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427|回复: 8

2021年自选21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2 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元旦

月亮在水里晃晃,就碎了
我没找到合适的词
只嗯了一声
整个夜空也散了
这是
2021年来了
远方依然有诱惑
我拿出纸牌计算岁月
发给那些虚拟的日子
还算顺利
一次就通了


末之夜

理发店摆着各种布偶
它们的发型是一些幻想
我看见一个母亲
对理发的孩子
讲了许多话
理发师的剪子咔嚓咔嚓
2020年就没有了
她继续讲
那些布偶好像换了一种姿势


春日剧情

春天的日子是凌乱的
我日记中有许多错字
它们被重复写错
那些事
都有严谨计划
包括如果立夏误点
应该打哪个电话找哪个人


塔斯它不属于我

就要离开塔斯
塔斯这名字像梦
乌蓝乌蓝的天空和海
是梦的重要部分
我感觉只有很少时间拥有它
大部分时间
它属于那些新鲜的年轻人
他们像刚打捞上来的鱼


光辉岁月

那年
顾城的诗集刚刚出版
我步行到县城
去看生病的表妹
怀里揣着
刚写好的诗歌
马路是石子的
一路走去
我背熟了那首著名的诗
念给表妹之后
她的病渐渐好了


垂钓

水面宁静
因为我忧郁了
我还是那么坏,要把
最大的鱼
弄上来
天空比我还坏
没有一丝风
那个浮漂啊
你醒醒


除夕

我在窗前摘豆芽
想做素什锦
香菇和木耳很雅致
微风素素
我的手也素
窗前一片清淡
除夕很素
有草的味道


我从来都没有好好的告别

你会告别吗
其实每天都在告别
每天告别一点点
渐渐的
上了岁数
也许在一个很凉的秋天
你告别了
从来都没有好好告别过的自己


清明

天黑了,屋檐又变成鹰
夜就这样神奇
树上的一只手复活了
它整理院子
哗哗地
扁豆架子上,微风引诱月亮出来
女人在屋里烫衣服
男人蹲在门口抽烟
近处有些灵魂在观望


回家看老妈

现在
我很土
穿人字拖
七分裤
白汗衫
老妈说像你爸
每次去看她
桌上都有参考消息
茶盘里还是老式糖果和瓜子
跟几十年前一模一样
院子里的人都说我
像你爸


最后的诗

我写了一首
感动我心的诗
我想用里面最喜欢的句子
换一枚硬币
旋转它
闪出奇异的光
这是最后一枚硬币了
我再也写不出
这么好的诗


一个人站在河边像一棵树

河堤上一个垂钓者渐渐
被一棵树吃掉
树伸出长长的手臂悬在水面,偶尔
有鸟儿飞来瞧瞧
路过的鱼一闪一闪是渔光曲
它们看那个渔翁
它们说那是一棵树


鸡鸣寺的雨有古琴的声音

墨尔本下雨
上海下雨
苏州下雨
南京的鸡鸣寺也下
只是它更雨
带些凉
和孤单的水声


我和黄鹂鸟

下午全世界在消毒
喷淋器均匀挤压
像下雨
一个蒙面人从这个世界走向另一个世界
然后是一万个继续走
我的一个朋友是黄鹂鸟
它经常回来看我
看我在院子里散步,它
叫两声
就飞走了


立秋

闰九月的
第二个九月是无色的
有一种被模拟的凉
我拿喷壶
在园子里安排雨水
风在栅栏那里出现
让玫瑰慌乱了一会儿
风它破损了九月
风它看不见


不等式

现在,我正在熬制米粥
还放了鱼片和皮蛋
屋外的风爽爽的
我写了便条:
醒来喝粥
小瓶里有葡萄干
喜欢就放几粒


很远的村子

山那边的村子
大部分土地是荒的
白天能看见几个弯曲的老人
在门口晒太阳
晒着晒着就死了
晚上一片黑
月亮一个人
独自蹲在草垛上


黑茶之香

有小月亮在天上滑行
我看见了你没看见
这时蒸茶器,散发高山的味道,并且
合成了明早的雾
小月亮渐行渐远,滑行到山顶时
社戏散了
一群穷孩子风一样过去
卷来黑茶之香


评弹

上次在塔斯
看见一处白墙
像苏州的
墙内没有嘈杂之声
也没细腻的吴语,路边不远的
电线杆上钉了十几条路标
其中一个指向北方
上面写苏州12560公里
那一刻
我好想听评弹
好想一只猫踩我鞋子上


死之美

在乔治岛
我跳海
不是自杀
是欣赏下潜的暴力
没有呼吸
它有死之美
我之上
是海的马赛克和正在午睡的塔斯马尼亚



归故乡

我喜欢把自己捏成泥巴人
还捏一个你
把他们放进小溪
看它渐渐化开
你说重生了
我想我们都变成了鱼
一只鸟儿
从这块石头跳到那块石头
看我们渐渐游远了


2022.1.2墨尔本




发表于 2022-1-2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垂钓

水面宁静
因为我忧郁了
我还是那么坏,要把
最大的鱼
弄上来
天空比我还坏
没有一丝风
那个浮漂啊
你醒醒



清明

天黑了,屋檐又变成鹰
夜就这样神奇
树上的一只手复活了
它整理院子
哗哗地
扁豆架子上,微风引诱月亮出来
女人在屋里烫衣服
男人蹲在门口抽烟
近处有些灵魂在观望


大叔这一年收货颇丰,值得我学习。诗歌在原来的基础上突破了空间壁垒和时间壁垒,更深层次的走进深邃,这种深邃在意境里。

点评

快快好,现在一年比一年写得少了  发表于 2022-1-2 19:0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3 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集多了,凑在一起读,就读出些共性。很多童话,轻灵得很,乡愁与人生也很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3 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辨识度的文风 问好这里有阳光斑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4 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远的村子

山那边的村子
大部分土地是荒的
白天能看见几个弯曲的老人
在门口晒太阳
晒着晒着就死了
晚上一片黑
月亮一个人
独自蹲在草垛上

这首忒喜欢,问好阳光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5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值得学习的诗,精华留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8 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理发店摆着各种布偶
它们的发型是一些幻想
我看见一个母亲
对理发的孩子
讲了许多话
理发师的剪子咔嚓咔嚓
2020年就没有了
她继续讲
那些布偶好像换了一种姿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8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评弹

上次在塔斯
看见一处白墙
像苏州的
墙内没有嘈杂之声
也没细腻的吴语,路边不远的
电线杆上钉了十几条路标
其中一个指向北方
上面写苏州12560公里
那一刻
我好想听评弹
好想一只猫踩我鞋子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2-1-29 03:5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