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972|回复: 69

【脱】马甲:【海】小怪,一步步走到目的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5-4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小怪


怀抱暗流与喧嚣之下的深蓝



浮我。即将过去的春天,我仍陶醉其间
目睹流经的繁花压住波澜
我尚未建筑一座岛屿
仍有孤独飘落在身体的四周又不甘于四月尾随的寂寞



冲破似乎需要时日叠加
如若救命之人还在修炼当中,苦于字句年幼无所顾虑
对于借力还力不是轻轻一推
当我深陷海水,惟让尾巴时常露出天真的仰望



任蓝迅速流向深处。只有傍晚才能让我感到
慢。绕道,不计较流逝与浪费
什么在上空呼啸
我们没有对望彼此,但知道春天让你我又尝到了活的滋味


观自在




春天的门窗各有松动,我还留在屋里
蓝天会发白,风被马骑得到处逛
我愿保持自己,享受低空飞行的雨水来抚摸今天的模样
没有人问到:时间去了哪里
甬城是小小的城,收留过路的神仙与我们



四月怀有自己的骨肉
等到时间足够,我在心字石上许愿。许它生养虔诚的信徒
当我逆水而行的时候,海水分立两侧
迎向我的是实心的浪花
它们奔腾而过,它们拥抱红日与我



双手合拢便有了安静下来的气氛
四周散落的章节被主人分别认领并装订。今天的我,在静
追逐着潮流,又被它轻轻送至岸边
菩萨在四方化缘,如若能遇到能否送我一瓶净水
今朝与往昔稍有不同,太阳低首,屋檐高翘


恋恋笔记本



去古城前,我丢了一本书,忘记了书名与主角
我还丢了读它时的心情
忘记告诉你,我总是粗枝大叶地阅读内容,又粗心地这样来形容忧伤
明亮的,我的和你的



你无法感受我的黑与夜纠缠不清
甚至不能准确说出手在手里突然麻木的原因
我要断绝某种念头
一心前往,拜访梦里做到的梯子以及飘浮不定的夕阳



狭长连接了我即将到达的情节
如若夹在书本的书签忘记第二天的眼睛,我将原谅你
你什么也不说,我开始怨自己
傍晚的晚与时间稍稍脱节,当标点被我踢向远处



一个人的背包装不下太多的左西右东
有人快速甩掉影子
我跟上我。等待夏日掀起衣裳一角:躲猫猫的人长着聪明的牙齿
想不想把剥开的桔子分她一半



春天过后你再打开门,想要的安静没有发音
别去尝试饥饿疗法
别对两个普通的字给予太多的期待
花在丛中微笑,浪穿过浪,分担了黄昏必要的拥堵和潮湿



雨水忽至。我剪下车票的一只角压在花瓶底下
要找它的人在日历上画押
画一只蚂蚁横躺在四与五之间。它试着褪去身上的暗色,并吸引月亮
正常地出现在窗口



一个字不便在此处提及。有人晃动身形,一闪一闪

【】蝴蝶

她飞越了设置的高度,穿过暮春的腹部
让我想摆脱海水的重量和钩子

我清楚她的意图,怀抱好奇接受她得到完美的蜕变
那时,花被花香迷失方向

站在她的煽动里,幻想呈对称的打开与合拢
跟随她,或者只是记录虚拟标本里隐藏的开关

种子在春天发芽与拔高
我的能耐在于,无法听清拍打时能够顺利地敞开视觉

远方富余蓝的喧嚣与忙碌。我喜好她振动的色彩
用来补给退潮时我的轻浮与失策

她在飞,移开我的上空

第一封

惜云:见字如面
请把姓留给我,让她带走内部的骚乱

水域与岛屿是信任我们的兄弟
快乐,不仅仅是微笑
是走在梦里的你我
一转身遇到并记起了前生
那日,海水泛白
那时的我如你,以蓝吸引着蓝


第二封

惜云:在你的诗里伸个懒腰
阳光一下子照到了身上

千里之外,或者光年以前
我改过姓氏
我是单枪匹马的海盗,在掀开你的面纱前
贼心难改。但
你要为我惋惜或者给点同情
我肤浅地败给了美
败给剑上染香的
风一样的你,此后的遥远如同春天
反复地离开又反复地到来

第三封

惜云:我感觉到了身体的倾斜
这不是失重前的无法把握。你编织了又一层祥云

我陷了进去。像四月包裹了你我
清风处,必有明眸
那是你的
是我一眼望过去的海水正在反射着暮春的光芒
我们都将越过时间的警戒
向过去,行礼

【玫瑰、玫瑰】

更喜,把它看作红色使者
是春天到人间一游,带给你我一些胭脂花粉
另加一点点,小小欢心
它没有改变夜色弥漫,没有改变走出一段距离的我们
轻易摆脱香的追随
我们站立晚风中
像两朵玫瑰探出身子,与过路者回味
昨天流水宴席
忽闻,自己的倒影一个姓玫,另一个姓瑰

【夜曲】

爱惜云朵的人藏在风里,她的眼睛如宝石
我这样想象你
于是感觉到了胸口的温热
你描述了奔赴与颠簸,携带了惯性式地向前,没有避开
影子们的追踪。我需要站在不远处得到你的暗示
真相有一个也只能一个
它与速度不成比例,而是类似于不断接近后投入本能的连锁反应
那时
黑与暗结伴。悬在半空
或者经过你我的地方,放置了易燃物
我们对望,交出各自的耳朵

【分开旅行】

你将是那个开辟沙漠的人
而我,仍愿意在自己的海,悠然而居。我们会同时遇到风暴
闪电如一张完美的树叶,攻克我们的眼睛
你与我的唇,湿了
仿佛是被浪花颤抖时不小心打到的,而我们
忘记了擦干
等着春天把绿放到枝头
把新叶子吹成了哨音
你在远方跋涉,我甩动尾巴,穿过暖流
想起你指上的泥香
如果在风中一指,必将荡漾我的花房


身份



问什么呢?惜云
每天都有流失,今天压在昨天的背脊之上
渴望的暖如细水般出入彼此的身体
往后的每日都将遇到你的抬头,低头。回眸,轻轻一笑
日子太平,波澜来自大海又归还海洋
落在纸上的水滴划出弧线。我站在春的一端,手一探仿佛就能摸透你



五月继承了春天细腻的肤质
若你有纵身入水的信心,那么当你成为水波之时我便是波上涛声
海浪正在翻滚我此刻的遐想,你是否愿意做那小小花簇
追逐着岸,顺便轻轻推我一把
送我到达对岸的草屋,在不多的春日里愚笨地种下一株米兰
夜晚不停地到来,香气被远远的你酝酿着,伴我安睡



摘下你的姓氏,安插一对翅膀。你在我的浪里
起伏我的每一个小动作都有了特定的指向
我爱,其中的光泽
爱虚无的词后紧跟着名字,投放在昼夜的平台。你是欢喜的,如温柔的风与云
缠绵暮春不多的辰光。我也乐意这样不假思索地陷入
像浪花腾挪一部分空,把两个人包裹

三十三路公交站台



用一个身份询问:搭乘你的公共汽车何时进站
蒲公英在回答
一路之上的游览怀有游荡之心
许多句子居住着自己,许多自己跟我失散
我与自己分开返回,借今晚月亮的白。我们穿过相似的衣衫
它的薄没有妨碍初夏的体验



通往三十三路站台需走过几个繁华的街口
有人选择就近上车
海洋是33路的终点站,我愿意等在那里
多花费一些辰光,与路人招呼
他们提前下车或到达
我尚有未明的表达被海岸线孤独地囚于水花不能扑打的礁石背面



人间盛开未知。人间的浪花在甬城之外送近又送远
我的车还没有来
我记住了三与三之间的加号
三三两两的叫唤像月色之下的徜徉。不用听得那么清晰
异乡多出一道道岔口
它的真切隐约于长长短短的句式中,我以为汹涌



南方泛暖,过于热烈。经历山水的某个章节跟随我等在三十三路站台
想起有个人活在遥远的孤单里
他问:还要过多久才能等来下一站班车



》》 【海】叶步步


【】

与你一前一后走着
香樟树的花香溢满整个小院
这是条通往黄昏之路
你在回想
昨夜的旖旎
我正为今天的晚餐发愁
赶来与走过的人
如果就此错过了什么也别在意
今天是缓慢的
香樟花仍将开放
直到许多个明天被沉入泥土


【】

空中的白絮不知是什么
娜可说是柳絮

春天已接近自己的黄昏
高朋满座。而我
只想以香为饵
捡到与自己相似的姿势
于未尽的途中
于暮春尚未疲惫之际
与远方提及
步伐的轻轻又重重


【】

四点钟,挂了电话
我准备做晚餐
那么多春的菜肴
竟然不知哪一种最合口味
你说:诗


【】

倘若时间被假设缓慢
我有些着急
返回的机会将越来越难以捕捉
回头并不明智
春天让我们穿过
同时把自己浸透了经过的所有
在春日得病,治愈
复发。随后
我们等待循环
等待先由你将身体绷紧
人人皆为子弹,遇到另外的可能

【】对面的空座位

回声停了
这是耳朵与我同时出现的状况

花朵一枝接着一枝
春天探望过的人
忘掉了
开放过程中触及的色泽与身影
她被设定为对立面
不能授予相信的笔迹
我移动了眼神
从左往右


【】 风从海上来

阿步,阿步
声音的侧面是海洋搬运着和风
让发丝发出痒痒的呼吸
会想到你
伸出的那只手
带着咸
或者某种不能透视的牵连
想粘住什么
我用四月的瓷器
对准北方,整整三天


【】 马卡龙的酥


酥,让我不由自主地舔了一下嘴唇
色彩,甜度。中间层的诱惑
你不会选其中的一种
但你会
看中馋的唇
轻轻,咬上去


【】 苦与咖啡

舍弃中间字,我尝试再来一杯
春风也爱过这种味道
坐在对面的人
把杯子从右手换到右手
后来,你提到的女人去了哪里
后来的你
一旦说起别人
我就用勺子不停地搅动
灰色会沉下去
表面的白色是时光享受的泡沫


【】 光盘


剩下的,归你了
不要
那么你先吃,剩下的,我来清理
不要

暮春还能要点什么


【】素食主义

回到起点认领原来的面目
谁走在前面
这于我们,与危险无关
你总是很慢地跟着
错过清晨的鸟叫以及偶尔停在枝头的雨
要几点叫醒你
并告诉
今天依然没有多余的补给
除了自己
从彼此那里慢慢地赊
一些水分和干粮
春天很快过去,地窖与水坝会把
时间的一部分拆开后
分给你我




【】洗尘

这让我想到雨
想到你准时送来雨伞自己淋湿的肩膀

有时眼睛越过了它们
偷偷张望里没有一件悬浮物

不甘心
自己被比喻为雨水下的一草一木。我中意手势

顺利穿过假想
得到你


【】 斜对面


那里无一物,心思也就清静了许多

你让我去你的怀里
月亮只亮一半
我看到的人匆忙穿过人行道
身后跟着不肯停歇的风

有机会我会站到风的对面。春天没有敌意
没有故意
没有虚张声势的到来与消失

   
【】 你是另一种琴声


昨夜又是一次幻觉。我把你从梦里放出来
自己走了进去
整个夜晚都在颠倒时差
梁祝与蝴蝶重新换上翅膀。我没有企图
飞过子夜
低谷被高声的潮填满
你在鼾声里
听到我避开书里的重头戏
只说到背景音乐
可以锁住时间的咽喉
并让你再次,在梦中摸到新生的雨

   
【】  空白页


琴声陷入另一种音调
我后悔
没有在你记得住一切的时候让你感觉灼烧
此后,停止了所有的摆动
身后与身体之间
隔绝了太多的象征,甚至包括
微不足道的单字
有人教我
进入敞开的空间阅读
一边纠正意识
一边
把自己当作朦胧的发音


【】 雨丝与茶花


发上染香的人没有与我一起进门
她喜欢北方
喜欢男人长着不被辨认的脸
以及习惯性的懒惰。我没有办法跟上他们
春天的江南并不多雨
江南与我
也不是同等意义上的两个词
想约个人喝茶
他的指甲修得圆圆的
他把水煮到沸腾
替我续了一杯


【】 无垢

养在袜子里的花,缺水
我生火

诵经人闭目而过。阿弥陀佛————
随后的掉落
是一片片花瓣被时光相中到达极乐
世界不止剩下我
对着空荡荡的来路发呆
我的脚后跟没有泥
我的脚上,沾着人间的土

【】 回头是岸

纯粹高于想象。我在岸上
风并不是对准的我
倒影与倒影撞击着更多的回音。有人躺在厢房
听见说书人正拉着红娘
赶往后花园

我想,我要回头
被风吹过的地方有人脱下了影子


【】 知足

你比风更快地跑了过去
懒惰富养着我

春天会主动越过设定的栏杆。我曾在里面来来回回
后面的事有些记不清楚
反正
我确实就在里面


【】春去闲闲

那么,来时怎样
有人很急地
解除了冬的屏障。又有人出于惯性,沿着落日的方向出神半晌
现在的我需要一些缓冲
需要有人
约一局不分胜负的对弈
而后摆出旧茶具
请一杯。又低下头颅
嗅了嗅经过的花香,喃喃一句


【】花事未了

在手心里默写
望一眼天,再看看你。栀子花要开了吧
白色颗粒在飞扬
我与她再也没能想起同一件事
她与我
隔开桌子坐下
———黄昏后我们去散步
一条路指向黑暗
另一条,有人在等我

【】 平平淡淡

听你唱歌,发觉自己暗中忽然有了哭的冲动
不能想太多的归去来兮

扯住你与袖子,不让你离我太远
其实我比你更甘于
甘于某种静
知道果实与存放并不成正比

我在等候冬天。一想到那些鱼被烘干水分
而后洒上盐
我又想轻轻地叹口气

许多人在等着食粮并不顾及来源
你的理由是让我尝


【】 虚妄

退后一步。我说到水
不是雨水也不是汗,不是潮水正在涌起有人划动小船
也不是一汪泉
扑住去路,你在路的那头
许多的字被我莫名放在同一个句子里
来不及辨认身份,与
我的目的

【】路过你的人间烟火

我会,巴巴地回想细节
我会,把你重新打量
我会,让自己转到镜子的反面
我会,戳着你的腰
大呵一声:

别走开

【】夏天比我更完整

杜撰让人拥有飞的肆意
我在夏天前出生
但不至于在此后失踪
对于发生,我比夏天更愿意了解动态
或许
只是更深的臆想
那么多人重新洗净了面目
那么多次
我并非真正清楚,在夏的树荫之下
有人用一生在饲养雪花

【】独自

一个人的夜更像一条小径
没有负担地伸向人间
随时可以拐弯
随时,从春天的怀里捡来遗落的星光
一点点多情的雨
你灵活运用了沉默
止住繁华与乱
用低声
说出久违不圆的热衷,以及
缺少锋芒的珍重

【】差一步

前往甬城并非一步到位。有雨先期到达
她带着我的体温
但,她没有说清你的所在
我会到通过一条暗道直接上到茶楼
能不能遇到看书之人
他的手指纤长
他把脸朝向我看不到的方向
让书上的字
在茶水与手指的拂动间,重温四月人间
我刚沏上第一杯茶
他便走下了茶楼
春天的字尾随着他,走出我的视线

【】叶子叶子

【】

晴日,多风。枝头的颤动让我想到失去时的一点点挣扎
你留给四月的份额与我的有所不同
样子又瘦了一些
看到的月亮太过真实
有时为了避开照耀,要把自己藏到更多的树荫下面

【】


沙沙作响。像争吵几句后的你我多出的自言自语
随后伸出手臂去挡晚间的风
:我怕它会吹疼你的眼睛,怕它不知趣地跟上你,那样我就远了
总有味道被吹成淡淡
我担心自己,失去本该敏感的耳目


【】

故意找句中的漏洞,再添油加醋地让你想到众多的出口在雨中消失
想到中途冒出一块石子磕伤了步法
能不能让我暗暗发笑
作怪与念叨,我随时都可能做到。你就做那只光进不出的瓮
馋了就把耳朵贴上去

【】

他们在经过三月后转到了身后。我不要背后长出眼睛
也不要莫名地被人记起
你得苦口婆心地劝我离开时间不多的暮春
走下去的路还很长,找到正确的进入与休憩才是当前的需要
我要踩中你唱歌时的节奏,再狠狠地抹一下眼泪

【】

有过后悔:多听进去一句就好了
但偏偏就不愿去承认
春天这么短,不作怎么可能顺心如意。反正你会长出一对软软的耳朵
反正我把句子写得长长的分散了所有的注意力
趴在四月的背上,有一句没一句地听你说起饥饿与过剩

【】不是书中人

生僻字让人生怯
不认得,你如何来见我
留下身旁的山水
独自带走安静与倒影
幸好,你我
爱好文中的反光与树立,为自己
挡住过风沙的侵蚀
我要借用你的众多耳目,顺利绕过百里外的城池
遇到第一个向你讨债的人
你说:旧账不销
如此这番方可找到当年的立据之手
那手纯朴,在翻动书页时
懂得轻拿轻放
懂得,不要轻易与陌生人说话
也不要暴露自己太多的细节
春天过后
照面的清风很忠实,回味不断


【】修复一个故事

孤独的灯火来自异乡
你没有跟我说晚安,此夜被乱梦一直追赶
找不准目的地
我发现自己成为梦中的呼叫
比灰烬更易于消耗
在春天快要接近另一个空间前
无法确认
时间迷恋朦胧或者斑斓
你停下
停下,给我带来远方的船歌
我会双手高举
让晚春忽视整个自己

【】绝版

我们是,但又不是同时
打开指上的芭蕾
不是因为习惯 ,我才会把语音都用句号隔开
有些人是我们的从前
像一颗发光的石头在春天里唱歌
又如被雨水冲洗后
显现苍白的月色,于每个仰望的夜晚
成为眼的润滑
我们不肯停下自己的流泄
仿佛那样才能实现持久的流芳
我们是了,把虚构
用火,一次次地烤透

【】拐进你的情节

拒绝偏执,我愿意靠近
温度恰好的字与你
被煮过的雨水没有借故离开脚边
路就有了新的领悟
我想,拔下一朵红花
送给你。风会减速,会用赞美
吹开更辽远的香
我也会
做个勇敢的读者
看你一个人坐在彩色的拥挤里,又偷偷地
把左手的蔷薇,递给我

【】跑偏

不能太多提到:想
也不能让自己无动于衷,假装冷漠
推开刚刚点燃的火苗
空间里的养分需要及时补充
我等到的夜
一次次穿过你的耳边
着陆。伴同已经不能再装下青春的四月
我在你的身后
练习培植无水之木
当黑暗降临,我便用它
照亮前路。你会不会因此而消失

【】被雨水冲过的瞳孔

黄昏被雨水冲走,惟留下
湿的幻像
沿着自以为的轨迹,进入世间的深层
有人在风中撞钟
自己就是那杵
每撞击一次
感觉城市在抖动。我就此而停顿
没有发现体内的草原与沙滩
我保留了知觉,跟随
钟声的起落
经过荒地回到早晨


【】阁楼上的猫

你是我的孩子
是陪我一起打盹的孩子
我们远离
闹市与人群
想起果实在盘中等待品尝
想起大雨
冲垮
故事中人必经的小桥。我没有多说一句
伸出的手渴望抚摸
你舔了舔嘴唇
没有太多的时间用来修复
倘若声音仍在并反复
低下头
与明亮的眸子相碰
我又一次渴望
夜晚通过了昏睡,黎明把水推向岸边
我们闭上眼睛


【】一步一移

不能排除来自头顶的风与雪
也不能排除
有温暖与羡慕,助我此次的行程终得圆满
一路之上
发梢与手掌正在亲密
你会不会掏出自备的烛火
消退袭向我的孤独
夜晚,很近
错乱,很近
我接近我,回头不是悬崖
给你水,以及焰火
你我会错过很多场黄绿交接的仪式
但不会错过属于自己的
每一步


【】不可思议的剧本

杀死了一只蚊子
它吸你和血
杀死它。我有一种快感
至少是主动出击
至少,当我专心地瞄准它
没有露出轻视与慌张
仅仅一巴掌
———神经呀
谁在打我?


【】默读

行至天一阁,倒退三步
我发现
光影之下的它要比古书里的记载更值得复读
春天是擅长运用比兴的
你没有同来
我便不知如何形容
不是美
不是一成不变后的惊叹
不是多写几个字就成
也不是光凭我,在后面加上助词
或者量词就能任意攀登
在世间还没有真正让自己感觉空旷之前
我摸到我和嘴唇


【】墨上花

该动身了,春日迟归
我备好干粮
趁着夜色
前往写信人的故乡
有一节未干透的墨迹尚在风中摇摆
我给出的答案有两个
要么独守
要么泛滥
你说还有一种姿势
当月亮俯身,所有都将晃动
腾空而起
原野如此孤独而热烈


【】旧书香

泊在书里的镜子,照着我
多么奢侈
这样去相信与想念
这样催老我的容颜,让花朵开在窗外
让你经过时
无法拒绝地来探望我
你要来
洒水、剪枝
修阴影里,藏起的我的倦意
我听到每个动作
因为一个字,步步生风


【】是柔软

伏在胸前,让心跳
跟上你的频率
故事里提到的相通我不太清楚
指了指右手
你拿出了笔墨
猜谜与解语成了这个春天主要的游戏
我想看到独自的你
看你
从阳台进来
没有遮挡身后的光芒
吻我。像我那样,吻遍心头刚刚的微雨

【】需要一次谈心

不是逃离
彼此朝同一个方向,妥协,投奔
深化隔离的主题
为彼此找借口
让身体不倦
让难变得容易解开
无非是一个扣子扣对一个眼,也无非是
一个人的言说
通过时间安排再次练习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矛与盾
希望在颠倒以前
被相似的矛与盾相中,并体验
刺向对方

2022.4.28

某人不在,某人自己瞌睡



【】独钓

抽出袜筒里的花,开始扯
第一片,给你
第二片,给我
扯到第三片,手指一紧
第四片与第五片同时扯下时
我看到
有人从对面出来
他的衬衫打着一块补丁
这样的人喜欢在自己的房间踱步
喜欢对着某物出神
我没有叫他
继续扯落了剩余的花瓣

【】一江春水向东流

只打开了一个窗口
我做自己的水手
房间里没有桨,没有成群的鱼从热带游来
食物像鲜花那般珍贵
每个问路者刻着今年的印章
你赶不过来的
雨水很快
刚刚占满我的窗口,又
递来树叶的摇动
我听见,沙沙
一条河流正在形成,跟随光的引荐
与大海交汇
我将扔掉多余的道具
护好自己的耳目,直到冬眠

【】请放松

拥有自己的卧室
没有书房
书用来装饰了卧室的一面墙
让自己相信
卧室充满别样的香味
我遇到的马克先生不长胡子,他告诉我:
朱丽叶在月光下跳舞
罗兰继续了罗密欧的浪漫与勇敢
但孤独的伦敦依然大雾弥漫
好心的敲钟人被逐出巴黎。会不会遇到海的女儿
一起约来唐朝,与李白
斗酒

【】时针指向三点

背着她在奔跑的人不肯停下
春天老了
我累了,你走吧


【】挑食

远离欲望的花朵,她的红
让人想到火
一个胸膛还不够燃烧,想要占领整片海
在春天尚未衰老之际
想用自己为她,重新上膛,瞄准
射击的目标只一个
那个在冬天哭过,后来又躲进叶子后面一声不吭的女人
时间的牙齿已经钝化
经不起太多咀嚼
但好在
时间也可用来筛选阅读者的
沙砬与细粮

【】 甬城,那个举手敲门的人

让手指保持温润
让我,像合欢树那般安静地等待下一场雨
你说到的飞
会在醒来时被我动用
于时间的一头
陌生触动了感觉
触角困倦的蝴蝶突然灵光乍现
一座城在海的包围里
变幻今天的色泽
我的前脚刚刚抬起
面前出现一个人
他先叩动月光照射的门环
回声如草籽

【】捻

去掉手指间的火药味需要停止这个动作
我们走在人群
我们让人群先于自己穿过

第一眼就相中了小世界散发的某种味道
你的意义
不在于花瓣的取舍
我信自己的感觉大于本身。所以说出想法是自然的
所以,看到你的回复会欣然一笑
我们很久没有联系
我们一直在别人以外保持联系

我在的远方,有别于心口的那种想念
但一直信
对望的瞬间能牵出长长的丝

【】瘦

冬天过后就开始发胖
被形容的瘦,隔开太多的山水与动静
我是喜欢红的
于是,贴身养花
养没有根须的草木等你的到来

你与脆弱被春天遮掩
如果今晚不下雨
如果我说月亮今晚比昨夜明亮
你的茅屋
是否能少加一道锁
路也有了寻找尽头的勇气

【】饵

有时出现过这样的情形
猎人忘记陷阱
而我忘记提醒他走路要小心。有人回头
看到与你相似的黄昏
雪落在地面
所有的路瞬间消失
那一刻,我守着屋子里的灯
一边掏表
一边对着窗外哈气
整个山林寂静
没有意外,没有故事
这一天很快过去
猎人空手返回。我把灯吹灭后去找你

【】香

往前一步,再一步
提醒我的人在身后捡起被扯下的花瓣
幸运的数字无非一奇一偶
看到你
只用一眼。我站在风中
故意露出雪白的脖子
那里的一呼一吸
顺畅着四月的章节。摊开双手,你说春秋颠倒了
说一座林子里
需要居住可靠的守护者
或者孤独地骄傲,或者热烈地寂寞
没什么可惜的
不过是频繁地制造自己的气息
吸引,又置换
更为辽阔的空间

【】滋

目之所及,表上的线条趋于光滑
于是,你与抚摸
随时产生热量,让它感受自己被需要
水注入其间
声音并不高调
水在迂回,为攀登做好准备
你一提到水疗,我就觉得
有什么在体内翻动
不是身体渴了
也不是思想没有跟上
更不是春天放掉了你我,只身赶往
下一站报到
我们酿造了波光,为了
站到彼岸后重新知道自己的起源

【】衍

有所凉。人或者物
有点向内,我
感应时远时近时有时无。这是不是春天给予的最后恩赐
我们在黑暗里寄托
希望白昼到来会有所改变
比如:你的手被阳光轻软地舔舐
我把字重组,看到从前的月亮仍照在松林之间
提灯的人走出了那片山林
你说,黑即将来临
那么苍茫的白将更盛大
向覆盖物投递新的口令与暗号
我们前行
并不是因为抵达
我们会抵达,途中偶尔偏差
被另一种风景叫住脚法
世界真的很大,而脚步更多地在来来回回间
按照旧路线响应着日子的召唤

2022.4.30

【】我们是正在风物里行走的一根影子

褪去脚底的风声,会意一笑
许多年过去
许多人守在河流当中,以自身为石抵挡流逝前的回响
也以为标,浮起掉进黑洞的姿势
岸与岸之间留下无数空档
和联系。我们把察觉当作某种应该,如果设定里需要
那么如此存在不必费心去解
我们以脚步的快慢,为每个经过
附上通行的意识
那时的风成为保护我们的外壳,通过它的媒介
让我们看到自己如幼鸟般匍匐于地
但,彼此没有停止


【】藏身的所在

忽略事物本性,包括四月擦身而过时
浑身散发的油墨之香
我们被尘土击中又用自己的弹性穿过视觉里的模糊
不要回头
天正在暗下来,肩头将落满星光
所有的树开始超过夕阳的重量
指引我们朝向远方
让我们逗留的,不是因为眼睛短暂地失去辨认力
也不是晚风如潮,粘住步履的节拍
我们在五月的第一天选择缓慢
像选择了一种新的生活


【】种花的人,来了

忍不住,给予自己更多的抚摸
昨天的花瓣已在昨天凋零。我相信重生
悄然回到结实的泥土
没有约定
没有与雨水达成协议:一月数面,一面尽情
我们只是习惯了忠于
忠于自己的勤奋,与诚实
于月初挑选健康的种子,不忘叮嘱清风
常来点拔一二江山
等到真的有所回顾之际,推敲者站在月下
一边记录发芽
一边怀揣着等候,希望出现更有经验的手势
种花人很多,我只要一个


【】再进一步遇见情绪的刀刃

先抽回手的人,先遇到春天与雨水
这样认为并不是我就是那人
多数情况,把自己的表面磨得锋利,不顾他人
把温柔注入眼睛,把手中的糖递过来
我不认情呐
我只顾埋首自我的小天地
咬定:你分离了影子,试图让我作为冒名者
潜入季节的深处
于是孤独里多出一只角落藏匿了我
我在春天的尾部发作、无端
踩中虚幻的影像,一心狠就有可能弄伤袜筒里的花朵
我有憔悴与怜悯
有你不在场时,漫长的沉默


【】与影子的对话

舌尖上长刺,所以需要护好你的耳朵
我在字里绣花修路建筑城堡
然后躲在路边的树荫下,偷看从春天里的人如何在背上
刻字,雕木,用怀抱养鱼
你不会随意打扰的
我也不会莫名地在第一眼的陌生里叫出声音
还是第六感
触碰到你体内久违的钟
轻轻一点,仿佛就能看到
飞花与落叶从远至近的旋转。我要放下我的矜持
那时的月色稍稍抬高
那时雪如故人,从面前的纸上腾空
来,我的手心里。或者
以你的洁白,替我涂改几行没有成型的句子
等到春天的圆舞曲终,我再给从前写信

2022.5.01

【】风再次伸出手

与它只能点到为止。戏仍在你我手中延续
作为避免不了的喻体
风的可靠与否由自己说了算
去往甬城未必真正抵达。当时间拐入某条小径
像白日生梦
指引自己在一前一后的脚步间选择稍作停顿
远远。于是我错过海与风的打赌
漂浮者自如地接应了当时
安排我的,正是自己。我在五月之初
听你说起凉风垭的温热
说起英雄与美人没有前往象山逐鹿
他们回味自己的稻香,换上布衣后成为异乡的风
每一次吹拂都在远离你我的视线

【】木吉他的另一种陈述

弹琴者避开弦上的骤雨
容我找到屋檐
或者只是一处僻静之所,仰望乌云的争锋与交错
此后,出入的深浅便由了自己
或在后山赏月
或邀你同行,到海滩上数星星的脚步
走不了太远
我们的身后等着慈祥的晚风
天不会一直黑下来
晃动身影,我们让手指保持灵感
为后来写下旅行日志:去过许多新地方,这次的遇到
如弦上多出两个动听的音符

【】 破译

需要回到柔软的壳里
只露出嘴唇,被下一季的和风认领。她不是蜜语的制造者
有时不过成为谜语里的底
高出地平线,或者将自己放得低低的
与草木们争抢阳光里的食物
然后,把金色涂在唇上
怕过路的字道出自己的原籍,怕自己被陌生的纸拒绝
交出笔与墨
我在意小的世界,我的
在通过四月的安全出口后,追赶不同的故事
但不急于提前知道结局


【】延续某种纯度

做自己的园丁,修剪枝桠外的灯火
看到你在形容“隐喻的阳光
入云深处都是岁月的声响”。风被我纠正了方向
从侧面穿过,没有直接拐进面临的黑暗
它留恋袜筒里的红
总以为那里是春天的一角,用自己的秘方延长香味的寿命
我不否认它的认为
趁着空闲往它的内理投递更多的信息
它会耐不住地走向远方
带着我杜撰的味道
你是否闻到它身上沾染了一点点桃色
当它故意蹭到我的脚边,我果断地赐给它一个绰号

【】 纸面上的重合

约,下一次。时间错过了开始,却
在过程里找到了彼此
我的花努力地争取在暮春多开一时
从你盯上的那刻,从我脱口而出的瞬间
花瓣再打开一重
目的地也更接近一里
你我在赶海前相逢,桅杆上的鼓动多出几分飘逸
春天还是对我们有所青睐的
虽然只能一程
借用正方体里的上下左右,我们让我们倾泻
让月色如流水般细滑
摸索纸上线索,在彼此的航道做春天里的最后一批纤夫


【】记忆的裂痕

想必是浪头太大
或者,我迈过一步后的回声有些夸张
时间与雨来不及清理
手与字正在脱离某种关系
携带昨日之花
天真的眼睛被眼前的湖水荡漾
后来出现在湖上的人
跟着风,走回一首诗歌里


【】明天见

浮躁试图静下来,为初夏前的你
写首没有主题的诗
你不在开头
春天敞开的胸口在烈日里,酿酒。可我,不善饮呐
要么为你留一杯
丰富与闪亮总有一样属于你
当我想到
当我触动了唇,某些流动已悄悄向前


【】星期天

喜欢七,像一道正在打开的门把
时常把自己放在里面
听见的旋转很轻
你在问
这个充满乐趣的星球,我尝到多少甜蜜的黎明
还有多少被包裹的黑暗
需要我摁下门把
进与不进,都在短暂的时辰里
一边快乐一边消失


【】 孤独的水手在唱孤独的歌

苍茫之间,涌起与低落随时保持队形
漏听了一个人的歌唱
他坐在暮春的黄昏
在高于我的耳朵上方哼起一首老歌
远方的星星会着火
走过我的路有些漫长
要不要为他洗净一只空杯
盛上微弱的星语
后来不会像歌词里的桥那样左右摇晃
也不会只用一步就能迈过
众人推开了流水
而流水一一聚拢了四月的歌声


【】后会可期

动身。要去的地方不再是春天
你我将遇到这样一个黄昏,错开
记忆里的遇见
我看到你在擦拭玻璃,并吸引天空将余光
指向南方
你确认
最后,火将落入大海
那么喜欢我的水呢
被痛快燃烧后
会否将洁净的额呈现眼前  


发表于 2022-5-4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难道,你不是叶步步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4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山】百晓生 发表于 2022-5-4 21:36
难道,你不是叶步步么

我是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4 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记下你了,很特别的文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4 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黑不留白 发表于 2022-5-4 21:38
记下你了,很特别的文字

  新面孔,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4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哪里是小怪,分明是大怪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4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大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4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玉笛飞声 发表于 2022-5-4 21:39
哪里是小怪,分明是大怪嘛

  本来是个跑堂马甲,结果喝了调酒先生的酒就成了写字的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4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论穿什么马甲,总是彼此一眼认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4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你写诗的小尾巴,有点印象,有个什么山的,在北诗你写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4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梦里花开mlhk 发表于 2022-5-4 21:41
无论穿什么马甲,总是彼此一眼认出

嗯嗯,百变不离其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4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柔的药 发表于 2022-5-4 21:41
看到你写诗的小尾巴,有点印象,有个什么山的,在北诗你写过

威虎山,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4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花果山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4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是小怪,好羡慕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4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威虎山,真的,白驼山也是我,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2-8-15 05:2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