了也“无杂言”,说起桑麻,又害怕“霜霰”降临,回看范成大的田园,是美化了的,而陶渊明的田园则是草莽,有生机,更多的是零落荒芜。
其实看诗题更容易看出两种田园不同的差别,范成大的诗题是《村庄即事》,是《四时田园杂兴》,陶渊明的是《归园田居》,重点在“归”,“归”,介于在和不在之间,也就是说,陶渊明还在回归,并没有融入其中,归与不归,他的内心还是挣扎着的,因而其诗有亮色,也有灰色,见喜见悲,苍茫。
再看《归园田居》第三首。

《归园田居 其三》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诗中有非常迷人的“带月荷锄归”,还有“夕露沾我衣”,可很明显,陶渊明的注意力不在这些诗意的场景里,他的田园野草比豆苗长得更旺盛,去往野外的道路狭窄,不好行,陶渊明的内心也长满这样的野草,他知道自己苦心经营的美好田园有点脆弱,随时都会被荒野吞没。看最后一句“但使愿无违”,这句很神秘,什么意思?这应该是在说豆,陶令种豆,不求丰收,薄收就好吧。

2020/12//08/H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10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梧桐山的杜鹃花开了,恰巧诗也读到赵冀的《同璞函游杜鹃园作歌》。想上梧桐山露宿,看春云,赏杜鹃,空想几日未能动身。
早晨起来发呆,看日出,深圳湾的候鸟已经走完了,前天是最后一队,从羊台山风门凹越过去的,距离稍有点远没法数。胡猜一下,约摸四五十只吧,我也不能断定雁群一定来自深圳湾,只是方向是对的。
梧桐山看杜鹃有些年头了,梧桐山写过很多,杜鹃花却还是空白,想找一张图片来发朋友圈,翻半天找不见,那些图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赵冀的杜鹃诗朗读了几遍,又想起《题遗山诗》,想起李义山《无题》诗句,“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差点误了上班时间。
打卡入车间,继续我的文字工作,十几年养成的坏习惯,不读点写点,心里总觉得委屈,今晨本打算好好读写义山诗,义山无题诗非难解,实不必解也,我想打擦边球,貌似我一贯如此,其实话说回来,人生多少事能入正题呢?此刻我一边默诵无题诗,眼前出现的是烟花一样的往事,以及我即将展开的今日明日,疑其皆非我之人生。
我找不到证据,人生何来证据啊。
人生只有那些花儿灿烂,只有隔座递过来的酒,余下的都影影绰绰,虚实难辨。
锵锵三人行改版户外,熬过疫情的窦文涛带着周轶君、罗朗去了青海湖,三个病人坐在山坡上聊人生爱情天地和生死,在戈壁滩,涛哥与轶君站在悬崖边谈人死后变成灰烬被风吹散,涛哥一时目眩,他退到了更安全的位置,老爷说他娘娘腔,酸,人生有时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有时也相反。
喇嘛(忘了名)在青海湖边给黑颈鹤筑巢,罗朗妒忌他的矮脚狗跟了助手,三个人坐在房车上谈论爱情和自由,天地广袤,一条路无止境向前延伸,窦文涛看见一片云彩,激动的语无伦次,我也被他们带入场景中无法自拔,我相信这并非因为窗外的风景壮丽,我相信他们都有那种闲心闲情将一棵普普通通的小草爱上十遍百遍,风景只是药引。

我记不起二零二零年三月份是否去过小梧桐杜鹃谷,是有什么东西在抽走我的记忆? 还是被疫情阻止压根没去?如是去过,与谁一起?生活常常这样,你想找出某样东西,偏偏百寻不得。哪天你淡忘了它又会自作多情的出现在你眼前。
因为高反,窦文涛的脸有些水胖,涛哥说自己胖了,罗朗说那是抓水,涛哥捧着自己的脸,想象自己难看的样子,周轶君说他矫情,罗朗聊完他的父亲,不停指向窗外,窗外是一大块白银,但窦文涛与周轶君没有看窗外,此刻三人各怀心事,很不合拍。


2021/03/10/H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3-10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每天来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1-4-11 15:3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