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2865|回复: 146

【脱】马甲:大前门前来了一假装喝酒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7-11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温柔的药 于 2021-7-11 19:10 编辑

》》》》

开门:指一件古董是典型的、毋庸置疑的真品。

大前门


它是香烟的一个牌子
叼过它的人已经翘不起二郎腿了
他坐在树荫下
指着远处的大院:开门
许多故事关久了可能也就没味了
再抽出一根
不点着,只是嗅了一嗅
没味儿也是自己的事


黑漆古


有人将手放到幕布下
伸出几个指头
突然就与我提到了成色
提到手掌如一张磨床,不断地借助渗出的血汗
把毛糙砂成想象不及的细腻
这需要耐心
再加几分虔诚
世上总有脱落的皮,也有
跨过年头,用含义包裹另外的事物
无论凉和热
因为血的流动而带活了出路


】姓张的,哪里走


你的俏货被掉包了
天鹅弯颈
莲藕被淤泥埋没
细溜溜的长腿做了旧
用一对翠玉手镯换命的人本来就脆
叮当作响的
就给人端走了
关闭的大门没有朝前
幽暗眸子里的光
让你看不透
烟是怎么冒出来的
爬过山头
压堂的生玩越来越难见
不如再挖条路
不去新加坡,专去老佛爷的洞府
宁可被NO.5香水冲昏了头脑
也不要见那月色中
消失的lv
————来支大前门吧

【】小开张

做梦,第一遍大都假的多
伸个杆就想钓到鱼
天书啊
再做时就是老一套
头三遍里同时出现的那个人没有脸
同样的走路姿势
同样的弯腰
同样的,把手伸到面前
一吹
————你要完了。一包烟被赌得只剩下一支


一路向北


大墎子村往北行十五公里外就是出名的库齐沙漠,当地人喜欢称它为“裤子”。
它由南北两道沙海汇合而成,形状像极了一条老爷裤。

当年陈大年走南闯北结识了不少人,后与姓金的商人结识。两人合伙做起了盗墓的买卖。
正是这一买卖也得罪了不少道上之人,记得当年传得沸沸扬扬的一事就是陈大年一刀宰了姓金的,独吞了“裤子”沙漠的秘密。

“爷爷,嘎子哥明天说带我进城去玩。我还没从没有进过城呢,爷爷,让我去一次吧?”
“哪里?”“大墎子村东面的明城。”

老爷子一听明城,身子一僵。那里对他来说太熟悉的,小曼开的酒馆在城南,每天晚上他总会去那里喝几碗。

有时他会送给小曼几件小物什,看着不值钱,但却是真货。比如镂花的小发簪,青铜雕花的酒壶,还送过一个青玉镯子。
小曼也不推让,收下便多烫一壶酒给陈大年。
就这样过了大概有两年多,有一天城里突然来了一支队伍。

"老板娘,上酒。“
”来了,来了。小西,给军爷们上酒。“

陈大年坐在酒馆进门靠左的最后一张桌子,寻思,好端端地怎么就来了队伍。难不成,这次有一批大买卖?

第二天,陈大年一天没有出去。到了傍晚,小西送来一张纸条。

“陈爷,老板娘说明日要出城进货,问你是不是可以一起去?”
“跟你家老板娘说,明日一早我在老地方等她的车。”
“好的,那陈爷我先回去了。”

陈大年打开小曼递来的纸条,上面就画了一条鱼,心中一乐。
“看来,真的有笔大买卖要来了。”

“裤子”沙漠早年就盛传有地下宝藏,但从来没有见过有真正的队伍进伐。
这一次,也不知政府从哪里得到了消息竟然先派来一支队伍。
道上的消息传得很快,明城一个星期内的客栈基本爆满。
不同形色的人进进出出.........

小曼的酒馆天天人满为患,本来属于陈大年的那张桌子早已被别人占用。
这些年的客来客往,小曼早已熟知门道,特别是对陈大年这号人,不用多问,只管互通消息。
小曼让陈大年直接上了二楼,在自己的房间里饮酒。

大概这样平静地过了三天,第四天的傍晚,酒馆里吵吵嚷嚷的,突然外面一声枪响
店里一下子鸦雀无声。

陈大年推开窗户,看到西北角窜出一股浓烟。
”不好,开闸啦!”

陈大年口中的“开闸”是说有两支不明来历的队伍火拼上了。
“肯定有大事。”

当他走到楼梯口时,楼下人群迅速散去。
”老板娘,老板娘。“

陈大年一边叫一边将三八盒子反扣到后腰。这年头出来混,一把得心应手的防身武器非常重要。
小曼从厨房出来

”听到枪声没?干河方向的。
这边的人都在,不知那边又是哪里来的人。
要不,我让小西跟着你一起过去看看?
对了,你那二虎兄弟呢?这几天咋就没见着他俩呢?“

”他们帮我出去办点事,正在路上,说是明早到。
干河那边也进不去太多的人,咋就碰火星了?
我先带小西过去闻闻风声,你把后院那地先收拾出来,估计回来就得派上用场了。”


30°

沉浸勾股演算,以缓慢适应沙丘的移动
接近桥头、暮光
一层灰伏在另一层的表面。佯装听到号角穿过地下宫殿的长廊
长明灯阻挡了沙与土的混纺

那美人正在酣睡。红绡在闭塞的空间里轻飘飘的
像一张嘴游离于身体
张开却没有将声音传向耳朵
垂直的边本就是用来隔绝穿墙,或者引导
另外的转折
以黑引诱暗物质沉积于软身子
被猫咪匍匐过的胸口至今藏匿着春末的信条

提及的江山过于庞大。回流到死亡的指尖已失去了荣耀与光芒,不如
顺势打开一扇门
做旧的钥匙很管用,借拉纤儿的脚再前进一步

行走在暗中,眼睛比白天更擅长变化
聚焦点不断调整
美人、宝物、坚守的墙
在时间的缝隙里开启一通道。让摸金的手沾了尘世的晦
当他拨动地图上的罗盘
看到不是得到,得到将被看到

上好的料,借助光线与氧气合成了角度里的完美
美人继续做自己的新娘
强大的吸引力来自云霄与灰尘的相互推拿
以手掌切开风的内核。要小心了
一粒火将引燃衣角上的黄昏,西风穿刺而过,顶替了骨肉间的梁
没有人敢肯定
下一步是否妥善,是否容忍某个拾趣
再玩一次移花与接木


2021.7.7  小暑

半神与落叶


这不是梦中:
落叶与灯火比试浮力。刚要靠近心脏,一避让
让过荒草们虚晃的野蛮
你会发现曾经坐过的地方西风下陷,被踩过的路破绽实在太多

但,很难找准与神会面的那一条
经度不变,纬度不变。改变你的比想象中的简单却不易察觉
整个世界不停地在变幻

谁也不说,铲子到位就能挖出魂灵的所在。这是梦中
流水让两岸生出歧路
掉在漩涡的桨越用力越离开目的地
后来,黑夜醒了。看到的那张脸有些浮肿,更多的是空茫

恍惚里遇见神



暮云,为衣。在好时辰里焚酒,作揖
遇一仙长
告诫:七月远离水远离红的原体

心就突突地跳乱了。不过是云头压到了眉间,一阵风吹了又吹



扯一扯字句里的浅根,不生痛感

黄昏在枝头燃烧
薄光犹如鱼鳞,一漾一漾的。黯则淡,明则亮

我保证,不会随意取舍其间的光滑
神的衣裳一会紧一会松。总有人为此面壁,为此思春



与蝴蝶来一场笔试。云为说客,踮脚行善
取隔夜之茶拴住今晚月色

很亮的,很烫。沾在翅膀上的飞,像少年刚从大梦里起身
所有的动,在动

神的衣角被一块糕粘在九点十九分



找一家行令的酒馆
隔着帘子,筛上次没有梳好的小刘海

暮色为云染衣
脸上的流水要不要先发会疯

先一声低再一声急。耳朵里的小鼓点全部种到雨水里



去放牧
去牵个小仙,与云朵耍一回杂技吧


十分钟默契


做你的谎,卡在快要接近心底的部位
即使睡着后叫错了名也不打紧
我们习惯这样 :
左手练习掸烟灰
右手打开写了一半尚未的信

总想在后面添加内容
以便让彼此分清,一个不愿露面,另一个不善于澄清
看到月亮
你叫她娘子,我叫她伢子

娘子一天比一天水灵
伢子不愿意长大
她在我的头顶荡秋千,偏偏喜欢钻进你的怀

终有一天,我给她挖一个陷阱
让她像石头掉进去
我的湖面一直平静着,所有的涟漪来自她的呼喊
假装听不见
假装,她早已被你藏在盲区
脚尖上长刺的人才能与她在月半会晤

她的眼睛里汪着你的沙漠
我的夜里汪着水

》》》》
走眼



万中必有一失
没有侥幸,与你过招、闭关、再拆开招术里的埋伏
擦肩而过时将肩头的月色重新忽略
还没来得及打听
居住忧伤里的人的酒量与我能否比出高低
再过一夜,悔就要多出一两



到孤单的枝头,放置我目光
很远。所以当你飞在高空才不会传染了我的苍白
引力朝下,吸力向内
绸一样的思想,在涌动
要困住的人仍自由地从身边轻轻过去了
黑色在挥发,搂着镂空的躯体



把酒水分我三成。杯底的浅影子不要照顾了
我了解
往后遇到的白会与黑没有界线。所谓红,从语言的内部发过醇
温热包围我也启发了再次的进发
忍住醉中的呢喃
一切即将过去
一切,又将以弹指间的未知带来我的开始


飞羽与巢



雨水淋过的字,由我继承
找寻天空另一侧的归处。被形式的云遮掩的一侧,没有主体
不敢承认
灿烂与孤独占据同一具躯体
在七月的火上跳跃



写到无人出现,把门重新关上
去领略,黑暗中月亮被枝桠显印内在纹理
我站在意外与意料的交点
什么也不说
时间要等的人,已经经过



自语,安慰消息的失踪
在门口种萱草,养鱼。偶尔捕到哑蝉,对视灯光下的自己
顾不及高温的行文
只能借一屋檐,等雨水在空中来个九十度转体
落在对岸
一只钵把滴水赊给了飞鸟



结盟过多而忘了发过的誓。等到果实从高处落下
我把篮子放进夜晚
发表于 2021-7-11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没认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11 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要在瞎编故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11 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几个甲,不可能就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11 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明】之 发表于 2021-7-11 18:47
几个甲,不可能就一个

马甲较多,入场两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11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妞,你乍才脱两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11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不是除我之外,所有马甲都是你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11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以为我有几件?这么热的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11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树 发表于 2021-7-11 19:36
是不是除我之外,所有马甲都是你的

我有那么能干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11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大前门 发表于 2021-7-11 19:39
你以为我有几件?这么热的天

都脱了呀,那咱直接裸泳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11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朝遗民 发表于 2021-7-11 19:42
都脱了呀,那咱直接裸泳吧

就两件,再多也没的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11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大前门 发表于 2021-7-11 19:42
就两件,再多也没的了。

我才一件,脱了就露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11 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朝遗民 发表于 2021-7-11 19:46
我才一件,脱了就露丑了

总要见个世面的~还真想当个遗民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11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大前门 发表于 2021-7-11 19:47
总要见个世面的~还真想当个遗民啊~

要不,你再给我点上一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11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朝遗民 发表于 2021-7-11 19:49
要不,你再给我点上一只

再点一支能有用吗?当蚊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1-9-24 05:0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