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852|回复: 11

[原创] 小国寒暑(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7-16 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国寒暑(组诗)
/顾胜利

* 赴始终:分段式

吾纸丑而薄,吾土点点瓦解
吾向光滑和怯怯跃起,扑入式
不同于陷落痛感的那根
颤弦。
疏影暖孤卒,十指是唯一不荒的梗卧

不要惊动,那些悬起的欢喜
一万年以后,无在寻找,在断铁的血闪里
起伏,如细小的南山
可种菊
可梦虎


* 怪圈

只听,影绰的叶蝶
只走,无鬼的角落

亡体:冉冉无数,吐出弹性
吐出圆融里呼之为幸存
的支撑物
——还有空间。琴喉
把黄尘,再抱一遍

栖处更为明澈。从前黄花平常
囚马即山河:谁在朝堂怅然?
谁于云中沉潜?


* 皆归于城

轻贴。红掌是救世捕拿
——如潮头使舵的老物,结下的

症,和高谈。

它使出
暴动力。它压住嘴唇嘶嘶而游的卑怯

有尾就去陡立。
——跳吧,木纹里寂寥的水来
水往。
象罔单骑,我有曲巷扭成的花

王的车辇在片片云下。烧灶者说:
看指引
看蝎刺,召回猎户的灯


* 门与绰号

手握讯息,送豆出田
甲衣飞黄,眼睛乌黑:褶皱论
像夜火车推拽出的惯性。
我想成为能惑众的那一个,似可
似不可的撼动,
在外省,被种成一句方言

为即将老死的耳目,加点安全,加点凛然

我曾属于一抹汤味
属于一场机械生硬的刮骨术
——饱足感是我后来的回忆

趔趄中……
取舍中……
融没中……

身中的少许吝啬,已不再鹤立于动触
之隅


* 雾

凝望的是你,研碎麦粒和朱砂
奔向山系高光的是你

安抚之匠来了。

呜呼——
蛇居黑魆魆的丛林:庇护万岁!
寒泓上云盘摩挲着思念和虫洞:
孜孜的锋芒万岁!

你抓紧了青仙的翳丘。蓝色洗腰线
穿织连寡水,而我与街衢就躲在你的
走断中

你说:早安!我的照进。


* 伪饵

遗音如期来:好把式无比奇妙。
钓钩回到坐等的虚境中

似有仇视的旧泡沫还在。
法则万叠,垂影安于赤裸
我在勾勒赐予的虚真
或老辙里躲闪的畅快与失落?
——落脚,插针,补缺是突然间的事

潮汐是一击
狰狞是一击
我跟狡鱼抱病而退的怯懦一再继续

像毒汁奇香:
别谈论,这密酿的尺度


* 那片草青伏耳

将拾美义。如是必要,东去西来的
薄言能愈周遭困乏。一帜八卦晴走,
比如:

墨中争辨的石头
事件断续的冷流
幽情洗身的岛屿
籽壳里下沉的虫

其人自唱的风景虽好,却引不来
堂风揉夜

一枝红花遵循我的告诫:
把宽大的肢体接回
把神前的鸣唳留下

谈一场相惜,我们
都将回荡交给了耳朵


* 尽我

零度在后木之端的花袍
对我一次次地正反拉伸
楚楚汗青沁洇卸下磁性的殉而上
飞地亲近
原罪与孔窍相携一蛊时,是呀呀
咿咿的行顿

以铁饲铁,淋漓快刀也是一株
蔓条。久违了,鱼肠——
久违了,杂谈——
每个人的
手心,都有一段佳上坡下坡

啖败。至万丈
艾补。至

九门九海,半桌吃饭……


* 青水密踪

裙角和袈裟里住着打钟人。
温釜呜呜……

共幽的鸟修习着一角景致——
它有扑翅的声音。
它有行为练习场。

小块的冰种里再无鱼群飞来:
北半球的低云孤零于此

奇幻之乡,三迁之芒
妖眼观戏:
水渍把眼泪和蛛丝错误地
让给弧括里的春宵,和
简单的交换

异唇
藏起井沿:用枪口叫醒夜游和封泥
昭彰多么单薄——
但可一驳?


* 粜谷

事实就是,天垂于杳无交织的时刻
我带着苍白胡子出门
听着奇妙的咀嚼

去往之体,蚁心苟苟
像古旧同归的习惯
比耕作的把式还要
再繁芜一些

谷子紧了紧它有趣的星辰
——烟缕关口,小革命在倾动

我一副装聋做派,多次用抬价作为试探

卖出吧:我已经寡于自我修饰——
虽然,一树之高是恭迎,一树之低是欢送。
但就凿荒和层出而言,我希望
地天丰硕。进……季候之米

发表于 2022-7-17 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论内在,还是呈现,都足够独特!值得啃一啃啊!学习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17 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第一次读这样独特的诗!是上乘屈子吗?哪位高人给解读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17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辨识度也很高。以前吧,我喜欢这样文绉绉的写章回体小说。这样写诗歌在语言上灵活度相对小了,最大的好处是可以让诗歌精炼有弹性。

* 那片草青伏耳

将拾美义。如是必要,东去西来的
薄言能愈周遭困乏。一帜八卦晴走,
比如:

墨中争辨的石头
事件断续的冷流
幽情洗身的岛屿
籽壳里下沉的虫

其人自唱的风景虽好,却引不来
堂风揉夜

一枝红花遵循我的告诫:
把宽大的肢体接回
把神前的鸣唳留下

谈一场相惜,我们
都将回荡交给了耳朵


最喜欢这一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17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赴始终:分段式

吾纸丑而薄,吾土点点瓦解
吾向光滑和怯怯跃起,扑入式
不同于陷落痛感的那根
颤弦。
疏影暖孤卒,十指是唯一不荒的梗卧

不要惊动,那些悬起的欢喜
一万年以后,无在寻找,在断铁的血闪里
起伏,如细小的南山
可种菊
可梦虎

这个也值得玩味。学习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18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个已经代表了你的语言风格。卓然而不俗,不可与子同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18 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前黄花平常
囚马即山河:谁在朝堂怅然?
谁于云中沉潜?

欣赏提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7-19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黑豆 发表于 2022-7-17 08:26
真是第一次读这样独特的诗!是上乘屈子吗?哪位高人给解读一下。

摸索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7-19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黑豆 发表于 2022-7-17 19:36
赴始终:分段式

吾纸丑而薄,吾土点点瓦解

感谢版主提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7-19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怀斯 发表于 2022-7-18 11:00
第一个已经代表了你的语言风格。卓然而不俗,不可与子同衣。

感谢老师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7-19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羌 发表于 2022-7-18 12:29
从前黄花平常
囚马即山河:谁在朝堂怅然?
谁于云中沉潜?

问好诗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7-19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6-23 19:3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