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476|回复: 17

【搬家】 小芥。一起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5-18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城南以南

一上路就沾了世间的尘埃
去往城南
遇到遥远的自己
只是装作逍遥与自在,在小小的宫殿
饮下春的琼浆
暂无雨,惟有风摆动南方一角
谁也道不破路上艰险
你看到的脸色
在暮春后
是一阵红雪与百花争艳
是风再往南吹
路过的门槛内坐着我与影子
无着不是现在的措词
抖抖衣衫,日子便与我擦肩而过


。* 用诗歌拥抱你

仍有距离
是风吹透身体却吹不过中间的空白
我不是悬空的笔墨
无法一笔到底
写出你与我清贫的前世
我们无拘也无束
过着相同的日期却不一样的每天
有时,我在想
离开时间停顿的宫阙是否能葆自己外表的强大
不敢往深处探望
我知道,那里的空旷如井
接收了日月照耀,但
不能给予你我更多的反射与衍生
惟有简单的字与字
在不发生事故前留下初心
要么拥抱
要么,背叛自己


。* 十六字令

短暂的落笔与撤回
你有保持舌尖上沉默与热烈的权利。我只是清冷
面对宽敞的五月
不知先以哪个韵脚抬起第一步
初夏的行走可以缓慢
如若我只是顾全
影子与地面接触时发出的叫声
我便停一停
先让过飞翔与遨游
让过一个女人用心呵护一个男人时的勇敢
用寂寞的宫房囚禁自己的身影
我有不可多语的私心
趁着夜晚尚未到来之际


。*  听香煮字

一个仙字让自己产生恍惚
春日没有远去
手持密语的人仍在身旁侧立,把火慢慢煨着
用细沙过滤水中杂质
而后便是静静地等
像一个空格等着被分秒填充
再到达第二格
纸上正在窃窃私语
说,有人驾着云雾赶往沸腾的人间
替我取来不老的秘方
那人在纸上奔跑
跑到我的目光以外
仅仅给出暗示
让我在缭绕的烟雾里感知,与人同在

。 *  梨雪吹衣香

在另一个地方遇到另一种白
度过自己的冬季
即使没有机会谈论恋爱的经验,但她拥有
自己的小资与含蓄
倘若风中的热量再多一点点
她维持耐性
让那香,暗渡
从高处抵达人世间的角落
:惦记的吹箫之人,你在哪里
长夜早已蔓延
我愿意掀起它的衣角
为了看一眼留住他的地方一直被春天留恋


。*  想某人


某人不在
某人在远处修补字里的茅屋。那是我的居所
当年少没有被光阴撬动
当我领到某个字时还会脸红
当某人在门缝里塞下纸条

雪,在飞
某人伫立
某人抱住自己的身形站在我的远方
我的唇上尚有暖色
读到的字透着红晕与潮

花落分开的时节
某人坐在时间的一隅,与我说起的从前
就在隔壁
我们敲响门,相互辨认


。*  落花人独立

那么憔悴的,是不是隔夜之茶
就着飞舞的曲调,保持手上的姿势不动
咽下早已成立
看过春天的人走到了深秋
没人能说动
秋天停下,转身,置换一副柔弱心肠
花园里的灯亮着
种花者把自己安放在暗里
找不到一个字能够说清飞去的方向
也没有字在面前摊牌
他幻想过的飞扬,如流水转过滩涂后再遇到海
如若宽广能给予更多的容纳
他愿,把自己当作深色的背景
衬托自由的归顺


。*  敲


月色退后三尺,让夜醉者反省
我不在那里
只是想让自己学会随时随地松懈,跟随月光去迁徙
不必深究字间方圆
也不必学古人
在生字面前,犹豫,打盹,三思
做一个顺势而为的人
遇到的那堵门可以轻轻叩动
或者遇到一面墙
用回音
测出它与我之间的差距


。* 断尾


想到后路与绝处
想到你给过逢生的机遇,以及一路相随的体贴
我是果断的
当时间一再偏颇
当你在两个答案之间左右摇摆
手的指向只有一个
天黑前回到安身的地方
天亮前,把梦锁进自己的月光宝盒
没有其他
在黑与白之间,我是媒介
有时偏左
有时执拗着偏向未知的右边


。*  御心术


昭昭,并不等同真相大白
春天赠予太多的幸运与安静,此后空间值得反复流连
我去过十二月
陪我到四月甚至第二个十二月的人
没有动听的话要留给你
目光触及
我把晃动看作一种亲昵与靠近
把月光的服帖看作默契
我们一起走进五月
不能比喻鱼,因为狭窄的河流有时只能容下一个人
但可以比作星辰
用一种亮
为另一颗提前设置路标,并
随同而往


。*  子非鱼


乐乎?乐与不乐都将被赋予新的水域

你在四月垂钓
斜阳与屋顶成45度夹角时,回到自己的宫房
夜色很快就会侵袭
你我来不及制作厚实的帘子
来抵挡水的反光与嘈杂
辽阔被公开拍卖,投出去的签很少
也很轻
我们热衷了波浪式的表达
当词语走错方向没有安全着陆,不应该着急
也不应该继续第二方案
字与字拥有天生的辨认能力
给它们种香
你与我便是那引渡者
在风声回顾的岸边,我们一边计算月亮的浮力
一边猜想自己的承重

2022.5.07

* 。  春已远

冬天更远了
手掌心的温度越发浅薄
太多名字失去白昼的印象
能想到我的夜晚
越来越黑。记得的她是与春天一起到来的
那时的流行歌曲叫对面的女孩
那个女孩后来像春天一样悄然离去
没人去找她
也没有人告诉我她的名字
我们仅仅见过一次面
在乌有茶楼,她穿着冬天的寒衣坐在阳光照得到的窗口
我记得自己的冷
从脚底开始
当我移向窗口,她让出了一半位子
我们闭着眼睛在阳光里一言不发。那是二月
许多人没有回到故乡
许多人仍在故乡等着远方的电话
第一杯水下肚后才产生了说话的念头
第一个字说出后
声音便有了生动的延续
都是借宿在他乡的流浪者。我不敢看她眼里的水
她也不想看到光
落进我眼中产生的荡漾
门被无数次地打开又关上
我们忘了后面的中心词
忘记起身就是各有各的故事

。*  断点

从断桥回来的人换了一身衣裳
鞋带松开
照到的阳光忽然隐到乌云后
给春天的字不能困倦
雨一落就多出念想
想到你,它们就冒了出来
有时不想停下
怕被吹掉。停下来则是为了多看看你
四月过去了
见到你会说些莫名的话
不见时身边太空
于是给你写字
写春天像一座空阁楼
没有人来看望枯萎的花朵和河流
没有多余的眼睛
带来远方落日后的汹涌
在空白处画直线
画某人懒散地煮着汤水
今天尚早
夜色比月色让人更忘怀
谁在叫:傻子
屋里的风乱了方寸
拖着一首歌的尾音先于灵魂跑到夏的空地

【】等待字迹的消失


《》

多年积蓄本就是用来浪费的
我不可惜

坐到河的南面
有时像风
有时像支快断的竹篙
流水是一匹不断加工待售的丝绸
想得到的人借用清澈与涌
染。时间截留了后事
不关心
暮色与草哪一样更适合自己。也不想知道
活着如同开关
按下它,不可能同时

《》

字中也有休止
可惜没能及时发现

有人把肖邦写进了琴谱
耳聋者常有
弃了谱子,赶上一场大雨
把自己淋湿
为何还想保持手指上的干与净
很多人举双手护住头
他们那么有趣
不过是为了
让雨水不要知道更多的脑袋里的故事

来吧,一起奔跑
穿过潮湿后站稳身形

《》

触到灯光,我才可以
变成一张纸的厚度,写下当天的三言两语

五月进行式
与红有关。在切断笔尖之源以前
为自己献上身体
当她
从秒与秒中间经过
有人注意到
所谓诗便是一个人在断档处
杜撰从前来了车马
接走去往下一站的主语


落花如咒


一想到秋天也会来到
心就烦
有人守住窗口
以为夕阳因此将落得慢一些
水路不比土路,有时颠簸让心事向上一冲
光景就黯淡了许多
提及落花的人已走出很远
他的袖间
藏着女人们的手印与发丝
他把名签在书的背面
很乱。但不必认清他的面目

成了他的轨迹
那份经上苍之手签发的邀约谁也阻止不得
阻止的,除去短暂的叹
没有更多的词
需要一路飞奔而相顾
深秋还早
途经者活在世间
陈述太多,证据越多
一旦半路折回,恐怕又有倾斜
穿插在天地中间
那样子太轻

@ 新编临江仙

______倚窗听雨漏,把卷几时休。 (字:千羽)


<>

一去,不返。话音里的人不是你
春天离开五月,衣裳上的云朵与我仍有分歧。你要往南行
遇水时止渴。若觉得饥肠辘辘
便可悬空,画梅
让枝桠上挂起引导之灯。我站在树下
为你形容雨水欲来。它的唇间含着潮湿的字句,总有一句适合你

<>

真的,雨来了。开始是一丝两丝,后来一串接着一串
写不透雨水身子里的反复
好比一个字的正反,不能随机地说出到底好在哪里
夏初延续着春末的盼望,于一阙词的首尾
有人进去了没有退出
更多的人仅仅站在门口张望。习惯时间的长驱而入,浮起你,沉了我

<>

夜深,书与人不倦。你亲近了字
没有亲近的字愿意与我达成终身协议。只是忙于流动
来不及停留字面之上,更不舍
纵身一入————“红尘呀滚滚,来易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于是不愿走的你,
要告别已不见的我”
灯,次第暗去。浮尘般的人只身租一隅,漂泊


————暮风吹日落,如隔水中央。(字:林沧澜)

。落

不是目光,不是脚步
是晚风。很多事从此下落不明,我的指尖还留着暖乎乎的水汽
遇见者静止
不可能是因为我走得太快
身后的风越吹越宽
时间给予的,将变得狭窄而回音稀疏
我会像果实那样掉下来
而盘子仍旧空着
等待更多的下坠,有时如流星
有时如繁花穿过春天之门后,悄然失陪

。隔

你与我隔着一棵树
黄昏落在两边。喜欢那时的寂静,我替代一粒种子
在天色未暗之前找到土壤
必须提到水
提到绕道而行的你在五月遇到一群鸟
它们拍动白色翅膀
却没有引发太多的夜色聚拢
我称之为:蝴蝶。它们离开我们的视线,在空旷的星夜
是放弃的一些念头
又是追逐自己的那些影子


栀言:

。* _____柴门懒。


茶色已淡,天色反而黯了许多
紫荆与蔷薇各自远嫁
你立于门中
不像当年的桃花,倒像一枚青果。她的幽香几经周折
传递着从前的青涩
中意灯火背对雨水的小倔强
也喜欢你
携带矛盾与因果
指着远处的自己说:天空无色无味
把我关紧
那些年的蔚蓝正被分解
因了盲目的秋雨,或一个抽身

。*_____莫待故人来。


得知你搬到另一座城
我便在遥与远之间寻求一种平衡
日子偶尔染恙
水与月光无法给你周全
想寄出的安慰有时如不合时令的小菜
不尝也罢
春日早已水瘦
夏的骨骼尚未完全发育
飘与凋零被你用小肩膀扛着
我知道这样不妥
也不安全。还没走到剧情的高潮,真实的情绪不应被虚拟
一笔从简或直接钩销
心头
月光照旧亮着
要来的人随时敲响你门


。*_____座间空。


如此,才听到风声林立
如此,才能让自己遇到更可靠的自己

穿过任何一条没有指定的小路
不是为了抄近
也不是身体已疲惫至极
我想越过每个起伏的山头,看到的月亮真正属于我
它也是你的
当五月抱定一株鲜艳
当鲜艳把心头血与你交换
请忽略那里的空
品尝,需留出回味的间隙。给你
起身时恍然
岁月给的宽松何尝不是对自己的关照与包容


。*_____春归补小篱。


把声音交错地补进去吧
把我当作篱的一根,为春后的阳光标志方位
你是远方那个心头暗藏微澜的人呀
风声与步法皆有动心的可能
跟着我到处逛逛
为鸟,投食
为一簇花的自然归隐奉上慈悲
我们在小院里休憩
那时的墙上还没有收到月光的邀请,那时
你把孩子们带到花房
告诉他们大灰狼不再偷吃小红帽的果子
长鼻子的匹诺曹学会了诚实
我要为你
采下篱间的花色,用亲切的水
煮一杯清茶
春天请安静地远去吧


。*_____疏花何必再。


仍是有用的,比如:
接济瓶中的清净与迂回 。再比如
我可能不会被玫瑰刺到
并与斜枝共答了夕阳归去的路径
返身后,遇到你
那份恬静是慢慢煨着的
我转过路口
新的旅程就此又将开始
让我们走一段
疏远的枝与花才可能因距离而生出彼此的怜惜
如若太近,想必热昏了头脑
如若太密
光线便找不到自己的侧面
分流的花香只会让人间体会更多的延绵
你在空隙里拣词,我趁着空闲
打落了离殊的石榴红

。*   借道弥山


那晚的风没有停在原地
那晚,你背起的人也没有居住在山脚
那晚我早早入睡
梦里做到的雨水整整流了三十年
四十年后
你望她的眼神从来没有移开
雪莲花又开过无数个冬
背上一直生疼
像个记号,阴天发作,晴天不作声
让你害怕的
是自己的话越来越单薄
相信的只有一人。你学会把酒藏到雪化
倒进去的两只杯子,一只朝南
另一只握在手中
再也看不到飘动的山顶了
惟有借着酒力扯下梦中的面纱。她的脸还会羞红
她摸到胸膛的手像十二月刚刚落下的雪
你惊醒,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再见到的人为什么不肯老
为何,你会感觉身体里的流逝就如掏空
她留下的火仍在身底下
有时像炭,有时像冰
更多的时候你把它想象成一条河流
度着她经过,却忘记捎上自己
————弥山的菩萨,我才是那个要提前超度的家伙
她在星星上刻着花火
可是你早已忘了解开它们的密码
再去一趟弥山吧
她隔着河岸,声音如悠悠而来的风


*。  容忍长久的沉默

此后,漫漫。我要停下
背对身后与你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顺风耳被修长的阴影遮挡
我已提前看不清他
位置由我选择:别出声。风里到处都是密探,我并不是好角色
无法在剧终前保持一动不动
并提起去年此时————
没有办法。我在右边口袋放满了叮当作响的碎片
还要用另一只来装下它们的回声
请别发生误会
是那个我,在昨夜尚未隐退时
把明天的事想得水色飘摇
倘若把唇上的话音撂倒,身体与我
会不会
发出更响的动静


* 。  花枝上的杜撰已经太深


不去猜,种到一半的花是否染恙
也不去关心
春日冒险后的奇遇会不会培养出另一种异果。我甘于享受
从你俯下身子一下子想到捡拾
再从你投出的石头正面
听到,尘的破碎
“白文鸟飞回来了,如果它的翅膀变得灰灰的”
”外面的世界都是灰尘“
你我都在外面
用沾灰的手,折枝,插花。剪去刺,浇上水
至于肥料的好坏不是我们过问的事。枝上长满小嘴巴
用力也罢,乏力也好
它尝到了甜头也将碰到苦头
此时,我无法美好地描述春宵后的花朵如何仰望
也用不着记录自己
有一种瘾像娇滴滴的花香。我走过去
埋伏和杀机,已获批准

* 。  昨晚错过的



你问:一生会遇到多少场雨
你问:干涸的那条河在第几场雨里交出后半世的密语



准备下山。抛下云端的媚眼,以及
雪花未成熟前的蓓蕾
我要去找个人,他说十年后告别,说我活不到那一天

我信,但不承认



走到五月,我希望看到被栀言种满野花的小径
那样我离夏天就近了一步

总有人伸出右手,剪刀,石头,布。我喜欢比划为剪刀,咔嚓一声
便剪断了前因与后果



夜晚收留了火把,一点点懵懂的光
我要出神了。有个人刚刚从梦里脱身,只是不肯从眼前立刻消失


* 。   天香引


之一:

又一日,晴

栀言,昨夜无梦。我似新手,翻看旧闻里的淋漓与蜿蜒
时日待你我如情人
相顾并无多言,看一字一字落下
一天一天便如风吹开书页,见到崭新的彼此

之二:

听闻雨后山青谷静。有人茫然,站于日历边缘
不肯撕下前面一夜里的笔记
栀言,后来无法揣测
就现在吧。你甩动小尾巴与她的一起,在我看望的水面花样滑行

之三:

窗外陡生了新意。栀言,鸟鸣如钟摆
时刻惊醒故梦与新曲
也想要幽静如山径,与你同行。种花人辛勤,守着书中门户
趁月色如烛,再垦一条田垄

之四:

不能深究时间设置的陡峭。栀言,你也不要
此时,应多照顾影子与自己的对话
把动听多说给来听
我们心里耸立着绿野与繁星,合伙之约正顺着五月阶梯,着手起草

之五:

约个时辰,不如约好当下。待到梅香落枝,我只愿
用梦呓解心头的惆怅与不可收拾
栀言,隔夜容易浊面,若要口齿伶俐,须换一杯清茶。我来斟
用空荡荡的酒杯

之六:

和衣而卧。褪去唇边的红
指上仍会冒起缥缈的密语与轻盈风姿。栀言,你的手指被月光浸透
当我安睡,梦的远方将弹拨一首首小夜曲
:愿蜷于你身边,仿佛花与蕾,仿佛花与茎,仿佛花与火,仿佛花与海


2022.5.17

发表于 2022-5-18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阔啊,写这么多,我鼠标划了好几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18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几首,先精华留存,慢慢来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18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不意外,慢慢读。白化用你的比我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18 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18 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人间的情书 很好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18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早该猜到疯狂能写的是药药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18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穷人~ 发表于 2022-5-18 11:17
你好阔啊,写这么多,我鼠标划了好几下

  还算好,能滑到底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18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风】一壶 发表于 2022-5-18 11:31
多不意外,慢慢读。白化用你的比我好

觉得还是要往下落下来一些,~~~

点评

当时写出来什么就是什么,~~实在有必要,落就落呗~~前提是不压抑自己  发表于 2022-5-18 21:0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18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芥 发表于 2022-5-18 12:33
路过人间的情书 很好听

嗯。听听,想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18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阿黛 发表于 2022-5-18 17:57
我早该猜到疯狂能写的是药药了

你竟然这样形容我~~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5-18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温柔的药 于 2022-5-18 20:26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18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巧我读到了此处被你删掉的一篇:)

其实在我的印象里,你就像是你在文中描述的样子,

像风一样,若雨,无形,又可感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19 0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香引,玄幻剧的味道,好棒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5-19 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星小倩 发表于 2022-5-18 20:43
刚巧我读到了此处被你删掉的一篇:)

其实在我的印象里,你就像是你在文中描述的样子,

哎呀,你也太快了点吧~~~

这边不能用边框,有点可惜,排版不好看,我就撤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2-8-15 05:4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