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23|回复: 18

【番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4 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意犹未尽】


他一脚走出了城市
就再也没有相信过它


他一头钻进了树林
就没有打算放过它


他在湖水里丈量清晨
它们也是他的下午和晚上


他小心的跳进马铃薯的心里
又小心的把心交给它们


他用两年的时间爱上一位老人
和一位老妇人。又用两年的时间将他们忘掉


孤独才是每天最美丽的事情
他在木屋里期待雨水
他在小路上,等待天黑


他把远方起名叫火车
他把村庄起名叫祖先


他一生只爱一群带着绳索的人
他一生都在帮他们解着绳子


《刺猬》


如果你对世界悲伤的不够彻底
就去看望一只刺猬


它在书中这样写到:
我的心柔软得像一只老虎,
他们却喜欢我柔顺的毛发。


我要爱世界的全部,
你们却只给了我儿子。她站在夜晚的树下
和天空比赛流眼泪


你写的月亮并不丰满。
偶尔,我也穿着马靴,带着日耳曼人的刺刀
坐在公园的对面,和一只狮子共享春光


她爱的只是她的父亲,
所有的男人都是刺猬。他在她死后
一边给她擦洗尸体
一边把她多余的胃,连夜吞下


她给了死亡自由的翅膀,
她死的更像一只鹰。她们闻讯赶来
并掏出内心的孤独,当做祭品
跪倒的同时,她们按住了蚂蚁奔跑的影子


可怜我只是一个孩子,
两岁就埋在时间的金表里。他的下落和他的名字一样,无从知晓
他才是最后一个刺猬
她用来杀死世界的最后一个安慰


【大漠之上】


我喝了他们的太阳
就去了他们的沙漠


我睡了他们的帐篷
就娶了他们的牛羊


我被一群人追杀
只因我偷了他们的马匹


我一生都在发现
我要射中的鹰
早已没有翅膀


我要看见的长城
已被时光推到了一半
其余的正在被狼群啃食


直到那天早上,我刚到吐鲁番
也许是火车走的有些突然
也许是沙漠天生有一种惯性


我一听他们说到葡萄
就忍不住想把自己种在树上
想把人群,都流放到不远的楼兰


【念白】


一个人,去树上
把叶子的光,当做太阳的光


一个人,去沙滩
把鞋子当做月亮
把月亮再当做鞋子


一个人,去路上
把身体当铁轨把思想当火车
从这边开过去
从那边,再也开不回来


一个人去看祖国的大好河山
在德令哈爱一群人
在额济纳爱两个陌生的姑娘


一个人去民族的树下
看前半生他没有伤害人民
看后半生人民也没有伤害他


一个人去大海建房子
一个人去春天看花开
一个人抱着自己活了很多天


只有一天,我用来死亡
用来十个人怀念一个人


《且慢》


她把我脸上的笑脱下来
穿在她的脸上


我把不曾有过的拥抱
当做外套,穿在她的身上


爱尔兰每天都有一个好天气
她坐在火车上,她看着每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上海的火车上,她也这样看我
一些话仿佛不说,就永远只能做一个刺客


那时候死亡还像童话
一把钥匙,就能打开一条街上的门


可我黑色的眼睛更黑了
爱尔兰每天都有一个天气


我的斧头已经举起
我要砍下一座不会流泪的岛


你不是我的爱人,你是一颗大象
你也不是我的黑夜,黑夜我杀不死它


《一颗星的夜》


风吹过他的脸
若干年后,风也吹过我的脸
可他的疼不是我的疼
他的死不是我的死


我在车上听人说
有人跟他去跳楼
有人跟他,去爱男人
我假装没有听见他们说话
我只爱自己的声音


我在台上看见,他演一个人
如何去演霸王,我们四个人都哭了
我在台下看见,他演一个人
如何躲避一群人的疼爱
然后转身又去爱他们


他跟着星星走了
若干年后,我们也会跟着星星走了
可他的死不是我们的死
他的夜晚也不是我们的夜晚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
所有人都喊他哥哥
只有一个人,他站在台上
我们就看不到别的星星


发表于 2021-12-4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一首,差点把我读哭了,嗯,是差点,,,
来表白,我好喜欢子非的字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4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过两天来假面舞会,把她们迷得七荤八素的,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2-4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可青 发表于 2021-12-4 09:06
最后一首,差点把我读哭了,嗯,是差点,,,
来表白,我好喜欢子非的字哦

嗯,我很喜欢你
一点不差的喜欢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2-4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可青 发表于 2021-12-4 09:20
过两天来假面舞会,把她们迷得七荤八素的,哈哈

我看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4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刺猬写的是个什么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4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依然那般风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2-4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21-12-4 09:59
刺猬写的是个什么故事?

爱为你上发条
像只肥胖的金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2-4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嗯,我不想只和你爱来爱去
换个口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4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哦,有质地,来留个脚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4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羽】之夏 发表于 2021-12-4 10:19
嗯,我不想只和你爱来爱去
换个口味

嗯嗯,你就应该自由自在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4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可青 发表于 2021-12-4 09:20
过两天来假面舞会,把她们迷得七荤八素的,哈哈

我忽然觉得他很象那个无支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4 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普拉斯、海子、顾城、哥哥,一和三是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4 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子非”这个名字是很熟悉很熟悉的。

总觉得你超级熟悉,又觉得我们的交集并不多。

不过你的诗歌写得是真好,能够打动人和感动人的那种~

《念白》一首让我想到了海子,《一颗星的夜》让我念起了哥哥。

你的诗里,我都已读到了“小我”与“大我”。但若说感动,又会想到你戏谑时模样。

总之,印象里是个矛盾的,特别的人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4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21-12-4 20:08
普拉斯、海子、顾城、哥哥,一和三是谁

一是 梭罗吗?晕。。
普拉斯,我未读过。。

三,摸不着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2-1-19 07: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